search
面臨諸多挑戰 去產能意義不僅在完成目標

面臨諸多挑戰 去產能意義不僅在完成目標

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2017年的一項重點工作任務就是用改革的辦法深入推進「三去一降一補」,並確定了 2017年去產能的目標:「今年要再壓減鋼鐵產能5000萬噸左右,退出煤炭產能1.5億噸以上。同時,要淘汰、停建、緩建煤電產能5000萬千瓦以上,以防範化解煤電產能過剩風險,提高煤電行業效率,優化能源結構,為清潔能源發展騰空間。要嚴格執行環保、能耗、質量、安全等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更多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有效處置『殭屍企業』,推動企業兼并重組、破產清算,堅決淘汰不達標的落後產能,嚴控過剩行業新上產能。」

今年鋼鐵煤炭去產能會在2016年煤炭、鋼鐵行業去產能的基礎上再加碼。同時,去產能範圍將擴至玻璃、電解鋁、水泥和船舶等行業。(圖片:CNSPHOTO提供)

「今年鋼鐵煤炭去產能會在2016年煤炭、鋼鐵行業去產能的基礎上再加碼。同時,去產能範圍將擴至玻璃、電解鋁、水泥和船舶等行業」,經濟學家宋清輝對商報記者表示。

去產能的意義不僅在於完成目標

從市場方面來說,市場在配置資源中的決定性作用發揮得更加充分,供需動態平衡、價格振蕩波動、交易方式愈加多元化等等,都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市場的適應消化能力在逐步增強。

煤炭和鋼鐵是2016年去產能的主要領域,全年目標任務已經超額完成。宋清輝表示,2017年鋼鐵煤炭去產能會在2016年煤炭、鋼鐵行業去產能的基礎上再加碼,同時去產能範圍將擴至玻璃、電解鋁、水泥和船舶等行業。據清暉智庫統計,2017年煤炭、鋼鐵行業去產能數量指標可能會增加一成以上。

去年確定的鋼鐵去產能目標是4500萬噸,煤炭去產能目標是2.5億噸。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不久前在回答關於去產能問題時表示,去年在去產能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效,其中鋼鐵、煤炭去產能提前超額完成了去年的目標,2016年鍊鋼的產能退出超過了6500萬噸,煤炭的產能退出超過了2.9億噸。

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不久前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對於政府來說,去產能的成效不僅表現在超額完成任務上,「更重要的是具有探索破解深層次矛盾路徑的意義。」他認為,政府從制度供給入手來深化改革,探索建立的一些市場機制,比如中長期合同制度、儲備產能制度、增減掛鉤減量置換指標交易制度、最低庫存和最高庫存制度、政府行業企業聯手防範價格異常波動制度等,具有重大意義。從市場方面來說,市場在配置資源中的決定性作用發揮得更加充分,供需動態平衡、價格振蕩波動、交易方式愈加多元化等等,都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市場的適應消化能力在逐步增強。

此外,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聯席所長楊瑞龍在宏觀經濟論壇(2017年第一季度)上表示,去產能的核心是要消滅殭屍企業,消滅殭屍企業就必須推進國有企業改革。一是要明確國企的定位,釐清公共利益和經濟效率的邊界;二是要優化國企考核機制,全面理解「做強做優做大」的含義;三是政府的國有化刺激應該有明確的退出機制。

限產政策是否實施待考究

全部執行276個工作日減量化生產措施,煤炭市場可能會供不應求;全面放開也有可能出現嚴重的供過於求,276個工作日的限產政策將根據實際情況完善後以新方式執行。

「去產能不等於去產量,二者不能簡單地畫等號。在今年的去產能工作中,要警惕按照平均數來壓減煤炭產量的措施,防止主要用煤行業出現供應短缺。」在近日由國際經濟交流中心舉辦的經濟每月談上,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兼執行局主任張曉強說。

去年3月,國家發改委、人社部、國家能源局、國家煤礦安監局聯合發布《關於進一步規範和改善煤炭生產經營秩序的通知》,要求引導煤炭企業減量生產,明確從2016年開始,全國所有煤礦按照276個工作日規定組織生產,即直接將現有合規產能乘以0.84的係數后取整,作為新的合規生產能力。去年5月全國25個省份簽訂目標責任書,並報送了實施方案,共去煤炭產能8億噸左右,涉及職工150萬人左右。其中,山西計劃到2020年壓減煤炭產能2.58億噸;內蒙古提出力爭用3到5年時間化解煤炭行業過剩產能1.79億噸;陝西計劃用3至5年時間退出煤礦76處、化解煤炭過剩產能4706萬噸。

之後,煤炭產量開始大幅下降,庫存快速消減,去年5月煤炭產量同比降幅達15.5%,累計同比降幅達8.4%。去年1月至9月,原煤產量為24.6億噸,同比下降了10.5%,絕對量減少了2.9億噸。全年原煤產量為34.1億噸,相比2015年減少了9%。與此同時,煤價快速上漲,從去年5月下旬開始,秦港5500已經從380元/噸漲到410元/噸,大同產地從225元/噸漲到280元/噸,漲幅分別是30元/噸和55元/噸。11月份,由於煤炭供不應求,煤價漲幅較高。

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在2017年全國煤炭交易會上表示,全部執行276個工作日減量化生產措施,煤炭市場可能會供不應求;全面放開也有可能出現嚴重的供過於求,276個工作日的限產政策將根據實際情況完善後以新方式執行。「276個工作日限產政策是特殊時期的特殊手段,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去年以來的煤價快速上漲。」宋清輝預計,「今年不會大範圍實施276個工作日限產措施了,只要煤炭價格在歷史區域以上就不會實施。」

堅持市場化法治化是關鍵

總結去年的經驗,進一步改進工作。首先就是要堅持以市場化、法治化為主要手段,結合必要的行政措施,堅持壓減淘汰落後產能的基本原則,而不宜用過多的行政性的一刀切的方式去壓產。

「客觀來看,的煤炭產能確實較大,多餘的煤炭產能當中有部分是屬於生產水平低,開採和資源條件差,安全生產條件不好或者是煤質低劣的,削減這些產能可以緩解煤炭供大於求的矛盾,也可以提升產業可持續發展的能力,這一部分應該全力壓減。」張曉強表示,如果不注意區別個別煤礦的條件,採取按照平均數來壓減煤炭產量的方法,在操作上容易分散淘汰落後產能的注意力,並且在短時間內較大幅度地壓減煤炭產量會使主要用煤行業面臨供應短缺。

正如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的,「要嚴格執行環保、能耗、質量、安全等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更多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有效處置『殭屍企業』,推動企業兼并重組、破產清算,堅決淘汰不達標的落後產能,嚴控過剩行業新上產能」。

晉煤集團董事長賀天才表示,去年晉煤特色現代能源產業體系加快構建,非煤產業實現營業收入1323億元,占集團總收入的比例達到87.7%,除煤化工產業外,其他產業全部實現了盈利。這樣我們推動去產能就更有底氣了。此外,通過市場化的手段,晉煤集團上市實現突破,擁有了全國第一家煤層氣全產業鏈上市公司,這為產業管理升級、提質增效搭建起了更高的發展平台。

「因此,我們作為能源生產和消費第一大國,對能源的需求量在一定發展階段還是要增加的,所以要高度關注壓減落後產能和相應的產量調整。同時,也要注意其他能源的發展,比如原油、天然氣、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狀況,同時銜接好一些主要的用煤行業,發電、化工、冶鍊的市場需求,統籌考慮好能源進口的狀況。」張曉強表示,一定要總結去年的經驗,進一步改進工作。首先就是要堅持以市場化、法治化為主要手段,結合必要的行政措施,堅持壓減淘汰落後產能的基本原則,而不宜用過多的行政性的一刀切的方式去壓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