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微青春丨我的青春用心走過

微青春丨我的青春用心走過

由東營市作家協會主辦,東營微文化承辦的「微」青春有獎徵文:書寫青春,記錄夢想、傳遞正能量......

請點擊鏈接查看詳情:

煤礦工人我的好兄長高勝海 - 創造

我的青春用心走過

爺爺是煤礦工人,父親是煤礦工人,長大后順理成章地成為了第三代的煤礦工人,也算作是根紅苗正的「煤三代」,其實「煤礦工人」是冠冕堂皇的一種叫法,在我們那裡俗稱為「窯花子」。花子者,乞丐也,可想而知,這對於初入社會的我來說,沒有興奮沒有希冀,有的只是深深的迷茫和……屈辱。

我們迷戀地面上的鳥語花香旭日驕陽,可是你知道在地平面千米以下又是一副怎樣的場景嗎?機器轟鳴,煤塵厚重無時無刻不將人籠罩於它的淫威下,井下過於潮濕的環境讓人的呼吸不順暢,身上同樣潮濕的工作服粘粘地貼在身上,靴子里早已灌滿了水, 走起路來「咕唧」「咕唧」直響,腳直在靴子里打滑,更要命的是那派緊張的忙碌,稍有不慎就會讓人頭破血流,這一切的一切讓初下井的我感到恐懼。回到家,第一次端起了酒杯,父母沒有阻止。是啊,井下潮濕的環境太需要酒精來驅除寒氣了,但是對於我,最迫切的卻是讓酒精來麻木一下大腦,想著圖一醉,想著圖一睡,睡著了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可累,卻睡不著,神智仍然清醒無比, 閉上眼又是井下的那一幕幕。「你們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世界是你們的……」又想起了毛主席的這句話,我也正處於青春年華,我也曾有過許多光輝的夢想,難道我的青春註定要在這樣一種黑暗裡消磨?這一晚夢境與現實交替,卻難逃漆黑一片,是夜的黑還是井下的黑,分不清……

學習結束,我們正式成為了一名礦工,分到了採煤一線,我的第一份工作--柱子工。每天的工作就是扛著柱子,從一個地點挪到另一個地點,一二百斤重的柱子啊,第一次往肩上扛,怎麼都站不起來,這個時候班代就沖我吼「干不動滾蛋,煤礦不養軟蛋」,第一次遭受這樣的辱罵,血直往頭上涌,但是忍住了, 煤礦與文明是不沾邊的,這樣繁重的勞動罵人似乎是一種發泄,想著不讓人打不讓人罵就得自己挺起脊樑。我也同樣狠狠地在嘴裡罵了一句什麼,一咬牙,終於把那棵柱子拔了起來,雖然腿直顫抖,腳步也如喝醉了般地打晃,但畢竟是完成了一根的任務。

一個班下來,真的累虛脫了,踉踉蹌蹌地挪到澡堂,一屁股坐到了地下。工友們有的坐在地上美美地吸著煙,有的迫不及待地跳進澡池,有的在罵罵咧咧地發泄著什麼, 我就那樣獃獃地坐著,澡堂的蒸汽蒙蒙地,讓我看不清前面的路。

這個時候班代來到了我的面前,遞給我一顆煙,說「累了吧?要想在煤礦干,第一就得能吃苦,離開了爹媽沒有人會拿你當孩子看;第二,就是要有心,井下太危險了,要時時刻刻多長雙眼睛……「聽著這些掏心窩的話,對班代的怨恨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在煤礦得到的第一份溫暖。

熬過了第一個月,當初我們一塊分的三十多個新工人至此只剩下了我和斌,其他的人要麼永遠地離開了煤礦,要麼通過關係調到了相對輕鬆些的輔助單位。我們的父親都是老實巴腳的一線工人,沒有門路也沒有錢去替我們疏通,所以我們不怪天不怪地,不靠天也不靠地,只能靠自己!

煤礦勞動時間長,勞動強度大,工資待遇差,而最要命的還是安全係數低,高速運轉的採煤機和鎦道,不小心被它們咬一下那可不是皮開肉綻樣的簡單。有多少次目睹了那麼些個鮮活的生命就在自己的眼前重傷甚至死亡,每一次都會讓我顫慄,也曾想過一走了之,但是當時父親正在病休,而母親只是一個家屬,自己是這個家裡唯一的依靠。每次筋疲力盡地回到家,看到的都是父母心疼又愧疚的目光,這都讓我的心隱隱作疼。親愛的爸爸媽媽,你們將我養大已經不容易,還要為我的工作擔驚受怕,是兒子不孝了。所以儘管滿身的疲憊,但是我仍然會強打起笑顏,作出輕鬆的樣子,只是想讓父母放心,他們的兒子每天都會高興上班,平安歸來!

結婚生子以後負擔更重了,但是妻兒卻更成為我堅持下去的動力,一定要讓她們過上好日子,我對自己這樣說。工作依然是累,每天凌晨三點半起床,正常情況是到下午五六點鐘到家,而延點到八九點鐘是煤礦的家常便飯,往往是吃完了飯沙發上一倒就睡著了。所以對於兒子我是愧疚的,沒有更多的時間去抱一抱他,親一親他;對於愛人,我也是愧疚的,沒有更多的錢給她買好看的衣服和首飾……

下井七年我干過好幾種工種,但是不論干哪一種工作,我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將它幹得最好。尤其是後來的維修採煤機的工作,一天下來儘管又累又困,但是我仍然要記工作筆記,這一天煤機出現了什麼情況,又是如何處理的,我都詳細地記錄下來。工作三個月,區長就點名表揚我,」干三個月的比別人干三年的都要好「,所有的苦累,能夠得到領導的肯定想來都是一種值得。

2005爭取到了去集團公司職工大學學習的機會,畢業兩年後又來到了內蒙。剛開始的時候還是從事老本行,儘管這樣我仍舊幹得比別人出色,別人都是糊弄,管修不管維護,我則重在維護,我將每一台採煤機視作自己的兄弟,有些許的不合適我都會讓他們停下來檢修。記得有一次採煤機出了點小的故障,而機下面是一大汪水,我一個猛子將頭扎入水中,硬是把採煤機給修好。也正是憑著這樣的工作勁頭吧,一個月後,領導就把我調入了技術科。

雖然有過兩年的脫產學習,但是乍一進入科室工作,有太多太多需要重新學習的東西。但是這都難不倒我,別人下班我還在上班,別人成伙結隊地出去玩,我仍舊呆在辦公室里學習,我太珍惜這樣的一個學習的機會了。經過幾個月廢寢忘食的學習,再加上自己多年井下工作的經驗,很快我在技術科里能夠獨擋一面了,並被提為副科長。領導的賞識更讓我的幹勁十足,有多少次工作晚上干不完,第二天凌晨我又獨自起來干,而這些都被領導看在眼裡,在被提為科長的時候領導跟我說,」就工作能力來說,你不是最出色的,但是責任心卻是最讓人稱道的「。

後來不斷地有從前的工友來到內蒙,聽到我被提拔到了科長的位置,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真是奇迹「,我不語,這個世上哪有什麼奇迹啊,或者說奇迹的另一個名字是努力罷了。回首自己的青春,我慶幸自己的堅持,也感恩每一個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青春傷過痛過迷茫過委屈過,只要自己用心走過每一步,每一步都腳踏實地,我相信青春定能綻放美麗的花朵。

「東營微文化」體現人性本真,歌頌人間溫暖,傳播正能量,以文會友,大眾也精彩。

徵稿要求:散文,詩歌,小小說,隨筆等各類題材,字數在300-2000字以內。投稿請先關注公眾號/加主編微信。因編輯人員時間,精力有限,請作者自行校對。投稿需原創首發作品,文責自負。

投稿郵箱:407258991@qq.com

微文化本月特設人氣獎以示對作者認真推介作品及平台的鼓勵和感謝:每1000閱讀量,或留言100獎勵10元,不兼得(有獎徵文除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