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傅克友:交易所監管「硬起來」是權力更是責任

傅克友:交易所監管「硬起來」是權力更是責任

每經評論員 傅克友「交易所市場是大家吃飯的鍋,鍋壞了,大家都吃不飽,也吃不好。」4月15日,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深圳證券交易所2017年會員大會上如是說。既然是大家的鍋,保護好這口鍋,當然也是共同的責任。因此,交易所責無旁貸。劉士余指出,證券交易所不僅是法定的證券交易場所,而且是個法定的監管機構。一線監管是《證券法》賦予交易所的法定職責,監管是交易所的法定主業。他寄望交易所,要敢於亮劍,捍衛法定監管權威,運用自身規則的靈活性,對擾亂市場秩序的行為堅決打擊、絕不手軟。「證券交易所是個法定的監管機構」,劉士余不過陳述了一個法律事實。但是陳述這個事實在當下卻非常重要,而且必要。一方面,證監會不能包打天下,需要重塑監管的權力結構,理順監管的體系流程;另一方面,證券交易所也要明確自己一線監管的角色定位,履行自己一線監管的職責使命。就前者而言,證監會的監管權力需要「放下來」。資本市場的監管是個系統工程,當然需要全方位多角度的監管,這不是單靠證監會所能完成的任務。現在的問題是,在原有的監管模式下,證監會的監管任務越來越繁重,監管力量越來越捉襟見肘。當劉士余表示,證監會的首要任務是監管,第二任務也是監管,第三任務還是監管,要依法監管、全面監管、從嚴監管,意味著監管的力度越來越強,要求越來越高。與此同時,監管的市場越來越大,監管的內容越來越廣。2016年,A股上市公司突破了3000家;新三板掛牌企業翻了一番,超過1萬家;全國共有129家證券公司,總資產5.8萬億元;基金公司109家,總資產1700多億元;證券基金行業管理的資產規模達到43萬億元……證監會自身的監管力量再強大也是有限的,難免百密一疏。誠然,劉士余接任證監會主席一職以來,掀起了史上最嚴的監管風暴,打妖精、逮鼠打狼、嚴懲挑戰法律底線的資本大鱷,成效有目共睹。比如,2016年處罰數量和罰沒金額創歷史新高,市場禁入人數也達到歷史峰值。但問題在於,是不是所有的妖精都要證監會去打?證監會怎麼忙得過來?能不能讓證監會主要集中精力嚴懲大鱷,而讓其他監管機構更多地承擔逮鼠打狼的工作?如果證監會的監管權力可以下放一些,而交易所等其他機構多一些擔當,就可以形成更大的監管合力。這就涉及到另一個問題,即交易所的監管需要「硬起來」。毋庸諱言,現在交易所的監管,力度不夠、失之偏軟。正如劉士余所說,《證券法》規定了證券上市、退市的監管,給了交易所最終決定權;規定了證券交易實時監控權,異常交易限制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監督權和臨時停市、停牌的決定權;規定了紀律處分權,甚至賦予了交易所通過制定規則對市場進行「全方位」監管的權力……但這些監管權力,交易所並沒有真正用起來。即使用起來,也缺乏充分的底氣。不說別的,就拿「ST慧球1001個奇葩議案」事件來說,上交所發出監管函件,要求該公司履行相關信息披露義務,它竟然可以充耳不聞、無動於衷;在被上交所通報批評以後,它竟然搬家搬到上交所辦公地點樓上,理由是「為了配合監管要求」……當監管者可以這樣被「調戲」,哪裡還有威嚴可言?終於,證監會開出了總計34.8億元的天價罰單,其中包括對鮮言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及操縱股價案處以約34.7億元罰沒款,這才是具有懲戒性和震懾力的監管。對鮮言這樣的市場破壞者,就是應該下重手、用猛葯,不留餘地、定點清除。當然,上交所沒有這樣的處罰權,但監管者的腰板總要硬起來。事實上,交易所必須依法主動行使全方位的監管職能,這不是交易所職能的越位,而是交易所依法履職的到位。如果交易所沒有充分運用監管的法定權力,反而是一種失職。最終的問題在於:怎麼確保交易所的監管「硬起來」?這同樣需要監管,即對交易所監管的監管。就此而言,作為證券交易所的監督管理機構,證監會做好監管的監管,可能比它直接進行市場監管還要重要。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