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租賃】「共享汽車」的春天即將到來?

【租賃】「共享汽車」的春天即將到來?

就在共享腳踏車「彩虹大戰」打得火熱之時,共享汽車又來了。

其實,共享汽車並不是一個新概念,2016年以前業內稱之為「分時租賃」模式。分時租賃是指許多人合用一輛車,即開車人對車輛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用戶只需在手機上下載相應的租車軟體,實名註冊后繳納押金,然後就可以通過軟體搜尋離自己最近的汽車,當預約好自己需要的車輛后只需用手機就能解鎖車門並使用車輛。

最近兩年,汽車「分時租賃」開始備受關注。

P2P租車平台紛紛轉型分時租賃

猶記得,2014年發展得如火如荼的P2P租車平台,由於徵信體系不健全、車主持觀望態度,導致供給車源有限,加之私家車共享在服務上難以做到標準化,最終沒有迎來期盼中的爆發期。

為此,到了2016年,一些P2P租車平台紛紛轉型,分時租賃是他們看好的下一個機遇。2016年5月,寶駕租車更名為「寶駕出行」,同時將公司的主營業務從P2P租車調整為分時租賃, 2017年3月14日,分時租賃平台巴歌出行完成1000萬元天使輪融資,此輪融資投資方正是寶駕出行;而友友租車也在2015年10月宣布轉型為新能源分時租賃公司,並更名為「友友用車」,遺憾的是,友友用車在2017年3月10日發布公告,稱因「之前簽署的投資款項未如期到位」,公司停止運營。

整車廠商日漸偏愛新能源汽車分時租賃

另外,整車廠商和經銷商集團也日漸偏愛新能源汽車的分時租賃,據行業專業人士分析,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汽車閑置正在成為國際化的特徵,汽車製造商和經銷商面臨著日益增大的銷售壓力;二是新能源汽車享受國家如購車補貼、稅費減免、牌照支持以及不限行等路權;三是公務用車改革,促使分時租賃成為它的服務模式之一。

這就不難理解,當單純的分時租車平台目前還很難盈利之時,為什麼越來越多的整車廠商和經銷商集團卻開始陸續進場下注或加註

2017年4月8日,北汽集團旗下全新綠色出行服務平台——華夏出行有限公司正式揭牌成立。據悉,華夏出行以北汽新能源汽車為基礎,致力於打造網約車、計程車、智慧穿梭巴士、共享物流車等出行服務體系。而北汽集團從2014年就開始涉足汽車共享和分時租賃,先後成立綠行租車、北京出行、北京綠行等分時租賃品牌。目前,北汽集團投入10個億,開展新能源汽車的分時租賃、租賃業務,同時也融入針對客戶團購的業務。

2017年3月27日,寧波今日共享汽車服務有限公司收到股轉公司同意掛牌函,正式成為新三板共享汽車第一股。今日共享第一大股東為寧波當地最大的汽車銷售服務商轎辰集團,持有今日共享61%的股份。

盼達用車是重慶力帆新能源的獨立汽車共享運營平台,當前積累了40多萬活躍用戶,所有車輛均由力帆股份提供。盼達用車採用換電模式:不需要充電樁,上門送電,三分鐘換電。2017年3 月16日,盼達用車更是與芝麻信用達成合作,用芝麻信用代替押金擔保。

而戴姆勒—賓士集團正計劃在將「即行Car2go」和「Car2share」兩大共享(汽車)出行項目整合,集中發力共享汽車市場。Car2go於2016年4月在重慶正式運營,已有13萬註冊用戶、累計用車超過22萬次,總共投放超過400輛Smartfortwo;而Car2share集中在一線城市,更專註於白領人群,如北京CBD區域、上海、深圳、廣州、杭州等地的商圈、辦公圈、高等學府等高端、高頻率使用的白領園區。

除此之外,EVCARD的股東中有上海汽車集團旗下的企業;奇瑞新能源汽車在分時租賃市場投放的車輛數量龐大,在安徽蕪湖易開租車中佔有一定股權份額;2016年1月,通用汽車推出了全新的汽車分時共享服務平台Maven……不難預見,車企參與分時租賃的情況會越來越多,只是企業涉足領域各有側重。

傳統租車公司切入共享汽車市場

在這其中,也許有人要問,時下這般火熱的分時租車市場為何不見傳統租車企業的身影?要知道,2011年,安飛士在華正式推出了「分時租車」業務,這也是國內汽車租賃公司首次推出分時租車業務。

這不,一嗨租車近期推出了「嗨車」服務,切入共享汽車市場,其與汽車廠家、經銷商集團和創業公司相比,又有哪些優勢呢?

一嗨租車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汽車金融實驗室研究員採訪時表示:「第一,一嗨租車可實時運用「大數據」和車聯網技術對旗下車輛資源進行有效合理控制,優化共享車輛的停放區域和投放數量;第二,一嗨租車目前在200多座城市設立了3000多個服務網點。其中,在上海設有包括60多個門店在內的近300個直營服務網點;第三,一嗨租車擁有一整套的汽車租賃綜合運營管理服務體系,譬如多種保險服務產品、24小時客服中心、調度中心、緊急救援服務和完備的維護保養系統等;第四,一嗨租車自2006年成立以來,逐步積累了大量的牌照資源及營運資質自有車輛,並擁有完備的安全風控管理體系。」

分時租賃政策利好先行,未來任重道遠

目前,政府從各個層面推動共享經濟、新能源汽車的發展,是分時租賃發展的政策契機。

據不完全統計,北京、上海、天津、廣東、安徽、合肥等32個省市出台的政策里提及電動汽車分時租賃相關政策,其中上海、嘉定、蕪湖、合肥、湖南等省市給予分時租賃新能源汽車運營或購車補貼。

以上海為例,在由上海交通委、市經濟信息化委制定、上海市政府出台的《關於本市促進新能源汽車分時租賃業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新能源汽車分時租賃的發展受到了方方面面的支持。《意見》明確提出:到2016年底,新能源汽車分時租賃服務與經營初具規模,服務網點超過1000個,純電動汽車超過3000輛,充電樁超過5000個。到2020年底,基本形成覆蓋廣泛、互聯互通的充電設施網路,中心城充電服務半徑小於1公里,基本滿足中心城4000萬人次/年以上的出行需求。全市新能源汽車分時租賃服務網點超過6000個,純電動車超過20000輛,充電樁超過30000個。 為實現發展目標,上海市將按照全市小客車總量控制要求,優先保障用於分時租賃的純電動汽車額度需求。原則上按需核發,每年額度安排不少於4000輛。

國家方面,工信部等四部委發布的《關於調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的通知》提到,非個人用戶購買的新能源汽車申請補貼,累計行駛里程須達到3萬公里(作業類專用車除外),補貼標準和技術要求按照車輛獲得行駛證年度執行。

分時租賃行業仍面臨重重挑戰

然而,在政策紅利之下,分時租賃行業仍面臨重重挑戰。

分時租賃業務的發展離不開牌照、停車場、充電設施等核心資源的支撐,因為資源的稀缺性,其購得成本和難度將逐年增加。其中,停車成本高是分時租賃企業面臨的主要問題,尤其在一、二線城市核心地段,腳踏車月租成本均上千元,此外,網點設置的不合理也增加了調度成本。而「目前『嗨車』主要依託一嗨上海的服務網點及停車場來解決停車問題,未來也會通過多元的渠道合作來拓展更多的停車位。」一嗨租車相關負責人對此介紹到。

而二手車處置環節也考驗著分時租賃企業,畢竟作為一個典型的重運營的行業,對車隊管理能力有著極高的要求。

由於各企業在新能源車的電池壽命以及安全性方面各不相同,導致在保值率的計算上有很多不確定性,再加上流通渠道缺乏等諸多因素,直接制約了新能源車二手市場的發展,雖說比亞迪、北汽新能源等汽車廠家推出了自有品牌新能源車回購和置換業務,但也存在諸多「痛點」,比如目前比亞迪的這一政策只在深圳試點,其他地區並未執行。

此外,保險作為這一共享形式中必不可少的一環,保障著承租人、運營平台甚至社會公眾第三方的安全和損失,共享汽車若要長久發展,保險不可或缺。

特別是事故發生后,關於誰擔責的問題顯得格外重要。據了解,大多共享汽車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險,包括第三者責任險。根據《侵權責任法》,租賃、借用機動車所有人與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時,發生交通事故后,機動車所有一方應承擔的責任,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強制保險責任限額範圍內予以賠償;不足部分,由機動車使用人承擔賠償責任;機動車所有人對損害的發生有過錯的,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如果車輛購買了第三者責任險,即使駕駛員本人不是車主,保險公司也應在第三者保險責任限額內進行賠付。

除了這方面以外,針對司機的短時間不計免賠險也很值得期待,用戶可在交車時與用車費用一起交納,而針對長期使用共享汽車的用戶,還可推出針對某一段時間的不計免賠險,比如一次交納200塊錢可保障一年。所以,針對共享汽車可能導致的風險,保險公司應對客戶群體進行細分,針對不同客戶設計不同的保險產品組合,差別收取保費,最大限度地發揮保險的保障作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