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成都詩詞大會 十大特邀顧問 帶你重溫成都最美古詩詞

成都詩詞大會 十大特邀顧問 帶你重溫成都最美古詩詞

清代文人李調元說,自古詩人例到蜀。

成都是詩歌之城,千百年來,無數詩人或在此出生,或從遠方來此駐足,對成都優美的風景流連忘返。

羅列出古代名家,就已經是一本閃耀的群星譜:司馬相如、卓文君、揚雄、鮑照、左思、駱賓王、李白、王維、杜甫、白居易、元稹、高適、岑參、孟浩然、劉禹錫、薛濤、蘇東坡、黃山谷、陸遊、范成大、柳永、楊慎……他們用詩寫下對成都深刻的情感與記憶。

從詩文的角度去看成都吧!「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之時,「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九天開出一成都,萬戶千家入畫圖」之境,「都江堰水沃西川」,「仙經最說青城峰」。成都美得讓人心馳神往,夢繞魂牽。

今天,由成都商報發起的「成都詩詞大會」大型城市公益活動正式啟動!

馬識途、魏明倫、流沙河、阿來、梁平、葉延濱、周嘯天、袁庭棟、張志烈、周裕鍇等來自作家、詩人、教授、古詩詞專家等十大文化名人,將作為此次「成都詩詞大會」的特邀顧問團。先來看看他們心目中的最美古詩詞!

馬識途(著名作家)

評選成都最美詩詞讓更多讀者重讀,很好!

成都詩詞大會,評選成都最美詩詞的過程中,讓更多讀者重讀古詩詞,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很多詩人都和成都有著不解之緣,比如大詩人李白和杜甫。李白天馬行空、自由浪漫,豪情萬丈,詩作可讀而不可學,而杜甫憂國憂民、沉鬱頓挫、感人肺腑,詩作可學而不可及。我們都讀過杜甫的「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讀過「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雲。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而如今,年輕人很少讀傳統詩詞,我認為傳統詩詞不應該是送進博物館、蓋棺定論,傳統詩詞還有很大的魅力。我從上大學時期就開始學習寫古詩詞,覺得有非常大的韻味,甚至感覺比新詩都還好。我們不應該丟失掉傳統。我所主編的《岷峨詩稿》精選了很多優秀的古詩詞。我們要堅守傳統詩歌的格律,並注重在詩歌創作中承襲韻律美、音樂美、繪畫美等優秀的因子,但也需要融合新詩的特色和優點。

我個人還很喜歡蘇東坡等的詩詞作品,其實,蘇軾也曾在《臨江仙(送王緘)》中提到:「忘卻成都來十載,因君未免思量。憑將清淚灑江陽。」記得蘇軾在《滿江紅 寄鄂州朱使君壽昌》中的一句:「岷峨雲浪,錦江春色。」唐代詩人張籍也有一首詩《成都曲》,提到:「錦江近西煙水綠,新雨山頭荔枝熟。」希望讀者在參與活動中,能夠享受古詩詞之樂。

流沙河(著名詩人)

繼承來處,充實我們的精神文化

我愛成都初衷不改,而今日的成都人迥異於昔年的成都人,「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這很自然。我不籲求開歷史的倒車,不認為老成都樣樣都好。但回頭遙看老成都,在這四個方面,也許糟粕已被歲月曬濾過了,我總覺得有不少美好的記憶,可供玩味,以助談資。

今日的成都人,固然應該面向未來,目極全球,腳履國中,指通網上。同時,也應該不時的回回頭看一看老成都,知曉我們從何處來,那個來處有些什麼必須繼承,以充實我們的精神文化。

這裡最美成都詩詞評選,是重溫詩人詠成都,重溫老成都的精神文化,立意在斯,正中下懷。

魏明倫(著名劇作家、巴蜀鬼才)

如今「全民詩詞盲」,希望古詩詞大會推動掃盲活動

關於成都的詩詞歌賦實在太多,比如我們最了解的詩聖杜甫,他寫成都的詩歌特別多。他是大雅文化的代表,有著文化人最高貴的品質,把天下疾苦化為筆下波濤這種憂國憂民的精神,在當下的泛娛樂時代更值得推崇。

成都詩詞大會,重溫成都最美古詩詞,可以讓每位華夏子孫與我們自己的精神大師心照神交,也是喚起人們對國學文化關注的很好途徑。

成都詩詞大會,不僅在內容方面提倡大雅。另外,可以推動「掃盲」。因為如今全民「古典詩詞盲」,「律詩和絕句盲」,「平仄盲」。當代人普遍寫不來格律詩,不懂平仄,更不懂黏連。包括當代詩人丶作家、教授、學者, 大多數不懂。近日我看了央視《詩詞大會》,董卿主持得很好,可惜評委並不是專業,不是古典詩詞駕輕就熟的行家詩人。評委當場寫詩,竟黃腔走板,傳為笑柄 ! 我就舉一個許多人念錯杜甫名詩的例子吧: 「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看」和「重」的平仄聲韻都念反了,把輕重的重,念成重疊的重了!」

古典詩詞之魂不能絕,希望這次成都詩詞大會可以推進「掃盲」,掃一掃「全民詩詞平仄盲」!

阿來(茅盾文學獎得主、四川省作協主席、著名作家)

重溫古人挖掘成都美的特質

我喜愛杜甫的《水檻遣心》二首(其一):「去郭軒楹敞,無村眺望賒。澄江平少岸,幽樹晚多花。細雨魚兒出,微風燕子斜。城中十萬戶,此地兩三家。」

「城中十萬戶,此地兩三家」,多麼美好的景象啊,那個時候的老成都有人口密集的地方,也有疏朗的地方,城裡擁擠著十萬人家,熙熙攘攘;這裡卻只有兩三燈火,清閑自在。現代人生存空間非常緊張,對我們現在的城市建設都有參考意義,在城市裡我們應該保留更多自然的東西。

詩中寫道「澄江平少,幽樹晚多花。細雨魚兒出,微風燕子斜」,這不是單純的田園風光,而是寫杜甫從浣花溪的草堂到城區路途中所見到的景象,成都真正的魅力就在於這些古詩詞中成都的風景。

成都詩詞大會對最美古詩詞的評選,就是古人挖掘成都美的特質。從廣義上講,成都是一個地處東西南北交界的地方,氣候環境非常好,適宜各種植物的生長。一座城市的精神氣質也是通過自然的構建來呈現的,我們有這樣一個非常優良的氣候條件,應該多加正確引導,一起去領略成都的韻味,不只是簡單背兩句古詩詞那麼簡單,而是領略古詩詞中成都的風光,物候。成都是一座包容性很強的城市,自古詩人例到蜀,李白、杜甫、陸遊、薛濤都是外地人到成都,他們所關注到的成都,也給今天的我們帶來許多啟示。在成都生活,不止是賺錢、吃喝,而是應該感悟成都這座城的人文、風景。

梁平(四川省作協副主席、成都市作協主席、《草堂》詩刊主編、著名詩人)

成都是一座詩歌寫就的城市

舉辦成都詩詞大會可以重溫成都古韻之美

一個兩千年來沒改過名字的歷史文化名城——成都,和其他城市相比,有一個特別之處,便是它和詩的千百年的關係,讓這個城市充滿了詩意。

成都是一座詩歌寫就的城市,古往今來,司馬相如、揚雄、李白、王維、杜甫、高適、岑參、孟浩然、白居易、元鎮、賈島、李商隱、三蘇、黃庭堅、陸遊……哪一位沒在成都留下膾炙人口的詩章?兩千年來,詩意如水,在這座城市滋潤和蔓延,進入了民眾的日常生活。

這是成都得天獨厚的財富,成都作為「詩歌之城」已經在國內乃至海外得到廣泛認同。

關於歷代名家寫成都的古詩詞實在太多,我在此不做贅述。總之,詩詞已經成為我們血液里的一種特殊基因,重溫最美古詩詞,可以喚醒現代人蟄伏在生命深處的詩意,讓人們達到內心的平衡。

這次成都詩詞大會,將讓全民一起參與到「最美古詩詞」評選以及朗誦等環節。我認為這樣的活動,一方面可以激發更多人於學生時代學習古詩詞的回憶,重溫詩詞經典;另一方面,可以讓大家深刻地領略到,這些抒寫成都的古詩詞中的語言之美、音韻之美、意境之美,感受到古詩詞中蓄積的品格與思致,以及古詩詞帶給人潤物細無聲的滋養之氣。在成都舉辦一場古詩詞大會,可謂是應情應景。

但同時,我也希望這樣一場活動在熱鬧之後,還能帶來思考:如何讓傳統文化走得更遠?讓更多人真正「戀上」古詩詞,走進古典詩詞的錦繡華章,感受到單純的、誦讀古典詩詞的幸福。

葉延濱(著名詩人、作家協會詩歌委員會主任)

將極大地提升成都的城市文化品質

成都是詩歌之都,自古以來,歷代都有著名詩人留下詠贊成都的名篇佳作,杜甫、李白這些巨匠人大師的名篇,更奠定了這座城市卓越不凡的氣質品格。

在市民中開展詠贊成都的詩詞評比和朗誦活動,將極大地煥發、提升成都的城市文化品質,建構這座歷史文化名城的精神家園。

周嘯天(魯迅文學獎詩歌獎獲得者、四川大學教授、中華詩詞學會副會長)

成都詩詞大會,讓詩教進入社會,寓教於樂

孔子認為詩教是一種素質教育,可以調動激情,提高認識水平,增強人際親和力,拒絕負面情緒,提高駕馭母語的能力。舉辦成都詩詞大會的作用,就是要讓詩教進入社會,寓教於樂,以提升市民素質。

為何成都被稱為「詩歌之城」呢?是一個詩國,四川是個詩歌大省。以成都為中心的蜀中,是初唐文宗陳子昂、盛唐詩仙李白、宋代詞豪蘇東坡、新詩巨擘郭沫若的故鄉;又是唐代大詩人杜甫、高適、岑參、元稹、李商隱,宋代大詩人黃庭堅、陸遊、范成大等居官或流寓之地。成都是新詩的重鎮,《星星》《草堂》等詩刊影響卓著。改革開放以來,詩詞創作也很活躍,派稱岷峨。所以成都是一座名符其實的詩歌之城。

袁庭棟(著名學者、巴蜀文化研究專家)

誦讀經典,真正了解成都,一舉兩得

我推薦兩首。第一首是杜甫的《春夜喜雨》:「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第二首是陸遊《成都書事》:「劍南山水盡清暉,濯錦江邊天下稀。煙柳不遮樓角斷,風花時傍馬頭飛。芼羹筍似稽山美,斫膾魚如笠澤肥。客報城西有園賣,老夫白首欲忘歸。」

那麼多寫成都的詩作,為什麼我突然想到這兩首呢?說實話,我對成都相當熟悉,詩歌讀得多,寫成都的詩歌有上千多首,但是作為研究歷史的,我比較在乎其真實性。很多詩歌文人寫的是上層生活,沒有真正反映社會實際情況。而杜甫是普通老百姓,他的詩作寫得實際。而陸遊是晚年回成都,發自內心的情感也很真實反映。

在成都,他們居住那麼久的時間,心中留下了格外珍貴的記憶。他們也熟悉這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熟悉周圍的環境,熟悉這裡的氣息。

我覺得舉辦成都詩詞大會的好處顯而易見,現在讀詩的人很少,讓大家參與其中,誦讀經典。讀者也通過這個,真正了解成都,一舉兩得。

張志烈(杜甫研究學會會長)

閱讀杜詩對我們的思想、情懷、審美都啟迪

每一首杜甫詩歌都是精美建築,傳播世界觀。在他寫成都的詩歌中,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蜀相》:「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映階碧草自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我來推薦這首,杜甫這個人精神世界關心國家人民,關心老百姓疾苦。表達他對諸葛亮的仰慕。

杜甫在成都所寫詩中,《蜀相》是有深廣影響的名作。我曾與武侯祠的人開玩笑說,這是詩聖為你們寫下的千年金字廣告。

詩以自為問答起興,先記祠堂所在。次寫景物,草自春色,鳥空好音,從明麗春光中生出寂寞荒涼之感,深化了感物懷人之情。后四句用莊嚴肅穆的筆調寫諸葛一生大節,沉鬱頓挫,蒼涼悲壯。末二句概括了千古英雄在國艱時危之際有才無命、壯志未酬的悲憤心情。貫注時代和個人遭遇的深刻感觸,使後代志士仁人為之無限感動。宋代抗金名將宗澤臨死時即沉痛地吟誦此二句。在杜甫心目中,杜甫是「大臣」的歷史典範和最高標準。憂國憂民的杜甫,在王朝經戰亂由盛而衰的現實下,多麼希望有像諸葛亮一樣的「宗臣」來扭轉危局啊!

在《詠懷古迹五首》(其五)中,更明確喊出這是古今大臣的樣版。細味此詩,不難體會杜甫對諸葛亮的深,刻理解和無限崇敬。杜詩是杜甫精神的藝術化表現,是對中華文化最生動最豐富的闡釋。閱讀杜詩對我們的思想、情懷、審美等各方面都有重要的啟迪。

周裕鍇(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中文系教授、蘇軾研究會會長)

多了解古詩詞,會知道更多成都的歷史

一般提到古詩寫成都,都會想到杜甫的《春夜喜雨》,想到李白的那一句:「九天開出一成都,萬戶千門入畫圖。」寫成都的詩人太多了,比如岑參寫了《萬里橋》、 溫庭筠寫了《錦城曲》。

我所了解,蘇軾很多詩歌也提到成都,有些沒有提到的也和成都有關係,比如《洞仙歌》,描述了五代時后蜀國君孟昶與其妃花蕊夫人夏夜摩河池上納涼的情景,這是蘇軾從成都一個老尼姑聽來的故事。

成都詩詞大會的舉辦,讓更多人熱愛成都,熱愛成都傳統文化,熱愛自己的家鄉,對成都古代文化基本了解。我們知道,成都文化濃郁,盛產詩人,如果生在唐代宋代,你沒來過成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詩人。詩人到了成都,詩都寫得更好,寫的詩有一個長進。正如宋代陸遊在一首詩《劍門道中遇微雨》中提到:「此身合是詩人未? 細雨騎驢入劍門。」

其實,了解成都文化的人,如果更多去了解這些古詩詞,還會知道更多成都的歷史,比如有一段歷史,普通市民不知道。成都在唐朝,曾經被他們稱為南京。李白有一首詩《上皇西巡南京歌》,這裡的南京,寫的是成都。

成都商報客戶端記者|陳謀 實習生|朱光明

圖據視覺,部分圖片來源網路

編輯|余孟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