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星球大戰》新人入坑指南:一文講遍所有劇情

《星球大戰》新人入坑指南:一文講遍所有劇情

克隆人:

時光一轉到了10年後,歐比旺幾乎快要成為絕地大師,阿納金如願作上了絕地學徒,帕爾帕庭當了議會議長,而帕德梅此時也已卸任了女王*,成為納布星在共和國的新任參議員,似乎一切都正朝正軌發展。

*納布星的女王制度其實跟總統制差不多,有任期、可連任、還是由公民投票選舉的。

長大后的阿納金(右)與叔叔版歐比旺

但10年後的銀河共和國體制腐敗問題更加嚴重,越來越多成員國公然脫離議會,成立獨立聯邦,共和國面臨解體的威脅。而這時當選議長的帕爾帕庭準備與議員帕德梅私下商議決策,與二人相熟的歐比旺師父再次被議會授命保護兩人的安危。

當晚,仍然有刺客意圖毒殺帕爾帕庭,在失手后被歐比旺師徒攔截,但刺客卻被不明人物從遠處用毒鏢滅了口。為了查清真兇並保護帕德梅的安全,歐比旺師徒決定分開行動,由歐比旺前往毒鏢的生產地卡米諾(Kamino)調查,而年輕的阿納金則負責護送帕德梅回納布星,暫時充當其保安。

曾提議女王提議自己當議長的帕爾帕庭終於如願以償

歐比旺臨出發前,試圖去絕地武士總部的資料庫中查閱關於卡米諾的信息,卻意外發現資料庫根本沒有記載卡米諾這顆星球。這時,絕地武士的大師尤達提醒歐比旺,或許絕地里已經有了內鬼,而這人不想讓卡米諾被找到,所以偷偷刪除了資料。

歐比旺順利抵達卡米諾后發現,這裡居然有一所克隆人工廠,已故的絕地武士西法迪亞斯曾向這裡訂購了一批數量恐怖,足以結成軍隊的克隆人。他還一位發現這些克隆人的原型:強格·費特,原是是一位主張共和國分裂的賞金獵人。歐比旺嘗試私下逮捕他,但後者卻設法逃往了共和國分裂分子的基地歐諾西斯星(Geonosis)。

這些克隆人未來將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在費特飛船上撞了追蹤器的歐比旺一路跟到歐諾西斯,發現分裂勢力的領導人竟然是前絕地武士(已被除名)杜庫伯爵,電影的第一部里曾封鎖納布星的努特·岡雷總督也在分裂勢力中。所以歐比旺趕緊將克隆人軍團和分裂勢力的消息發回絕地總部,但中途被杜庫伯爵察覺,俘虜了歐比旺。

絕地總部將消息通知共和國議會後,議員商議決定,暫時授予議長帕爾帕庭最高決策權來負責組織戰爭行動,而帕爾帕庭則宣布,自己將使用絕地武士找到的克隆人軍團對抗分裂者。

另一方面,阿納金成功護送帕德梅回到納布星的湖邊別墅,過上一段平靜生活的阿納金常常給年紀相仿的帕德梅抱怨歐比旺總是不信任自己,只給他一些沒有挑戰性的任務,而帕德梅則適當安慰他。最後兩人萌生出了感情,但按照絕地武士的教條,戀愛是不被允許的。

卸任女王之後,帕德梅成功從女神經轉職女神(無誤)

某天,睡夢中的阿納金夢到自己的老母親希米正在被人折磨,觸目驚心的他與帕德梅決心違背絕地總部的安排,偷偷潛回自己的老家塔圖因。結果真的在那裡找到了被當地土著人綁架的希米,但被折磨到奄奄一息的希米沒多久就死在了自己兒子懷裡,而怒不可遏的天行者則拿著光劍瘋狂砍殺了整個土著人營區里的所有男女老幼泄憤。

事後,突然從憤怒中緩過來的阿納金見到了自己暴行,並感到一頓恐怖,在被帕德梅安慰后,他開始感嘆於自身的能力不足。而這時,歐比旺被俘的消息剛好傳到了阿納金的飛船中,儘管是一臉不情願,兩人還是決定出發營救師父,結果卻在基歐諾西斯的機器人製造工廠里被強格·費特俘虜,跟歐比旺一起被押送上了歐諾西斯的角斗場……

好在這時絕地大師梅斯·溫杜率領的共和國大軍趕到,他們先是一起手刃了強格·費特,但卻沒想到在海量機器人的進攻下節節敗退。不久后,另一位絕地大師尤達率領來了第二批增援部隊:克隆人大軍正式登場。

真·主角上場!

他們輕鬆的剷除了歐諾西斯的分裂勢力,並在山洞裡,發現藏身此處的杜庫伯爵,但杜庫實力並不弱小,他成功砍下了阿納金的右手,並在與尤達的對決中脫身,他來到了幕後黑手達斯·西迪厄斯的身邊,杜庫伯爵告訴西迪厄斯,克隆人戰爭已如計劃開始,共和國將陷入一場他們無法預估的未來。

杜庫伯爵(左),尤達大師(右)

而在納布星的湖區,阿納金偷偷與帕德梅舉行了一場秘密婚禮。

不安的種子在此時被埋下

覆滅:

在第一場克隆人戰役的三年後,銀河共和國與分裂勢力(現在有了正式的名稱:獨立聯盟)已全面開戰,迫於戰爭需要,克隆人軍軍團被共和國作為絕地武士之外的第二張王牌,廣泛投放在戰爭中,更多的克隆人源源不斷的被產出。

克隆人與絕地武士並肩戰鬥

而此時,共和國議長帕爾帕庭被獨立聯邦的二把手格里弗斯將軍綁架,歐比旺與阿納金率領克隆人小隊前來營救,結果遭遇了已經墮落為西斯武士的杜庫伯爵。一番戰鬥后,杜庫伯爵向阿納金投降,但在帕爾帕庭議長的慫恿下,他還是選擇殺掉了杜庫伯爵,而這時,格里弗斯將軍卻設法逃脫了。絕地武士組織終於意識到,西斯已經重現,並與獨立聯邦結成了同盟。

投降的杜庫伯爵

在一行人返回科洛桑后,阿納金與等候在那裡的帕德梅重逢,並得知女方已經懷孕的消息。阿納金在興奮之餘開始憂心忡忡,因為他不停的夢見帕德梅死於分娩——在阿納金的母親臨死前,他也有過同樣的夢。

后歐比旺告訴阿納金,他得到了格里弗斯將軍的逃亡情報準備前去追擊,但絕地總部給阿納金安排了一項新任務:絕地部隊懷疑,共和國議長帕爾帕庭可能已經腐敗,他們希望阿納金以保鏢的名義在其身邊監視。阿納金對絕地總部的目的表示懷疑,在但仍接受了任務。

與帕爾帕庭接觸的阿納金

在與帕爾帕庭接觸中,帕爾帕庭向阿納金指出絕地武士嚴苛制度的種種缺陷,比如不透明的制度和對力量的剋制,他讓阿納金認為,絕地是出於他天賦的畏懼才讓其成為絕地武士的,這完全是為了更方便的控制他罷了。然後帕爾帕庭還向他介紹了原力的黑暗面:它不僅比原力更強大,還能夠抗拒死亡的侵襲——這讓阿納金聯想到了帕德梅死亡的幻象。

當阿納金開始思考時,帕爾帕庭認為時機已到,在阿納金面前撕去了原本的偽裝,原來他自己就是西斯大帝達斯·西迪厄斯,驚恐不已阿納金轉而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如果帕爾帕庭就是達斯·西迪厄斯,那麼眼前這個人就已實質性的掌控了共和國和獨立聯邦最高權力,他所效忠的絕地武士竟是促成這一切的棋子!

褪下偽裝的帕爾帕庭

幡然醒悟的阿納金立刻跑回絕地總部報告,因為大部分絕地武士都已外出,只有大師梅斯·溫度一人只身前往帕爾帕庭的辦公室與其決戰。在最後關頭,即將落敗的帕爾帕庭向阿納金表示,他看到了阿納金的恐怖,他許諾原力的黑暗面擁有拯救帕德梅的力量。聽聞此消息的阿納金選擇臨陣倒戈,從側面砍斷了梅斯大師的右手,任其被帕爾帕庭擊落窗外。

旁觀兩人戰鬥的阿納金

事後,阿納金被帕爾帕庭正式吸收為西斯學徒,改名達斯·維達。先後奉命執行了清理絕地總部,以及穆斯塔法星(Mustafar)上所有獨立聯邦首腦的任務。另一方面,擁有共和國最高權力的議長帕爾帕庭下令,激活所有克隆人大腦中的66號密令——原來這些克隆人一是西斯勢力一開始布置好的傀儡,他們全都被植入了一道特殊命令:攻擊絕地武士。

命令發布后,無數正在與克隆人軍團並肩戰鬥的絕地武士被隊友倒戈,紛紛喪命。在一段屠殺任務后,尤達與歐比旺兩人倖存下來,他們匯合后,通過遠程安全記錄檢查了絕地總部的情況,結果看到阿納金血洗總部里的兒童,得知其已叛變的歐比旺被授命必須親自剷除自己的徒弟。



這一幕是筆者小時候的噩夢

清理絕地的行動結束后,帕爾帕庭對外宣布,絕地武士意圖謀反已被清理,所有僥倖逃脫的人都將被視為叛國賊處死,而銀河系將在他的統治下重歸於一面旗幟:由共和國與獨立聯邦合併成「銀河帝國」,他——帕爾帕庭就是銀河系的皇帝。

秘密潛回科洛桑的歐比旺,為了找出阿納金的位置,先想辦法先接近了帕德梅。他告訴帕德梅阿納金已經叛變的事實,但帕德梅表示無法相信,並決定前往阿納金正在執行任務的穆斯塔法星質問,歐比旺從一旁悄悄跟蹤了她的飛船。

成功找到阿納金的帕德梅問他遠不遠回納布星過平靜日子,但阿納金表示,他有自信能夠成為比達斯·西迪厄斯更厲害的西斯,然後和帕德梅一起統治銀河系。聽聞這個答案的帕德梅心痛不已,而此時歐比旺卻從一旁走了出來,阿納金驚訝的以為被最親近的人背叛,所以用原力鎖喉掐暈了帕德梅,與歐比旺開始師徒大戰。

意外的是,成為西斯的阿納金並沒能壓制住歐比旺,他斬斷了左手和雙腿,身體被滾滾岩漿所燒傷,見到這種情景的歐比旺感嘆他原不該是這種結局,然後轉身帶著阿納金的光劍與暈迷的帕德梅離開。

被切成「人彘」的阿納金

他們走後沒多久,感受到愛徒原力波動的西迪厄斯也來到了穆斯塔法,由於阿納金的四肢和肺部嚴重受損,他被裝上了人造器官與義肢,終日覆蓋黑色盔甲與呼吸的面罩以維持生命,至此,天行者徹底轉變成令人膽寒的象徵:達斯·維達。

即將被戴上要攜帶一生的面具

受到精神刺激的帕德梅面臨早產臨盆,她生下了一對雙胞胎,男孩起名盧克,女孩起名萊亞,但她本人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想法,所以不多久撒手人寰。臨終前她告訴歐比旺,她相信阿納金心中留有善意。而此時,千里之外剛剛接受完改造手術的達斯·維達感受到摯愛的離世,爆發出憤怒的咆哮,而西迪厄斯卻告訴他,正是他自己失手殺死了帕德梅。

雖然生理上沒有問題,但帕德梅還是在生產後死去了

最後,帕德梅的兩個孩子,男孩被交由他在塔圖因的叔叔寄養,女孩則由奧德蘭星(Alderaan)前任參議院貝奧·歐嘉納帶回,作為皇室收養*。暮色下,歐比旺與尤達商議決定,暗中觀察這兩個孩子的成長,等待反擊西斯的時機。

*貝奧·歐嘉納參議員本身也是奧德蘭星的國王

希望

十多年後,天行者家族的兩個孩子長大成人,盧克依然在塔圖因過著平靜的生活,而萊亞成長為了奧德蘭星的公主和帝國反抗組織的領導,依照尤達的安排,兩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

正傳三部曲的主角:盧克天行者

達斯·西迪厄斯的銀河帝國建立過程卻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順利,由於高壓政策,很多國家結成了反抗組織,兩者在銀河系中交火多年,誰也無法消滅誰。為了能一舉震攝反抗國家,皇帝決定動用全銀河系的力量打造一個可以摧毀星球的超級武器:死星。

*這一時期有個小插曲:帝國的死星最初由一位前共和國科學家設計的,在帝國建立前,這位科學家原本是親絕地陣營的,所以在被迫設計死星時,他故意留下了一個致命的設計缺陷,並成功反抗軍聯繫,將死星的設計圖與弱點位置一起送到了萊亞的手裡。——《星球大戰:俠盜一號》

但萊亞在回反抗軍基地途中被達斯·維達率軍攔截,被俘上死星,但她早已將死星設計圖藏在機器人R2-D2的身上,通過逃生艙發往了歐比旺所在的星球:塔圖因。達斯·維達威脅萊亞說出設計圖下落未果,於是下令向銀河系首次展示死星的威力——他一炮轟爆了萊亞的母星奧德蘭。

萊婭公主,願原力與你同在

在塔圖因,機器人R2-D2被當地土著抓獲當做廢品售賣,陰差陽錯的被盧克的叔叔買到,而盧克在修理R2-D2就發現了萊亞放在裡面的一段全息影像。通過影像內容推測,他覺得裡面所說的歐比旺很可能就是他家附近一位叫班的老者。

老年版歐比旺登場

於是盧克帶著R2-D2動身去找班,結果也正如他所料。歐比旺見到年輕的天行者后,首先將阿納金的光劍交給了他,並向他解釋什麼是絕地武士和原力*。而R2-D2則給歐比旺看了在見到萊亞的信息。歐比旺隨即意識到時機已經成熟,打算帶著盧克離開,但在去告別時,他們發現帝國軍已經追蹤到了逃生艙的位置,並殺害了盧克的養父母,不打算與帝國正面衝突的一行人只能告別塔圖因,前往萊亞的奧德蘭星。離開前,他們結實了兩位重要的朋友:千年隼號的船長韓索羅,以及他的副官楚巴卡。

賭徒、投機者、英雄,都是他

*對於盧克這個時代的人來說,絕地已經成為了古老的傳說。

在航行的途中,盧克開始學習如何使用原力,但在他們穿過躍遷空間到達奧德蘭星時,卻發現這裡只剩下一片行星粉末,而摧毀奧德蘭星的帝國死星正好就在他們旁邊。由於死星牽引射線的強大引力,他們隨後也被俘上了死星,但在一番戰鬥后,歐比旺成功關閉了死星的牽引射線,在與達斯·維達的二度交鋒中,歐比旺氣化為了一位絕地英靈*。而盧克則救出了萊亞,乘坐千年隼號逃到反抗軍真正的基地:雅汶四號衛星(Yavin IV)——他們全然不知帝國軍已在千年隼上放置追蹤器。

*資深的絕地大師可以在死後化為絕地英靈,你可以理解成一種跟鬼魂差不多的東西。

得知基地坐標的達斯·維達命令死星向雅汶四號移動(畢竟射程有限),反抗軍來此時不及轉移,只能派出部隊阻截。盧克等人隨反抗軍也再次潛入死星,在歐比旺英靈的指導下,盧克成功使用原力攻擊了死星的弱點,摧毀了帝國軍的第一枚死星,但達斯·維達等人未隨死星被消滅。

死星幾乎可以算是一顆人造星球

反擊

死星被毀后,反抗軍終於爭取到了時間轉移,但他們在冰河行星霍斯(Hoth)上的新基地卻沒多久就被帝國的偵查機器發現了。這一次帝國選擇派出部隊圍剿,儘管反抗軍組織了一次頑強的防守,但也僅僅是為他們的第二次逃脫爭取到了更多時間。韓索羅、楚巴卡與萊亞登上千年隼逃入小行星帶躲避,並決定去貝斯平星(Bespin)投靠韓索羅的一位舊友:藍道·卡利森,不想,此時達斯·維達已經發布了他們這一行人的懸賞令,卡利森背叛了他們導致全員被俘。

而此時,盧克卻悄悄一人來到了達戈巴(Dagobah)星。因為他在霍斯巡邏時曾見到歐比旺的絕地英靈,歐比旺告訴盧克,這世界上還有另一位絕地大師,盧克必須找到尤達並完成絕地訓練,才能成為真正的絕地武士。所以在眾人逃離霍思星時,盧克選擇帶著R2-D2隻身離開。

看到歐比旺英靈的盧克

另一方面,帝國皇帝達斯·西迪厄斯因為原力波動漸漸感受到了盧克的存在,他命令達斯·維達去尋找自己的兒子並將他拉入原力的黑暗面,否則就必須除掉盧卡。而達斯·維達則打算用冷凍的方式捕捉盧克,為了保證該做法可行,他先用同樣的手法在俘虜韓索羅身上做了一次測試,並將冷凍后的冰棍韓索羅丟給了死對頭:赫特人賈霸。

中間這個大黑板里夾的就是冷凍后的韓索羅

在原力指引下,盧克成功找到了尤達,但尤達選擇卻決定裝瘋賣傻的姿態先試練一下眼前的年輕人。結果,心急如焚的盧克並不符合絕地武士的標準,但歐比旺始終以不同的理由勸說尤達*。於是,兩人不甘願的開始了漫長的訓練,在原力使用越來越嫻熟時,盧克也隱隱感覺到朋友可能面臨的危險,不顧尤達和歐比旺勸阻,他打算去貝斯平營救。歐比旺只好告誡他,達斯·維達此刻也會在那裡等他,所以要做好抵抗黑暗的準備。

*成為絕地英靈的最大作用……似乎也就是當鬼魂碎碎念。

果然盧克抵達貝斯平后,他立刻遭遇了與達斯·維達的挑戰,作為剛入門的絕地,盧克進步神速不假,但他還是不敵達斯·維達,在被其砍斷右手后被逼入絕境。這時達斯·維達開始嘗試說服其墮入原力的黑暗面,並告訴盧克自己就是他生父的真相,偉大表示只要盧克願意,他們兩聯手可以推翻皇帝的統治,然後稱霸整個銀河系。

父子大戰

對現實難以接受又深感一切無望的盧克轉身跳下了露台自盡,結果卻幸運的被露台下的支架接住。於此同時,因為維達注意力的被轉移,良心發現的藍道·卡利森偷偷又回來營救了楚巴卡與萊亞,在快要逃走之際,萊亞隱約感覺到了盧克的呼喚,所以轉身救走了暈迷的盧克,乘坐千年隼號逃離貝斯平。但此時達斯·維達也清楚的感受到盧克還沒有死的事實。

僥倖逃過一劫的盧克

歸來

再一次成功逃離危機的盧克一行人開始策劃如何救出韓索羅,最終決定他們各自扮裝成不同的人物混入赫特人賈霸的領地。但第一個為韓索洛接觸冷凍狀態的萊亞最先被賈霸發現,征去做了貼身妓女,而解凍后的韓索洛繼續被賈霸單獨關押。

「妓女版」萊亞公主

之後,一直沒行動的卡克,盧克將光劍藏在R2-D2身上,直接以絕地武士的身份拜訪賈霸要求放人,結果卻和韓索洛一起被送往沙漠中央的沙蟲處刑,危機關頭,R2-D2射出了光劍,眾人合力肅清了賈霸的勢力,而一旁的萊亞轉身用鐵鏈勒死了賈霸。但當一行人準備回頭聯繫殘餘反抗軍重建基地時,盧克卻表示他必須回去繼續完成絕地修行,再次與眾人分開。

再次回到狄可巴星的盧克卻發現,此時的尤達似乎已到了彌留之際,他告訴盧克,達斯·維達並沒有欺騙自己,維達就是盧克的父親。所以盧克成為絕地武士前的最後一個挑戰正是去面對自己的父親。說完后,尤達也氣化成為了一位絕地英靈。此時歐比旺現身給盧克解釋了更多情報,比如萊亞正是盧克的孿生妹妹,達斯·維達自己都不知道他還有一個女兒。

「你是最後一個舊絕地,也是第一個新絕地。」——歐比旺

一切事畢之後,盧克終於返身去尋找萊亞,此時反抗軍勢力已經重建,通過間諜情報,他們了解到帝國正在建造第二枚死星的消息,而死星在建造完畢前是存在重大防禦漏洞的。一群反抗軍領導人商議后決定,先發制人主動攻擊;而與同時,盧克與萊亞兄妹相認,盧克表示,他已經清楚了自己的命運,到時候必須獨自去死星面對自己的父親。

戰爭開始后,盧克主動找到了維達,並跟隨他來到帝國皇帝達斯·西迪厄斯面前。皇帝想盡了各種辦法希望勸盧克墮入黑暗,並成功挑起他與達斯·維達之間的對決。戰鬥中,盧克的思維被達斯·維達用原力讀取,並成功發現了自己還有一位女兒的事實,他告訴盧克,「建造中的死星有防禦漏洞」,其實他們故意放出去的陷阱,等反抗軍集結軍力來襲時,他們將一舉殲滅所有有生力量,而那時,連萊亞也逃不掉要墮入黑暗的命運。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即使是惡棍,也別當著他面殺他兒子

此時盧克再也無法按捺心中的憤怒,他迅速砍下了維達一隻機械手,而一旁西迪厄斯則在此時拚命煽動盧克的負面情緒,一旦他殺死了達斯·維達,就會徹底墮入黑暗成為西迪厄斯的新徒弟。但最後盧克卻選擇了放過自己的父親,對此大失所望的達斯·西迪厄斯立即放出強力的原力閃電攻擊,達斯·維達眼睜睜看著自己兒子苦苦掙扎,突然人性覺醒,轉身將西迪厄斯抬起從高塔上一舉拋下,但卻被閃電破壞了自己的維生系統。阿納金·天行者完成了命運對他的預言:讓原力的光明與黑暗面重獲平衡。

此刻,在外攻擊的反抗軍隊奇迹般的扭轉了局勢,死星二號還沒建造完成就被再次摧毀,帝國遭受了以及重創。在之後的慶功宴上,盧克看見了歐比旺、尤達、還有他父親──阿納金·天行者的絕地英靈。

這裡有個小插曲,在原3部曲中,阿納金的英靈是由達斯·維達的演員扮演的

但在拍攝完前傳3部曲后,又由青年阿納金的演員重拍了一次這個片段,並更新到了所有的新數字版電影中

所以如果你在網上觀看《星球大戰6》,應該很難找到前面那個版本了

覺醒

在第二枚死星被毀、皇帝遇害后,銀河帝國陷入了劇烈的動蕩,並迅速走向覆滅。之後有著長達30年混亂時間,最終催生出了以軍事獨裁為手段的「第一秩序」政權,陣營領袖斯諾克將軍宣稱能重新給銀河系帶來秩序,並因此受到很多國家的擁護,而第一秩序中的另外兩位頭頭:一個是洞悉原力黑暗面的哈克斯將軍,一個是黑暗絕地武士凱洛·倫(他不能算是西斯)*,所以,第一秩序幾乎可以說是銀河帝國的翻版。

第一秩序的軍事實力不亞於前帝國

*凱洛·倫是韓索羅與萊亞所生的小兒子,從小展現出很高的原力天賦,所以被盧克選為徒弟教導,但之後他墮入了原力黑暗面。由於世界上已經沒有活著的西斯武士了,所以凱洛·倫只能默默崇拜很久以前達斯·維達的面具,卻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西斯。

成為反抗軍專業戶萊亞此時再次建立了反抗第一秩序的軍隊,雙方的矛盾僵持與30年前一模一樣。而盧克在教導凱洛·倫失敗后陷了深深自責中,他留下了一份星際地圖,然後獨自一人開始了隱居生活。但不知為何,由凱洛·倫率領的忍武士團突然找到了這份地圖的下落:它位於一個叫賈庫(Jakku)的沙漠行星,危機關頭,反抗軍的飛行員波·達默龍將地圖藏入了機器人BB-8身上,並偷偷讓其找機會逃脫。可凱洛·倫使用原力成功逼迫達默龍說出地圖在機器人身上的事實,然後便開始著手在星球上搜索BB-8。

新的《星球大戰》3部曲將圍繞女主角蕾伊展開

之後,波·達默龍被俘上了第一秩序的殲星艦。而船艦上的士兵FN-2187在經歷過屠殺平民事件后開始質疑自己服務對象,他決定憑直覺救出波·達默龍,並自稱芬恩,兩人駕駛第一秩序的鈦戰機逃離,結果飛沒多遠就被殲星艦打爆掉回了賈庫,兩人在墜毀中失散。而星球的另一端,拾荒女孩蕾伊撿到了逃難的BB-8,並在賈庫的集市上偶遇了閑逛的芬恩,他們一起被偵察的第一秩序士兵發現,立刻視為攻擊對象。無奈之下,他們隨便躲進一架的老式飛船逃跑,並怎麼也沒想到,這艘船正是30年前傳奇的千年隼號。

滿頭白髮的韓索羅歸來

成功逃離后,他們在太空中漂浮並撞上了已經成為走私販的韓索羅與楚巴卡,原來因為某筆債務,韓索羅居然把千年隼號給抵押了出去。四人在閑聊不久后,果然就有一群債主聯合上門向韓索羅討債,走投無路之下,他們再次登上千年隼逃跑。

在千年隼上,韓索羅得知了蕾伊一行人的情況,決定親自送他們去反抗軍的基地。在中途經過塔可達納星(Takodana)時,他們在一家休息站短暫停留,但蕾伊卻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波動——原力,她被這股力量指引著,找到了空間休息站經營者瑪茲·卡娜塔收藏的,曾屬於盧克與阿納金·天行者的光劍。

休息中的蕾伊一行人此刻還不知道,第一秩序已經秘密建造好了一種的新武器:弒星者基地,他們默默將炮口對準了剛成立不久的新銀河共和國議會。一發紅色的光束后,議會所在的整個霍斯連恩(Hosnian)星系都被消滅。身在塔可達納星的蕾伊等人從天空上看到了這個壯觀的景象,而與此同時,凱洛·倫率領的忍武士團降臨塔可達納。

從左到右:弒星者基地、死星2號、死星1號

就在眾人和BB-8全部被俘之際,反抗軍及時前來支援,慌亂之下凱洛·倫最後只帶走了蕾伊一人。而剩下的幾位則帶著BB-8和萊亞一起返回了反抗軍位於迪卡星(D'Qar)的基地。芬恩在那裡驚訝的發現,之前與他失散的波·達默龍原來早已回到此處。而眾人此時打開BB-8的地圖才知道,原來盧克並沒有留下一份完整地圖,他們猜測缺失的部分很可能藏在盧克的機器人R2-D2身上,不過此時年事已高的R2-D2已經休眠許久了……在喚醒R2-D2毫無頭緒的情況下,反抗軍只能決定先對付第一秩序的弒星者基地。

不出意外,這位可能就是新的「男主角」了

在弒星者基地上,凱洛·倫再次嘗試用原力逼迫蕾伊說出情報,卻不想兩人的原力出現了交匯,蕾伊反而讀出了凱洛·倫的恐懼——他害怕自己無法成為達斯·維達那樣強大的存在。震驚不已的凱洛·倫神情恍惚的跑出了審訊室,而此時意識到自己原力作用的蕾伊開始嘗試控制他人的思維,也成功逃離了審訊室。

就在此時,萊亞的反抗軍開始了對弒星者基地的圍攻,第一秩序也決定為攻擊迪卡星開始充能。韓索羅、楚巴卡、芬恩一行人乘著攻擊偷偷潛入了基地,在關閉防護罩后,他們與蕾伊成功匯合,而韓索羅卻打算獨自去弒星者基地中央安裝炸藥,在那裡他遇見了自己的兒子:凱洛·倫。韓索羅想嘗試勸說兒子重歸光明,但凱洛·倫卻親手殺死了自己的父親。見到此幕的蕾伊一行人與凱洛·倫展開對決,蕾伊拿起天行者的光劍成功擊敗了凱洛·倫,而此時韓索羅的炸彈被引爆,弒星者基地開始崩毀,地面斷開阻止了蕾伊殺死凱洛·倫,然後雙方都被各自的人帶走了。

萊亞和韓索羅都為小兒子的事自責不已

返回反抗軍基地后,R2-D2終於被成功喚醒,它把地圖的缺失部分補上上,蕾伊與楚巴卡、R2-D2一起來到了盧克所在的星球,並將光劍還給了最後的絕地武士。

最後,老年版盧克登場,敬請期待後續發展吧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