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3敗輸在哪? 急需破局找回六冠霸氣

3敗輸在哪? 急需破局找回六冠霸氣

撰文 曾瀟

史上第一次兩連敗,讓廣州恆大的處境非常尷尬。表面上,廣州恆大仍然是聯賽榜首、足協杯八強、亞冠八強,但是弱點已經暴露無遺,攤在了陽光之下,彷彿誰來都能咬兩口。甚至有些媒體都在高喊,這也許就是王朝落幕的轉折點。

換個角度看,廣州恆大到現在為止雖說輸了三場比賽,但37個聯賽積分比前面6個賽季的同期絕不算差,比2012賽季、2014賽季、2015賽季都要多,遠沒有到動搖信心的時候。逐個審視三場失利,也許能找到一些有益的東西,幫助恆大踢好後面的比賽。

輸魯能 輸在應變太慢

那場球的第一印象就是魯能的高空轟炸,佩萊統治了整個天空。山東魯能贏下了63%的高空爭頂,廣州恆大隻能贏下37%。實際上,這場比賽的上半場,所有人都以為是老劇本。山東中后場直接開大腳找佩萊,看上去挺熱鬧,但沒有什麼效用。廣州恆大慢慢悠悠,看比分牌卻仍然是恆大領先。

中場休息回來,馬加特大手一揮連換兩人,吳興涵和劉彬彬兩匹快馬相繼披掛上陣。誰都知道馬加特要幹什麼,但好像唯獨廣州恆大和斯科拉里不知道。廣州恆大的隊員仍然拉開陣型全線壓上,把身後的空擋完全的暴露出來,沒有意識到危險即將來臨。

恆大給了這兩位魯能邊鋒寬廣的空間馳騁。魯能扳平比分的定位球,就來自於吳興涵的成功突破被犯規。劉彬彬上場之後,兩個邊路就都呈現出上不去又守不住的狀態。

上半場山東魯能發起進攻的地點幾乎都離球門至少50米,但下半場由於兩條邊路完全壓制,山東魯能能夠把球舒服的運送到進攻40米甚至30米以內,佩萊、塔爾德利、蒿俊閔等球員彼此之間距離大大縮短,配合進攻的難度也大大減小。整個下半場,節奏都在山東隊一方。

戰術和打法被對手吃透 能改變現狀的或許只有心態上的調整

輸權健輸國安 都受困高位逼搶

四球搞定恆大后,春風得意的卡納瓦羅這麼說:「中場休息時我告訴球員,把羞澀和恐懼全部摘掉。上半場我們的前腰收的太靠後,對鄭智和保利尼奧沒有逼搶。其實按照陣型來看,我們在中場應該是人數佔優的,所以一定要敢於搶出去。」

第一個進球來源於邊路的配合和孫可的機敏,也許還不能體現卡納瓦羅的戰術思想。但自這個進球之後,權健幾乎就再也沒有退回過中線,全員都推到了恆大的半場,導致1比1之後廣州恆大仍然是相當狼狽。只要往前傳球,基本都能被權健破壞,如果選擇橫傳或者回傳,權健的陣型則靠的更緊,讓恆大的控球更加難受。結果,天津權健就成功利用前場壓迫製造機會,權敬源利用角球破門。

不知道施密特有沒有看這場比賽的錄像,國安與恆大的比賽簡直是權健這場比賽下半場的翻版。開場就閃電進球,進而趁勢得寸進尺進行超高強度的高位防守。球員布置上,施密特讓中前場的五個球員圍成了一個圈,正好套住徐新和保利尼奧。恆大的後防線拿球陷入無人可給的境地,要麼被斷,要麼一個大腳碰運氣。這個時候,廣州恆大沒人會突破、攻擊線缺速度的問題就顯露的一清二楚。

其實高位逼搶沒什麼稀奇,而且當對手用出高位逼搶,身後的空擋絕對是非常容易利用的弱點,但廣州恆大卻很難打出反擊。對方搶的興起,恆大的中場沒人能通過盤帶化繁為簡,反而是幾腳傳導后就貽誤了戰機。想想,假設對國安對權健的比賽里,給廣州恆大一個陳志釗或者張稀哲,也許能輕鬆破掉逼搶。又或者恆大陣中有一個小摩托,鄭智一腳長傳塞到對方後衛身後,諒他也不敢逼的那麼凶。

急需破局 J馬能否歸來?

廣州恆大還有調整的空間嗎?肯定有,首先是陣型。這兩年,斯科拉里在99%的比賽都踢的是4231。權健和國安,就瞄著雙后腰附近的區域來搶。五個甚至六個進攻球員推上去,搶恆大中后場的六個球員。

其實廣州恆大完全可以踢433,這個賽季他們也不是沒有踢過。讓黃博文從邊路收回到中間,幫助保利尼奧和鄭智。再碰上搶的凶的,兩個邊鋒回撤幫忙,中場就變成了5個人。我相信以恆大的能力,5個中場和4個後衛認真傳控,也不是誰都能搶到球的。

其次就是人員還有沒有調整的空間。在這裡我們不談輪換,無奈現實就是阿蘭、鄭龍差點狀態,于漢超又總是陷入對方的重點盯防。但是替補席上還坐著隊內公認突破能力最強的張文釗和大中鋒傑克遜馬丁內斯。

張文釗的速度也許能讓球隊在中場絞殺中破局,傑克遜馬丁內斯在中鋒位置的身高和硬度能幫助球隊把陣型頂出去,減緩對手高位逼搶的強度。不敢說他們上場就管用,新鮮血液加入陣容,對隊內競爭也是個刺激。再不濟,當馮瀟霆開大腳時,張文釗的前插和J馬的爭頂,是不是也能起到些許作用。

只是現在,隊內陣容還有很大的變數。保利尼奧鐵了心要走,8月31日歐洲轉會窗才關閉,廣州恆大要想留住他是一場持久戰。J馬始終得不到斯科拉里的欣賞,即使俱樂部並不急於兜售他,給他標了個看齊保利尼奧的價格,但他自己還有沒有耐心留在恆大爭奪位置,似乎不太樂觀。

破局的最後一招,也許是最沒技術含量,但可能是最有用的一招。就是激發出球隊的鬥志,把六冠王的氣勢給找回來。說起來,施密特才帶領球隊訓練一周,不可能讓球隊突然掌握什麼高精尖的集體逼搶體系,國安的逼搶一大半靠的是意志品質和對勝利的渴望。反過來,恆大這邊如果每個人能多跑幾步,傳球的空間可能就多了,戰術和套路可能就打出來了。

離下一場對魯能的比賽還有幾天,球隊的基本面很難有天翻地覆的改變,但精神面貌是完全可以改變的。往年,廣州恆大每次遇到困難,球隊的高層總會站出來鼓舞士氣,哪怕只是吃頓飯也好。這下遇到創造歷史的兩連敗,恆大的管理層,要出來做點什麼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