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傳說他禍害安徽八年,賄選、殺人、攬財,但也許你們都誤解他了

傳說他禍害安徽八年,賄選、殺人、攬財,但也許你們都誤解他了

關於安徽近代影響深遠的三大家族,東至周家、淮南孫家還有就是阜陽倪家。

前兩個大家耳熟能詳,至於阜陽倪家則多少是迷惑的。不知道則已,知道的卻無不痛恨到咬牙切齒。

對於倪家的領頭人,更多的是「禍皖八年」的名聲。

影響近代的一個家族百年的更迭和幾代人的命運,而這一切,都由他的名字開始。

在安徽,他確實以軍閥的方式存在著,破壞法制、軍事管理、還擁護帝制、屠殺民眾的事實。

歷史終究放大了他的壞,因為壞忽略了那些優秀。

對於近代歷程,他有著不小的影響,他是第一個近代化軍代之父,他憑藉財力推行實業,在地方上開發東北,扶住安徽實業發展,抗拒帝國主義的經濟侵略。

這些事情上,他功不可沒,也願意讓大家了解一個真正的梟雄。

他叫倪嗣沖,安徽阜陽人,北洋皖系軍閥。

捐官的神童,卻成就了袁世凱人生轉折

「小站練兵120周年」紀念活動時,倪嗣沖的孫子倪晉堯也被邀請。

在小站博物館內立起的兩排北洋政要照片中,倪嗣沖身著軍裝,嚴肅而有氣勢。

袁世凱人生的轉折在小站練兵,而倪嗣沖的發跡是在小站,對袁世凱來說,倪嗣沖是完成他人生轉折的福將。

倪嗣沖生於安徽阜陽一個官宦家庭,早年便是名「神童」。

12歲時,倪嗣沖順利通過府試,是當年考場中年紀最小的考生。

北洋的武人大多數都是秀才出身,卻也決定了,倪嗣沖並非只是簡單的武夫,所謂文武雙全,並非不可以用在他身上。

如果一直考下去,按照清末腐朽的科舉制度,最終只能再造一個窮困潦倒的「唐伯虎」。

他的父親乾脆就為他捐了官,以至於神童秀才也不得不最早進行一次「錢財通神」的人生經驗。

倪嗣沖從知縣開始做,做到知府,恰恰這個時候的袁世凱正是山東的巡撫,至於如何收攏,如何貼靠,筆者很難知道。

但從此倪嗣沖成為袁世凱嚴重的重要的助手。

1903年年底,倪嗣衝到小站武衛右軍練兵總部任職,身兼北洋總理營務處、行營營務處、發審執法營務處三要職。

凡是懂歷史的人都知道,小站練兵是袁世凱最雄厚的實力所在,而這樣的一個職務等於將一切交給了倪嗣沖。

此時的段祺瑞還沒有任何名氣。

1903年6月,倪嗣沖完成了6000名新練軍的訓練任務,稱為北洋左鎮,這是袁世凱開展新式練兵后第一支編練完成的軍隊。

這一年,倪嗣沖又告別了他訓練的部隊,離開了保定,來到天津小站北洋軍大本營,繼續他的練兵工作。

可以說,小站練兵的完成工作,就在倪嗣沖手中開始到結束。

他打造了第一支近代化的軍隊,之後的這支軍隊在清朝滅亡的二十多年裡影響著近代的局勢。

而最有意思的是,北洋中最後一直軍閥力量的吳佩孚,也正是秀才出身。

東北開發全靠他,卻在老家安徽丟盡了臉

1907年4月,光緒帝宣諭開發東北,這標誌著東北建省的開始。

同年11月,倪嗣沖被徐世昌保薦為黑龍江民政使,開始著手開發治理東北三省。

今天,東北三省的孩子們是要感激這個安徽人的。

當然,這也是倪嗣沖貪腐的開始。但是在那個黑暗的時代里,又是一個封建化的官僚,想干點事情,一定是要貪的。

當然,我們不要混為一談,一分為二,開發東北是好事,貪污一定是壞事。

倪嗣沖擔任黑龍江民政使期間,民政司下設民治、疆理、警務、營繕、庶務五科,建省之事雖多且亂,卻讓他整理得井然有序。

最突出的功績,便是制訂了影響東亞政治地理格局的劃時代綱領《沿邊招墾章程》五章二十四條。

對黑龍江19處放荒地段規定了獎勵墾荒辦法並積極促使朝廷取消禁止移民關外的國策。

通過移民墾荒,充實了東北地區的人口、經濟和漢族文化實力,促進了東北地區的開發,

還重挫了日本和俄國對東北的侵略野心,鞏固了東北的邊防,功在千秋!

這算是倪嗣沖人生第一功績,雖是武人,卻在民生上解決東北移民問題,促進了東北的開發,解決了東北建省的基本工作。

當然,如果他沒有在安徽干那些糟糕的事情,名聲大概真的不至於差到人神共憤。

清帝退位,南北停戰議和。袁世凱僭竊民國大總統,特命倪為豫皖籌邊使,擁兵盤踞阜陽一帶,藉以牽制淮上軍。

這也是倪執政安徽的開始。

貪污這件事情,相比倪的行為,似乎並不值得一談。其中有好有壞,以壞甚之。

第一件:剿殺革命黨。死難者之多,誠難一一枚舉,而尤以壽、鳳革命黨人為最。

當時的安徽督軍是革命派的柏文蔚,這個蕪湖人至今不能忘懷的革命者。在安徽形成了南北兩派的對立。也形成了對倪的掣肘。

袁世凱免去柏文蔚皖督職務,北洋軍趁勢南下,倪嗣沖也率兵攻佔省會安慶。袁世凱任命倪嗣沖為安徽都督兼署民政長。

隨後,倪軍在安徽各地以「追剿淮上軍」、「查辦社團、幫會」之名,大肆捕殺,民眾恨之入骨,稱其為「倪屠戶」。

必要的說明一下,這是兩派的對立,武力衝突不可避免,但是以殺戮的方式總讓人覺得心中發怵。

在對付淮上軍的時候,倪嗣沖對於安徽的匪患,也不遺餘力的剿滅,在安徽形成了一片良好的民生,當然如果不是進行軍事管理的話,名聲大概會好很多。

第二件事,橫徵暴斂,壓榨民眾,貪腐之巨,令人恐怖。

倪嗣沖獨霸安徽期間,依靠地主豪紳殘酷壓榨民眾,橫徵暴斂,苛捐雜稅名目之多不下30餘種,濫發的毫無基金的紙幣及公債券也不計其數。

兒子倪道傑、倪道煌,侄子倪道良等十餘名倪家子侄包辦操縱全省的選舉、軍事、人事等方面事務,安插親信黨羽,包攬全省要職。

在安徽主政的八年,倪嗣沖基本上形成了日後倪氏財團的積累,可想而知到什麼程度。

但安徽人民還是很窮的,哪裡有錢給倪嗣衝進行搜刮呢?這就要說說倪嗣沖的民政舉措。

在民初,倪作為有經驗的官員,自然知道該怎麼解決安徽的民生問題,其中一個就是剿匪,這在上文提過。

對安徽作為南北衝突的地帶,民生凋敝,重要的使賑災,恢復民生,籌集賑災款項,還做出了以工代賑的舉動,興修了很多水利工程,一方面為農民解決生存問題,還幫助很多實業公司的生產問題。可謂一舉兩得。

這其中不得不說,今天仍然使淮北人民使用的淮北大堤就是那時候主持修建的。

作為封建官僚,倪還對安徽的農業和工礦業極為關注,在安徽做出了極簡主義的舉措,只要具有開發的能力,均可直接到省政府領取執照,在監督下進行。

倪嗣沖在歐戰以及以後幾年裡,投資安徽礦業的資金達二百多萬銀洋之多,這在20世紀30年代以前的安徽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民國3年底,倪嗣沖派人去上海購回一台48千瓦蒸汽發電機,安裝在「將軍府」內,翌年開始發電,供府內照明使用。蚌埠開始出現電燈。

所以橫徵暴斂也要有基礎,對於破壞中的安徽來說,倪的民政方針倒也合適,就是貪污的話,這種又是好事變壞事。

第三件事情,擁護袁世凱稱帝,慫恿張勳復辟

倪嗣沖對於袁世凱有一種「感恩」的情節,同時作為一個從封建時代過來的人,對於帝制也就不言而喻。

在蚌埠假借安徽「公民」的名義呈具請願書,謂:「今日之政體,非君主立憲,不足定國是,安人心。」

蔡鍔在雲南領導護國軍討袁,袁決心以武力鎮壓。倪自告奮勇,派其弟皖北鎮守使倪毓率安武軍15個營入湘。

袁世凱病死,黎元洪繼任大總統。任命張勳為安徽督軍,倪嗣沖為安徽省長。倪很不高興。

「府(總統府)院(國務院)之爭」,黎元洪下令免段祺瑞職后,倪很快通電宣告安徽獨立,向黎示威。

並且「嚴懲奸諛,解散國會,另組議憲機關,起用老成碩望總理閣員,除帝制嫌疑各人罪名。」

同時不斷慫恿張勳打到北京去。

黎元洪束手無策,只能同意調張勳來京調解。未料張入京后,竟導演了一幕「大清帝國」復辟的醜劇。

始作俑者,倪嗣沖也。

實業家族,影響近代的家族

倪嗣沖在皖系失敗后,最終退出政界,發跡於安徽,創業於天津,最終由一名披堅執銳、縱橫馳騁的武人,變成操奇計贏的大商人。

他安家落戶,後人在天津學習、創業、生活、繁衍,從而枝繁葉茂,形成了今天的倪氏家族。

從安徽來到天津,是倪氏家族重心的轉移,也是家族生存道路的變化,是從傳統的耕讀之家向工商實業的轉變。

而今,倪嗣沖的第三代、第四代乃至第五代中,仍有多位生活在天津。

近代寓居天津的政商界要人很多,有些人攜巨資住進了小洋樓,過著錦衣玉食、腐化墮落的生活,也有人投資工商業、金融業、房地產業及其他行業,由於經營有方,賺了大錢,富甲一方。

在天津投資最多、經營最成功,且為城市發展做出過貢獻的人中,倪嗣沖算一個。

有幾個字足以概括倪嗣沖的一生:亦官,亦軍,亦商。時值天津民族資本主義的發展階段,倪嗣沖和兒子倪幼丹大量投資工商業,興建工廠。

至今,天津仍有一些企業是從當時倪嗣沖創建的工廠一步步發展而來的,倪嗣沖也成為北洋軍閥中在天津投資最多的人。

倪氏父子當年在天津的經商規模,如今統計起來仍令人驚訝,此外,倪氏企業當時的經營理念先進,

如追求先進的生產工藝和技術,開辦紗廠與自行種植棉花形成產業鏈,經營糧食業,從原糧到加工,再到銷售、販運,自成系列等,以至於很快成為當時工商業資本之巨擘,被稱為「倪氏財團」。

倪嗣沖在津投資的領域極廣,涉及金融業、紡織業、採礦業、糧食業等。他與好友王郅隆於1917年就創辦了金城銀行。

由於倪嗣沖資金雄厚,「倪氏財團」聲譽日漲,這給金城銀行的集資帶來莫大的便利,倪氏父子經營的企業,如壽豐麵粉公司、利中酸廠、丹華火柴公司等,為這些企業的發展提供了資金支持。

這在遭受帝國主義經濟侵略的近代,起到了抵製作用,也扶植了一批民族企業。

倪氏家族功不可沒。

2014年,倪晉堯與侄子倪祖鑫、倪祖琨等人從天津到安徽阜陽祭拜祖先,見到了鄉親、族人,並商議了重建祠堂的事情。

不管是小站還是阜陽,倪嗣沖的後人一直沒有停止尋根。

這是一個被誤讀的安徽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