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布爾津,一個台州女孩嫁給了你

布爾津,一個台州女孩嫁給了你

有人輕拍了我的肩膀。說,醒醒,背包客,我們到了,快點收拾東西,我們下車。

首先我的第一反應是到了布爾津,可是車窗外一片荒涼,只有旁邊樹立一排房子。我原本興奮的表情瞬間被擠壓成了一口長氣。原來是到了我們今晚宿營的地方。下了越野才發現一整天沒有活動的身體僵硬的像是一支釣魚竿,每一步都不能走到自己想要走到的位置。雖然身上裹著厚厚的羽絨服,可仍舊冷的發抖。

這時溫州女孩安妮裹著厚厚毯子站在我旁邊,看著我噗呲笑了一下,轉頭就開始張羅他們的人搬東西。他們的人不多,八個,都是來自天南地北,據他們所說全是安妮從四處拉來的好友。他們似乎也都很聽那個溫州女孩的話,剛說完便停止了打鬧一字站開,開始把車裡的東西搬了下來,我本想也去幫忙可是突然一雙冰冷的手拉住了我羽絨服帽子,然後一直拽到了身後房屋的前面。

我剛想回頭看看是誰,安妮就在我的面前噗呲笑了,我問她笑什麼?

她沒有回答卻是捂著嘴,強迫讓自己臉部肌肉停下來,但是並沒有如願,最後又噗呲一笑說:「晚飯後告訴你。」

這時夕陽開始在遠處山坡作祟,昏昏沉沉的像是魔鬼一樣時隱時現。或許安妮也看到了天黑在即,於是匆忙回到車上拿來了戶外手電筒,也不等我一起就走進了屋子去。屋內光線昏沉,燈光,人影,桌椅還有散落在地上的照片似乎在一瞬間混成了一體,安妮楞了一下長長嘆息了一聲後走到窗外前用勁推開了一扇窗戶,房間瞬間就亮堂了起來,金色的夕陽也直直地打在地上散落的照片上,我看清了那是一對牧民和一個年齡和我相仿女孩的合照,女孩相貌和安妮極其相似。我剛要撿起來卻被安妮搶了先,而這時其他人也都搬著東西走進了屋。屋內的最裡面是一張大通鋪,橫七豎八著一些被子,被子似乎時間長了沒人使用,已經變得堅硬。但幸運的是地上有一堆木柴,而且缺少玻璃的窗戶中刮進來的冷風驅散了房間的臭氣,這樣一來,這裡就完全可以作為臨時居住點了。接下來,七八個人開始生火做飯,一切都井然有序。這時,我回頭看了一下安妮,卻發現她已經不再了屋內,我問紅姐她上哪裡去了,她偷偷指了指屋外的斜坡上。我順著紅姐的方向果然在斜坡邊上找到了安妮,她正在拿著照片發獃,我剛想去拍她的肩膀她卻回過了頭。「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紅姐告訴我的。」

「也對,也只有她會告訴你。」

「你不會責罰她泄密吧。」

安妮噗呲一笑,「怎麼會,紅姐可是這個隊里的前輩,我還有很多事要求助她了。」我也跟著呲牙一笑,但是外面溫度實在太低,笑完后牙齒就不自主顫抖了起來。晚飯我沒有吃就去睡覺了,因為我感覺自己全身發冷,好不容易在大通鋪上折騰出了一條稍微乾淨一點的被子,然後又從包里拿出睡袋,胡亂拉過來一床褥子就開始不動了。不知過了多久,安妮在我的耳邊小聲道:「喂,背包客,起來吃點東西吧。」我輕輕搖頭,說,不餓。可是安妮仍舊堅持,她說:「所有人都在等你了。」這句話讓我不得不起床,我睡意朦朧坐在睡袋裡揉了揉眼睛,還不等我說話他們集體就噗呲笑了,我問怎麼了?他們誰也沒有回答,而是離我最近的小七遞來了鏡子,借著不遠處的篝火,我從鏡子中看到了一個像是剛從原始森林逃出的野人模樣。這時我也突然明白為什麼安妮見到我總是噗呲一笑了。我剛下床就看到熱騰騰的鍋里正煮著羊肉,也不顧形象瞬間我的口水就泛濫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旁邊筷子就往鍋里伸,結果筷子還沒碰到肉額頭就被紅姐敲了一下,「我們可是不允許野人和我們一起就餐的。」「紅姐你又亂說,這裡那有野人,不要自己嚇自己了,趕快吃肉,遲了就沒了。」我說完后又把筷子伸到鍋里。這時旁邊的安妮也急了,也再我額頭狠狠敲了一下,「你就是那個野人。」一瞬間大家都樂翻了,而我也就老老實實放下筷子頂著寒風洗了一把臉。等我回來時大家都已經開吃,但是我的碗里盛著最大的一塊肉。我看著他們爭先恐後在鍋里撈,瞬間眼淚就參著臉上殘留的水滴一起砸在了地上。晚上我們九個人一起擠在大通鋪上,紅紅的火光照在屋頂上,我們心裡暖暖的聊著天,結果那夜紅姐和安妮說的最多,從紅姐的話中我可以得知她是個經歷過死亡的人,而且是那種讓許多心裡絕望的死亡,可是她最終活下來了,所以現在她才會活的這麼坦然。而睡在旁邊的安妮直到大家都快睡著的時候才開始講她的故事,原來她很早以前就來過這裡,那時候喀納斯還沒有開發,她和一幫驢友途徑這裡,結果他被這裡的生活吸引住了,於是就在一戶游牧家中住了下來,直到一年後她才被迫離開,至於為什麼她沒有說。

其實許多人心中都些不能講的事,至於為什麼連他自己有時也是說不清的,所以不要企圖去探取。那夜窗外一直凌冽著寒風,鄰近天明的時候我開始睡著了,但腦海里一直做著很多不連貫的夢,那些夢沒有章節沒有故事,只有許多模糊不清的面孔。而且在夢的結尾我看到了一束光,淺淺的,藍藍的。然後聽到有人說,天亮了,快起床吧。

原來那是黎明。

等兩輛越野車在原野上再次奔騰的時候,我才得知原來我們昨晚就已經在布爾津界內了,而且距布爾津縣城不足五十公里。可是那是個有故事的夜晚,讓我再次選擇也會如此。

後記:

世界上有很多種安靜可言,可是很少有一種是可以讓你心靈真正安息下來的。除了死亡,或許這裡算是一處。(致布爾津)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