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同樣是坐在飛機靠窗位 他的世界竟能如此驚艷!

同樣是坐在飛機靠窗位 他的世界竟能如此驚艷!

在飛機上靠窗的座位,拍下美國中部蔓延在農田中的一條公路。

框哥說:出差坐飛機的無聊時光,每個人都有獨特方式儘可能使這段時光充實起來。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一個靠窗位置,拿出單反(僅可在平飛階段開啟),記錄每次在雲端看到的這片大地。一如文中所述,「加拿大育空的北極荒原,看上去和家裡門前的地面凍土結構相似」,或許地球上最壯麗的風景,就藏在你家後院。「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我們的地球母親是古老的禪宗。

撰文、攝影:老飄飄

彎彎曲曲的河流就像是大地的簽名一樣蜿蜒在荒原上。

有個高度,被稱為上帝視角。呂克·貝松的《家園》電影中,一切都是空中俯視的,小到地面上的人物、植物,甚至花朵、大到空中俯瞰地球輪廓,高度決定了這不是人類常規視角能及的。

冰川沿著山麓向著融化的河流延伸,猶如皮膚般的質感。

我們經常自我沉浸於想入非非的視野高度,那些在合法空域的小無人機的有限高度上,僅僅提供了一個俯視的視角而已,這樣的視角既讓人謙卑和渺小,也讓人自大和狂妄,這個視角百萬年來都是鳥類的視角。

南美智利的安第斯山脈上的巨大冰蓋

人類飛行的歷史極短,因此俯視不是人類的觀察和思維的方式,因此就會像宇航員說的那樣,一旦從窗口俯瞰地球巨大弧線后,你會感到在茫茫宇宙的黑暗中,地球是人類孤獨的家園。

新疆的山峰與峽谷

視角改變思維。這樣的機會不僅可以通過爬到75層樓頂上得到,也可以從出差乘坐飛機的窗口得到。但如果專註于飛機上的餐食、空姐身軀和空少的鮮肉、電影和朋友圈曬機票,這樣的機會就會擦身而過。

人類視角是在地平面的範疇上被理解的,高於這個平面人類很容易理解成上帝視角,進而即使當自己站在那個高度時,也有了一種上帝的感覺。

彩虹下的佛羅里達公路

五大湖地區冰雪形成的神奇的巨大圓形圖案

每次乘坐客機到北美大陸的時候都能看到這樣的大地景觀,只要拉開身邊的窗戶朝下俯瞰,蒼茫大地上的細節隨著高度變得模糊不清,大地的原始輪廓逐漸清晰,平常無論站在怎樣的高度都難以看到這個級別的細節。

加拿大北方的冬天,看到地面的河流和公路農田。

加拿大的卡爾加里附近的農場和丘陵,農場上的草垛就像是音樂的音符一樣。

在這裡,細節的單位發生了變化,山脈就像是一個褶皺,山脈上的一棵樹僅僅是一個黑點。而「人」,在這樣的級別是根本看不到的。就像是星雲,儘管包含著無數顆比地球甚至比太陽大得多的星星,但因為太過遙遠,巨大的的個體變得小之又小,最終,一片整體的星雲形態成為了主要形態,「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

瀋陽上空俯瞰的郊區城市。

飛行高度在100米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城市的建築、街道和車流,樹木和山石清晰可見;

在波蘭上空的農田和公路

在1000米的時候,山嶽河流在視野中變得開闊而清晰,人類渺小,萬物遼闊;

加拿大黃刀鎮凍土帶上的湖泊和城市交織區域

蜿蜒於沼澤地中的公路

蜿蜒於沼澤地的一條河流

新疆山麓的巨大沖積扇

一個圓形湖泊和河流

在10000米的高度上,一切微小,唯有無邊的地平線和地表的划痕紋理,就像是看著一塊水邊巨大的石頭。

北冰洋的巨大冰裂縫

西藏高原的藍色河流就像是藍色的血管

在凌晨陽光下河流的衝擊帶形成的美麗花紋

有一天早晨,當飛機剛剛從黑暗中迎接陽光,下面是北極的萬里冰原。我看到最初的陽光照在冰山的閃亮的邊緣上,我想到這個世界上有無數人類無法到達的地方,人類能夠遠足的範圍不過就是城市和公路周邊。而在這之外的地方,人類從來都未曾真正立足。

蜿蜒的北極凍土帶上的河流

加拿大育空的北極荒原,看上去和家裡門前的地面凍土結構相似。

俄羅斯遠東地區凍土帶上空的湖泊和公路網

在陽光下蒸騰溶解的Michinmahuida火山冰蓋化為雲

在這巨大的冰原之上,每個微小的隆起在地表上投射下的長長的影子,每個隆起的影子,便是人類所言的高山。也正是因此,在這個高度上,很難看到山河壯麗。

在智利40多座火山中正在活動的一座,Cerro Aucanquilcha

作為一個試圖窮盡體力去記錄自然美好的攝影師,實屬徒勞。大自然在萬變之中從未將每個瞬間珍惜,每個瞬間都是一個合理過程的一部分,即使是火山爆發洪水滔天。只是人類命短,心有洪燾,尚存妄念。

蜿蜒的Parque冰川,如同一條冰路

冰川中的冰磧將白色表面分割

從高度上理解大地上發生的一切,有時候感到無奈,飛機玻璃經常渾濁不清。拍攝的時候,因為玻璃厚度不同,產生的畸變和模糊會使多數場景變得模糊不清,每個細節在拍攝中都可能因為角度和窗戶的質量而受到影響。

加拿大北部凍土帶上的一條公路在早晨的雲層下顯現出來

只有在某個特定的角度中,配合長焦鏡頭才能獲得可以接受的成像質量,但是色彩已經在大氣層中經過過濾而呈現出單調的灰色。遠遠無法和真正的視力相及。

帕塔哥尼亞的荒蕪地貌

俯瞰大地能夠看到的細節只有兩種,一種是人類的印記,一種是自然的印記。

西藏高原年輕的山峰

自然經過數億年的變化,無論大陸板塊的擠壓形成的山脈,還是洪水滔天浸淫的痕迹,都是粗獷原始的。冰川移動留下的划痕有豐富的紋理;沙漠的堆積猶如皮膚上的褶皺;凍土帶覆蓋著白色的冰雪,但是下面已經暗流涌動......

雲南香格里拉的山峰

如果地質學家在這樣的一個窗口邊,可以解讀地球上的許多過往故事。

而人類的城市只以兩種方式延伸,公路和連接的城市。

佛羅里達上空俯瞰沼澤地。人類修建的公路在其中交叉。

在荒原上筆直的公路是人類的痕迹。

英國東海岸的高爾夫球場,球場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自然環境,但是完全人工。

新疆的風力電站

公路沿著河道行進,在一片荒原之中猶如筆直的一條線。城市在夜間變得尤其明顯,當燈火亮起的時候,每一個明亮的區域都是人類居住的地方,他們就像是夜空中的螢火蟲那樣。人類的痕迹在自然的痕迹之上覆蓋,但是文明畢竟短命,這些痕迹有一天終將會被自然的力量磨平。

阿根廷的Upsala大冰川

Tips:

1、飛機在起飛和降落階段,應當關閉自帶的一切電子設備。數碼相機屬於電子設備,在此階段也不可以開啟,直至進入平飛階段才可以開啟;

2、你要確認你的單反不會發射無線信號。有些相機可能具有例如藍牙或其他無線網路功能,可能對飛機的精密電子儀器產生干擾,影響飛行安全。如果這樣的話,為了你自己和別人的安全,還是不要開啟;

3、如果拍艙內機組成員,尤其是對空姐拍照,會被阻止。我們還是自覺尊重別人的肖像和隱私為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