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暗戀不是愛,只是一場純真的悶騷?

暗戀不是愛,只是一場純真的悶騷?

璐璐告訴我她讀博了,我心底感到那麼一絲竊喜,「那你不結婚啊?這一讀博又要三四年啊。××會同意嗎?」

「我幹嘛要他同意,讀博是我的事,讀個博士挺好的啊,結婚那麼早幹嘛。」……我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竊喜,璐璐只要不結婚,潛意識就感覺自己還有機會。其實我早已經放棄了,或者說從未有過奢望。我那麼喜歡她、那麼愛她。她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

我既不是她的男閨蜜,更沒有做過備胎,但我總覺得所有人裡面只有我最愛她。我也曾愛過別的女孩,也曾有過或刻骨銘心或無疾而終的戀情,與璐璐卻連曖昧都沒有過。到如今卻覺得我最愛的女孩,其實還是她——哪怕我與她一點可能性都沒有。

你也曾經這樣愛過一個人嗎?愛的人知道,被愛的人不知道。你那麼愛TA,卻從未說出口,這就是暗戀吧。

第一次心動是在一個夏日的午後,突然覺得前面女孩的背影特別好看,一霎時感覺整個人都被俘虜了,轉眼之間已近八年。自那時起心底便有了這麼一個人,整日里滿心都是她,遇到她時整個人都變得笨拙起來。說話、走路都變得手忙腳亂起來。她偶爾一個眼神,就讓人浮想聯翩;她與別的男孩走的近了,心裡就覺得莫名的刺痛;她來與我說話,我緊張到不知道怎麼辦,心裡卻是歡喜得不得了,如久旱逢甘霖一般;她喜歡的歌曲、明星、小說……都被我翻來覆去研究許久。

日里夜裡,總是想著她的一顰一笑,她的每一句話都被我咂摸無數遍,想從中讀出她的意思。得知她早上會從操場經過,高三我便堅持了一年晨跑,只為聽她進教室之後歡快的對我喊道:「我來的時候看到你跑步了!」遇到她心情不好的時候,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為誰,猜測來猜測去,就像在天堂與地獄之間徘徊、在冰與火中淬鍊。

那種煎熬,無藥可救。

這種感覺,許多人都有過吧。愛情里沒有對與錯,也沒有傻與精明,即便是這麼遠遠地看著她,多年之後,滿心裡還是歡喜的,這世上有這麼一個人存在,就是上天對我的厚愛了。從來不敢離她太近,感覺自己就像嚴冬里的刺蝟,離她太遠感覺不到溫暖,太近又怕傷害到彼此,就這麼遠遠的對著她微笑就很好了。喜歡,也像做賊一樣,都是偷偷的把她放在心底,擔心她不知道,更怕被她發現。費盡心機地向別人打聽她的一切,秘密地關注著她的每一個動作,就像潛伏在敵營的間諜,不讓她知道,更怕別人懷疑。

即使是討論關於她的話題,也要裝作很無意的提起,裝作對她很無所謂的樣子。有人將我與她聯繫到一起的時候,心裡像開了一朵花,卻立即義正辭嚴的否認這一切。每次了解到一點她的信息,就在心裡深深地刻下一筆,許多年以後,她的形象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立體。她多年前體育課上穿的那件白色T恤;課間做操時她搖搖擺擺的樣子;下雨天她來學校時打著那把帶花紋的小傘;大學的第二年有一次遠遠看到她時,她向右邊抿去的劉海兒……

無論時隔多年,都如同還在昨天。

就像在看一副地形圖,山山嶺嶺、河流湖泊都牢記在心,閉上眼反而更加清晰;就像一棵挺拔的樹,我數過每一片樹葉,知道每片葉子的脈絡與紋路。

想她的時候心裡都是潮潤潤的,無論多久沒有聯繫過,無論一個人有多麼孤獨寂寞,想起她來,嘴角總是不自覺地帶著笑。那感覺就像初夏時節小雨初晴,嫩黃的枝葉剛萌發在溫暖的陽光下,軟軟的,暖暖的。有時覺得自己好可憐,又煩躁又鬱悶,好像這生活其實也沒什麼希望,那個人也只能想想而已,自怨自艾之後又安慰自己。

其實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也許最好的辦法就是這樣持續著吧。這顆心有時怦怦亂跳,有時像陽光下懶洋洋的貓,好半天不想動一下。於是就這樣過了許多年,遠遠地看著她,看著她的幸福、快樂,她的痛苦、煎熬。

到最後她彷彿從來沒有出現在自己的愛情里,因為每一段愛情里都沒有她,又好像每一段愛情里都有她的影子,她活在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里,活在我的每一次呼吸之間。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一年年的過去。她就像一朵永不凋謝的花,疲倦了,難過了,去走近了偷偷地嗅一嗅,覺得整個身體里都充滿了芬芳。到最後,才發現這段回憶里全是一個人的演出、一個人的盛情,她到底知不知道,已經不重要了,那個小小世界純粹得沒有任何雜質。

暗戀,也許不是真正的愛情,但這樣的愛,既不是做備胎的卑微,亦不是被發好人卡的無奈,這是一個人在青澀年華里最美好的回憶。沒有紅塵牽絆,沒有瑣事嘈雜,更沒有離別時的兵荒馬亂。有的只是一個人的甜蜜與酸辛,就像一口一口喝著醇香的老酒,一不小心就醉過了幾度春秋。

也許很多人心裡都藏著這麼一個人吧,永遠不會拿出來,除了自己,再沒有別的人知道。TA就像一輪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TA看你時,你永遠在看風景,TA看風景時,你都在看TA。情深難抑,卻更難以啟齒,真的愛著那個人,就不願意用甜言蜜語來掩飾。

彼時,一個微笑,一個眼神,都是滿滿的真情。生命中有了這麼一份愛,就像照車十二乘的夜明寶珠,暗夜裡的生活也是值得品味的。這塵世歲月靜好,時間如平穩的河流,波瀾不驚,TA就像河畔那棵開花的樹,偶爾飄落一瓣花瓣。就這樣一年又一年,會喜歡那個人多久呢?

永遠不會開口,

也許會喜歡到永遠吧。

暗戀,就像夏夜的輕風、沾衣的微雨、一壇埋藏千年的老酒,僅僅是聞一聞,就早已經讓人迷醉。這樣的愛,雖然從未擁有TA,我亦了無遺憾。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