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書香雅韻丨作家印象之郝隨穗

書香雅韻丨作家印象之郝隨穗

第一次聽郝隨穗的名字,是國小語文老師蔡志傑在我的作文批語中這樣寫道:你是寫作的好苗子,只要堅持寫下去,相信你也可以跟郝隨穗一樣出自己的書,名揚子長。郝隨穗,出書,名揚子長,這是我對他最初的認識。

初讀郝隨穗老師的詩歌散文集《流浪的家園》,大概是國中亦或者是師範。書中的每一個文字都是那樣親切,那樣溫暖,於是,我幻想有朝一日能夠近距離目睹這位樸實的作家。

作家郝隨穗

我在寫作方面雖然沒有什麼建樹,但是因為熱愛文字,這些年一直默默地關注著文壇上的風起雲湧,盛衰巨變。當然,郝隨穗是我最為熱衷的一位,一則因為他是子長籍的本土作家;二則他是當下實力派青年作家。後來,我逐漸了解到70后的他,系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第29屆高研班學員。1987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至今已發表約200多萬字的作品。他的很多文學作品被拍成電影、電視。他的詩歌散文在全國多家電視文藝晚會上朗誦,並多次獲獎。他是我崇敬的偶像,也是我學習的榜樣!

2015年,經朋友推薦有幸混入子長作家協會充當了名副其實的「南郭先生」。在這個文藝圈裡,我獲取了更多關於郝隨穗老師的信息,並且還添加他為QQ和微信好友,只是,一直沒有與他聊天的勇氣。總覺得自己這樣的無名小卒太卑微。

去年臘月,郝老師於微信中主動要求在他主編的《油脈》季刊上登載我於延安教育圈【育英杯徵文大賽】中參賽並獲獎的散文《那些逝去的人和事》,他的這一舉動著實讓我受寵若驚,但內心更多的是感激這位大作家對我的鼓勵和鞭策。

他聯繫我領稿費。終於見到了傳說了二十多年的「傳奇」作家郝隨穗。他高高瘦瘦的個兒,看起來很精神,深邃的眼睛里透著睿智與幹練,無論從外貌還是話語中絲毫捕捉不到文人的書獃子氣。隨和,健談,是我初見他的印象。

再次見面,是在子長縣作家協會第二屆理事會(擴大)會議上。一個熱心的文友告知我:郝隨穗在大廳坐著,你趕緊去索要一本他出的新書。說實話,自尊心一向很要強的我猶豫了片刻,我渴望得到從小就崇拜著的作家的簽名書,但又害怕他借口書已經送完或者隨便找個其他理由搪塞我。在文友的熱情引薦下,我終是鼓起勇氣站在他的面前,怯怯地小心翼翼地對他說:「郝老師,你好!還有書嗎?我想要一本……不知道你……」其實,我想說不知道你有沒有多餘的書可以贈給我。也許是因為太過緊張,讓站了十五年講台的我竟然有些許的結巴,又或者是他看穿了我的難為情,他不假思索地回我:「有的,有的!你坐!」然後,執筆。坐在一旁看他簽名的我,一直猶豫著要不要拍下他簽名的瞬間,我本想先詢問一下他介不介意我拍照,可是,我又不敢貿然打斷他。終於,還是按捺不住自己內心的想法,將手機拍照模式調至靜音狀態,悄無聲息地拍下他簽名的樣子。看他寫完簽名日期,又拿起書認真地端詳了好幾秒,那動作似乎告訴我:年輕人,別拘束,我配合你,儘管拍!看旁邊他的一冬粉跟他搭話,我知趣地起身,沖他感激地點點頭,連聲道謝后便滿意地離開。

平易近人,溫文儒雅,這是我二次見郝隨穗老師的印象。

寫這篇文章,沒有討好作家的意思,更沒有奉承的吹捧的意圖,我只是以一個觸碰過文字並深深體會寫作不易的旁觀者的身份敬佩他堅持不懈的寫作精神以及他對文字的熱愛與忠誠。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