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齊白石的蝦

齊白石的蝦

齊白石蝦圖,體現了高度的筆墨技巧,在表現了水墨、宣紙的獨物性能外,又將蝦之質感表現得淋漓盡致是白石筆下最寫實的對象之一。齊白石曾無奈地說:「予年七十八矣,人謂只能畫蝦,冤哉!(78歲題畫蝦)」,誠然,認為齊白石只會畫蝦是外行家言,就像提起徐悲鴻是畫馬的,黃胄是畫驢的一樣可笑,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齊白石的蝦確實畫的好,人們喜聞樂見,亦是事實。

白石《蝦》 鑒賞 齊白石經過數十年的藝術探索,深知畫家必須能夠把握對象活的形貌、質量感、運動方式、環境關係及個性特徵,否則畫得再似,也形同死物。他畫蝦就是通過畢生的觀察,力求深入表現它們的形神特徵。齊白石從小生活在水塘邊,常釣蝦玩;青年時開始畫蝦;約40歲后臨摹過徐渭、李復堂等明清畫家畫的蝦;63歲時他畫蝦已很相似,但還不夠「活」,便在碗里養了幾隻長臂蝦,置於畫案,每日觀察,畫蝦之法亦因之而變,他的蝦也成為他代表性的藝術符號之一。

「白石蝦」是齊派藝術代表題材。我們選取的這兩幅作品很有代表性,左邊的是真跡,右邊疑偽作品。真跡屬於白石先生中期的作品。通過作品對比大家可以看到:每一隻蝦的須子最前端有一些細碎的小須,這符合他中期畫蝦的一個特點。在構圖上,白石先生講究「攢三聚五」,就是疏密有致。左邊的這幅真跡作品下半部相對來說比較密集一些,上半部稍微稀鬆一些。而疑偽作品幾隻蝦撮成了三堆兒,缺乏「攢三聚五」的構圖意識。白石先生真跡經常讓群蝦出現交疊和遮擋關係;但是在疑偽作品里,會有一種感覺——避免「蝦」互相形成交疊錯落

白石先生的真跡群蝦作品中,經常會出現「半隻」、畫不全的情況。要麼是這隻蝦已經有一半游出去了,即使蝦身子沒有出去,至少蝦鉗子已經伸出了畫外;要麼是從那邊游過來的時候,蝦頭已經進來了,但是蝦尾還沒有進入畫幅。這就是白石先生「畫外還有畫」的一種構圖意識。這件疑偽作品,所有的蝦都生怕伸出畫外被畫的邊緣所切斷。這是構圖審美意識的差別。

從筆墨上看,白石先生在畫群蝦的時候,近處的蝦墨色較重,遠處的蝦則墨色較淡。所謂「近處」,豎幅作品中畫面下方部分算為近處,蝦的顏色更重一些。疑偽作品中幾隻蝦不但是平均排列,而且遠處的那些蝦墨色依然很重,濃淡方面失去了調配;還有一點,真跡蝦鉗子細而有力度,疑偽作品蝦的鉗子細而流於纖弱。

另外,疑偽作品中,蝦頭最中間是蝦腔,蝦腔的兩邊各有一個護片。白石先生畫蝦護片的時候,是藏鋒而入,它沒有尖兒,只有中間的蝦腔有尖兒。而這疑偽作品,畫兩邊這護片的時候,卻是露鋒帶尖兒的。再者,疑偽的蝦,蝦頭的比例有點失大,並且蝦頭呈現明顯的三角形,不太柔和,這與真跡也是一個明顯的區別

齊白石畫蝦可說是畫壇一絕,靈動活潑,栩栩如生,神韻充盈,用淡墨擲筆,繪成軀體,浸潤之色,更顯蝦體晶瑩剔透之感。以濃墨豎點為睛,橫寫為腦,落墨成金,筆筆傳神。細筆寫須、爪、大螯,剛柔並濟、凝練傳神,顯示了畫家高妙的書法功力。畫家寫蝦,來自生活,卻超越生活,大膽概括簡化,更得傳神妙筆。

齊白石畫蝦堪稱畫壇一絕。齊白石畫蝦通過畢生的觀察,力求深入表現蝦的形神特徵。

齊白石從小生活在水塘邊,常釣蝦玩;青年時開始畫蝦;40歲后臨摹過徐渭、李復堂等明清畫家畫的蝦;63歲時齊白石畫蝦已很相似,但還不夠「活」,便在碗里養了幾隻長臂蝦,置於畫案,每日觀察,畫蝦之法也因此而變,蝦成為齊白石代表性的藝術符號之一。

齊白石畫蝦表現出了蝦的形態,活潑、靈敏、機警,有生命力。是因為齊白石掌握了蝦的特徵,所以畫起來得心應手。寥寥幾筆,用墨色的深淺濃淡,表現出一種動感。一對濃墨眼睛,腦袋中間用一點焦墨,左右二筆淡墨,於是使蝦的頭部變化多端。硬殼透明,由深到淺。而蝦的腰部,一筆一節,連續數筆,形成了蝦腰節奏的由粗漸細。

齊白石用筆的變化,使蝦的腰部呈現各種異態,有躬腰向前的,有直腰遊盪的。也有彎腰爬行的。蝦的尾部也是寥寥幾筆,既有彈力,又有透明感。蝦的一對前爪,由細而粗,數節之間直到兩螯,形似鉗子,有開有合。蝦的觸鬚用數條淡墨線畫出。

取捨:對水中的蝦,為表現出那種透視感,齊白石的線條有虛有實,簡略得宜,似柔實剛,似斷實連,直中有曲,亂小有序,紙上之蝦似在水中嬉戲遊動,觸鬚也像似動非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