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專家共議廣州的士改革與發展 引入大數據直管司機

專家共議廣州的士改革與發展 引入大數據直管司機

原標題:專家共議廣州的士改革與發展 引入大數據直管司機

■多位專家建議計程車能放權,可以像網約車那樣用平台的方式管理司機。(資料圖)新華社發

華南城市研究會舉辦論壇討論計程車司機缺口等問題,專家共識為漲價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王則楚:取消計程車公司用網路平台管理 靳文舟:除了公共保障外應盡量放開市場

日前,廣州市計程車協會透露目前廣州已有大約2000輛車停運,全市計程車司機缺口已高達1萬人。為此,該協會要求漲價提高司機收入。漲價聲一出,引起各方關注。昨日下午,華南城市研究會舉辦了一場「計程車與互聯網專車改革與發展」論壇。廣東省政府參事、華南城市研究會名譽會長王則楚,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城市學院教授胡剛,廣東省政協常委、華南城市研究會名譽會長孟浩等參與了論壇。專家們幾乎一邊倒地認為,計程車漲價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建議用網約車思維管理計程車。

■新快報記者 馮艷丹

漲價是否合理?

提高司機待遇不能僅靠漲價

討論從近日的計程車「漲價」話題開始。「計程車司機說飯都吃不飽,怎麼可能為你很好地服務,這種說法本身不對,不允許議價,不允許繞路,不允許拒載,這是計程車運營條例裡面有的,這是規矩,不守規矩就要處罰。」王則楚表示,「要調價得按規矩向物價局正式提出來,因為一旦舉行聽政會,必須要體現成本。」

同時,其他多位專家也表達了對計程車漲價的異議,認為單純漲價不能解決計程車的問題,計程車的利益分配和服務質量都應該引起重視。

不過,胡剛則有不同的看法。「我覺得現在計程車漲價,是應該的。」 他的理由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計程車司機很辛苦,工作環境條件很差,而實際工資收入水平確實不高。另一方面,他從信息社會發展分析認為,要想信息化社會走得穩,就不能讓一個行業斷崖式地變革,而是要適當地扶持保護困難群體。

計程車如何改革?

改革經營權,引入大數據直接管理司機

漲價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那計程車行業發展遇到了瓶頸,該如何改革?王則楚建議不能僅僅盯著定價,要從更深層次上去解決問題。王則楚說:「計程車是適合個體勞動的崗位。現在交委是通過幾十家公司去管理4萬多司機,但在大數據時代,更好的辦法是通過建立一個大平台,直接管理司機,而不再需要計程車公司。就像網約車管理一樣,每輛車從哪裡出發,前往哪裡,有沒有繞路,每天接了多少單,有沒有違法亂紀的行為等等,都可以在平台上一清二楚地看到。不過做到這個的前提是,經營權要放開,不然裡面太多公司和體系,改革就難以進行。」

孟浩也持有同樣的意見,「我在2008年的時候提出了計程車公司應該取消,實行政府直接管理,把計程車公司管理取消掉。現在互聯網專車的出現,實際上已經形成了客觀的現象。」互聯網的前提下,計程車公司到底存在還有沒有必要了?計程車公司有大有小,可以進行市場淘汰,優勝劣汰。

此外,廣東省建築設計院教授級高級工程師黃鎮梁表示,司乘利益分配方面也有改革的空間。「計程車司機的生存狀態,也是改革中不可忽略的一個重要部分,需要在配套上給予更多的關注」。

計程車與網約車如何協調發展?

利用好互聯網,計程車與網約車可以雙贏

計程車和網約車競爭的時代,如何協調發展?王則楚表示,其實網約車和計程車不是兩個相互對立的行業,兩者都有存在的必要。計程車行業通過效法網約車行業的管理,真正利用好「互聯網+」,才能改革和發展,並和網約車行業實現雙贏。

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朱秋利表示,計程車和網約車的性質和地位是相同的,都是公共交通的補充部分,他們在交通服務方面是差異互補的關係。因此,對於計程車和網約車不能分先後,應該同等待遇、區別管理。

而華南理工大學交通學院教授靳文舟則認為,計程車司機是開好自己的巡遊車,還是轉行網約車,還是兩者兼顧,需要看定位,市場應進行分類。「從政府的角度看,作為基本公共服務,政府有責任用一部分的計程車,滿足老弱病殘孕和有急事自己不能解決出行問題的條件,又或者說是在機場、火車南站等地,在公共交通停運的時候,需要政府保證計程車這一補充交通方式的數量充足,這就是計程車承擔的基本公共服務的保障責任。除了這部分需要保障外,剩下的部分應該盡量放開市場,通過市場方式進行調節。」

「網約車的成本,算上買車成本,成本並不低。巡遊車和網約車各有各的市場,誰也搶不了誰。」 順德客運協會原會長、計程車行業專家胡鍵透露。在交通部出台網約車管理辦法之前,靳文舟參加過幾次交通部的會議。他認為,計程車和網約車走到今天這個形勢,目前這個過渡階段還不是一個穩定的階段。在他研究看來,交通堵,完全怨網約車和計程車多依據是不充分的,真正堵的原因還是開私家車的人。「如果養車了,你就會經常用,所以交通擁堵的根本問題還是養車養得多了」。

各方聲音

●的士公司 「份子錢」是必要成本

在計程車可能漲價的消息公布之後,市民反對聲如潮。不少人認為,司機收入低,為何不降低企業收取司機的「份子錢」呢?討論會上,不少專家也直指司機交「份子錢」很多餘。不過,廣州市白雲出租汽車集團有限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張亦寧介紹,「份子錢」其實是承包經營費,主要包括車輛的折舊費用、車輛保險費、車輛維修費和其他成本等,這些都是企業維持運作的必要成本。

根據廣州市物價局2011年報告,計程車公司每輛車每月收取份子錢7850元。計程車公司扣除每月車輛折舊費1743.97元、車輛保險費690.65元、公路養路費55.55元、車輛保養維護費200元、牌照成本500元以及其他直接成本487.12元等若干項月成本以外,計程車公司的月利潤約為1035.53元。

同樣根據這份報告,計程車司機的每月支出成本中,份子錢超過五成,其他成本分別是燃料費、社保費、營業稅等。當時,每輛車每月載客運營收入約為2.53萬元,減去上述成本,每輛車每月純利潤約為1.2萬元,正常兩個人分就是每人6000元。而實際上,現在司機每個月的收入只有四五千元。

而實施上,在參加座談時,多個計程車公司都表示運營長期出現虧本狀態。記者了解到,白雲出租集團和廣交集團都表示已經給司機每月600-1000元不等的補貼。

●的士司機

取消的收費還是太少

「這麼多年過去了,都差不了多少,就是少了年費什麼的。」廣發集團的王司機在廣州開計程車十多年了,他現在每個月要上交的錢為10200元,這其中包括兩個司機2000多元的社保費。

「平均一輛車一個司機每天交給公司的錢就是170多塊,加氣費120塊,成本就300了吧,每天收入400多,一個月算下來真的只夠吃住。」他把自己比喻為長工,「只能勉強生活,一分錢存不了。」

「不要提高什麼費用,每個月司機的社保由公司承擔就好了。 」說到對計程車漲價的看法,他希望,「這一千多塊起碼也算是我們能存下來的」。

●的士乘客

反對一味漲價,希望提高服務質量

「如果夜間費用增加我可以接受,畢竟晚上打車的時間不多,而且晚上一般都是有急事。」說到的士漲價,家住海珠區的郭女士表示,候時費如果上漲,那麼跳錶就非常快,作為上班族接受不了。

長期打的士出行的陳小姐極力反對的士漲價。「計程車漲價就是簡單粗暴把負擔轉嫁給乘客。」 她分析,如果讓市場說話,那的士就應該徹底使用大數據管理。否則,一旦漲價,大家都死心塌地幫襯專車算了。「反正都是高價,差不了幾個錢。」

採訪中,不少市民表示最擔心的問題是:價格上去了,計程車的服務卻上不去。「現在專車也不好打,而且動不動就要加倍。」家住天河的白領余先生表示,計程車是一個城市公共出行的基本保障,希望政府能夠提高服務質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