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超級稻「出中國」記:「中國糧」供給側改革進行時

超級稻「出中國」記:「中國糧」供給側改革進行時

原標題:超級稻「出」記:「糧」供給側改革進行時

21世紀經濟報道 戴春晨

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語境下,「稻」需要換副面孔應對世界市場。伴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傳播,企業需要思考如何推廣佔有技術優勢的雜交水稻技術,引領水稻產業的國際競爭。

4月12日,88歲高齡的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在湖南長沙的家中拔掉手上的吊針后,如約出現在三亞會場。是日召開的(三亞)國際水稻論壇上,這位身體抱恙的「雜交水稻之父」,依然堅持上台演講。

這次論壇,匯聚了由袁隆平領銜的十大「兩院」院士,以及來自國內外的水稻研究者,共同探討的話題是「水稻」與「世界」。身為論壇的發起人,袁隆平對「世界」這一關鍵詞的設定富有深意:在貫穿幾代人的時間裡,水稻的繁榮歷程,一直有著「世界」的痕迹:1970年,水稻雄性不育株「野敗」在三亞被發現,袁隆平展開雜交水稻技術的研究攻關,為的是「養活」人,不拖世界後腿;近五年來,「世界」又成了另一種壓力的存在——進口量激增的國外大米對國內大米的市場擠壓,直接反映了水稻乃至農業的結構性矛盾。

「手中有糧,心中不慌。」大米是人的第一口糧,全國有超過4.5億畝稻田,年產稻穀超過2億噸。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語境下,「稻」需要換副面孔應對世界市場。在國內,民眾實現溫飽追求品質,如何種出安全、優質、受市場歡迎的大米成為農業的新課題;在國外,伴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傳播,企業需要思考如何推廣佔有技術優勢的雜交水稻技術,引領水稻產業的國際競爭。

「出」的雜交稻,能創造出什麼樣的世界?

高產與優質之辯

在政策托底和農業技術的雙重作用下,的稻穀已經實現連續十三年增產,2016年連續六年超過2億噸,僅2016-2017年出現細微下滑,但仍是歷史上第二高產量。

但弔詭的是,連年豐產的稻穀相當一部分被收進國家糧倉,而有一部分的市場需求卻交由漂洋過海而來的進口大米承接。

為保護國內糧食安全,並未完全開放糧食市場,實行進口關稅配額制。2017年,全國進口大米的配額為532萬噸,國營貿易比例50%。但就是這500多萬噸配額,卻也能大幅度「成就」國際市場。統計數據顯示,從2011年起,大米進口量首度超過出口量,此後「洋大米」進口量一路狂飆突進,由2011年的56.9萬噸飆升至2016年353萬噸,6年間增長6.2倍。伴隨進口大米激增的,是國產稻穀庫存居高不下。據卓創諮詢初步統計,2017年新糧上市期,稻穀總庫存將達到1.22億噸。

實際上,不只是水稻,產量、庫存量和進口量齊增也是國內小麥、玉米等糧食作物的「通病」。

中米集團董事長盧新憲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一方面,國內一般品種稻穀出現過剩,但最低收購價的托市政策,卻使得國內稻穀價格虛高;另一方面,則是進口的大米相對國內便宜,而且質量相對穩定。

海關數據顯示,即使加上配額1%的關稅和長距離的海運費,進口大米依然比國內便宜,差價每噸達到800多元。與此同時,日本的越光米、泰國香米等國際知名大米,也被國內消費者視為「優質稻米」的象徵。遊客在日本購買越光米,一度趕上「去日本買馬桶蓋」的故事。

從改革的視角看,當前稻穀的主要問題出在供給側的質量上,而這也恰恰是「洋大米」的競爭力。

隆平高科副總裁青志新分析,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稻米品質的要求也不斷提高。但目前的狀況卻是,一般品種供給過剩,優質品種、特色品種供給不足。

2016年開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心擴及農業領域。決策層的基本判斷是,在經濟新形勢下,農業主要矛盾已經由總量不足轉變為結構性矛盾,而階段性的供過於求和供給不足並存則是矛盾的主要表現。

2017年年初,稻米領域的供給側改革措施落地。政府在執行托底政策13年後,首次調低各類稻穀的最低收購價,其主要目的是刺激優質品種的種植。市場層面,隆平高科等重點企業已在主動清退需肥量高、抗性一般、米質一般的品種,實施品種退出計劃。

不過,在總量猛增背景下強調數量,並不意味著「增產路線」不再重要或不合時宜。袁隆平認為,當前不能以犧牲產量追求質量。

盧新憲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當前的糧食庫存消費比高於國際公認的17%糧食安全線水平。作為人口大國,糧食庫存消費比高並不意味著不能消化,而只能算是基本平衡。目前的主要問題還是中高端的稻穀庫存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等國家有成慣例的休耕、輪耕制度,而則是世界上複合耕作率較高的國家。耕地長期得不到「休息」以恢復地力,加上環保要求提升、耕地撂荒等問題,保住糧食生產總量,並不輕鬆。袁隆平認為,只有增加畝產的增量,才能對沖這些風險因素,以保障國家的糧食安全。

袁隆平的另一論斷是,在農業技術超速發展的背景下,增加產量和提升質量,並不是對抗性的矛盾。

「我們已經培育出的雜交水稻新品種大米『超優千號』,品質可以與市場上80元/斤的日本米媲美。日本商人專門取樣檢測后稱讚『超優千號』有彈性有嚼頭,口感很好。」他早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介紹。

優質如何優價?

放眼全國,能與國際名米媲美的,並非只有袁隆平培育出的「超優千號」。擁有地理品牌的黑龍江五常米、雲南的哈尼梯田紅米,都是能參與國際競爭的大米品牌;而市場上常見的絲苗米、珍珠米,也具備中端市場的競爭力。值得思考的問題是,能否出更多的「五常米」、「哈尼梯田紅米」?

黑龍江省延壽縣縣長丁宇航的願景,就是讓「延壽米」成為新的「五常米」。該縣生產的「延壽米」,有著與五常米類似的口感和質量,但讓人困惑的是,延壽米最高只能賣到20元/斤,而五常米最高卻可以達到200元/斤。但由於五常米產量有限,不少延壽米被收購后被貼上「五常米」的牌子,卻能賣出更高的價格。

丁宇航認為,的稻田並不缺少良種的「好大米」,只是大米消費沒有形成清晰的低中高層次區分,使得像「延壽米」一樣的好大米埋沒在海量的一般大米中。由於口感好、產量規模不大,延壽米並不愁賣,但問題在於價格與質量不匹配。

這是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需要解答的又一個難題,為什麼優質的農產品,卻無法實現優價?

廣東省農業科學院二級研究員周少川表示,在水稻的育種研發上處於全球的優勢地位,的水稻品種並不比外國差。但是,由於優質品種多數沒有打開市場,價格和常規品種相差不大,經營主體傾向於挑選高產品種,而不考慮品質的米質。這也造成了許多優良品種推廣不開,科學家的成果無法大規模產業化。

「我覺得問題在於我們還沒找到目標消費群體,高端米應該賣給消費彈性大的消費者,那些既可以花4塊錢買一斤米,又捨得花100塊錢買一斤米的人。」丁宇航說。

盧新憲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傳統的稻穀大宗收購流動渠道並不通暢,議價權佔據在收購商手中。而五常米等知名品牌的一大成功經驗,則是較早有一批企業自建流通渠道對接起了中高端消費群。

在人人都喊「互聯網+」的時代,電子商務則成為尋找目標消費群的有效渠道。例如,延壽縣部分農民,已嘗試通過農村電商,銷售一斤裝、五斤裝等規格的小包裝大米,實現了較高的售價。

「必須要充分考慮市場需求。比如80后、90后的消費特徵,是要時尚、娛樂、好玩,現在包裝時尚、有美容概念的大米,市場上有嗎?並沒有!」盧新憲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

丁宇航曾經代表縣政府找過深圳華僑城談過合作,正當合作協議臨近簽訂時,他卻退縮了,因為他發現一個更關鍵的問題——延壽米不同批次的質量無法保障,也就是說延壽米的質量無法標準化。

工程院院士張洪程表示,從長江中小游產區的實踐看,單家獨戶的種植效應不大,但兩三百畝種植的規模化專業戶卻能取得不錯的效益。其原因在於連片耕作土地,適宜統一推廣良種,能通過機械化作業和標準化田間管理,使得質量保持穩定。因而,要收穫優質稻米,就必須要實行良種+良技的路線。

這也就是說,在面向市場需求的同時,的水稻種植者還需要踏實回到稻田經營本身。

「一帶一路」機遇

在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和南方農村報社主辦和承辦的(三亞)國際水稻論壇上,多位院士的共識是,在努力實現高產、優質的同時,的水稻產業還有一件大事要做——推動的超級稻走向「一帶一路」國家,這也被視為解決稻穀結構性矛盾的必要路徑。

事實上,這也是國家高層的既定政策。2016年3月23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出訪時向湄公河五國領導人贈送了的大米,表示鼓勵雜交水稻走進湄公河國家。

從全球地圖上看,外國種植雜交水稻面積達600萬公頃,其中種植面積最大的印度有200多萬公頃。主產水稻的東南亞、南亞以及中亞,恰好又是「一帶一路」倡議所覆蓋的國家。

隆平高科副總裁、雜交水稻國際研發首席專家謝放鳴援引2014年的統計數據說,海外多數國家均有栽種雜交稻,但種植比例(雜交稻種植面積佔全部水稻種植面積的比例)並不高,全球平均栽種率為6.7%,較高的緬甸和巴其斯坦分別為19.6%和19.2%,均不足20%。而的雜交水稻種植比例卻高達42.5%。這說明,世界領先的雜交稻技術,在全球市場的增長潛力巨大。

工程院院士陳溫福表示,以雜交稻為代表的育種技術在國際上處於領先地位,具備富餘技術和產能輸出的條件,「一帶一路」倡議相當於為種業和農業打開增量市場;另一方面,幫助東南亞、南亞等國家發展水稻技術,也有助於擴大糧食進口的渠道,利用國際市場保障糧食安全。

與目前進口大米擠壓效應不同的是,進口渠道的進一步擴大,有助於推動國內耕地休耕、輪耕制度的實現,促使土地肥力修復。另一方面,優質大米進口渠道的擴大,更容易倒逼國產稻米實現轉型升級。

從事農業經濟研究的南京審計大學教授徐振宇分析,過往我們強調絕對的國家糧食安全,只強調國內市場的絕對自給。但是,近年來的中央一號文件出現「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的表述,表明國家糧食安全戰略已經出現調整。

「的糧食安全需要建立在世界的糧食安全基礎上。進口渠道足夠多,東家進口不了進西家,不必擔心世界市場和國際局勢的波動。」陳溫禮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目前,企業走向「一帶一路」國家的模式主要是「研發+援助」。就在(三亞)國際水稻論壇召開當天,隆平高科與三亞市政府簽下一筆5000萬的合作協議,宣布在三亞設立面向「一帶一路」的海外研發中心。這是隆平高科設立的第三個海外研發中心,前兩個分別在菲律賓和巴其斯坦。因為三亞的氣候與南亞、東南亞國家相差不大,隆平高科的研究人員將針對具體國家的自然環境和消費特點,研發特定的品種,再向該國出口。與此同時,隆平高科多年來還堅持對非洲等國的官員和技術人員進行援助培訓,傳授雜交稻技術。

謝放鳴說,雜交水稻品牌逐漸走入人心,印尼的農民把的雜交稻親切地稱為「隆平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