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詩詞伴平生】一場靈魂的艷遇——我的秦淮八艷

【詩詞伴平生】一場靈魂的艷遇——我的秦淮八艷

夏守安,男,漢族,1976年生,安徽巢湖人。網路詩歌愛好者,建築工人。

《女俠寇白門》

1

日落

西山

只是這大明朝的黃昏來的總那麼太突然

一個分神的片刻

就把你甩進一個更深的遙遠

你努力收集著秦淮河的月光

想拼湊出那一晚

五千甲胄手舉的燈籠

仿若一朵燃起桃花

艷出一汪鮮血,隔空點在你的額頭

就是一粒長在我心底的美人痣

2

愛情,那是屬於一個久遠的傳奇

你懷抱著枕頭

嚶嚶啜泣

哭那一年北京城的

大雪下得太早

南京城的小雪又融化的太快

3

你開始

築園亭,結賓客,酒酣以往

你開始

認真地歡笑著你的放縱

認真地放縱著你的不羈

認真地不羈著你流水的蜜意

認真地對一個男人說道:

當日你贖我脫籍,今日我亦贖你自由

自此,兩清

自此,你嘆美人之遲暮,嗟紅豆之飄零

4

然而,秋風還在繼續

就像你的咳嗽,在經歷一場風雪之後

開始不顧一切地加劇,發燒

病成牆角一株瘦弱的黃花

無人問暖,無人噓寒

5

月光,月光,這冰冷的月光

月光,月光,這溫暖的月光

只有這片月光不曾負你

你開始以月光

入詩,入畫,入絲竹弦琴

入酒,入夢,入天地逍遙

6

皎潔的月光下,你的韓公子

像一隻溫順的小貓

被你偏愛地摟在懷裡

屏風外,你的婢女小心翼翼地候著

這一切多麼溫馨而美好

想到這裡,你面含微笑地閉上了眼睛

帶著精疲力竭的疲憊

走向雲端的夢裡,再也不願意醒來

7

今夜,從一本叫《板橋雜記》的書中

把你

覓出

置放在案頭,只為在這荒涼的塵世上

你我都是一個愛做夢的人

只是,你的夢有太多的月光

就像,我的夢有太多的你

《艷艷風塵董小宛》

1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這咳嗽的大明江山,在午夜呻吟

在你的歌舞聲中

正在上演一出烽火三月

主角是秦淮河邊的桃花

在一夜之間,紛紛隨一江春水而逝

2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這輾轉咳嗽的嬌軀,在午夜疼痛

在一小口

一小口地咳著鮮血

一口是西湖,那是你濃妝淡抹總相宜的雅

一口是黃山,那是你胸懷千壑的幽

一口是半塘,那是你黃鶯出谷的清麗

一口是太湖,那是你襟懷坦蕩的氣度

3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這咳嗽的午夜有你偏愛的月光

幽幽地掛在你的小庭院

溫暖著你,也溫暖著這片舊江山

也只有這片月光,還是舊時的月光

彷彿可以還你一個完整的山河

4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這午夜的咳嗽在時時驚醒著你

這片舊江山和你

一樣:肝陰虧損,氣血兩虛

你伸出手輕輕搭在一片凋零的落葉上

努力地想給這最後的大明朝切一下脈

卻忍不住又是一聲暗咳

咳得月色驚慌,四處逃散

5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這午夜的午夜開始寵著你的失眠

寵著你的女兒心性,

點一爐沉香屑,凝神靜息,聽月觀心

這一刻,你遨遊物外,清澄超脫

這一刻,我看見萬千蝴蝶飛撲在玉搔頭

6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這咳嗽著你咳嗽下的生活

把顛沛流離揉碎進酥糖里

把悲憤遺恨煮沸成芥片茶

把瑣碎平淡的日常過成詩意人生

在斷壁殘垣中

斜斜地生出一段只屬於你的花月春風

7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我的午夜,你的咳嗽

在「吱呀」一聲厚重的木門聲中

尋你到明末清初

但我不要做什麼江南名士,將相公候

我只想做個尋常少年

期待與你能有一次翩然一顧

8

早安,午夜

早安,咳嗽

早安,你的午夜,我的咳嗽

我要順著你的詩箋,輕搖玳瑁團扇

潛入《影梅庵憶語》中,趁勢

把你擄進我的魂夢中

只願

從此讓我替你消廋,替你憂傷,替你咳嗽

《俠肝義膽李香君》

我能給你題詩一首么

讓你我在崔護的都護山庒相遇

那裡有一樹桃花

盛開著我們前世的傳奇

我要帶你逃離秦淮河的煙波

那裡的畫舫蕩漾著太多的山河破碎

帶你逃離後庭花的曲子

那裡的歌舞還在粉飾著太平

可是,何處才是你我的家園故國

媚香樓不是,翡翠樓不是

金陵城上那輪殘月更不是

它見慣了太多的物是人非,人間離別

你說:你的家園故國在一柄桃花扇上

那裡有你的深情款款,有一汪

鮮血暈開的桃花,有一曲琵琶詞

慷慨悲歌著一個煙花女子的風骨

就是這風骨穿過歷史的厚重

一頭撞在高高的戲台上

這一刻掌聲雷動,我

急忙抬步,甩袖登台扶起你走下帷幕

《俠骨芳心顧眉生》

1

請叫我徐善持

那個顧盼流生的顧橫波不是我

我只是一個洗凈鉛華的女子

何曾有過「南曲第一」的風流

請叫我徐善持

那個腰妒垂楊發妒雲顧媚不是我

我只是一個委身朱門的妾婦

何曾有過斷魂鶯語的婀娜

請叫我徐善持

那個桃花滿面的眉兄不是我

我只是一個貪慕榮華的誥命

何曾有過庄妍靚雅的氣度

請叫我徐善持

那個俠骨芳心的顧眉生早已死去

死在大明朝玉體橫陳的呻吟中

那一夜,我正被龔郎抱著走下眉樓

2

我不想高談闊論什麼民族大義

我只是一個煙花女子

見慣了太多口蜜腹劍的小人

他們需要忠君愛國來掩蓋虛偽的面孔

他們過慣了紙醉金迷的生活

聲色犬馬,一擲千金

他們自命風雅,風流

喜歡仔細認真研究討論我的每一寸肌膚

他們紙上談兵,沽名釣譽

他們指鹿為馬,交結朋黨

噢!他們也有過怒髮衝冠

那是因為他們的女人被別人摟在懷裡

他們是誰?他們是這個朝代的股肱之臣

張口便是治國安邦之良策

他們熟讀兵法韜略

就是沒有人去讀一讀「鋤禾日當午」

3

現在,我改頭換面

我要做一回他們

過一種我想要的生活

恣意地享受榮華富貴

現在,我也學會了出賣

出賣靈魂,出賣自尊

這一切,我都是跟他們學得

跟一個叫龔鼎孳的江南名士學得

他說:他也想殉節

「我願欲死,奈小妾不肯何」他說這話時

我就躲在屏風後面

吃吃地笑,笑得花枝亂顫

於是我也說道:從現在開始,請叫我徐善持

善是善於的善

持是雲中持節的持

我說的一本正經,跟龔鼎孳一個表情

《靈秀多才馬湘蘭》

1

如一滴

從昨夜扇面新畫的一株蘭花葉子上翻

身醒來,你說你看見屈子

就在你的幽蘭館外披髮

行吟

兀自唱著他的《離騷·思美人》

急,急,急命婢女

取琴,焚香

彈一曲明月松間,你要溫暖這

一片大好的流水,高山

2

好夢由來偏易醒

奈何桃花最飄零

此生幽蘭君去遠

任它車馬且喧喧

3

繼續

幽蘭,空谷,自芳菲

繼續

填詞,度曲,斜依樓

繼續送走黃昏,迎來黃昏

繼續研墨秋風,筆走秋風

4

緩緩而逝的時光緩緩而又多情

就像一顆藏身在蚌殼裡的珍珠

珠圓玉潤著那如沙粒般不可描述的疼痛

在別人的愛情故事裡,堅守著你的愛情

愛是別人的愛

痴是你的痴

曾經

滄海,只因那一日你和他的相遇太翩翩

5

從此

沒有人可以走進你內心的柔軟

你把愛情畫在蘭花的葉瓣上

輕輕嘬吸著芬芳

那裡住著一個蘭花般的君子

他曾在你危難之際

伸開他強有力的臂膀

給你一座幽谷般的胸懷

你淚眼婆娑地看著他

如蚊蠅般小心翼翼地低語到:帶我走吧!

而他卻報以呼吸的急促

把你淹沒在無邊風月里

6

你放縱地大笑

狂笑

長笑

賣笑

雖然你還躺在他溫暖的懷裡

但你感覺到有一種

從他舒張的毛孔沁入你心脾中去

你繼續著迎來送往的青春

把秦淮河上的

每一片春風,每一瓣月色,每一朵桃花

都揉碎進你如雪的肌膚

伴以一首永遠的《離歌》

彈唱著那多情的襄王

7

誰――那是誰家的少年郎

怎麼也和你一樣

偏執地喜歡上一株幽蘭

偏執地拉起你的手

恣意地愛,任性地愛,愛的不管不顧

愛――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辭彙

彷彿清晨的麋鹿穿過林間幽暗的沼澤

彷彿你怯怯地一低眉

道一聲:公子,賤妾蒲柳之身,難負情深

那一夜,雨水漫飄金陵城

8

那一年,秦淮河邊的桃花開得分外的紅

你置畫舫,挑嬋娟,引得蝴蝶一路

那一日,寒山寺的鐘聲撞得格外深邃悠遠

你猛然驚醒

你只是他眼裡的夏姬

那一日,你一歸來

就開始不停地咳嗽

彷彿是要咳出你胸口中所有的淤結過往

那一年,一株幽蘭

終於成為你宿命的傳奇

《風骨嶒峻柳如是》

1

那一年,湖水太涼,不宜抒情

唉!

你嘆了一口氣,手持菱花鏡

給南明小朝廷作最後的描眉,梳妝

這個時候虞山上梅花開得嬌艷紛飛

落在你的胸口

玉體橫陳出一段家國破碎的風流

2

3

無定河邊,馬蹄踏盡黃昏

小軒窗外,顰鼓驚破霓裳

柳花夢裡,煙月鎖住眉峰

絳雲樓中,為君歌盡桃花

誤拂弦呀誤拂弦

我的周郎,你的小喬初嫁

我的酬唱,你的江南人去

4

蕭蕭

奈何!奈何!奈何!奈何!奈何

雕弓仍在無人挽

薊門朝士幾鬚眉

5

忽然想起個跳河殉節的男人

他手中的劍

曾刺穿過日月

削下我的青絲一丈

因為多情,所以懂得

因為懂得,所以離開

6

如果可以,我要去

詞,安一個家,填一首《賀新郎》

跟辛棄疾做鄰居

我們對酒當歌,激揚文字

但我不會叫他嫁軒

我要稱他為青山兄

他會不會哈哈大笑道:原來你就是柳如是

不,我調皮地嗔怒到:現在我改叫柳嫵媚

7

我有小江山呀,我的

雙腿之間流淌著秦淮河的風月

我的乳峰下

橫卧過一場夢裡飛花

我有大情懷呀,我的

我的櫻桃小口吞咽過大明朝的氣數

我的昨夜寒蟬

還在啼唱著一個以發覆面的男人

8

家國

何處

何處是家國,秦淮河還是胭脂水粉的秦淮河

但已經蕩漾不了我的畫舫

刻上:

河東君之墓

9

終於,在閉上眼睛的那一刻頓悟

生,已是死

死!已然生

《長齋綉佛卞玉京》

1

何以渡,以流離

以亂世,以聲色犬馬

以一朵月光安靜地在時光里抽絲剝繭

而我是一隻繭

被掏空的只剩下軀殼

只能

以平靜去告慰喧鬧

以遁入去回應空門

2

以一尾魚,如果愛上了

愛上一隻飛向滄海的蝶,如果

雙飛不能比翼,我的一汪情深

只是在重複你欲迎

還拒的思量,只是

給你的詩憑添一個韻腳

我必須承認宿命,承認一朵蓮花般的愛情

3

承認一根繡花針的毅然決然,刺像佛

――這個令我雙手合什的男人,刺向

舌尖

――這個曾經舌吐蓮花的女人,已然偏執

偏執地相信秦淮河的流波,流淌著還是

大明的山水,偏執地相信

舌血謄抄的《法華經》,可以入阿鼻地獄

可以勘破這如落葉般嘩嘩的人間

4

可以是春酒暖,小微醺

可以是幽州台,玉瑤琴

可以是芒鞋,道袍淡看流雲擦肩

可以是拂塵,念珠,低語道:

施主

請回吧

《傾國名姬陳圓圓》

1

此刻,大明朝正在你跨下抽插呻吟

一下

兩下

你在心裡暗自數著,當數到三時

崇禎就上完了早朝

煤山上那棵歪脖子樹又橫生出新的枝丫

但這些無關乎一個男人的早泄

以及他

深深的自尊與憤懣

2

山海關外烽火緊

秦淮河邊曲舞艷

3

畫眉,塗唇,開妝鏡

然後,習慣性地扭了一下腰肢

款款起身

從一個男人身邊走到另外一個男人身邊

就像

從一個朝代過度到另一個朝代

就像

大明的山海關到了大順,大清

山海關還叫山海關

你還叫

陳圓圓

4

江山

那只是一貼令無數男人無端勃起的興奮劑

一次次,你玉體橫陳

躺成一艘精緻的畫舫

蕩漾著美妙,宛若大將軍急急紮起的營帳

有人

沙場秋點兵

5

你繼續著你的梳洗,撲粉,貼花黃

直到

紫禁城迎來了一個新的男人

第一次,你感覺有些沮喪的疲憊

第一次,你把乳房包裹得更像乳房

高聳

挺拔

淪陷了江山,也淪陷了你

6

必須衝冠一怒呀

一個喜歡爭風吃醋的男人

一個失去家國的男人

一個背負春秋的男人

他需要一個嬌軀的擁抱

就像

歷史需要他的一次背叛

才活色生香

7

叫床聲是要有的

高潮是必須的

但這些都已經無關緊要

你被死死地摁在床上

一次又一次

流著屈辱的眼淚,動彈不得

你想努力地看清這個男人是誰

但他的長發矇著臉

8

月光呀月光

你大聲哭喊著:你需要大把大把的月光

來醫治

這被凌辱蹂躪的身體

這個時候,從你

陰道里跌跌滾滾爬出一個身披盔甲的男人

他說

他的名字叫

吳三桂

9

你們相擁而泣,哭得很認真

大家都在相擁而泣

只是

有的人哭得是歷史,有的人哭的是江山

而我哭的是我的詩

誰?是誰的才子

誰!又是誰的佳人

誰把弦月捻成鉤,誰負當初

誰一笑

傾城,煙月流波

我是最風流的那種

你是最痴情的那位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