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農村小伙自以為「姻緣」到 不料被婚托詐騙好幾萬

農村小伙自以為「姻緣」到 不料被婚托詐騙好幾萬

原標題:農村小伙自以為「姻緣」到 不料被婚托詐騙好幾萬

網路配圖

不久前,經過兩個多月的縝密偵查,安徽省潛山縣警方成功打掉一個以王某某、余某某為首實施婚姻詐騙的特大團伙。該團伙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1月的短短4個多月內,在安徽省安慶市區、潛山縣、懷寧縣、岳西縣等地瘋狂作案14起,涉案犯罪嫌疑人16名,涉案金額20餘萬元。

以為能「脫單」,誰料碰到了組團詐騙

30歲的何呈隆(化名)家在安徽省潛山縣城邊的一個村子,家裡條件一般。十多年前蓋的兩層小樓,現在已經略顯破舊。

「我國中畢業就出去打工了,快三十了還沒找到對象,家裡人比較著急。」臉上總掛著笑容的何呈隆是個脾氣挺好的人,去年下半年,鄰村一個媒人王某某打聽到這個消息,主動給他介紹岳西縣的一個19歲女孩,說人很好,而且按照那邊的規矩,彩禮錢還不多,讓他去見個面。

「她父母、弟弟妹妹都在家,她說自己在電子廠上班,人看著確實也不錯。」見面后何呈隆沒有過多猶豫,告訴媒人願意和女孩繼續交往。王某某建議何呈隆趁熱打鐵,讓女孩帶著父母來「看家」。

潛山縣公安局政工室負責人程一新告訴半月談記者,「看家」是該縣的一個風俗,兩人如果要處對象,女孩第一次帶家人到男孩家來做客,叫「看家」,男方要給女方包紅包。

當天晚上,女孩帶著父母和弟弟妹妹到了何呈隆家。「我當時也很高興,沒想到事情這麼順利,女方來『看家』,包紅包是應該的。我給她包了2000元,一起來的家人和媒人各給了1000元。」

「看家」之後,何呈隆和女孩互留了電話、微信。「沒事女孩就讓我為她花錢,有兩次還專門去合肥玩,給她買衣服。」何呈隆說,每次約好見面,她還會帶著朋友一起,直至案發,兩人手都沒牽過。

一個月之後,媒人讓何呈隆定親。這一次女孩也沒有拒絕,再次帶著父母家人到了何呈隆家。何呈隆請來親戚朋友作陪,在家裡辦了六七桌酒席,給女孩包了一個10001元的紅包,寓意「萬里挑一」。其他隨行的女孩家人每人1000元,還給媒人包了4000元。

不過,定親之後,女孩對何呈隆的態度突然冷淡了許多,而何呈隆也發現女孩似乎還和其他男孩在交往……不久之後,民警找到了何呈隆說他可能被騙了。「我算了算,各種花銷加起來已經有三四萬塊錢了。」何呈隆說。

網路配圖

「除了名字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

何呈隆沒有想到,自己傾心的女孩,原來只是一個「婚托」,而女孩的父母弟妹也都是假的。負責偵辦此案的潛山縣公安局天柱責任區刑警隊民警徐偉說,何呈隆一案中,女孩和所謂的「家人」名字是真實的,但身份都是假的。

徐偉介紹,為了騙取受害人信任和詐騙更多錢財,該團伙還會製造「突發情況」,讓受害人前去幫忙。與何呈隆處對象的女孩就曾以「外婆」生病為由讓何呈隆前去探望。「去看病人不能空手,受害人除了帶一些實物還要給錢,製造這種『突發情況』既能騙錢還能讓騙局顯得更加真實。」

不過,再狡猾的騙子也有露出馬腳的時候。警方依法偵查查明,該系列婚姻詐騙案第一起案件發生在2016年11月期間,最後一起案件發生在2017年1月6日。截至6月8日,警方已抓獲犯罪嫌疑人15人,有1人在逃。目前該案已移送公訴機關,追回的贓款已全部返還。

讓騙子無機可乘

潛山縣公安局局長蔣建中說,該案偵破前後歷經兩個多月,涉及多個地縣。很多受害人來自農村貧困家庭,收入本來就不高,一下子被騙上萬甚至幾萬塊錢,壓力非常大。該團伙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詐騙多名受害人,農村傳統的婚戀觀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助推」的作用。

第一,急。在一些農村家庭,父母覺得男孩子某個年齡段還不戀愛,結婚就有難度了;而當父母知道兒子談戀愛了,恨不能這個月談下個月就結婚。這種心理往往會被犯罪分子利用。第二,高。部分農村地區彩禮錢居高不下,迫使一部分家境不好的年輕人希望能通過其他方式找對象,減輕自身負擔。何呈隆告訴半月談記者,在當地農村,如果男孩娶媳婦,家裡有套較為體面的房子是基本條件,除此之外,從「看家」、定親、訂婚到辦婚禮等各個環節,一般需要花費20多萬元。第三,少。受部分農村地區男女比例不均的影響,一些農村男青年存在不好找對象的問題。

專家建議,農村地區的社會組織可以提供更多的有針對性的婚戀服務,同時年輕人也應該提高警惕,多了解對方,多方打聽核實對方家庭基本情況,避免上當受騙。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