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4家「十周歲」機構躋身百億私募基金 部分「老江湖」幾經沉浮

4家「十周歲」機構躋身百億私募基金 部分「老江湖」幾經沉浮

金投基金網(https://fund.cngold.org/)07月21日訊,雖然在如今的投資市場,公募基金經理「奔私」已經很常見,但是在2017年的時候,由於大牛市催生,第一波「奔私」的浪潮可是席捲了整個基金業。而彈指一揮,距距今浪潮已經過去了十年。

淡水泉投資的趙軍、星石投資的江暉、朱雀投資的李華輪、從容投資的呂俊、世誠投資的陳家琳、鼎鋒資產的張高、民森投資的蔡明、武當投資的田榮華……在這一群「奔私」先行者的影響下,陽光私募也由此迎來了行業發展的黃金十年,重陽投資、千合資本、和聚投資等大型私募相繼成立並發展壯大。

如今,告別牛市兩年的A股在3200點附近徘徊,市場參與者在「漂亮50」和「奪命3000」的分化中掙扎。第一財經記者梳理髮現,彼時「奔私」的一眾私募機構,經歷了十年間牛熊更迭的考驗,境遇也已然明顯分化。

私募江湖,「剩者為王」。第一批「奔私」的明星私募中,既有規模不斷擴大、長期處在百億私募行列的星石投資等機構,也有在今年白馬藍籌當道的行情中王者歸來、業績亮眼的淡水泉等價值派私募。同時,十年的大浪也曾將隆聖投資等「公奔私」明星淹沒,也曾使民森投資等的絕對收益之路變得坎坷,另外,也將新價值投資等「別具一格」的投資模式推上爭議風口。

4家「十周歲」機構躋身百億私募

基金業協會備案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6月底,私募基金行業認繳規模為13.95萬億,較一季度末(11.90萬億)增長17.22%;私募行業實繳規模達9.46萬億元,較上季度增長8.11%。業內人士普遍認為,隨著監管的逐漸趨嚴和行業洗牌加劇,私募行業二八分化的格局也在逐漸加劇。

格上理財統計數據便顯示,截至2017年6月底,全國百億級私募證券管理人共26家,主要分佈於北京、上海、深圳地區。這26家百億級私募雖然僅占私募證券管理人數量的0.33%,但總規模達到5035億,占證券類私募總規模的22.08%,佔全行業私募實繳規模的5.32%。

今年滿「十周歲」的私募機構中,星石投資、朱雀投資、淡水泉投資和新價值投資4家機構位列其中。另外,格上理財數據顯示,從容投資、理成資產等機構的管理規模也曾躋身百億,目前管理規模超過50億。

記者進一步梳理統計發現,19家百億級私募成立於2012年之前,包括4家「十周歲」機構在內的多家百億級私募長期在榜,私募行業「強者愈強」的特徵明顯。

具體到每一家「年長」的私募來看,不同公司選擇的發展路徑也存在不同。例如,接近星石投資的人士告訴記者,星石投資目前旗下全為股票多頭性產品,公司重視行研和選股,投資標的專註在A股,不涉及新三板、港股、一級市場等領域。

與星石投資的「專註A股」相對應,鼎鋒投資、朱雀投資和目前已經拿到公募牌照的博道投資則致力於打造多策略的平台。具體來看,新三板、股權投資是鼎鋒近年來的發力方向,自身掛牌新三板同時投資新三板企業,則是朱雀在股票、量化對沖等領域之外的另一大布局。

不僅如此,也有不少百億級私募重視「出海」,並已有所布局。例如,淡水泉自2007年成立之初便開始了對海外業務的探索,目前已中標多家國際機構QFII/專戶管理資格,並於2015年底成立了淡水泉新加坡辦公室、開展全球投資業務。此外,景林資產、富善投資和景泰利豐投資等也在海外投資領域早有布局。

另外,「私募做公募」也是部分百億級私募的潮流做法。例如,2015年3月景林資產參股長安基金,布局公募業務;博道投資於今年6月獲得公募牌照,朱雀投資仍在等待牌照的路上。

各家百億級私募探索的發展路徑各異,規模擴張速度各異,但風格穩健、業績長青,才是私募在牛熊更迭中「剩下來」並「勝出」的唯一之道。

今年以來,A股市場分化明顯,此前持續數年的中小創牛市不復存在,個股被市場「戲分」為「漂亮50」和「奪命3000」。以貴州茅台、格力電器等為代表的傳統價值股屢創歷史新高,此前業績難以拔尖、頻被行業黑馬「碾壓」的價值派私募「老江湖」們終於「王者歸來」。

格上理財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陽光私募平均收益為3.49%,股票型私募基金平均收益5.37%。在規模達到10億元以上的私募中,景林資產(2017年上半年旗下股票產品平均收益為34.49%,后同)、淡水泉投資(18.54%)、重陽投資(11.55%)、赤子之心資本(26.71%)、高毅資產(27.12%)、東方港灣投資(32.11%)、博頤資產(16.49%)等價值派私募成為大贏家。

「管小資金和管大資金是極為不同的兩回事,當管理規模增長到一定程度時,必要的投研實力和人員建制也要跟上步調。」好買基金研究中心總監曾令華表示,在管理小資金時可以通過集中持股、快進快出的方式操作,但管理資金量較大,尤其是大到足以影響市場的時候,就勢必要增加分散度和持倉周期。投研人員的配備也需要不斷完善,而且一直保持新鮮血液和勤奮度。

部分「老江湖」幾經沉浮

大浪淘沙,有人成功「剩下」,也有人不幸「淹沒」。

同為2007年成立的隆聖投資,和公司背後的「公奔私」明星、嘉實基金前明星基金經理王貴文,便沒能撐足十年,甚至沒能撐到私募基金備案制正式實施的2014年。

2007年7月,時任嘉實主題精選基金經理的王貴文帶著一年凈值增長175.9%的傲人戰績在牛市中奔私,成立了隆聖投資,並先後發行了4隻隆聖系列產品。產品高位成立,隨即遭遇熊市重挫。

公開信息顯示,4年時間過去,截至2011年12月9日,旗下4隻產品的單位凈值分別為0.7453元、0.6918元、0.6373元和0.6656元。2011年12月29日,中投信託在其官方網站發布隆聖系列產品的清盤信息。

據了解,由於隆聖系列產品均未設置強制清盤線,此次清盤系隆聖方面主動提出的清盤要求。關於王貴文此後去了哪裡,至今未有明確說法。而可以明確的是,私募江湖至今未見其再度露面。

無獨有偶,2015年的股市異常波動,也使得不少「老江湖」盡折腰。

例如,2007年成立的民森投資便在2015年損失慘重,多隻產品凈值遭遇重創。掌門人蔡明曾表示,「我們確實經歷了大挑戰,6、7月市場深度下跌,民森產品凈值也遭遇超過20%的歷史最大回撤,槓桿也罷、股災也罷,都應該在資產管理人的考慮範圍之內,不應成為凈值下跌的借口。」

有同樣遭遇的還包括期貨大鱷葛衛東和其掌舵的混沌道然投資。2015年9月1日,混沌道然在首頁公布《致投資者書》,對旗下兩隻產品的巨大回撤向投資者表達歉意,並向兩隻產品合計追加1.5億元。2016年11月,前述兩隻產品錯過了「雙11」之後的商品暴漲行情,又精準在「雙11」期貨市場暴跌中踩雷。11月30日,葛衛東又合計豪擲3億元以「補貼」產品。

「私募行業風水輪流轉的特徵比較明顯,因為市場風格也在瞬息萬變。私募沒有常勝將軍,但一定有長期勝出的將軍。」曾令華表示,隨著管理規模的逐步擴大,私募管理人所冒的風險應該越來越小。「適度地分散、減少單一風格暴露、控制整體倉位或增加對沖,都是控制風險的有效手段。」曾令華稱。

除了曾經在牛熊更迭中起起落落的「老江湖」,也有新價值投資這一類私募機構,以「別具一格」的投資模式,在資本市場博足了眼球。

新價值投資同樣成立於2007年,命運更為跌宕。曾在2009年實現凈值飆漲近兩倍的羅偉廣,由於素來喜好重倉中小盤股,在2011年下半年末的中小盤股集體下跌潮中損失慘重,其本人更是公開自嘲為「全最差的私募」。

經歷10年的發展,目前市場無人不知他的「舉牌基金」,以及「PE入主+上市公司重組」的一二級市場聯動打法。這種打法簡言之,就是PE通過舉牌、協議轉讓、大宗交易等方式取得上市公司一定股權,然後撮合資產重組或直接將自己控制資產通過併購重組注入上市公司,賺取多重收益。

據了解,就在2015年的下半年,羅偉廣在A股颳起舉牌旋風,其成立的多隻舉牌基金火速進入大東海A、科恆股份、科斯伍德、天興儀錶等十餘家上市公司,同時羅偉廣還成為金剛玻璃的實際控制人,為其進行資本運作。不過,隨著2017年監管層對借殼重組的全面收緊,金剛玻璃重組方案於8月10日被否,羅偉廣的獨門打法也遭遇瓶頸。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