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企業家、法學家發聲共振:產權保護亟待升級

企業家、法學家發聲共振:產權保護亟待升級

原標題:企業家、法學家發聲共振:產權保護亟待升級

「在政府工作報告的開篇和最後總結的部分,兩次出現『全面依法治國』這個關鍵詞,讓我們企業界的委員感到一種被保護的溫暖。」在接受採訪時,全國政協委員、伊利集團董事長潘剛指著報告中的一處讀出聲來,「開展知識產權綜合管理改革試點,完善知識產權創造、保護和運用體系。」言語之間難掩興奮。

與潘剛同樣感到興奮的,還有全國人大代表、東旭集團董事長李兆廷。「保護知識產權在製造業轉型升級中的作用非常重要。」他表示,希望國家能夠加強這方面的保護力度,從根本上實現對民族品牌的呵護。

切膚之痛:產權保護乏力 創新驅而不動

「創新驅動一定離不開法治護航,否則就很容易導致驅而不動,或者是驅而緩動。」潘剛對記者表示,振興實體經濟、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創新驅動」是一條必由之路。然而,在實踐中,不少企業對研發創新投入並沒有那麼高的積極性,對創新后的回報擁有一定顧慮。

在潘剛看來,企業家並非不知創新研髮帶來的紅利有多豐厚,而是在很多時候,原本應該由創新者獲得的紅利,被大量的仿製假冒嚴重攤薄。這樣的回答反映了實體經濟面臨的一個普遍挑戰——產權保護乏力。

在家電、衛浴等日常生活品領域,企業創新產品被「山寨」比比皆是,對這些侵權行為的法律追責卻成本高昂。櫻花衛廚()股份有限公司的推出的廚衛等產品廣受消費者喜愛,其櫻花品牌成為一種消費者承諾象徵。但是,這也成為很多企業非法利用櫻花標識的開始。相關報道顯示,為了保護產權,櫻花衛廚()股份有限公司歷時3年、經過32場訴訟之後,終於在和全國不同侵權者的訴訟戰中贏得勝利判決,耗時近千個日夜,投入相應的人力、物力、財力,才能換來一紙「停止侵權」的「勝狀」。遺憾的是,這樣的尷尬並不鮮見。

「我們投入幾個億研發打造一款明星產品,又耗費很多精力去維權,最後得到的只有區區一二百萬賠款,這跟創新者的付出、仿冒者的違法所得相比,簡直微乎其微。」潘剛表示。面對知識產權侵犯,創新型企業多數也曾想去積極維權,儘力保護自身合法權益,可是在現實面前卻顯得身單力孤,成本高昂。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部分全國政協委員也在聯名提案中直指,種業危機局面形成的主要原因,是對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視不夠,在知識產權侵權上,打擊力度不強;在種業知識產權保護上,公共性投入不足,並疾呼「要將種業知識產權保護提升到國家產業振興的戰略高度」。

專家說法:違法成本過低 侵權禁而不止

「我建議加大知識產權的保護力度,提高法定賠償上限、對情節嚴重的惡意侵權行為實施懲罰性賠償,加強對關鍵核心技術、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司法保護,也加大對制假售假的打擊力度。」 在全國政協聯組會座談時,潘剛表示,著力振興實體經濟,需要國家為企業營造一個有利於創新研發的法治環境,有利於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在法學專家們看來,違法成本過低,侵權事件才屢禁不止。現行相關法律規定存在過時、過寬、模糊和難以執行的缺陷,要根治制售假問題,需改善立法、嚴格執法並加重刑罰力度,讓制售假貨者付出應有代價。

據悉,與發達國家相比,對制假售假者的處罰力度顯得「相當溫和」。相關資料顯示,美國聯邦法律規定,制假售假初犯者將面臨10年以上的監禁,重犯者將面臨20年以上監禁和500萬美元的罰款,因假貨造成死亡後果的個人將會被終生監禁;如果是公司違法,罰金高達1500萬美元。

在當前環境下,應該如何破解仿冒制假售假的困局?綜合報道顯示,法學專家們各有「高招」。

清華大學法學院張建偉教授認為首先應該完善現行相關法律。「目前法規從結果來定罪,造成了作繭自縛的情況,很多結果無法確認,如假貨的全部銷售數額、對人身的傷害。」他表示,這使得很多制售假貨份子成為「不倒翁」,那些被及時揭露出來的制售假貨行為,也難以受到應有的處罰。」

浙江大學刑法研究所執行所長高艷東開出的「藥方」更猛一些。他提出,針對現行法律的缺陷和執法中的困境,定罪標準應當從銷售金額一元化向多元化轉變。除此之外,還要引入懲罰性賠償,讓制售假者「傾家蕩產」,並鼓勵行政執法部門、司法機關、社會機構、商業平台和消費者共同形成立體治理體系。

實體經濟已經走到了轉型升級的關鍵期,依靠創新、保護產權已是必有之路。潘剛在結束採訪時如是表示,「振興實體經濟,必須強化知識產權保護,讓創新驅動真正發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