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遷館耶路撒冷,特朗普這招「無影腳」夠絕!

遷館耶路撒冷,特朗普這招「無影腳」夠絕!

美國總統川普引爆了一個大新聞。

▲ 當地時間12月6日,川普發表電話講話,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並宣布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將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

雖然現實情況決定在完成必要的館舍建設和安全保衛措施規劃之前,美國大使館不可能立即搬遷,但川普此言一出,就立刻招來了阿拉伯國家的一片反對之聲。

衝突的種子

耶路撒冷地處「文明的十字路口」——巴勒斯坦地區的核心地帶,具有數千年的歷史,是基督教、猶太教和伊斯蘭教這三大宗教共同的聖地。

不同的民族和文明在這裡經過數千年的碰撞,既產生了文明的火花,同時也積累了錯綜複雜的矛盾。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時的英國無比垂涎奧斯曼帝國統治之下的巴勒斯坦地區,為了攫取對這一地區的統治的合法性,時任外交大臣的貝爾福在猶太鉅賈羅斯柴爾德男爵的推動下發表了支持猶太復國主義的《貝爾福宣言》。▼

老謀深算的英國人一邊希望得到國際猶太財團的支持,另一邊卻又不想過分得罪巴勒斯坦地區的阿拉伯人,於是就在宣言里耍滑頭,有意模糊措辭。而這也為日後的巴以衝突埋下了種子。

宣言稱:「英皇陛下政府贊成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民族之家,並會儘力促成此目標的實現。但要明確說明的是,不得傷害已經存在於巴勒斯坦的非猶太民族的公民和宗教權利,以及猶太人在其他國家享有的各項權利和政治地位。」

《貝爾福宣言》是當時的英國政府表示贊同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國家的公開保證,也是世界主要國家正式支持猶太人回歸巴勒斯坦的第一個宣言。

在這份法律文件的鼓勵下和英國殖民政府的支持下,猶太人開始了大規模移居巴勒斯坦的運動。

難以兩全的耶路撒冷

1947年11月29日,美蘇兩國出於挖老牌殖民帝國英國牆腳的心思,同時支持了聯合國通過的在巴勒斯坦地區分別建立阿拉伯國和猶太國的決議。

1947年11月,以色列國會議員大衛·哈科恩(前左)與以色列外長阿巴·埃班(前右)舉起以色列國旗,慶祝聯合國投票通過猶太建國的決議。

以色列國的面積被劃定為1.49萬平方公里,而作為重要的宗教聖地城市的耶路撒冷被認定應當國際化。

決議通過後,周邊的阿拉伯國家深感不滿。他們無法容忍在自己同族兄弟已經居住了近千年的土地上竟然出現了一個通過「購地」的方式建立起來的異族國家——以色列。

於是,以色列建國的第二天就爆發了第一次中東戰爭。

表面上看,阿拉伯國家佔有絕對優勢,但以色列憑藉著強悍的戰鬥力以及美國的全力支持,最終打贏了這場立國之戰。

1948年7月1日,巴勒斯坦拉馬拉地區,第一次中東戰爭中被俘的阿盟戰俘正在等待以色列守衛分發食物。

在戰爭中,以色列控制了耶路撒冷西部的新城區,阿拉伯軍隊僅保住了東部老城區。耶路撒冷的國際化基本成為了一句空話。

挾戰爭勝利之餘威,以色列在1950年宣布耶路撒冷將成為以色列國的首都。

而在1956年、1967年、1973年、1982年,以色列又接連與周邊的阿拉伯國家發生了四次戰爭。

1967年6月10日,第三次中東戰爭期間,以軍的坦克與敘利亞軍隊激烈衝突,坦克身後的路上冒著炸彈爆炸后的濃煙。

在1967年的戰爭中,以色列大獲全勝,不僅吞併了聯合國決議中劃歸阿拉伯國的大量領土,同時還控制了整個耶路撒冷。

1980年,以色列議會通過法案明確規定整個耶路撒冷作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都是以色列的首都。而各國當時因為考慮到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和安全等因素,仍然將各自的使館設在以色列的實際首都——特拉維夫。

1993年,巴解組織(1964年5月在耶路撒冷成立的巴解組織是領導巴勒斯坦人民爭取自己民族權利的組織)與以色列簽定了《關於在被佔領土上巴勒斯坦臨時自治政府安排的原則宣言》,以承認以色列的合法存在為條件,宣布建立巴勒斯坦國。

1993年9月13日,在美國前總統柯林頓主持的中東和平協議簽署儀式上,以色列前總理拉賓(左)與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前主席阿拉法特(右)在協議上簽字並握手。

有趣的是,巴勒斯坦的建國綱領也把其首都定在耶路撒冷。

另一方面,以色列雖然認可了巴解組織在加沙地帶和約旦河西岸建立的民族權力機構的存在,但強調這只是阿拉伯人的「自治政府」,並不承認這就是巴勒斯坦國。而以色列也堅持認為耶路撒冷作為自己首都的地位不可動搖。

川普的小心思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大力支持,是以色列立於不敗之地的根本所在。

歷次中東戰爭造成了上百萬的阿拉伯人逃離家園成為難民,不僅嚴重衝擊了周圍阿拉伯國家的社會秩序,同時也導致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間的民族仇恨越來越深。

阿拉伯國家多信仰伊斯蘭教,其和以色列之間的仇恨除了戰爭和民族之仇,更是疊加了宗教色彩,頗有再次基督教/猶太教文明與伊斯蘭文明之間的「文明衝突」之勢。

因此,對於整個伊斯蘭國家來說,不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幾乎成了一個「政治正確」的標準。對於美國的歷屆政府也是如此,他們都不敢冒阿拉伯國家之大不韙。

雖然美國國內猶太集團 「美以公共關係委員會」實力強大,甚至能夠通過推動美國國會立法認可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但歷屆美國總統都通過行政命令的方式「推遲」將美國使館遷往該處。

但如今的中東地區早已今非昔比。

阿拉伯國家已成碎片化,他們之間絕無可能再像以前那樣用一個聲音說話,對於川普來說,此時宣布將使館遷往耶路撒冷,正當其時。

  • 阿拉伯國家組團去跟以色列PK敗多勝少記憶猶在,祈禱以色列不要再讓自己的處境雪上加霜還來不及,現在即使受了委屈,也不會真的去找美國和以色列算賬。

  • 沙烏地和伊朗爭鬥正酣,從目前的形勢看來,沙烏地明顯處於被動局面。沙烏地需要美國的支持都來不及,怎麼會再在這個時候與美國結怨?

  • 伊朗當然會擺出宗教捍衛者的架勢來,但只要想想好不容易簽訂的《伊朗核協議》,估計也不大會輕舉妄動。對於伊朗來說,先鞏固住已經到手的好處不比再生事端來得划算?

  • 土耳其雖然在激烈反對,但若因此與美國決裂,日後萬一與俄羅斯關係發生變故,那麼立刻會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恐怕埃爾多安不會不考慮到這其中的奧妙。

川普看起來的「任性」之舉不僅不會給自己造成太大的壓力,反而還能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好處。

設立在特拉維夫的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

作為一個政治上的「圈外人」,川普最缺少的就是黨派機器的支持,以至於自己的政策推進在傳統精英把持下的國會面前舉步維艱。如果能與這個實力最為強勁的「院外集團」形成政治同盟,形成川普指揮「美以公共關係委員會」、「美以公共關係委員會」指揮國會的鏈條,那麼勢必將利於川普推行各種政策。

不過,總有「光腳不怕穿鞋的」。

對於「有家有業」的阿拉伯國家各國政府來說,或許確實不願意與美國發生正面抗衡,可對於「基地組織」或者「伊斯蘭國」這種既無牽無掛也有槍有彈的極端組織來說,川普「拉仇恨」的舉動很可能會成為他們在伊斯蘭世界中把自己打扮成「聖戰勇士」的好機會。

極端組織很可能會藉機再度招兵買馬,發動更多的恐怖襲擊。

這種成本對於本來就是恐怖分子「最愛」的美國來說也並非不可承受,反過來還可以驗證川普的「旅行禁令」和「修牆計劃」非常必要。

好吧,雖然是政壇新手,但川普工於算計的本事絕對賽過許多政壇老將。

撰稿 / 千里岩

編輯 / 張晶

圖片 / 網路

製作 / 徐曦嘉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