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監管文件密集出台 通道業務遭監管全面「封殺」

監管文件密集出台 通道業務遭監管全面「封殺」

近年來,收緊資管行業通道業務的監管文件密集出台,在監管部門重拳出擊下,通道業務紅利逐漸走向「末路」。5月19日,在證監會周五例行發布會上,發言人張曉軍首次提及將全面禁止通道業務,並強調不得讓渡管理責任。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監管的重點不僅僅針對基金行業,包括券商資管、基金公司及基金子公司在內整個資管行業都將面臨監管重壓,由此也意味著資管行業通道業務迎來監管全面「封殺」。

通道業務遭徹底封殺

收緊通道業務成為近年來監管部門工作主旋律,不過受目前資管行業通道類業務規模體量龐大影響,監管給予機構緩衝期進行業務調整,近期,全面收緊通道業務的議題被監管提上日程,壓縮通道業務管理規模刻不容緩。

證監會最新召開的發布會上,就新沃基金因專戶業務風控缺失發生大額質押回購到期無法賠償引發重大風險事件一事公開通報處罰結果后,首次提及將全面禁止通道業務,並強調不得讓渡管理責任。「證券基金經營機構從事資管業務應堅持資管業務本源,各資產管理人不得從事讓渡管理責任的所謂通道業務,並堅持依法、全面、從嚴監管的理念,對經營管理混亂、合規風控失效、未履職盡責導致出現重大風險或者風險外溢的證券基金經營機構,依法從嚴問責。」張曉軍會上表示。

所謂「通道業務」,顧名思義就是一個管道,方便資金進出。通過產品的形式來體現資金的用途。通道方發行產品進行融資,通道方收取通道費,融資方得到資金,但通常會有槓桿操作,實際投資方享受槓桿的收益和風險。國內金融領域的通道業務大多圍繞銀行資產出表展開,對銀行來說,凡是能夠讓他規避監管,轉換表內外資產的途徑、平台都是通道業務,包括券商、保險、信託、PE、投行等各種現存或將來會出現的非商業銀行金融參與者都可以成為「通道」。

從資管計劃通道業務的合作模式來看,主要分為銀信理財合作、同業代付及償付、票據買入返售、票據信託、信託受益權買入返售、信用證信託、銀證合作、銀基合作、信貸轉讓、債券承銷、銀保同業質押貸款等十一大類。值得一提的是,通道業務的具體資管計劃的管理權仍然掌握在銀行手中,券商基金等機構僅僅充當通道,通道業務的核心是管理責任的讓渡。由於通道業務層層嵌套的資產管理模式,產品結構複雜,管理人很難僅憑單一通道產品的運作情況,判斷其是否具有風險,這也為規模急劇膨脹的通道業務埋下違約踩雷的風險隱患。

存量業務風險頻發

隨著經濟不斷下行,銀行不良率攀升趨勢凸顯,不良資產出表需求與日俱增。此外,金融機構按照監管要求不能直投的,可以選擇基金子公司等資管計劃作為通道實現合規,在資產管理行業在銀行主導表外融資業務的驅動下,資管機構通道業務規模呈現出野蠻式增長的態勢。

信託業協會發布「2016年信託公司主要業務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年末,全國68家信託公司管理的信託資產規模繼三季度突破18萬億后,達到20.22萬億,同比增長24.01%,環比增長11.29%。但從資金來源方面看,2016年年末單一資金信託餘額為101231億元,佔比50.07%,也就是說這類被動管理的通道類業務佔據了半壁江山。

同樣,依靠通道業務開始發家的還有基金子公司,基金業協會發布2016年基金子公司專戶業務情況統計年報數據顯示,截至去年末,基金子公司專戶存續產品數量為14494隻,管理資產規模為10.5萬億元,其中通道業務產品管理資產規模佔比超七成。

不過由於通道業務自身結構性複雜,又偏受中小型資管公司青睞,中小公司風控能力不佳,常過於集中持有通道業務,存量的通道業務違約現象頻發。2014年通道業務風險事件集中爆發,此前,中誠信託「誠至金開1號」陷入30億元兌付危機;5月財通基金子公司發行的財通資產光耀揚州.全球候鳥度假地資管計劃遭遇危機;7月中誠信託的「誠至金開2號」被曝出現兌付問題,並最終確定延期。8月萬家共贏的8億元資金被挪用案,則令金元百利和萬家共贏兩家基金子公司再陷困境。

華宸未來基金旗下基金子公司華宸未來資管此前也鍾情於專戶通道類業務,該公司「華宸未來-湖南信託志高集團專項資產管理計劃」因項目運作出現風險狀況違約,同年9月,華宸未來資管參與的另一項房地產資管計劃「華宸未來―長興萊茵河畔專項資產管理計劃再曝兌付危機,2016年,華宸未來資管又被曝出旗下資管計劃「中普城市廣場專項資管計劃」出現兌付危機。

今年以來,通道業務風險事件持續上演,如今年4月,因中信建投旗下多個專戶產品集中賣出造成平安 (601318行情資料評論搜索)和興業銀行 (601166行情資料評論搜索)股價毫無徵兆地大幅跳水,對此,監管做出對中信建投有關賬戶做出限制一個月交易程序的處罰。

各大資管逐步收緊

去年7月,「史上最嚴」銀行理財監管新規《商業銀行理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銀行理財新規》)正式下發,隨著重磅監管政策的落地,銀行、信託、基金公司在通道業務中的角色發生重大改變,資本市場也重塑銀行理財業務格局。拓天資訊小編注意到,近年來,監管對於資管通道業務的監管逐漸加碼,從基金子公司、券商資管、銀行等各機構全方位加強監管。

根據「《銀行理財新規》要求,銀行理財產品所投資的特定目的載體不得直接或間接投資於非標準化債權資產,符合銀監會關於銀信理財合作業務相關監管規定的信託公司發行的信託投資計劃除外。這也就意味著,銀行非標資產只能走信託通道,券商、基金子公司的資管計劃不能繼續扮演通道類角色。對此,業內資深分析人士表示,這是監管部門去通道、強風控的手段,有助於規範非標資產投資市場的混亂局面。其中,信託將重新迎來銀信合作的機遇,券商和基金子公司則亟需尋找新的業務布局方向。

此後,監管從基金子公司方向再次收緊基金子公司通道業務紅利。2016年8月,證監會就《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規定》及《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子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暫行規定》兩項基金子公司公開徵求意見,要求基金子公司凈資本不得低於1億元、不得低於凈資產的40%、不得低於負債的20%,凈資本不得低於各項風險資本之和的100%等,且根據特定客戶資產管理業務全部管理費收入的10%計提風險準備金。凈資本的約束成為懸在基金子公司通道業務頭頂上的一把利劍,此後基金子公司通道業務規模不斷瘦身。去年12月,基金子公司新規正式落地,基金子公司通道業務紅利告終。

數據顯示,基金子公司專戶存續產品在去年8月以11.27萬億元的規模達到年內高點,此後專戶業務規模逐月遞減,去年9-12月,基金子公司專戶業務規模分別減少1232億元、1623億元、1919億元和2920億元。濟安金信評價中心主任王群航向拓天資訊小編表示,目前市場上很多基金公司,尤其是一些中小型基金公司在拿到基金公司牌照后,並沒有積極開展相應的公募基金業務,而是藉助通道業務做大規模,這種拿著公募牌照從事非公募業務的行為並無意義,另一方面,拿到公募業務牌照的基金公司需要在資產管理規模或者業績達到一定程度才可以開展非公募公募業務,這樣可以促進基金公司的長效發展。

此外,拓天資訊小編注意到,同樣因為通道業務受限業務規模受到縮水的還有券商資管。同在去年,監管也針對券商資管業務出台「八條」底線和風控指標,在以凈資本為核心的監管新規下,風險資本準備計提比例全面攀升,通道業務將佔用券商大量凈資本。隨後券商資管進一步縮減此類業務規模,並將業務重心轉向以投行、主動管理型資產管理等傳統資本中介業務。「監管倒逼資管行業回歸業務本源,機構需結合自身管理能力,審慎開展業務,切實履行投資管理及合規風控的主體責任。」王群航坦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