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熊市能使投資者發大財,但他們在那時卻沒有意識到

熊市能使投資者發大財,但他們在那時卻沒有意識到

熊市能使投資者發大財,但他們在那時卻沒有意識到

一一 再讀《戴維斯王朝》

原創 2017-02-19 姚斌 pubanyaobin

相對於老斯爾必·戴維斯,小斯爾必投資的歷程則要複雜曲折得多。早年的小斯爾必不在乎以高價來贏得收益,他關注那些「正在發生變化的產業」,而且還像分析師那樣了解「投資者對各行業投資興趣的轉變」。並且,當小斯爾必進入股票市場時,他沒有他的父親老斯爾必那麼幸運了,因為1969年的股票正以20倍至25倍收益出售,而股息僅為3%到5%。牛市已呈現風燭殘年的狀態,這個時候進入市場,使得小斯爾必正在經歷1929年以來最為危險的一刻。

20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高科技股與「漂亮50」橫行一時,小斯爾必將大部分資產集中於這些股票,曾讓他獲得了很好的回報。在一片投機熱潮中,小斯爾必被一時的勝利沖昏了頭腦,忘記了他父親對他的教誨,遭遇重大的虧損。小斯爾必回來回憶道:「我父親在投資初期有5年的光輝史,而我

一開始卻要經歷5年的困境

。」

不過,小斯爾必很快吸取了血的教訓。雖然他並不像老斯爾必那樣鍾愛保險股。但是由於他曾在銀行工作過,他知道銀行業與保險業有許多共同之處。銀行不製造任何產品,因此不需要昂貴的工廠、精密的機械、倉庫、研究室或者高薪博士。銀行不會造成污染,所以不用花錢購買控制污染的設備。它不出售小器具或成衣,因而無須聘用銷售人員。它不用裝運貨物,因此沒有運輸費用。

銀行唯一的產品就是貨幣,從儲戶手中借款再貸給借款人。貨幣表現為多種形式,比如硬幣、紙幣和證券,但永遠不過時,因為

金錢永不過時

。銀行之間互相競爭,但銀行本身永遠時興。正因為銀行不會過時,所以也不能引領潮流,那麼投資者就不會情願花大錢力氣購買銀行股。如此一來,人們總是能夠以較低價格買到銀行股而不用花許多錢。

當然,同保險業一樣,銀行業也使大多數人厭煩。銀行業的風險在於不容有失。銀行通過儲戶的存款賺錢。通常銀行有足夠的資金支付大約5%至6%的未償貸款。但如果銀行5%以上的貸款成為壞賬,銀行就無力償還給儲戶。或者如果太多的儲戶同時提款,銀行就會破產。並且,銀行家有時也會憑不理智的衝動行事。

在經濟上升期,銀行貸款給一些前景不明的工程和不可靠的借款人,借款人一般能按時還款。由於欠賬少,銀行只需留存小額準備金以應付潛在損失即可。於是銀行的收益提高了,股價也隨之上漲。而在經濟蕭條期,消費者積蓄現金,流動性收縮。

銀行貸款給下一個借款人時更為挑剔,因為先前的借款人都拖欠貸款。隨著虧損上升,銀行將原本能成為收益的現金留作準備金。當問題擴大時,收益隨之下降。

實際上,一直到20世紀70年代初,在紐約股票交易所上市的金融股還是鳳毛麟角,大多數銀行股只能在場外交易,而且其中大部分要提前預約才能交易。

當時的銀行被認為是最貪婪的機構。其管理層受到20世紀30年代失敗的重創,對安全性的顧慮優先於利潤和增長。監管的嚴厲,加上自身缺乏創新的舉動,使得銀行股為投資者所冷落。

80年代初期的國際銀行業信貸危機,對於經濟衰退的憂慮,又加深了投資者的悲觀情緒,因此他們對銀行股的預測也必然低迷。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國際銀行業危機導致了相反的結果,銀行非但沒垮,反而在賺錢上獲得更多的自由,然而大多數人卻沒有看出這一點。銀行股的價格能反映股市低迷,但只有精明的投資者才能買到。在他人的一片遲疑不決中,小斯爾必大量買進。到1983年,小斯爾必的投資組合已包含了他所鍾愛的銀行股以及部分保險股。

於是,小斯爾必的事業逐漸到達頂峰,華爾街經歷了20年來最大一次上漲。僅僅一年,小斯爾必的基金所獲得的利潤就要高於上一個熊市以來整整10年的利潤。

從1981年開始到1987年,銀行股價格增長了近3倍。即使經歷了1988年股市崩潰,小斯爾必也沒有拋售股票。對於小斯爾必而言,老斯爾必教導他「熊市能夠讓人發財」,此時就是絕好的例子。

1988年,老斯爾必榮登《福布斯》美國富豪400榜單,而小斯爾必也因為其基金的卓越表現榮登《福布斯》光榮榜,長達10年19%的回報率超過了標普500指數回報率的4%,使得小斯爾必與彼得·林奇僅咫尺之遙。「我父親當然比我幹得好,但我幹得也還不錯。」小斯爾必這樣說。

然而,20世紀90年代初期,由於房貸危機,銀行業又一次遭遇嚴重的困境。花旗銀行因為其呆賬佔到總資產的6% ,陷入技術性破產。由於賠款準備金不足,無法抵消壞賬,其股價從35美元跌到10美元以下。

不只是花旗銀行是這樣的價格,實際上整個行業的股價都相當低廉。富國銀行的情形可能不會比花旗銀行糟,但華爾街大部分著名悲觀主義評論家都相當不看好。與此同時,媒體鋪天蓋地預言花旗銀行即將倒閉,富國銀行的房貸虧損呈上升趨勢,然而小斯爾必不願聽取這類言論,因為花旗銀行屬於詹姆斯·格蘭特在《繁榮背後》中所說的「規模太大而無法破產類」,並且,他深信美聯儲也不會允許這樣一家一流銀行破產。而富國銀行總裁卡爾·理查德正是那類能做出最佳決策的領袖人物,他們的貸款問題並不像媒體說得那麼嚴重。

有趣的是,沃倫·巴菲特也在購買富國銀行

,這表明他和小斯爾必同時看中同一家銀行。花旗銀行的情形比富國銀行嚴重,但小斯爾必對其全球化經營很感興趣,可以說,花旗銀行是「一家遍布世界各國的大使館」。即使在40年以後的今天,小斯爾必仍然認為,正是花旗銀行的危機才有機會使他獲得這樣一家公司。

10年後,小斯爾必在花旗銀行的投資翻了20倍。在花旗銀行與旅行家保險公司合併后,他又得到更多的股份。尤其當桑迪·韋爾執掌花旗銀行后,其收益每5年翻一番,這就證明了卓越的領袖能帶動公司發展到一個任何計算器都無法衡量的水平。

早年小斯爾必投身於熱門股,但熱門股卻幾乎讓他折戟沉沙。但是他最終看到,投資於蕭條產業才能賺大錢,巴菲特、老斯爾必、彼得·林奇都證明了這一點,這是因為精明、幹勁十足、足智多謀的公司在蕭條行業中脫穎而出,他們能擊垮平庸的對手或者將之收購。當然,投資者要在這一行業獲利,就要購買低營運成本的公司的股票,這一直都是巴菲特與戴維斯的做法。

老斯爾必常說,。

小斯爾必則對這個說法進行延伸:「當你購買一家實力雄厚的公司價格下跌的股票,你會有一定風險,因為投資者的期望值比較低。」

喬治·索羅斯在他的新書《索羅斯帶你走出金融危機》中寫道,一個投資理念越是與公認流行的觀點相左,一旦判斷正確,財務回報就越大。小斯爾必·戴維斯就是這樣一位優秀的踐行者。

本話題在雪球有8條討論,點擊查看。

雪球是一個投資者的社交網路,聰明的投資者都在這裡。

點擊下載雪球手機客戶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