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能說的秘密:「注水」的網貸壞賬率

不能說的秘密:「注水」的網貸壞賬率

除了盈利能力,逾期率、壞賬也是投資者關注的投資指標之一。「逾期率、壞賬率等貸后數據是了解一家平台運營是否良好、資產端是否強大的核心指標。而在互金協會去年10月底下發的《互聯網金融信息披露個體網路借貸》標準中,也要求互金平台對逾...

除了盈利能力,逾期率、壞賬也是投資者關注的投資指標之一。「逾期率、壞賬率等貸后數據是了解一家平台運營是否良好、資產端是否強大的核心指標。而在互金協會去年10月底下發的《互聯網金融信息披露個體網路借貸》標準中,也要求互金平台對逾期金額、項目逾期率、金額逾期率等進行披露」,人人聚財CEO許建文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逾期率和壞賬率等數據直接影響了用戶資金的安全度和平台的收益率,平台的用戶需要知悉這個信息。

但是,在信披機制尚未健全的行業環境中,網貸平台披露的壞賬率卻多被質疑不夠真實。據融360網貸評級課題組梳理數據發現,除了宜人貸和信而富這樣自身上市的網貸平台,其他平台主動公布的壞賬率基本都在3%以下,比銀行不良率還低的數據從統計口徑到數據真實性的可參考度都不高,含有較大的「水分」。

僅部分平台主動披露壞賬

在《信披標準》發布以前,網貸行業一直沒有明確信披標準,平台對於運營信息的披露也僅停留在表層——註冊人數、成交總額、產品運營情況、投資者分佈等基本指標,而對於壞賬這類敏感信息則鮮少披露。尤其在網貸發展得如火如荼的2015年,也僅有個別平台主動披露壞賬率。對此,有分析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網貸平台往往傾向於公開對自己有利的信息,而壞賬較為敏感,且由於P2P平台借款成本較高,要保證低壞賬率較為困難。因此,彼時網貸平台大多對壞賬數據遮遮掩掩,而壞賬披露又沒有一個統一的強制標準,自然很少平台會主動披露。

而隨著去年10月份「史上最嚴信披」的上線,不少平台也加強了信披的力度。本報記者在今年年初統計了20家網貸平台年報,其中7家平台主動披露了逾期、壞賬情況。但是描述則比較簡化,僅一句話帶過。逾期、壞賬的百分比,基本都在3%以下,或是直接表示零逾期、零壞賬。可以看到,不少平台開始勇於揭開壞賬的「遮羞布」。但是從統計比例來看,仍僅有35%平台願意主動披露。

上市系平台的信披則相對比較透明。根據微貸網所屬上市公司漢鼎宇佑的年報數據,2016年的營收17.76億元,凈利潤3.25億元,壞賬率為0.27%。據近期上市的信而富招股書披露,其生活貸款的整體壞賬率截至2014年底、2015年底和2016年底分別是7.3%、11.8%和14.9%。計算方法是:用違約180天以上的貸款總量除以各類貸款從2011年到2016年5年的總貸款量。宜人貸披露的凈壞賬率數據顯示,在2013年發放的A類借款人壞賬率已經達到7.2%; 2014年發放的B類借款人貸款壞賬率為6.6%,高於同期D類借款人6.3%的壞賬率;而壞賬率最高的貸款出現在2015年的C類借款人中,壞賬率高達8.2%。

信披趨嚴行業更加透明

對於非自身上市的平台所披露的壞賬數據,業內多存質疑。融360認為,不少平台主動公布的壞賬率基本都在3%以下,比銀行不良率還低的數據從統計口徑到數據真實性的可參考度都不高,含有較大的「水分」。相對來說,真實的壞賬率仍然是這個行業不能捅破的秘密。不過,從趨勢上來看,網貸平台壞賬率攀升是不爭的事實。

有業內人士在此前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談道,由於P2P平台不同於上市公司,其年報不強制規定由機構進行審核,在銀行都面臨不良率走高的大環境下,一些平台聲稱自己不良率極低甚至為零,這使得P2P平台年報真實性存疑。「要保證平台信息披露的真實性,一方面平台自身要嚴格要求自己,行業要營造出自律的氛圍,監管層要加大監管力度,打擊年報造假行為。」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隨著網貸行業監管的進一步細化、信披機制的完善,網貸行業正在逐漸走向透明化。據悉,近日,互金協會下發了《關於召開集中式信息披露平台接入培訓會議的通知》,通知提到由協會組織搭建的集中式信息披露平台將於近期上線試運行。

在業內人士看來,集中式信息平台的上線意味著網貸信息披露場所從分散變得集中,是對當前監管的有效補充。通過集中管理、監控、約束促使P2P平台擴大披露範圍,有利於提升行業透明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4篇文章,獲得23128次喜歡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