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解決互聯網之父的隱憂,必須到中國找我取經

解決互聯網之父的隱憂,必須到中國找我取經

解決互聯網之父心裡的隱憂,我認為,必須到找我取經。舍此無他法。

「互聯網之父」是誰?

蒂姆·伯納斯·李也。英國計算機科學家,萬維網的發明者。2004年,獲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頒發大英帝國爵級司令勳章。2009年4月,獲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

上周日,蒂姆發表了一封公開信,闡述了讓他感到「日趨擔憂」的三個重大的互聯網問題。

第一個,用戶失去對個人信息的控制權;

第二個,錯誤信息和「虛假新聞」通過社交媒體、搜索引擎大規模傳播;

第三個,網路政治廣告需要更透明。

在這3個問題中,虛假新聞在全球範圍內受到廣泛關注。這也是蒂姆最心痛的問題。

雖然說,虛假新聞自互聯網誕生以來就一直存在。

但是,自去年美國總統大選以來,關於這一問題,已經沸反盈天,幾乎造成美國大分裂。

猶如由皮膚瘙癢症變成了皮膚癌。不解決是不行了。

許多美國人聲稱虛假新聞影響了美國總統大選結果。

比如保羅·霍納說:「我認為,唐納德·川普進白宮是我的功勞。」據霍納介紹,大選期間,他炮製的一些假新聞被媒體和川普競選團隊當成真事。比如,他編造過一個川普抗議者獲得3500美元酬勞的故事,隨即被川普的競選團隊作為事實轉發。「他(川普)的追隨者不做任何事實核查,什麼帖都發,什麼事都信」。

美國大選中,社交媒體的假新聞之所以越到後期越猖獗,也跟網站的複雜演算法有關。

facebook「新聞推送」把真真假假的新聞攪在一起推送,可以算流量算互動性算廣告提成,為假新聞製造者提供了牟利空間。

當然,假新聞不限於社交媒體,傳統媒體也是重災區。

川普總統自上任以來,一直強調主流媒體的虛假新聞問題。

他多次強調,美國媒體在報道中採取雙重標準,製造假新聞,「已經變得非常不誠實」。

虛假新聞之昌盛非自互聯網始。

翻翻新聞史可以知道,自有了媒體以來,就有虛假新聞。

早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美國報業大亨威廉·赫斯特旗下的《紐約新聞報》與約瑟夫·普利策旗下的《世界報》激烈競爭,追求聳人聽聞以擴大報紙銷量的黃色新聞風行一時,其典型特徵包括使用大字型大小煽動性標題;捏造訪談記錄和新聞報道;採用容易引起歧義的標題和版式;大量採用未經授權或真實性可疑的圖片;標榜同情「受壓迫者」,煽動社會運動……

謊言為何屢禁不止?張笑容認為,這是因為說謊有利可圖。

美國人製造假新聞,可以通過社交媒體和搜索引擎,帶來巨大流量,快速形成廣告收入。

正因如此,蒂姆對虛假新聞的快速傳播非常擔憂。

他在發表的公開信中表示,「我們必須鼓勵谷歌和Facebook等信息傳遞者,繼續解決這一問題的努力,打擊虛假信息,同時,我們不能建立一個集中的機構,由它來劃分『虛假』和『真實』信息。」

如何打擊虛假新聞呢?

蒂姆給了一個法子:呼籲互聯網用戶對政府和企業施壓。他希望這樣的壓力有助於確保互聯網符合其最初的設想:使任何人在任何地方能共享信息、獲得機遇,跨地理、跨文化進行協作的開放平台。

這不是形同與虎謀皮嗎?紙上談兵不靈光。

我認為,打擊虛假新聞應該是一套組合拳。

首先,川普政府強力建設網路實名制體系,有了網路實名制,便可以迅速控制假新聞傳播源頭。

其次,川普政府給網站運營方增加壓力,以便控制假新聞傳播渠道,光發推特是不靈的,必須加大懲罰力度,不聽話就處以重罰。

再次,美國各大網媒須建立用戶舉報機制、真假信息仲裁機構和自律機制,以便控制假新聞傳播過程。明顯的假新聞,有正義感的紐約市民隨時發現隨時舉報。如果一時判斷不了,則提交給信息仲裁機構,寧刪勿貼。如果業務水平低,可以參加行業間自律組織,互相監督互相學習。

同時,警方、FBI或CIA等機構必須加強社會管控力度。一經發現,快速介入,鎖定源頭,找到假新聞製造和傳播者,予以重罰。反正美國情報組織幾乎可以監控整個互聯網,能力全球領先,川普總統應該命令國會給警方授權,以便查案辦案。

幾招下來,假新聞不絕跡是不可能的。

如此,互聯網之父無憂矣。

我強烈指出,美國人英國人真應該到來找我取取經啊。

誰能把這個善良而有點迂腐的小老頭帶到第三極跟我聊聊,送我港幣一百萬。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