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最值得關注的中國醫療10大新趨勢!

最值得關注的中國醫療10大新趨勢!

導讀:《看醫界》預測的醫療界十大趨勢,很多正在逐漸成為現實!

作者:疾風

一、醫療反腐風暴來襲:大批醫學精英將落馬!

在央視掀起回扣門風暴后,徹底取消以葯養醫或將成為現實,醫生收入陽光化將成為大勢所趨。

而在這進程中,將會有大量醫學精英因為沒能及時收手,淪為體制的犧牲品,成為階下囚,其中將不乏院長、科主任,甚至殃及普通醫生。

因此,醫療界需要對2017年的醫療反腐風暴格外注意,不能在黎明到來之前倒下。

二、當醫生將越來越難:規培之路必不可少!

當醫生有多難?臨床專業畢業就能當醫生的時代正在遠去。目前每年有超過100萬醫學畢業生參加執業醫師資格考試,而執業資格考試的通過率僅20%左右。

據《看醫界》了解,事實上,隨著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的全面推開,特別是2020年後,即使考過了執業醫師資格,大多數醫院還是不要,還必須參加規培取得規培合格證書。而規培目前每年招生人數還不到10萬人(7萬左右),且看不到大規模擴招的趨勢。也就說,未來醫生職業將上演更為激烈的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景象,當醫生越來越難將成為新常態。

三、社會辦醫地位越來越高:「梅奧」將出現!

如果說社會和醫療界都已經習慣了公立醫院才是主流,那接下來必須要面對的是社會辦醫的崛起。社會辦醫院目前已經在數量上超過了公立醫院,未來越來越多的醫護將會到民營醫療機構執業,越來越多患者將選擇到民營醫院就診,社會辦醫將佔據越來越多的市場份額,並將為市場提供多元化的醫療服務。

話說社會辦醫不是被莆田系把生態給敗壞了嗎?事實上,越來越多並不急功近利的資本開始進入醫療行業,越來越多的醫生開始覺醒並投入到社會辦醫中,莆田系做法必將被市場淘汰,社會辦醫的社會美譽度也必將越來越高,將出現一批自己的「梅奧診所」,和一批偉大的「梅奧醫生」。

四、診所將撐起基層醫療:大量醫生將當老闆!

在推進分級診療制度的建設進程中,有一條規律是繞不過的,就是大多數醫療服務將由基層醫生提供,而最好的組織方式並不是什麼鄉鎮衛生院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而是醫生開的診所。

醫生開診所,在法理上,類似於天賦人權,放開醫生開診所必然是大勢所趨。目前在國家層面已經放開了中醫診所的規劃設置障礙,西醫診所放開也將指日可待!屆時,會有越來越多的醫生成為診所老闆。

五、醫生憑陽光收入致富:醫護勞動將越來越值錢!

深圳羅湖區招聘30萬年薪的全科醫生,港大深圳醫院的顧問醫生年薪百萬,看上去很驚人,但事實上,這樣的收入在大多數三甲醫院也不罕見,區別在於上述深圳醫生的收入是純陽光的。

而醫生獲得陽光化的高收入,也將成為醫改的必由之路。因此,在取消以葯養醫、實現醫生收入陽光化的大背景下,大幅度提高醫護勞務性服務價格將成為必然,診金不夠一碗面錢的時代將一去不復返。

隨著社會辦醫的蓬勃發展,醫生在市場上將越來越多地實現自己的價值,必然將倒逼公立醫院薪酬體系的改革,優秀的醫生在體制內也將能夠拿到較高的陽光收入,醫生群體的社會地位也將大幅提高。

六、醫生自由執業勢不可擋:「自帶流量」醫生吃香!

有人說多點執業、自由執業不靠譜。事實上用靜止的眼光看問題得出的答案必然是片面的。從發展的眼光應該考慮政策放開的趨勢、醫生資源尋求更合理配置的趨勢,以及在資本湧入下社會辦醫迅猛發展將給公立醫療體制帶來的衝擊等重要因素。

醫生的品牌意識越來越強,不再甘於僅僅依靠醫院品牌,正越來越多地利用自媒體、移動醫療平台等渠道樹立品牌,「自帶流量」的醫生多點執業、自由執業或者出走公立醫院將成為大概率事件!

七、醫生集團將遍地開花:數量或將驚人!

2014年以來,醫生集團雨後春筍般的湧現,目前數量已經超過百家,有人認為大多數醫生集團將會倒掉;事實上,市場優勝劣汰很正常,醫生集團作為一種新的醫生執業組織方式,在才剛剛開始。醫生集團數量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成立醫生集團不是北上廣醫生的專利,全國各地的醫生都可以抱團成立醫生集團多點執業或自由執業。未來的趨勢是遍地都是醫生集團,北京有於鶯的全科醫生集團,新疆喀什也會有喀什的全科醫生集團, 可能還不止一兩個。醫生集團作為一種組合便捷的醫生執業組織形式,未來其數量或將驚人。

不僅如此,醫生集團還將湧現出巨頭,旗下可能不僅僅有數量眾多的簽約醫生,還可能擁有大量醫院及連鎖診所等醫療機構。

八、醫生將逐步告別編製:別了!鐵飯碗

不管你是否留戀,編製對於醫護來說,都將逐步成為歷史,公立醫院不再按照編製管理已成定局,編製附著的福利也將逐步取消,醫務人員將告別鐵飯碗時代和准公務員身份,納入社會化的福利保障體系。

失去了編製的束縛,對於醫生群體來說,無異於剪掉了一根粗重的鎖鏈,必將促進醫生資源的自由流動,並激發醫生群體的積極性和創造力。

九、公立醫院改制浪潮來襲:要「甩包袱」了!

醫改新政大談公益性和政府應該履行辦醫投入職責,對於一些公立醫院來說,這將是甘露春雨,意味著將獲得更多的財政補貼,不再基本靠醫院自己掙錢發工資、搞建設;但事實上,這樣的定調意味著一些弱小的公立醫院必將被地方政府所「拋棄」。因為很多財政緊張的地方政府根本不可能承擔起這麼多的公立醫院投入責任,因此,改制就成為了必由之路。

國家層面的醫療體制改革已明確提出了「社會資本可直接投向資源稀缺及滿足多元需求服務領域,多種形式參與公立醫院改制重組」。知名衛生學者高解春教授更是預測,公立醫院在未來的5至10年內,將迎來20年前國有企業改制那樣的體制改革浪潮。

十、計劃經濟管制將逐步廢除:醫改文件或雪花飛舞!

醫療界新常態的一個重要背景就是經濟進入到了新常態,需要大幅調整產業結構,大力發展服務業,而醫療健康服務業可謂首選。

促進醫療健康服務業發展,必然意味著政府的簡政放權,將一些計劃經濟的行政管控手段從醫療領域逐步廢除,讓市場在醫療資源配置中發揮支配作用。可以預期的是,醫療界將進入簡政放權改革文件雪花飛舞般下發的時代,改革的速度,甚至會超越部分醫療界人士思想解放的速度,2017年也將不例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