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馬蔚華:永葆熱血,擁抱科技金融新繁榮

馬蔚華:永葆熱血,擁抱科技金融新繁榮

3月28日,香港金融數據技術有限公司(簡稱FDT),與中科智穀人工智慧工業研究院(簡稱AIV)在香港科學園高錕會議中心舉行成立「香港中科金融科技創新中心」簽字儀式,強強聯手地開啟了推進科技金融精細化,效率化發展的新時代。

儀式中,FDT金融創新工場總指揮官馬蔚華先生發表講話,將他傳奇的金融故事娓娓道來,並分享了他對於科技金融的深遠洞見。

圖為3月28日「香港中科金融科技創新中心」簽字儀式中馬蔚華髮表演講

過去粗放型的發展模式已經難以為繼,科技金融以大數據為基礎、新興技術為手段,優化升級金融行業成本及收入結構,提高效率,將成為財富創造的新動能。

效率是科技金融的內核

科技含量是科技金融公司與傳統互聯網金融公司間的本質區別,隨著互聯網金融與大數據、人工智慧、區塊鏈等新興技術的水乳交融,技術優化升級后的科技金融已成為互聯網金融的2.0版本。

馬蔚華用「提高效率」這四個字來總結科技金融的本質。科技金融建立在過去互聯網金融的巨量數據上,傳統的數據處理方式已滿足不了長期堆積及未來急劇增長的數據量,因而需要運用大數據分析和人工智慧等新興技術的入場。

在馬蔚華看來,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等技術入場金融,不僅能夠降低數據處理的成本,提高運作效率,還能提供更精準的風險分析。

目前FDT金融創新工場打造出的FDT Score(交易行為評估)已將人工智慧+大數據+行為金融學三項技術應用於實踐中——根據交易用戶的歷史行為記錄,對交易用戶交易能力進行多維度分數的評價。FDT Score(交易行為評估)是FDT聯合牛津-Nie金融大數據實驗室多年的研究成果,也是馬蔚華高度認可的交易評價體系。

人才是推進科技金融的關鍵

技術是工具,將工具運用好的關鍵在人。真正的科技金融絕不能被偽金融所綁架,無視法規,野蠻生長,最終將脫離了金融的本質,因此培養人才才是最核心的基礎。

馬蔚華曾在採訪中表示,給年輕人以啟迪,是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自卸任行長一來,他關心金融行業年輕一代的腳步從未止步。馬蔚華將培育新一代金融人才作為一項公益事業,他以FDT金融創新工場總指揮官的身份,孜孜不倦地傳遞自身經驗與智慧,給予新一代金融血液指引與啟迪,為金融發展儲備強有力的人才引擎。

目前,經過兩年多來的努力,FDT金融創新工場已經擁有了100多萬用戶,形成了高校FDT金融俱樂部聯盟,成為金融交易人才的聖地,也是國內以公益性質輸出金融人才的前瞻代表。

「專職伯樂」馬蔚華博士常自豪於為這項源源不斷輸出金融優質人才的公益計劃,也堅信將來這個平台上會誕生數以千計的優秀交易員和基金經理,深化科技金融發展,成為金融國際化的重要推動力。

用精準洞見抓住每一次東風

互聯網剛剛興起時,比爾·蓋茨的一句話「你們這些傳統銀行就是21世紀行將滅絕的恐龍」曾讓馬蔚華印象深刻。

圖為馬蔚華與比爾·蓋茨會晤

這成為他毅然抓住互聯網發展東風的動機,任職招行行長的馬蔚華推出了第一個功能完善的網上銀行。他還提早預見到銀行業的兩項重要職能——融資中介和支付平台,於2004年對招行啟動了第一次轉型,提出做最好的零售銀行。馬蔚華通過一次次果敢的決策與變革,使招行逐步成為銀行業創新的領跑者。

用「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這句話來描述馬蔚華再合適不過了。洞見與變革是馬蔚華馳騁金融賽場的利器,歲月給馬蔚華帶來了智慧與經驗,他卻絲毫沒有受到年歲限制,更像是一個滿腔熱忱的男孩。

面對不斷革新的金融風向,馬蔚華選擇用坦誠的心態去擁抱,用睿智的視角去洞察,搶佔每一次先機。在他看來,技術變革是層層推進的,新技術投入將改變我們的認知架構,給過去支撐金融底層的東西帶來質變。金融正逐漸成為一種基礎構建,新興科技在這一基礎設施上進行開發和應用,科技金融服務將普及到更為廣泛的社會經濟單位中。

圖為馬蔚華獲義大利總統授勛「義大利之星勳章」

馬蔚華一方面帶領企業家走出去,另一方面投身於金融公益事業,通過FDT金融創新工場培育大批未來的金融人才。

面對不斷革新的世界,馬蔚華正永葆熱血地持續投身於他熱愛的金融領域中,構建科技金融的新藍圖。

以下是馬蔚華演講全文:

尊敬的譚主任,羅主席,還有樂斌先生,各位領導,各位朋友,各位同學,大家下午好。

今天非常高興在這裡跟大家見面。譚主任一到,氣氛就很熱烈,因為譚主任本身就是一個科學家、院士,而且是研究人工智慧的,所以氣氛一下子就起來了。最近人工智慧成為非常熱門的話題。

我剛從博鰲論壇回來,科技金融是這次論壇的熱點。我今天早晨打開電視機,中央電視台財經節目,很多人都在討論人工智慧在金融市場中的運用。儘管有些人觀點不太正確,但他們對這個問題的關注確實表明人工智慧已經成為大家的心中的目標。

我是搞傳統銀行的,曾經當了15年的招行行長,後來又當香港永隆銀行的董事長。傳統銀行隨著技術的進步,應該不斷發展。招行就是最大的受益者,15年前只有一、二百個網點,但是當時我們看到了未來的金融市場會出現脫媒、利率市場化,會出現財富管理的巨大機會,所以我們開始做零售。

零售是要靠網點的,正好趕上了互聯網的初期——電子商務,所以我們藉助這個機會。在15年後,招商銀行成了大陸最優秀的零售銀行,95%的業務在互聯網上完成。所以技術對傳統業務的發展,我們的理解是比較深刻的。

最近幾年,整個社會,整個金融業,都進入了互聯網的時代。我歷來認為,傳統金融和互聯網金融之間並不是水火不相容的。互聯網確實給傳統銀行帶來挑戰,但也使傳統銀行理解和學會了互聯網思維,更加重視客戶體驗,更加開放地創新產品,更加重視長尾部分的需求。傳統銀行和互聯網的結合,將使金融的覆蓋面更大,更多的人體驗到金融服務。

隨著技術的發展,今天金融又出現了一個新的希望,這就是科技金融。我並不認為一些互聯網企業把牌一翻就是金融科技公司。互聯網金融,確實給我們帶來非常大的變化,把線下的產品拿到了線上,使客戶感到銀行就在身邊。但從本質上來說,科技金融區別於互聯網是因為它大大提高了效率。所以現在大家討論科技金融的時候,我覺得我們應該從技術發展的角度來研究金融創新現象,更多的是如何利用大數據進一步地分析金融市場,客戶需求,風險管控。

我們要用雲計算節省成本,通過人工智慧能夠讓我們更了解金融市場的規律,甚至是排除人為的一些情緒。讓金融市場能夠通過現代的科學技術給我們帶來更高的效益。

我卸任行長以後,就在關心年輕一代在這個領域的發展。我們在全國的大學生里,推動交易員競賽、模擬交易競賽。為什麼這麼做?因為從股災的發生我們看到的金融市場,缺少機構組織,85%是散戶。

散戶就是追漲殺跌,所以金融市場跌宕起伏是沒辦法的。美國去散戶化用了70年,美國的機構投資者佔85%。為什麼機構投資的少?因為缺少成熟的交易員和客戶經理,所以散戶不信任機構投資者。另一方面內地大學畢業生宏觀知識很多,具體操作能力很少,所以我們想讓大學生在學校里學一點本領,對我們的國家,特別對資本市場有益。

我們組織APP下載,用手機模擬競賽,2年過去了,在全球大約有200萬人參加了這個活動。我們要在牛津大學、清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建實驗室,我們的初衷是做公益,但是2年實踐中積累了大量的數據。正趕上人工智慧時代到了,大數據及積累的數據給我們很多啟發。所以,其實我們一直在研究這個事兒,並高興地發現,模擬的這種曲線和實際交易的曲線有很多規律。我們還可以把過去歷史發生的重大金融市場波動的歷史場景搬到今天,讓模擬交易在這個氛圍下進行,使我們的交易數據海量,更有特殊性存在。這個領域完全可以把大數據、人工智慧利用起來。

我今天看到一條消息,JP摩根的AI他們一年的預算是90億美金,有4萬科技人員。現在看,這對傳統的交易員是個挑戰,但是我覺得這個世界永遠是豐富多彩的,也不用愁傳統交易沒飯吃,我們還得繼續培養傳統交易員,然後要催生人工智慧在金融市場的應用。

所以我覺得今天我們在這裡簽約,來推動人工智慧在金融市場的應用,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兒。它對內地和香港金融科技的發展,對資本市場的完善,對推動我們整個金融事業的發展都是非常有意義的。

非常感謝各位領導,感謝各位朋友,各位同學參加今天的簽約儀式,謝謝大家!

廣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