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七七紀念活動感懷:宗教、迷信、易經、中醫、巫術

七七紀念活動感懷:宗教、迷信、易經、中醫、巫術

今天是七七,是抗擊日本侵略的紀念日。因而,小編在思考一個問題:同為東方民族,他們何以能侵略我們,並且是以小犯大?小編給出的答案是:文化,文化,文化。重要的事,要說三遍。

一、迷信巫術

宗教看不起迷信,因為宗教是理論化、系統化的迷信。同理,中醫看不起巫術,因為中醫是理化、系統化的巫術。

宗教是使用忽悠、騙術和迷信最多的領域;同時,宗教也是運用心理學原理最多、最好的領域。

信仰宗教的人,或宗教從業人員,他們在神靈面前,是匍匐著的。但是,他們在不信教的人面前,則要營造一種在道德或智慧等方面的高尚感或優越感,這個是為了營銷的需要、為稻梁謀。其實,他們熱衷的事情或事業,只是一種個人愛好,或個人謀生手段而已;他們給自己營造神聖的光環,是想拉人入伙或求供奉。

二、崇古不化

崇古,是我們文化的一個傳統習慣,發端於孔子時代的恢復周禮。然而,崇古不是一個好的傳統,因為它不利於社會向前發展。同時,崇古的文化傳統,也是導致科學技術文明,得以在西方而不是東方首先產生的原因。這也是對李約瑟難題的一種解答。

尤其是到了近現代,中華文明在遭遇率先採用科學技術的西方文明的侵略與打圧之後,被迫加入使用科學技術的社會發展快車道,與人類其他文明同台競技、謀求發展,此時的崇古傳統,則成了阻礙中華文明繼續向前發展的障礙。

在今天,鼓吹崇古者的手中有兩大經典道具或忽悠法寶:一是易經,二是中醫。

我們對加在易經身上的高大上及科學化包裝,幾乎沒有人質疑。因為,易經是哲學,同時它彷彿還與科學有某種關聯關係,因而沒有敢質疑。在網上檢索會發現,除了楊振寧在演講《易經對中華文化的影響》中對易經有不痛不癢的批判外,幾乎就只有小編的膚淺粗暴的文章(《易經批判六問》《易經偽科學》)對易經有所批判

中醫與易經,兩者在品味上並無多大差別,實質都是哲學加巫術。兩者的區別在於功能上:易經是哲學,中醫是醫術。對作為哲學的易經,有什麼好質疑的。而對作為醫術的中醫,質疑的人很多。近代如伍連德(見《國士無雙》)、余雲岫、梁實秋、魯迅、胡適等,現代如張功耀、方舟子、羅永浩、羅振宇等。然而,中醫是得到國家正式認可與許可的事物,最近還為中醫立了法。

我們的鄰國日本,在近現代化的過程中,推行的文化國策是脫亞入歐,其中有一項就是廢除漢醫。結果,日本在明治維新后迅速強大起來,先後打敗大清帝國與沙俄帝國。但是,其民族文化傳統並未丟掉,說明文化的內核、精髓與靈魂,是深藏是於民族文化的血脈與基因之中,而不是體現為那些表面的文化符號。

俗話講: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關於在文明的現代化轉型進程中,如何對待文化的問題,我們做得永不如日本那樣理智。對科學技術文明的接納,我們相對較為被動,甚至很是抵觸,總顯得那麼心不甘、情不願的。

即使到了今天,許多人仍想把我們文明曾經存在過的一些文化表層符號,如玄學巫術之類的,當作傳統文化來發揚光大,以此為借口拒絕接受科學技術文明。殊不知,在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的當代社會,這些東西早已淪為落後及愚昧的象徵。

其實,在西方文明的歷史上,這類玄學巫術的文化傳統及發達程度,與我們相比,只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現代西方現代文明,早已將其掃入歷史的垃圾堆,最多作為多無文化的一種例證予以保留。我們的先輩林則徐、魏源等,早就呼喚過要睜眼看世界,但是到了今天,我們仍認為玄學巫術我們民族的專有、是我們文化的特徵,此與井底之蛙差不遠去。

離甲午戰爭開戰已過去一百二十多年了,離九一八事件日本第二次大規模入侵已過近九十年了,歷史在不斷地推進,也在不斷地重複。然而,至今我們似乎仍然還未弄明白:同為東方民族,小日本憑什麼能脫穎而出,反過來侵略我大中華,並且佔領大片領士長達十四年之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