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劉迎龍「補心記」

劉迎龍「補心記」

打造首個醫療原創新媒體

報道最頂尖醫療團隊

提供服務性最強就醫指南

尋訪頂尖醫療團隊——

本期人物:北京安貞醫院小兒心臟中心主任 劉迎龍(系列報道2)

醫生把手裡的聽診器伸過去,小嬰兒突然瞪大了眼睛,有些害怕。於是醫生順手一拐,把聽診器放在了抱著寶寶的爸爸胸口,說:寶寶快看,打電話咯。小嬰兒興奮得小腿亂蹬,醫生順勢把聽診器移到寶寶的胸口,順利完成了聽診。

這位與小寶寶「作戰」經驗豐富的醫生就是劉迎龍——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貞醫院小兒心臟中心即北京兒童心血管病中心主任,也是全國政協常委。

從醫43年,從最初幾年在人工心臟瓣膜研究領域獲得突破,到之後的38年在小兒先心病領域不斷探索終達巔峰,劉迎龍一直都在臨床一線為患者「補心」。

劉迎龍還有一個重要的身份——全國政協常委,作為臨床一線的醫生的全國政協常委,他明白醫療亟需解決的重要問題——多點註冊行醫。為此,劉迎龍連續五次提案,他希望能為國家的醫療政策「補心」作出貢獻。

「劉爺爺」的幽默

「劉主任,您能主刀給孩子做手術嗎?」

「如果你不嫌我老眼昏花,我就做,不過我可是離天堂最近的了,他們才是年富力強哦。」劉迎龍指著身邊的幾位年輕助手如是回答,在場所有人都發出輕鬆的笑聲。

一位帶著孩子的家長很緊張,表述得語無倫次。劉迎龍問他從哪兒來,回答滄州。「你們都會武術,我們要小心一點。」又是全場大笑,這對患兒父子也放鬆下來。

今年62歲的劉迎龍教授,對滿臉愁容的患兒家長,經常用這種幽默「療法」。

從醫43年,劉迎龍對小寶寶很有一套,常常是一邊逗孩子一邊完成檢查,對稍大些孩子更像是童話里的聖誕老爺爺,永遠是慈祥的微笑,不同的是,聖誕爺爺送糖果,劉爺爺送生命。

每天早上6點半,劉迎龍就早早地來到辦公室,給孩子們開啟綠色通道,在辦公室被帶著孩子就診的家長圍攏。一個7歲的小姑娘一見到劉爺爺就像個大人一樣,伸手和醫生握手,問「要住院嗎」?幾年前劉迎龍給她做的手術,每次複查都恢復得很好,媽媽說她和小朋友聊天時說:我的心被挖出來過都沒事,我可厲害了。

劉迎龍很形象地形容,先心病的孩子天生「心眼兒多」。最常見的先心病就是房間隔缺損、室間隔缺損,就是心臟「四居室」的牆上有窟窿眼兒,導致血液在心臟內部亂流,心臟功能不好,整個身體都會受影響。這些孩子從小就知道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懂得避開危險,會格外保護自己,顯得比別的只會調皮搗亂的孩子成熟、「心眼兒多」。

先天性心臟病是新生兒的頭號殺手,也是目前5歲以下兒童的主要死因。資料顯示,每年有15萬—20萬先天性心臟病患兒出生。

先天性心臟病是所有先天性疾病中最嚴重的一種,疾病治療難度有國際通用的分級標準,年齡、體重、畸形部位都是重要因素,有簡單的,也有複雜的。劉迎龍說:「醫生不可能把病人都治好,但要盡自己最大努力。」

劉迎龍教授2004年為福利院患兒做手術)

「劉主任」的沸騰

劉迎龍辦公室位於心外大樓4層,門口牆上貼著一排特殊的紙條,患者來了自己撕,然後憑紙條上的順序去辦公室找劉迎龍看病。

這是安貞醫院特別的一景——設在小兒心臟中心病區的「綠色就診通道」。每天早上6:30—8:30,只要劉迎龍不出差,想找他看病的患者,掛不上門診的號,可以來這裡先看病後挂號,並隨時加號,病情嚴重的可以優先問診。

劉迎龍說,慕名而來的患者大部分都是來自全國各地,帶著病兒背井離鄉來求醫本身已經很艱難了,作為醫生能做到的就是讓他們能方便地找到自己。

不僅要讓病人方便找到自己,劉迎龍還希望孩子看得起病。安貞小兒心臟中心對接了很多救助小兒先心病的慈善基金組織,每個主診組都有醫生作為「愛心大使」幫助貧困患者家庭申請基金。

每天早上,劉迎龍會拿到兩張表,一張是當天的手術排班表,另一張是全科各組每天的績效分數。他說:「我每天的手術都聽住院總的安排,各組工作都有量化得分,手術例數、難度係數、死亡率是三項硬指標。」有了這些,劉迎龍對全科的工作心中有數,而且根據這個分數來給各組配置資源,對手術做得好的、成功率高的組調配更多的床位。

每天夜裡1、2點,劉迎龍還會挨個給各病區值班室打電話。劉迎龍說:「白天大夫做手術很疲勞,夜裡1、2點正是困勁兒,我打電話一是問問病區情況,如果有突發情況可以及時解決,另一個想法,是想讓他們精神精神,別誤了工作。」

「他是一個永遠閑不住的人,比年輕人還年輕呢。」科里的同事如此評價。

輔助劉迎龍工作已經20年的助手李軍說,今年1月,劉迎龍肺炎發燒,卻還堅持為病人看病,實在堅持不住了才去護士那輸液,等他稍微恢復,可以站起來了,就直接拔掉針頭去做手術。「他就像一個上滿發條的時鐘,我們都心疼他。」

對此,劉迎龍說:「只要看到病人家屬的眼睛,心就沸騰起來了。」

2009年,安貞小兒心臟中心一共完成了630例手術,2010年劉迎龍從阜外醫院調入安貞后,通過團隊的共同努力,當年手術量上升為1200多例,到2013年達到了2450例。

整個科室都沸騰了!

劉迎龍教授2007在新疆調研為孩子義診

「劉教授」的絕技

每個人的心臟正常情況下都是和他的拳頭差不多大,還是四居室,對於先心病的孩子,小小的四居室卻長得千奇百怪。

三尖瓣是右心房和右心室之間的「門」,手術台上一個2歲多的孩子,三尖瓣沒長在正常的位置上,發生了下移,一半的右心室沒起到作用,而且瓣葉也沒有發育正常。劉迎龍和他的助手們,要通過手術把這個異位的「門」移回正常位置,並把沒發育好的「門」修好,同時還要把不起作用的心室壁摺疊起來。

這台手術的難度在修門上,即瓣膜成形。成人的瓣膜壞了可以換成人工瓣膜,但孩子沒辦法用人工的,只能靠醫生手工修補,李剛大夫一邊給我講解手術,一邊告訴我,全國能做好這個手術的醫生不多,這是劉迎龍主任的絕技之一,修補得好的話,孩子幾乎可以和正常人一樣。

除了讓孩子正常長大,劉迎龍還希望他們生活得更好。幾年前,他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的女士說,她的女兒馬上要在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奏小提琴,並且是驕傲地穿著V領演出服表演。2000年,這個女孩在劉迎龍的手術台上,接受了通過右外側腋下小切口實施的心臟手術。

「右外側小切口剖胸」微創術,是劉迎龍1994年開創的,該手術打破傳統手術正中開胸的常規,率先經右側小切口開胸。右側切口能夠避免疤痕的暴露,幫患者祛除心病。其術后隨訪和反饋結果均顯示,無論是乳腺發育、胸廓成長、兩肩活動還是心理評分,右側切口的效果都明顯優於正中切口。相關學術論文在美國心臟外科權威雜誌發表,國際權威專家驚嘆於這位大夫的神奇技藝和對先心病外科的高深造詣!

5年前,一個接受過劉迎龍手術的孩子移民英國。在英國皇家醫院複查時,英國醫生對其右腋下側的手術疤痕表示驚詫,並且孩子心臟在術后沒有雜音,也沒有反流現象。英國皇家醫院特別發來郵件,表示他們對劉迎龍醫術的崇敬,並邀請他去英國交流經驗。

先心病的治療根據發育畸形的位置不同,有難易之別。「法洛四聯症」是其中一種常見的複雜病症,包括了四種畸形:室間隔缺損、肺動脈狹窄、主動脈騎跨右心室肥厚。此類患兒中,25%-35%1歲內死亡,50%死於3歲內,70%-75%死於10歲內。早些年,就算實施「法洛四聯症」根治手術,死亡率曾高達13.9%

當這個難題擺到劉迎龍面前時,劉迎龍毅然地帶領團隊對法洛四聯症展開了攻關。他翻閱並研究了大量其他大夫的失敗病例發現,先前大家對法洛四聯症的胚胎髮育過程中的病理生理改變、手術指征的把握及圍手術期的處理存在認識上的誤差。在臨床實踐中,劉迎龍從每個細節著手,對法洛四聯症病理生理改變、手術指征的選擇及圍手術期處理進行了系列研究,獲得了突破性進展。從1994年到1996年,劉迎龍率領團隊先後完成366例「法洛四聯症」根治手術,將這一手術的死亡率降低到1.1%。

當他的文章發表在國際心胸外科最權威的三本雜誌之一——《美國胸心血管外科》時,震驚醫界同仁。1999年,劉迎龍和他的團隊憑此斬獲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

二十年來,劉迎龍不僅將「經右外側小切口矯治小兒先天性心臟畸形」技術應用到包括法洛氏四聯症在內的所有複雜手術中,更通過技術培訓班、手術演示、發表文章,將這一技術傳授給了國內同行,並推廣到了國外。10年前,一位印度尼西亞的心臟病外科專家到考察,看到小兒心臟手術死亡率如此之低,他很驚訝。為了看個明白,他索性改了航班不走了,在北京守著劉迎龍一星期,跟著他看他做手術。回國后,這位專家把自己醫院的醫生和兒子都送到找劉迎龍學習,並三次邀請他到印度尼西亞去給他們的病人做心臟手術。

先心病患兒病情特點不同於西方發達國家,患兒多就診晚,病情重,病變複雜。有一類先心病是左向右分流性的,這種病可以引起肺動脈壓力的增高,也就是肺動脈高壓。先心病患兒就診晚,肺動脈壓力往往在就診時已經很高,按照傳統的觀點許多這樣的孩子都會被判定為喪失了手術機會而被判為「死刑」。劉迎龍教授關注到這部分孩子的特殊病情,展開了系列研究,通過對這些孩子的病理學、影像學、病理生理學、藥理學和基因等相關研究發現這類孩子經過嚴格的術前治療和術前評估,仍有手術時機,從而在國際上首先提出了肺動脈高壓診斷性治療的概念和理念,從而是相當一部分先前會被判為「死刑」的孩子獲得了生的希望,並將先心病治療水平向前推動了一大步。

劉迎龍在先心病領域的造詣不勝枚舉,正是他對先心病孩子們的仁愛,正是他那顆仁慈的醫者之心驅動著他不停地向先心病病魔發起一輪又一輪的攻關,取得了一個個碩果,將先心病診療水平不斷地推向新的高度!

「劉常委」的寬廣

做一個好醫生,能治好多少病人?做科主任帶好一個團隊,能治好多少病人?做教授培養一批一批的好醫生,能治好多少病人?做好一個全國政協常委參政議政,推動醫改發展,讓的醫療資源配置趨於合理,這又將有多少病人受益?!

劉迎龍從1997年開始擔任北京市政協委員,2000年增補為全國政協委員,2003起任全國政協常委至今,劉迎龍的視野越來越廣:孩子免費看病、兒童先天性心臟病三級防治、加大衛生投資等等。

40年來,劉迎龍的從給人看病,到給醫療體制看病;從給病人「補心」,到給醫療體制「補心」。

劉迎龍是國內最早主張醫生多點執業的政協委員。早在2002年,當他去甘肅侗鄉調研時,看到整箱醫療器械放置在一邊,這個貧困的少數民族聚居區的醫生根本不會用,連箱子都沒有打開,而且半浸在水溝邊上。

這讓劉迎龍深感痛心,「要讓會看病的醫生活起來」。他覺得,13年才能培養出的一個醫學博士后,再經過15年的磨礪才能在業務上獨當一面,卻只能隸屬於某一家醫院,給有限的病人看病,這是醫療人才的極大浪費。

從此之後,劉迎龍委員的提案年年提醫生多點執業,一連提了5年。有人說他提也白提,但他說「白提也要提」。果然,沒有白提——2013年11月,《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允許醫師多點執業。

劉常委提提案的勁兒和他做醫生一樣,鍥而不捨,只要沒結果,他就年年提。不僅多點執業如此,還有小兒先心病納入大病統籌的提案。從2004年開始提了6年也有了結果,2010年,小兒先心病試點新農合統籌。

「現在,農村的先心病患兒,新農合大病統籌可以報銷70%、當地民政的大病救助解決20%,個人只承擔10%費用的醫療保障格局,如果能夠申請到救助基金,那患兒家庭承擔的就更少了。」劉迎龍說。

做一個好醫生,能讓自己的患者能受益,做一個好提案,則可能全人都受益。

知道各學科頂尖醫療團隊都在哪,就陪著我們一起來走這條尋訪之路吧,也許有一天你能用上,也許你的家人朋友能用上。

以上內容是大醫生兵器譜原創作品,未經許可謝絕轉載,如需轉載請與醫妹兒聯繫topdoctors@topmh.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