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湖南多位養殖戶因大康農業違約「返貧」 公司未回應

湖南多位養殖戶因大康農業違約「返貧」 公司未回應

2月25日,湖南漵浦縣彭洲村養殖戶家廢棄的豬場。B06-B07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張泉薇

青壠村種豬場項目,尚未建完,已停工兩年。

彭洲村養殖戶向新京報記者出示的養殖合同(漵浦均益生態養殖有限公司為大康農業子公司)。

因為4年多前的一紙合作養殖協議,近日上市公司大康農業再陷糾紛。

近日,新京報記者獲悉,湖南漵浦縣農戶聯名向當地政府及當地證監局舉報大康農業(原大康牧業),要求公司為其曾經的多項承諾負起責任。

2月24日,湖南懷化漵浦縣彭洲村村委書記何滿林告訴記者,如果大康農業拒不履行此前與該村村民達成的「合作養殖」承諾,將繼續維權。

事件背後,「易主」已三年有餘的大康農業,正通過剝離原有主業生豬業務等「甩包袱」的方式加快轉型。

新京報記者在湖南當地實地採訪中發現,除了農戶所舉報的單方面終止協議等情形,大康農業還在其幾年前的養殖項目中存在項目停工、後續進展無披露等遺留問題。

「脫貧脫貧,越脫越貧」

春節過去,湖南懷化漵浦縣彭洲村村民奉明剛(化名)躲債歸來。這些債務來自民間借貸和親朋好友。幾年前,為了建設養豬場以便成為大康農業的養殖戶,他幾乎借遍了所有能借到的錢,最後還找了高利貸。

2月25日,新京報記者在奉明剛家看到,其四處借貸逾百萬元所建的養豬場現已廢置。奉明剛稱,這一切都是上市公司大康農業「單方面違約」造成的。

在這座地處湖南山區的村莊,奉明剛並不是唯一一個債台高築的人。2012年,上市公司大康牧業(現改名為大康農業)與當地政府官員來到村裡,號召村民與公司進行「合作養殖」。據多位村民證實,當時大康農業口頭宣稱的具體合作模式,是由公司承擔豬場建設資金、提供種豬、委託村民進行生豬「代養」,並按照養豬的數量向村民支付「代養費」。

包括奉明剛在內的29戶村民被「跟大康,奔小康」的口號打動,陸續與大康農業達成了合作協議。

村民劉祥瑞(化名)告訴記者,大康農業當時承諾與村民「長期合作」,但並沒有在書面上明確「長期合作」的具體期限。新京報記者從一份村民提供的「生豬委託養殖合同」上看到,書面約定的有效期實則為8個月,到期后則續簽一次同樣期限的合同。

按照劉祥瑞的描述,出於對「大公司」的信賴,當時大家並沒有就此提出異議。

此外,大康農業開始時承諾負擔的豬場建設費,實際也由村民自掏腰包「墊付」。

「只給了一小部分啟動資金,公司說後期會把錢全部補給我們。」劉祥瑞稱。為了獲得為「大公司」養豬的資格,報名的29戶村民幾乎家家舉債自建養豬場。據新京報記者了解,規模最小的投資在30萬左右,最多的人家投資超過150萬,而這些人家多數並不富裕。

2013年,各家各戶的養豬場陸續建成投入使用,養殖戶們分別為大康代養了兩批到三批生豬,並按照100元/頭的價格獲得「代養費」。

養殖大戶何平(化名)表示,如果真的像大康所承諾的那樣「長期」合作下去,「奔小康」並不是一句空話,然而到了2014年下半年,村民們發現,大康開始對他們置之不理,不久后更是宣布單方面終止合作,不僅不再委託村民代養,起初承諾負擔的「豬場建設費」也沒有了下文。

何平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早年外出打工掙回來的二十多萬家底全部搭進了養豬場,此外的幾十萬元外債更讓他終日寢食難安。何平說,恐怕自己這輩子都難以翻身。

「本來指望大康帶領我們脫貧的,現在過得比以前還差。脫貧脫貧,越脫越貧。」奉明剛說。

2月24日,彭洲村村委書記何滿林告訴新京報記者,29戶養殖戶已經多次聯名舉報,並將大康農業舉報至當地證監局,試圖進行維權,截至目前,相關部門尚未給出實質性解決方案。

何平稱,村民們的訴求包括要求大康農業履行承諾,給付豬場建設費,賠償農戶經濟損失等。

養殖村項目廢置?公司未披露

新京報記者翻閱歷史公告發現,此次「維權」農戶所在的彭洲村,是大康農業2012年使用超募資金建設「生豬生態專業養殖村」項目的組成部分。

2012年5月,大康農業在公告中稱,擬拿出超募資金中的2885萬元,與包括彭洲村在內的四個村、397戶養殖戶合作,「加盟養殖戶自籌3440萬元」。資金將用於「新建和改建豬舍」「租賃飼料廠」「獸葯門市部」等。

對於讓「加盟養殖戶」自籌3440萬元,大康農業在公告中認為這樣做的好處是「減少公司的固定資產投資」。

根據公告,項目預計建設周期為兩年。按照彼時的樂觀設想,項目達產後,「年出欄商品豬20萬頭,銷售收入約3億元,年均利潤約1237萬元。」

但這一項目啟動后不久,國內生豬市場便走入下滑通道。到了2014年尤其是下半年,國內生豬市場正在經歷過去15年中最「慘烈」的全行業虧損。

此前的2013年7月,大康農業「易主」,上海鵬欣集團通過定增成為大康農業的大股東。

新京報記者根據對彭洲村養殖戶們的採訪估算,其通過為大康農業養豬得到的回報不足成本的十分之一。

在大康農業2014年之後的公告中,多次明確「剝離」生豬業務。

2015年年報顯示,大康農業2015年畜牧養殖業的佔比進一步下滑,在全年營收中貢獻比例由2014年的54.58%下降為7.34%。同期,公司蛋白質貿易收入所佔比重由3.77%劇增至89.41%。

新京報記者查閱公告發現,對於使用超募資金建設的「生態養殖村」項目,在大康農業此後的公告里已銷聲匿跡。

2月26日,新京報記者撥打包括大康農業董事長彭繼澤在內的公司多位負責人電話,試圖就前述事項進行採訪。截至發稿,電話均無法接通,也未回復簡訊。

「湖南最大種豬場」疑似爛尾

在位於彭洲村幾十公裡外的觀音閣鎮青壠村,大康農業的生豬業務,以另一種方式呈現著慘淡。

2月25日下午,在青壠村村民的帶領下,新京報記者看到了2013年開工建設的大康農業青壠種豬場。現場是一片尚未完工的工地,無人施工,荒草叢生。項目部辦公室僅有一名村民留守。

「停工了。」據村民回憶,工地徹底停工大概是在2014年年末至2015年年初期間,至今已兩年有餘。

一則當地新聞網站刊登於2014年的報道稱,青壠種豬場「由湖南大康農業股份有限公司投資建設,總佔地面積158.24畝,新建高標準豬舍3.75萬平方米、沼氣池1200立方米、糞污處理池6000立方米,辦公室及生活附屬建設2000平方米」。當時報道稱「項目建成后,將成為湖南最大的種豬場」。

當地村民表示,兩年前,這個此前頗受外界關注的項目不知為何停工,村民們猜測是由於「資金缺乏」。

一位名叫呂崇良的村民自稱是這一工程當時的包工頭之一。呂崇良表示,2014年,由於項目方拖欠工程款,導致無法按時給工人發放工資,隨即停工。因為承接這一項目,自己目前負債約400萬元。

記者注意到,2016年1月,大康農業發布了一份關於青壠項目的公告。公告稱,公司「為完成湖南生豬業務部分在建工程項目後續工作,同時有效控制成本風險」,決定與漵浦鴻飛達養殖有限責任公司合資成立懷化欣茂牧業有限公司,雙方共同對上述在建工程項目進行投資建設開發。

根據公告,欣茂牧業的註冊資本為1.3億元。大康農業出資7195萬元,持股55%。其中的4895萬元為「實物出資」,該部分「實物」即在建工程的評估價值。公告稱雙方資金來源均為自有資金。

該方案發布的時候,國內生豬價格走出低谷並呈現強勁上漲勢頭。公告發布后,不少股民認為這是一項足以拉升股價的「重大利好」。

新京報記者在當地走訪中發現,青壠村大部分村民都沒聽說過這家聲稱開在村裡的「欣茂」公司,他們每日所見的仍然只是一個廢棄的工程項目,工地沒有復工的跡象。

記者翻閱大康農業的歷史公告發現,其此後沒有對青壠項目的停工原因和後續安排進行過任何披露。

■ 延伸

大康農業資本局:大股東「鵬欣系」高比例質押股權

曾經靠生豬養殖業務上市的大康農業,現在不喜歡「養豬」了。

在過去的幾年中,大康農業對生豬業務逐步剝離,並不斷海外併購,將業務擴展到肉羊的養殖和銷售、牛肉的進口和銷售、嬰兒奶粉和液態奶的進口和銷售。目前,轉型尚未給大康農業帶來豐厚的利潤,倒是公司的理財收益有效對衝掉公司主業的虧損。

大康農業資本運作背後,是「鵬欣系」操盤。與「鵬欣系」其他上市公司一樣,大康農業的併購標的往往選在海外,通過高送轉擴大股本再質押協助擴大上市公司板塊。

新京報記者發現,截至2016年三季報,鵬欣系所持三家A股上市公司股份幾乎全部被質押。

主業虧損,靠理財收益盈利

2月9日,大康農業公告顯示,公司及子公司紐仕蘭、大康雪龍購買了理財產品金額累計4.83億元。4.83億元,是大康農業2015年歸屬凈利潤的161倍,卻不到大康農業目前理財產品計劃的五分之一。

2016年上半年,大康農業董事會、股東大會同意公司及子公司,合計使用不超過27億元閑置募集資金投資保本型理財產品,並在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之日起(2016年4月)十二個月內可滾動使用上述資金額度。

在過去一年中,大康農業購買理財產品均為保本型,年化收益率大多在3.5%至4%之間。

2015年,大康農業實現理財收益共計1.49億元,同比增長37.99%。2016年上半年,實現理財收益0.3億元,同比下降58.64%。

反觀大康農業的業績,2015年公司扣非凈利潤虧損0.97億元,加上非經常性損益,公司實現歸屬凈利潤299.72萬元。2016年上半年,大康農業扣非凈利潤788.33萬元,但在三季報中,前三季度扣非凈利潤為虧損568萬元,整體凈利潤為2386萬元。

可以看出,過去近兩年中,公司主營業務一直處於虧損狀態,但通過理財產品的收益,實現微弱盈利。

大康農業2010年上市,彼時名為大康牧業。大康牧業在招股書中稱,獨創了「公司+基地+養殖大戶+農戶」的經營模式,致力於成為一流的優質豬肉供應商。

2013年9月,深交所對大康牧業及其相關當事人通報批評,原因是2012年全年凈利潤預告數據與實際數據存在重大差異,且未及時修正。事後,新京報報道了大康牧業還涉嫌上市前資產收購造假,募投項目實際進展與信息披露不一致等。

同年,大康牧業通過定增的方式,將控股權交給上海鵬欣的實際控制人姜照柏。

上海鵬欣入主后,開始對大康牧業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大康牧業在2013年年報中稱,公司主營業務發展面臨瓶頸,公司董事會經過仔細研究、多方論證后,啟動了非公開發行股票引進戰略投資者的工作,即在公司原有的生豬養殖基礎上引入羊肉、牛肉、嬰兒奶粉和液態奶等業務,以期成為公司新的利潤增長點。

至2015年底,大康牧業主業仍不見起色。據2015年年報,公司採取資產託管、承包經營或出售相結合的方式,對生豬業務進行逐步剝離。2016年5月底,大康牧業更名為大康農業。

海外併購「越挫越勇」,從牧業轉型農業

上海鵬欣對大康牧業的資本運作,還體現在對外併購上。

2014年6月,大康牧業發布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欲通過募集資金收購紐西蘭北島牧場和洛岑牧場。大康牧業希望通過收購,形成奶源自給自足,擺脫對第三方供給的依賴,減小奶源價格波動對經營業績的影響,打造一條從「牧場到餐桌」的完整產業鏈閉環。

該項目後來雖然得到國家發改委備案,但大康牧業稱與交易對手方在一些關鍵問題上仍未能達成一致意見,終止籌劃「重大事項」。

兩個月後,大康牧業稱將收購紐西蘭弗立明牧場,后因未遞項目申請文件,未達到不動產買賣協議的生效條件,遂取消。

2015年1月,大康牧業稱將以不超過2.15億元的金額收購紐西蘭佩尼牧場的相關資產,最後也沒有成功。大康牧業在2015年年報中用「迎難而上,積極爭取」來形容海外收購。

在此期間,大康牧業與天堂矽谷共同發起設立總規模為50億元的國際農業產業併購基金,在全球範圍內尋求優質農業產業資源、技術項目。

2016年4月18日,大康牧業擬以不超過14.57億元對澳大利亞牛肉生產商Kidman公司80%股權發出要約收購。不過,澳大利亞隨後「否決」了該項收購。

大康農業2016年半年報顯示,其於2014年提出的收購克拉法牧場獲得紐西蘭政府審批機構批准。公司在巴西的大農業項目也完成交割。隨著首批海外併購項目的逐步落地,新的商業模式初現雛形。

截至2016年上半年,大康農業累計對外投資7.14億元,同比增長404.55%。公司子公司和參股公司共計26家,所處行業涵蓋畜牧業、屠宰加工、蛋白質貿易和其他金融業,所處地域涉及境內和境外。

公告稱,2016年正值公司更名為「大康農業」的發展元年,公司踏上了從「牧業」到「農業」的轉型之路。

2016年上半年,大康農業的貿易收入占上半年營業收入的80%以上,但利潤貢獻不大。同期公司實現營收17.09億元,同比增加72.39%,但歸屬凈利潤僅0.1億元,同比下降13.77%。

根據2016年半年報,大康農業主營業務包括,畜牧業-牲畜飼養、農副食品加工、蛋白質貿易、飼料、養殖、屠宰肉製品、乳製品銷售和其他蛋白質食品貿易。

「鵬欣系」所持大康農業股份幾乎全被質押

大康農業的一系列資本動作,離不開大股東上海鵬欣的操刀。據大康農業2016年三季報,上海鵬欣(集團)有限公司及其三家全資子公司共持有大康農業55.28%股份。

上海鵬欣官網顯示,其為一家集房地產開發、礦產實業、現代農業和股權投資等於一體的民營企業集團。目前已擁有全資、控股子公司幾十餘家,資產規模超百億元。

大康農業2015年年報顯示,姜照柏持有南通盈新投資有限公司99%的股份,南通盈新持有上海鵬欣100%股份。工商信息顯示,南通盈新的另一位股東是姜雷,而姜雷為姜照柏弟弟。

《理財周報》曾援引一位接近鵬欣集團的內部人士對姜氏兄弟的印象:從農村走出來的,低調,但是很有事業心,尤其在實業這塊,想法很大。

新京報記者發現,除大康農業外,鵬欣系控股的上市公司還有A股的鵬欣資源、國中水務,以及是港股潤際控股的大股東。

鵬欣資源官網稱,上海鵬欣自2009年獲得公司控制權后,公司發展策略發生調整,努力探索「走出去」的戰略思路。2017年1月26日,鵬欣資源宣布對旗下公司設立的產業基金增資,投資規模從2000萬美元增加至2200萬美元。

國中水務2015年年報中稱,持續關注海外併購機會,國際化意識和國際化程度走在國內水務企業的前列,並已取得國際化的初步成果。

不斷的海外併購,鵬欣的錢從哪來?

證券時報曾援引業內人士稱,通過高送轉擴大股本再質押協助擴大上市公司板塊,是鵬欣系資本運作的慣用手段。一位財務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大比例擴大股份,相應股票單價降低,在二級市場有利於拉升股價,也方便股東減持。

2012年,鵬欣資源半年報進行10股轉增15股,當年8月,鵬欣集團以2.41億港元認購了國中控股(國中水務前身)7.09億股。子公司中科合成高送轉展開后,鵬欣集團又質押8750萬股,補上資金缺口。

2013年6月,鵬欣資源10轉5擴股前後,鵬欣集團便啟動小幅度的減持計劃。2013年5月21日其公告減持580萬股,預估減持金額超億元。

大康農業同樣採取了高送轉擴股。2014年5月,實施每10股轉增5股,6個月後又實施每10股轉增12股。

從2016年三季報來看,鵬欣系在各上市公司的股權幾乎全部處於質押狀態。股權質押,通常是出於融資的目的,用於彌補流動資金不足。

如大康農業中,上海鵬欣所持股份質押率99.96%、上海鵬欣子公司厚康實業、中科合臣化學、吉隆和匯所持股份質押率均為100%。

鵬欣資源中,上海鵬欣所持股份質押率為100%,中科合臣化學所持股份質押率95%。

國中水務中,控股股東國中(天津)水務有限公司所持股份質押率87.99%。國中(天津)水務單一股東為潤際控股有限公司,即鵬欣系港股上市公司。(張泉薇 徐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