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文史知識︱福康安之謎:受乾隆厚愛、遭嘉慶冷遇的異姓王

文史知識︱福康安之謎:受乾隆厚愛、遭嘉慶冷遇的異姓王

提起清代的「異姓王」,想必大家會一臉茫然。除了入關之初冊封「三藩」以示拉攏,清王朝始終執行「異姓不可封王」的政策:只要不是愛新覺羅家族的子孫,無論立下何等功勛,也只能被封為公爵。這與漢代「非劉氏不王」頗為類似。然而,有清一代,曾經出現過這樣一位特殊的人物:他不是皇族,不姓愛新覺羅,卻在三十二歲時成為一品大員,死後被破格追封王爵;乾隆皇帝甚至一度考慮給予他世襲罔替的「鐵帽子王」待遇。這就是冠絕百僚、絕超五等的唯一異姓王——嘉勇郡王福康安。但是,嘉慶皇帝親政后,很快褫奪了老爸乾隆爺給予福康安家族的各項殊寵,將其後人的爵位一降再降,直至最後發配新疆伊犁。福康安因何得到乾隆皇帝「生封貝子,死贈郡王」的極高禮遇?嘉慶皇帝又為何將父親的賞賜悉數奪還?這一切都與福康安撲朔迷離的身世有關。

乾隆帝為何偏愛福康安

富察·福康安,字瑤琳,滿洲鑲黃旗人,生於乾隆十九年(1754)。他的父親是乾隆朝著名的將領、一等忠勇公富察·傅恆,姑媽則是乾隆皇帝的原配夫人孝賢皇后富察氏,所以福康安算是乾隆皇帝的內侄。雖然身為外戚,可福康安卻絕非依靠父輩庇蔭的官二代。他自幼熟讀兵書,弓馬嫻熟,以知兵著稱於世,參與平定了大小金川之亂、廓爾喀入侵西藏等戰事,無役不從。從乾隆四十二年擔任吉林將軍伊始,歷任盛京將軍、雲貴總督、四川總督、陝甘總督、閩浙總督,兩廣總督等職,到乾隆五十一年擔任吏部尚書兼協辦大學士,年僅三十二歲的福康安在九年的時間裡遍歷疆臣,出將入相,成為乾隆皇帝身邊炙手可熱的少年英才。伴隨戰功的累積,他的爵位封號逐步攀升:從最初的雲騎尉到嘉勇巴圖魯,再到嘉勇男爵、嘉勇侯爵,直到加封忠銳嘉勇公。按清代定製,異姓爵位共二十五等,最高一級便是公爵。然而,乾隆六十年,歷史又給了福康安再上一層樓的機會。

是年正月,湖南、貴州一帶爆發苗族起義,在精神上給乾隆皇帝造成了重創。原來,這位八十五歲的耄耋天子本打算在這一年讓位給兒子嘉慶皇帝,自己躲到寧壽宮去當太上皇,為自己六十年的皇帝生涯畫上一個「保贏持泰」的句號。突如其來的湘黔苗族起義打破了乾隆皇帝功成身退的完滿計劃,使他不得不在離任之前再次用兵,委任心腹愛將福康安擔任雲貴總督,會同他的老搭檔四川總督鈕祜祿·和琳(和珅之弟)以及湖廣總督伊爾根覺羅·福寧,一起前往鎮壓起義。福康安在初春率部出征,當年十二月便俘獲起義軍領袖「苗王」吳八月。面對前線發回的捷報,乾隆皇帝犯了難。因為按照清朝入關之後的祖制,福康安已經站到了異姓封爵體系的最頂端。

福康安像(葉衍蘭繪)

面對這種情況,常規做法應該是給福康安「加恩榮」,或者「蔭子」。「加恩榮」的做法是賜給異姓公爵「宗室儀制」。比如賞賜宗室爵位可以享有的「輿前對引馬」,也就是開道車的權利。再比如異姓公爵只能用珊瑚冠頂,加恩榮之後就允許像宗室爵位一樣使用寶石冠頂。而「蔭子」更好理解:原本異姓公爵薨逝后只有嫡長子可以襲爵。鑒於你為國家所做的突出貢獻,皇帝再額外多封一個爵位給你另一個兒子。但不知道出於何種考慮,乾隆皇帝決定衝破定製,不按常理出牌,授予福康安只有宗親才能獲封的「固山貝子」頭銜。清朝入關后,異姓功臣在世之時能夠獲得貝子頭銜者,唯有福康安一人。值得一提的是:福康安獲得的貝子頭銜可不是普通的世襲頭銜。尋常的貝子只許世襲,但每承襲一次,就要降爵一等,即所謂「遞降襲爵」。但乾隆皇帝特別批示福康安的貝子頭銜允許「承襲三世」,之後再按則例降爵承襲。換言之,三代以內,世襲罔替!這份上諭公布后,朝野上下不禁議論紛紛:萬歲爺為何讓福康安一個異姓外戚,享受只有皇族宗室才能獲得的待遇?究竟這兩人有著怎樣不同尋常的關係?正當坊間流言四起之際,前線傳來福康安客死軍中的訃告。嘉慶元年(1796)五月,獲封貝子不及半年的福康安因身染瘴病歿於行軍途中,時年四十有二,正值年富力強之時。驚悉噩耗的乾隆皇帝哀痛萬分,下旨追封福康安為嘉勇郡王,謚號文襄,配享太廟。不僅福康安成為郡王,乾隆皇帝還推及其父,給傅恆也追封了郡王銜;對於福康安的子孫也眷顧有加,下詔命富察·德麟降爵一等襲封貝勒,其子襲貝子,其孫襲鎮國公,世襲罔替。聞聽此詔,朝野上下一片嘩然。此前,福康安以異姓獲封固山貝子,已無前例可循,引得朝臣紛紛揣測他與乾隆皇帝的關係。這次,乾隆皇帝不僅再次為他衝破祖制,而且是越級冊封!按例,福康安生前只是貝子銜,即使追封也應該是晉陞貝勒,而不是越級擢升為郡王。同時,不光福康安變成了王爺,連帶他老爸傅恆也被推恩為郡王,此等殊寵讓人瞠目結舌。一時間,福康安本系乾隆皇帝私生子的說法不脛而走,傳至晚清民國仍然經久不衰。

嘉慶帝冷遇背後的隱情

此等宮闈之事,正史自然不會有所記載,但歷代筆記中的描述卻大致相同。福康安的生母是傅恆的夫人,孝賢皇后富察氏的親嫂嫂。因這層關係,她時常和女眷、命婦們一起入宮聊天。某日恰逢富察皇后千秋節,傅恆夫人和往常一樣前來道賀並參加壽筵。觥籌交錯之間,皇后意外地發現嫂嫂跟隨宮女提前退場;不久,乾隆皇帝亦離席而去。心生疑惑的她隨即差侍女去探望傅恆夫人。侍女回報夫人門戶緊閉,因不勝酒力留宿宮中。至此,富察皇后心中便明白了八九分。次日,傅恆夫人前來辭行之時,皇后冷眼相對,只說了一句:「恭喜嫂嫂!」夫人眼見被小姑識破,羞得面紅耳赤,匆匆返回府中。此事惹來滿城風雨,更有好事者賦詩一首:「家人燕見重椒房,龍種無端降下方。丹闡幾曾封貝子,千秋疑案福文襄。」此詩后被收入《清朝野史大觀·清宮詞》中,大意是:皇后在宮中舉辦家宴之際,乾隆皇帝寵幸其嫂。而福康安作為外戚(丹闡,滿語皇后一族)獲封貝子,令世人都懷疑他便是當年的龍種。聯繫到乾隆皇帝對這位內侄備加榮寵,「生封貝子,死贈郡王」,二者是親生父子的傳言似乎愈加確實。除去野史記載外,在官方修撰的《清實錄》《清史稿》等文獻中,也能找到福康安系乾隆皇帝私生子的蛛絲馬跡。

首先,宮中撫養。按照《清高宗純皇帝實錄》記載:「福康安由垂髫豢養。經朕多年訓誨。至於成人。」要知道在清代,通常只有皇子可以生長在宮中,即使皇孫也不能輕易入宮覲見皇帝,更不用奢談豢養於內了。當年康熙皇帝破例將小弘曆帶回紫禁城撫養,這等恩德讓乾隆皇帝銘記終生,甚至作為「立聖孫可保三代」的證據到處宣揚。而福康安竟然自幼被乾隆皇帝安排在宮內撫養,並時常親自教導訓誨,直至長大成人。這份恩典絕不會僅僅因為他是皇后的侄兒,或者父親是軍機大臣、保和殿大學士就能夠享受到。

其次,不尚公主。查閱《清史稿》可知:福康安的大哥福靈安是多羅額駙,迎娶了宗室郡王之女為妻。二哥福隆安為和碩額駙,迎娶了乾隆皇帝的第四位皇女和碩和嘉公主為妻。而乾隆皇帝最寵愛的皇七女固倫和靜公主生於乾隆二十一年,剛好比福康安小兩歲,可謂天造地設的一對。但是,對於「生封貝子,死贈郡王」,集萬千殊寵於一身的福康安,乾隆皇帝不僅沒有擇為國婿,甚至連親王、郡王的格格都沒有指婚與他。

再次,世襲罔替之議。儘管福康安已經成為清朝定鼎中原之後唯一的異姓王,但這並非乾隆皇帝的本意。早在冊封福康安為貝子之時,乾隆皇帝就表達過自己的初衷:福康安戰功卓著,理應和鐵帽子王一樣,享受世襲罔替的待遇。那麼,乾隆為什麼猶豫再三沒有這樣做呢?理由也頗為簡單:自順治朝入主中原到乾隆朝這一百年間,只有怡親王允祥有此殊榮。可允祥的身份是康熙的親生兒子,雍正的十三弟,屬於皇帝的至親血脈。倘若福康安被賜予了世襲罔替的「鐵帽子王」頭銜,就等於將他與乾隆的關係公諸於世。

為了制止坊間愈演愈烈的留言,嘉慶皇帝親政之後開始收回乾隆破例賜給福康安一家的各種恩榮。乾隆皇帝在世之時,福康安之子富察·德麟的爵位是多羅貝勒,官拜鑲黃旗漢軍副都統。嘉慶皇帝掌握權柄后,將德麟降爵為固山貝子,革去一切職務,變成了閑散人員。賦閑在家的德麟出於對皇帝的不滿,整日去酒樓、茶肆中抱怨,好事之徒便聚攏過來,向其打聽福康安與乾隆爺的往事。嘉慶聞聽后勃然大怒,下令德麟在家閉門思過,不許在外惹是生非;最後乾脆革去他貝子的頭銜,打了一頓板子,發配西陲。嘉慶皇帝的種種做法和乾隆皇帝給予福康安的殊榮形成了強烈反差,似乎是希望藉此以絕天下悠悠之口。

不論這樁歷史公案的真相究竟如何,福康安作為一位冠絕百僚、爵超五等的異姓王,他與乾隆皇帝之間的感情確實不啻於家人父子,其待遇比之皇子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其中的隱情耐人尋味。

(本文原題《被埋沒的異姓王——福康安的身世》,刊於《文史知識》2017年第7期"人物春秋"欄目,經授權,澎湃新聞轉載,現標題與小標題為編者所擬。)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