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跟基辛格齊名的布熱津斯基去世了,他曾轉動冷戰齒輪

跟基辛格齊名的布熱津斯基去世了,他曾轉動冷戰齒輪

清風笑,竟若寂寥,豪情只剩一襟晚照。

文/ 陶短房

常有人將卡特時代的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和尼克松時代的國務卿基辛格相提並論,這主要是因兩人雖然所屬黨派不同,但均秉持絕對的外交實用主義,摒棄「政治正確」。

如今94歲高齡的基辛格仍在著書立說,可比他年輕5歲的布熱津斯基,卻已到了蓋棺論定的時候:5月26日,他與世長辭,終年89歲。

和基辛格相比,布熱津斯基的實用主義更直接無修飾,「存在即合理」是對他國際政治主張的最好概括。在他看來,一個大國為維護自身利益,不論採用任何手段,和任何國家、勢力或個人結盟,都是可以接受的。

在他擔任國家安全顧問期間,蘇聯的勢力仍然如日中天,且在全球範圍內依舊處於攻勢。他曾推動卡特採取「世界秩序戰略」,改變持續幾任總統對蘇聯的綏靖態勢。

儘管人們往往將冷戰勝利的頭功,記在後來的里根總統頭上,但實際上開啟美國在冷戰中由守轉攻齒輪轉動的是卡特政府,而執掌這一重大變化鑰匙的,則是一手制訂並推動「世界秩序戰略」落地的布熱津斯基。

有些評論者將布熱津斯基稱作「鷹派戰略家」,指出他對蘇聯/俄羅斯民族主義、擴張主義本能的警惕和仇視,津津樂道於他是「預見蘇聯解體者」。也有些人認為他是「鴿派戰略家」,因為直到暮年他仍堅持認為中美關係至關重要,且是所謂「中美國」概念最積極的推動者之一。

但無論「鷹」「鴿」,都未能窺破其實用主義戰略的奧秘:在他看來,作為世界最大強國的美國要想長久維持「全球穩定基石」地位,就必須始終保持正確的戰略布局和外交格局,前者意味著戰略重心不能輕易從歐洲轉移,後者則意味著不要輕易和利益攸關、實力已較為強大的國家搞壞關係。

正是出於這一邏輯,他才會對當年實力強大、卻構成對美利益最大威脅的蘇聯東歐集團橫眉冷對;也正是出於這一邏輯,他才會幾十年如一日地主張和保持良好關係,因為他認為中美間存在太多關聯利益,和這樣一個國家維持良好關係才是「面對現實的選擇」。

在很多方面,如實用主義、重視中美關係,布熱津斯基的確和基辛格不謀而合。

但在某些關鍵問題上,兩人卻意見相左,如在冷戰期間,基辛格既主張「聯中」,也主張和蘇聯保持一定關係,而布熱津斯基則始終堅決反蘇;到了晚年著書立說階段,基辛格仍然認為,建立美-俄-中這種基於現實實力和實用主義原則的「軸心」,並在此基礎上構建當今新的全球格局,是對美國最現實的選擇,甚至許多人認為他一手推動了川普對前任俄羅斯政策的「軟化」,而布熱津斯基則從未改變對俄的立場。

之所以如此,在於兩人雖秉持近乎如出一轍的所謂「奶頭樂」理論——主張世界秩序屬於少數強者,絕大多數弱國應安分守己,承認命運安排,強者也應採取一切手段迫使或誘使弱者接受現實。

但在基辛格看來,昔日的蘇聯、今天的俄羅斯,仍屬於「強者」行列,而對布熱津斯基而言,蘇聯是強者但也是不可調和的敵人,俄羅斯則只能且必須被納入弱者的行列,而不能享受和「中美國」平起平坐的待遇。

布熱津斯基絕不排斥「政治正確」——前提是「政治正確」非但不妨礙還有助於他的實用主義戰略,不妨礙美國國際地位的保持:儘管對布希和歐巴馬時代的「政治正確優先」嘖有煩言,但「人權外交」這一招被用在國際外交的主戰場,正是當年布熱津斯基的「發明創作」。

然而不論基辛格或布熱津斯基,他們在當今美國戰略智庫層面其實都已是較邊緣化的思想家、戰略家,不但堅持「政治正確」的各派人馬對他們的邏輯不屑一顧,就連不少同樣秉持實用主義態度的智庫人物,也將二人視作食古不化的明日黃花。

未來美國乃至世界戰略論壇上,仍將不乏「政治正確」與「實用主義」之辯,但人們或許會漸漸忘記布熱津斯基,並越來越少提及他那個絕對「政治不正確」的「奶頭樂」理論。

不在意晚年曲高和寡的布熱津斯基,卻終於曲終人散。這或許正應了一句歌詞:清風笑,竟若寂寥,豪情只剩一襟晚照。

編輯:仲鳴

特別提示:留言如入選新京報A03版「微言大義」,請在後台回復您的「真實姓名+銀行卡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