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推薦畫家|毛雪峰

推薦畫家|毛雪峰

毛雪峰,新疆重彩山水畫的創立者。甘肅臨洮人,2005年定居北京。1989年就讀於新疆藝術學院美術系,先後進修深造於北京畫院、中央美術學院、國家畫院、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西遊邊陲二十年,特立獨行,足跡遍及天山南北,是西部絲綢之路山水畫題材的開拓者和踐行者。在美術館、日本東京中央美術館、台北美術館、香港藝術中心、美國瑪瑞埃塔大學、美國紐約國際藝術博覽會、法國巴黎盧浮宮等機構和活動中,在迪拜、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和歐洲、東南亞的部分國家以及國內各地多次舉辦個人畫展、聯展和講座,並進行學術交流。

更多精彩內容zgshb2015投稿:48224786@qq.com

曾任新疆自治區書畫研究院首任院長。現為西部畫院院長,民進中央開明畫院常務理事兼民進新疆開明畫院院長,國家一級美術師,美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北京雪峰藝術館名譽館長,江蘇省國畫院特聘畫家,石齊藝術研究會副會長,石河子大學新疆大山水畫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並在印度夏爾達大學、日本藝術院、蘭州大學、揚州大學擔任客座或兼職教授。

2016年由文物出版社正式出版《絲綢之路繪畫卷·毛雪峰畫集》《毛雪峰書法集》《毛雪峰藝術評論集》。

著名美術評論家水天中題字

天山之上有雪峰

□舒春光

了解一位畫家,首先要研究他的作品特色,如所選取的題材、表現的方法方式、筆墨的功力以及畫面蘊含的意境等。其次要深入地研究畫家所受的教育、接觸的人物和藝術上的探索努力等。這當中有一點必不可少,那就是畫家的出生地對他的影響。達·芬奇曾經說過:「兒時的印象和生活初期各種觀察的積累,如果可以這樣比擬的話,它是我天賦之中最寶貴的黃金。」

天山秋韻(68×68厘米)

毛雪峰出生於號稱「絲路明珠」的隴右臨洮。說起臨洮,那也是我的故鄉。臨洮是古代彩陶文化中響亮的名字,是唐代邊塞詩中神采飛揚的名字,是讓大詩人李白魂牽夢縈的名字。它印著玄奘西行和文成公主進藏的足跡,還有霍驃騎飛馳的戰馬和從臨洮出使西域的張騫節旄舞動的邊風。至近代,還有革命先驅孫中山先生的題字:「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這是孫中山先生早期為臨洮籍同盟會成員黃文中翻譯的《日本民權發達史》扉頁上的題字。臨洮是秦長城的西起點,烽燧城障、彩陶遺址、貂蟬故里、佛道寺觀、老子飛升……絲路古渡文化勝跡不勝枚舉。臨洮也是自古隴上尊師重教、人才輩出的寶地。畫家毛雪峰就出生在這樣一個有著深厚文化積澱的地方。

20世紀80年代初,我第一次在家鄉舉辦個人畫展,展出了我在新疆創作的邊塞山水畫作。當時臨洮縣文化局長帶著一行人來參觀我的畫展。他們看得很認真,還開了研討會,那一行人中就有毛雪峰。

天籟(136×68厘米)

回到新疆后,過了一段時間,我收到毛雪峰給我的來信,說要追隨我到新疆來。他果真來了,先後到阿克蘇和新疆外經貿廳從事企業管理工作。他帶了一些作品給我看,我發現了他在繪畫上的天賦,勸他不要經商,專心畫畫。但當時的社會氛圍是做生意賺錢來得快,而藝術市場還未形成,賣畫沒人要。我的學生中有許多人是專業成績很好的,但畢業后就搞裝修或做其他生意了。當時,毛雪峰也很糾結,但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他還是下決心走了藝途,而後經歷坎坷、自強不息。後來他考進了我當時任教的新疆藝術學院美術系國畫班,做了一名學生,經歷了三年的科班學習。90年代中期他又到北京畫院、中央美院進修,技藝大進。他先後任職新疆絲路書畫院副院長、秘書長和新疆自治區書畫研究院院長多年,終於成為一名專業畫家。

我曾經在一篇文章中寫過,毛雪峰是幸運的,他脫離了經商發財之道;但他也是不幸的,因為藝途漫漫,無有盡頭。這條路上布滿了荊棘,有無數坎坷,要經過幾年、幾十年,甚至一生的努力。白天黑夜,腦子不曾得閑,手中的筆不停耕耘,這等於給自己判了一個「無期徒刑」。藝途需要宗教徒般的虔誠、詩人的激情、黑暗礦道中掘進工的堅韌,即使這樣,成功率也不高。

文物出版社出版《毛雪峰畫集》大紅袍

令人欣慰的是,毛雪峰十二年前定居北京發展,又在國家畫院和清華大學先後研修深造四年。在幾位成就卓著的畫家門下學習,使他的藝術事業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拖筆十年走京城,不忘天山有白雲。」毛雪峰在國內五彩繽紛的藝術園地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那就是表現絲綢之路新疆段的重彩山水特色。在他筆下,火紅堅實的山崖和赤橙黃綠青藍紫的西域壯美風光反覆出現,那是他傾注了幾十年的心血。這種丹霞地貌、雅丹地貌、喀斯特地貌是他從天山硫磺溝、火焰山、五彩灣、庫車大峽谷中觀察得來的,經過多次的探索和實驗,取得了成功。他或用勾勒、或用潑彩,或意在筆先、山川具象,或隨意為之、歪打正著,帶有半抽象的潑彩疊彩法意味,給人一種新鮮感和神秘感,這是毛雪峰藝術的獨特創造。此外,他有書法功底,用筆沉穩,能收能放,能自如地控制畫面節奏。其作品蒼茫、蒼涼、蒼勁,渾穆崇高、泱泱大氣、雲捲雲舒、萬千氣象。總之,毛雪峰正處在創作的成熟和旺盛期。他已是西部畫壇上一位很有影響力和實力的山水畫家,他探索創立的新疆絲路重彩山水畫已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

我從毛雪峰從藝的道路中發現,他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績,諸多方面的學識是必不可少的。除具備堅實的繪畫基本功外,還強調畫外功,尤其是書法及文學修養。但作為一位當代畫畫家,僅僅如此是不夠的,還必須對影響當代社會發展的諸多領域學科有所了解和研究,因為這些是更新觀念的重要因素。只有這樣,畫家才能厚積薄發,將時代氣息通過新的筆墨圖式表達出來,才能讓自己潛在的才華放射出絢麗的光彩。毛雪峰視藝術為生命,為了進入藝術的殿堂,他努力開拓著自己的視野,對與藝術相關的或各種藝術之間的任何知識都很感興趣。他總是希望自己心靈的窗戶向四方洞開,迎接八面來風,用古人的、今人的、異域的、有益的知識影響、充實和豐富自己。他深知要在藝術上取得成就,沒有廣博的知識和深厚的素養是不可能的,根深才能葉茂……

三十年來,毛雪峰在傳統和現代、抽象和具象、色彩和水墨、工筆和寫意、中西藝術的結合等方面做了大量艱苦的藝術實踐和探索。他的作品特點已將關照面從西部風情的再現拓展到了西部精神的表現,增加了歷史縱深感,這是值得肯定和欣慰的!

中外藝術史上,曾留下杜甫「窮而後工」的名言,也有梵高潦倒割耳朵的悲劇,還有徐渭「筆底明珠無處賣,閑拋閑擲野藤中」的慨嘆。改革開放以來,各項事業蓬勃發展,也給畫家提供了前所未有的際遇。毛雪峰趕上了這樣的好時代,我相信,以上令人扼腕嘆息的事不會再出現。詩人艾青曾言道:「要突破別人,首先要突破自己。」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願毛雪峰在探索創造西部重彩山水畫上不斷有新的突破,勇攀藝術高峰!(本文作者系首都師範大學美術系教授、新疆藝術學院客座教授)

塔嶺之水天上來(68×136厘米)

來自新疆五彩灣的「色狼」——毛雪峰

□蔣志鑫

「橫空出世,莽崑崙。」

中華民族自開天闢地之日起,始終魂系崑崙,黃帝行宮、大禹治水、穆王西巡、嫦娥奔月、女媧補天等神話無不與崑崙情感相連,精神相通。新疆自古稱「柱州」,取昆崙山玉柱擎天、拔地穿雲、洪荒巨脈、雄渾豪邁之意。「天欲墜,賴以柱其間!」走進新疆,那裡有高天厚土、草原綠洲、雪峰大漠。昆崙山橫貫於亞歐大陸,不僅是中華民族的脊樑,更像是包裹在地球表面的保險帶,牢牢地覆蓋著這個星球,使它不能有絲毫的開裂。新疆有著版圖六分之一的面積,在那塊富饒遼闊的土地上生活著強悍而能歌善舞的維吾爾族、哈薩克族、蒙古族、回族等47個民族。各民族多姿多彩的文化在那裡綻放異彩,天性樂觀的各族人民給那片古老而神奇的大地平添了一道亮麗燦爛的風景線。廣袤的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的南北兩頭,生長著這個星球上特殊的樹種——生而不死、死而不倒、倒而不朽的三千年胡楊。從阿爾泰山岩畫到震撼心靈的克爾克孜千佛洞,都記錄了西域的遠古文明。新疆又是舉世聞名的古絲綢之路要衝,是歷史上東西方文化薈萃交流之地。總之,從自然景觀到人類文明,包羅萬象,萬紫千紅,把新疆裝點得五彩斑斕,美不勝收。

崑崙月初升(92×90厘米)

2003年我赴新疆採風,第一站先去了傳說中的五彩灣。當我真的走近她時,被那塊神秘的地域震驚了:五彩灣的山丘和台地大都為白、黃、橘黃、黑、灰等大自然的天然色彩所描繪,是真正的五彩繽紛、神奇美麗,壯觀至極,使人彷彿置身於仙境之中。這麼神奇的地域是怎樣形成的?我回到北京后查閱資料方知,它的地勢演變和地層的形成屬侏羅紀地層,那個時期氣候溫暖,鐵的氧化旺盛,所以多為紅色地層;而五彩灣侏羅紀地層不同於其他地層,它是五彩地貌,不是單色地貌。見證了五彩灣,我豁然開悟,明白了毛雪峰畫作的出處,也明白了新疆為什麼是個多彩的世界。

天馬行空(68×230厘米)

我認識雪峰是在20世紀90年代初期。那時我在甘肅畫院上班,他帶了兩瓶新疆伊力特和一卷子畫作來找我。打開他的畫作一看,便知他向王天一、舒春光學過畫,作品有人物、山水、花鳥,工筆、寫意等等,但大部分以新疆風光為主。他說他很喜歡我的畫,特別愛畫新疆,因為他生活在那裡。我們邊聊邊喝酒,談得甚是投機,一瓶伊力特不知不覺喝下后,我便直言不諱地給他的畫作指出不足之處。我挑選了一些有生活、有特徵的作品,對他說,有些作品要反覆提煉,直到畫滿意為止。當時我還給他講了一個挖井的故事:「選准坐標,守住一個坑,直到挖出水來。」又講了我當年跟老師進修的經歷,以及三位老師的創作方法和過程。我將恩師王文芳的電話告訴了他,並建議他去北京跟王老師學畫。1997年,他從北京畫院王文芳山水工作室畢業。在北京進修的兩年多,使他悟到了藝術的真諦:畫自己熟悉的、有感情的、與眾不同的,創造自己特色的藝術才是真正的藝術。從那時起,雪峰又一頭扎進新疆,這一紮便是十年。2005年初,他辭去了新疆書畫院院長職務,離開新疆定居北京,並將自己的藝術工作室遷至北京回龍觀,距平西王府很近。也許是我們同為西北人的原因,冥冥之中同鄉的緣分將我們匯聚在一起,他剛遷居北京就來找我,將一卷新作拿到平西王府畫家苑我的工作室讓我看。一張張紅彤彤的五彩畫作展現在我的眼前,使我目不暇接,他的這些畫又讓我想起了新疆五彩灣的山丘,如《遠古的回聲》《高山上的賽里木湖》《神秘庫車大峽谷》《火焰山下》《天耳》《流向鄰國的河》《天瀉》《灑落的山音》《天呈大境》《夢盪交河》《馳騁天山下》《瀚海明駝圖》等等。整整一個下午都在欣賞他的作品,真是十年磨一劍,令我刮目相看。這些作品已經形成了毛雪峰新疆重彩山水畫的個人藝術風貌。我開了個玩笑,對他說:「你真像一匹新疆五彩灣的『色狼』,一個名副其實的好『色』之徒!」他高興地拉著我的手:「這個名字好,從來還沒有人這樣叫過我。蔣師兄,你就以這個話題寫篇畫評吧!」我本不善寫文章,只好把我對他的印象如實寫照了。

迎來旭日美神州(126×68厘米)

毛雪峰給我的印象是一個敦厚樸實的西北漢子,他尊師重教,謙虛而洒脫,勤奮苦學,勇於探索,既有力量又有膽量。給人的感覺是,沒有他攻不下的堡壘。在新疆的二十多年裡,他貼近生活、擁抱自然、孜孜以求,用心血為新疆的自然風光傳神寫照。經過多年的努力探求,他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重彩山水風格主題,架構起他「色狼」的藝術體系,創立了新疆重彩山水畫。新疆的神秘莫測、蒼茫浩瀚,正是毛雪峰力圖創造的精神萬象。

駝鳴天地間(68×68厘米)

我眼中的毛雪峰,乍一看,稱得上是帶著血腥味的「西北狼」。他在新疆摸爬滾打二十多年,以生活的積累和自身所積澱的文化底蘊,用自己所掌握的表現技法,淋漓盡致地表現出新疆的自然景觀和豐富多彩的精神世界。畫家走進生活,感悟人生與自然的純粹,放飛心靈,以我行我素的藝術情結與創造力牢牢地揪住觀者的心,這就是毛雪峰的追求。我認為他不僅是一匹「色狼」,更確切地說他是一匹領頭的「色狼」。狼這種動物,有一種特殊的耐力和追逐精神,有極強的組織性和團隊力量;這裡的「色」是他眼中的色彩世界、他的色彩表現力,以此來比喻毛雪峰對新疆山川的表現與追求。有人說他是新疆王,我說他是新疆的「色」狼王。

守望(132×68厘米)

自從看了雪峰的這批作品后,我認為他的繪畫已經有了自己的語言符號,但還缺點西部的豪氣。適逢周韶華先生國家畫院山水畫高研班開班,我力薦他參加。在跟周老進修期間,他還擔任了周韶華藝術工作室精英班班代。兩年的研修,使他受益匪淺。之後他又參加了石齊先生清華大學新畫研究所班,不斷地修道,不斷地覺悟。毛雪峰在藝術生涯中轉益諸師,博採眾長,深悟妙理,全身心地為新疆山水傳情寫照。他作品細密嚴謹的線條里鑲嵌著五彩斑斕的色彩塊面,為畫面注入一種鮮活的生命力,渾厚之中蘊含著一種神秘與神聖的文化內涵。這正是一個沒有被城市化了的西部血性男兒對藝術的真切感受,是大自然賦予他的靈性與魂魄,是他心靈震顫中所宣洩出的視覺快感。毛雪峰多年來一直立足傳統的傳承和探索,又開拓現代的繪畫手法來表達意境,其作品充盈著豐富的時代審美內涵和深邃的歷史意蘊,展示了可貴的獨具個性的藝術創作力,正如周老所言:「……有可能大器晚成,不知雪峰以為然否?」

書法(180×50厘米)

胡楊千古壯山河(260×420厘米)

毛雪峰來自新疆,為天山立傳,在北京和郭正英組建成立了西部畫院。「狼性」十足的他,殫精竭慮,有著鍥而不捨的敬業精神,又將發揮他頭狼的組織能力和團隊精神。我深信,西部畫院在他的帶領下一定會紅火起來。一個狼式的團隊從西部曠野感染到城市,把西部藝術和西部精神傳遞給大都市,傳遞到世界各地。我衷心期待雪峰在藝術的征途上步子再大一點、膽子再野一點、「狼氣」再狠一點,永葆西部男兒的狼氣,做名副其實的「色狼」!亞克西!(本文作者系西部山水畫家、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