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愛恨之間,欲走還留:溫格和他那被「架」空的愛情故事

愛恨之間,欲走還留:溫格和他那被「架」空的愛情故事

記者徐丹雷報道

今天凌晨進行的足總杯第5輪,阿森納在客場2-0淘汰業餘對手薩頓聯,他們將在1/4決賽遭遇此前攻克「英超魔鬼主場上演草根傳奇」的另一支業餘球隊,林肯城。但對於槍手而言,戰勝弱旅獲得晉級仍舊無法撫平他們在安聯球場留下的傷口——而更大的陰霾,則是溫格的去留問題。

「不管我是否續約,下賽季我都還會執教!」足總杯的賽前發布會溫格留下了這樣耐人尋味的回答。原來,阿森納和溫格只能算是天作之合,卻未必定能白頭到老。那些想看阿森納和溫格分手后,誰能率先過上更好日子的阿森納球迷,都準備睜大雙眼了。

一天後,溫格卻暗示他繼續執教的首選依然是阿森納,「還想執教四年」。不同的球迷陣營立即又是一番騷動。一般主帥們到了反覆提及去留問題時,距真正離開之日已經不遠了。

但溫格不同,若他想留在北倫敦俱樂部,高層只會大喜過望;他想離開時,也沒有人攔得住。所以如其所言,他沒必要用連續表態,去「威脅」球會慎重考慮阿森納未來帥位歸屬問題

將之理解為職業經理人和球會間去留往複的故事,就更容易理解目前合約將滿前的職業困境了。但溫格這個經理人不同,他在北倫敦俱樂部留下了太多烙印。給他塑造銅像只是一個開始,未來酋長球場必要有以其名字命名的看台。然而,將之理解為此生往後只事一家的愛情故事,又太過浪漫。

一個時代已經結束

溫格和阿森納的浪漫史里,有他在訓練場上被圖雷撞得人仰馬翻的無奈,有他不知情地甩掉餐盤食物遭亨利竊笑的困窘,有他發現9歲的威爾謝爾是可造之材的驚喜,也有他17年前惡狠狠地威脅邊裁時的強橫。但今日教授,早被他一手搭建的俱樂部架構侵蝕全身,他早就忙得沒多少時間,和阿森納談情說愛。

不止一名溫格昔日弟子以及對手陣營名宿,近日勸溫格體面離開,至少留有尊重。

業內人士各抒己見,但發言中不約而同提到相同一點:溫格一去,阿森納面臨大變。吉格斯說得透徹,「如今一名偉大主教練,控制俱樂部每一個組成部分的時代已經結束。這個擔子對於一個人來說太沉重了,而對於管理者職能的觀點也正在改變。」

吉格斯舉例:「像熱刺主席列維,負責俱樂部引援和人才招聘,這樣他們可以確保在任命新主教練時,不必將一切推倒重建。過去斯旺西城的詹金斯也是以那種方式掌管球隊的。這是阿森納所需要的模版。他們已有一個完整的架構支持溫格工作,但未來,你們希望看到的是體育總監與主教練公開擔責的架構。」

溫格既管理引援也執教球隊。將體育總監和教練職責一肩挑,在當今足壇已是罕有。如今潮流興俱樂部架構繁複,各施其職,形成合力,以防備一損俱損。但溫格本身就是架構,就是阿森納的合力和銜接性。造成這種局面,在於前副主席鄧恩離任后,俱樂部始終未能在引援和轉會談判中找到一位能力堪和鄧恩看齊者。

這樣的局面逼迫溫格只能從熟知的執教領域進入未知的管理領域,以其獻身足球的秉性,其必對阿森納毫無保留。該為此擔責的顯然是俱樂部,在球探迪克·勞多年來已部分承擔轉會談判職責為溫格分憂情況下,高層不僅沒將勞扶正,如今還預備一旦溫格離開,就將勞也放逐。

愛恨之間,欲走還留

溫格沒有天真到以為他和阿森納的故事將永遠沒有終章。過往十年幾次和阿森納續約時,他談的是身體年歲能否承擔競爭的壓力。彼時他和阿森納上下和諧共處,你情我願。慘敗給拜仁后,他反而萌發要向弗格森71歲才退休的做法看齊,鬥志之外,更真切的看法也已流露。

「我一直說主帥和俱樂部有一段愛情故事,主帥必須表現得好像這段愛情永無止境,但又不能笨到真的相信它永遠不會結束。這段愛情任何時候都可能結束,但你必須表現得它會天長地久。」這是法國人去年10月執教槍手20周年時節的話。現在看,彷彿就是教授和槍手目前關係的註腳。

克倫克與溫格。

北倫敦20載,他在和阿森納有關的事務上不斷闡述著他的愛和恨。時至今日,其所愛沒有給他足夠的回報;其所「恨」甚至可能反噬他。愛恨之間,欲走還留。讓溫格覺得和俱樂部之間有言難盡,很大程度是因克倫克的存在。

2007年,克倫克盤下獨立電視持有的10%阿森納股份,開啟收購攻勢時,溫格還在時任高層委託下,「審查」過克倫克的入主動機。別驚訝,十年前法國人在阿森納已有這樣地位。結果是其「歡迎」克倫克到來,從這個意義而言,他甚至是「背叛」了彼時反對克倫克的阿森納副主席、其好友鄧恩。

再過兩年,溫格還參與面試加齊迪斯。美國老闆對阿森納近十年執政,幾度帶來如潮惡評。上至前董事史密斯女士後悔沒有帶眼識人,錯將股份以及與之相伴的槍手權柄賣給了美國人。下至球迷年年罵克倫克只貪小錢,拖累球隊常年只在低烈度戰爭中混戰廝殺,而沒有高投入換高產出的雄心。

近年槍手連續打破隊史引援紀錄,球迷對克倫克的惡意在緩和,靶子被移到溫格身上。但人們健忘之處在於,阿森納的競爭對手們早就在槍手停滯不前的歲月里,完成了從暴發戶到豪門的積累。

現在所有牽連到溫格去留的話題,都必須聯繫到法國人和克倫克的關係。前年股東大會期間,少見多怪的克倫克為溫格在雨中訓練場上的身影驚訝「感動」。

不知這樣的態度有多感動溫格,至少造成主賓間難得的一次互相賞識以及隨後互敬互重的關係。艦隊街說,現在能決定溫格去留的「只有克倫克和他鏡中的影像」,但克倫克無法不對阿森納現有商業模式和溫格成績滿意。

最怕就是等愛變質

十年後,溫格在阿森納的地位更為尊崇。與其說他當年支持克倫克,不如說他下意識拒絕俄羅斯資本和糖爹模式。法國人13年前好不容易打下不敗江山,抓的是曼聯迭代中的亂象,沒想到登台不久就被開著盧布坦克的切爾西打下台來。所以十年前面臨克倫克和烏斯馬諾夫兩個選擇時,溫格至少可以先確定他懷疑哪一方。

成長於冷戰盛世的希爾伍德、弗賴爾甚至溫格,對「來自俄羅斯的愛情」總是懷有本能式的質疑。當年不少知名博主起出烏氏有案底的往事並大加鞭撻。舊思維和新思維沒有一天不在戰鬥。比如生於1970年代的亨利,就希望烏氏能全資收購阿森納,助老東家重新起飛。真有那一天,溫格將如何面對?

精彩的是,即便知悉自己不獲槍手當權者青睞,烏斯馬諾夫依然對溫格的執教能力和視野讚不絕口。烏氏這種識斷,或許是助他超過阿布成為俄國首富的原因。於溫格而言,這是其職業素質最明顯的體現,於公於私,教授分得很清——哪怕他除了足球之外幾乎沒有私生活可言。

而時刻以職業精神為上的溫格,也導致了他和克倫克之間現在的困境。以其公私分明的性格,很難想象他會主動撕下和東家交好的面具,直接諫言克倫克該加大投入,不該把阿森納當作謀財工具。考慮到只有溫格能左右克倫克策略——這種關係同時也是阿森納走出目前困境的轉機所在。

艦隊街有專欄為此建議溫格:向克倫克直陳現狀,老闆再缺野心,就一走了之。畢竟,克倫克不會熱衷阿森納競技事務,他甚至都不會理解球隊目前現狀對球迷是有多麼的刺痛。

在目前阿森納未來取決於克倫克押后再看的態度和溫格對本季之自我檢討前提下,其他阿森納高層也該積極行動起來,證明自己對得起高薪厚祿了。比如加齊迪斯或凱斯維克會否主動打通越洋電話,告訴在美國山野間休憩的克倫克,如今倫敦這邊狀況不妙?或者董事會成員是否有勇氣繞開溫格,直接作出選帥換帥的決定,而不是一直躲藏在安全地帶,讓自己的面目永遠曖昧模糊下去?

伊萬·加齊迪斯,52歲的槍手CEO。

賴特說:「如果溫格離開,阿森納應該檢視自己,溫格對球隊始終充滿信心,但沒有得到回報。」各方救急行動宜早不宜遲。溫格續約與否還關係到桑切斯和厄齊爾的去留。讓目前的混沌狀態延續,只會影響球隊季末表現。所有的愛情或許都有保鮮期,但聽任這份愛變質走味,是所有阿森納人不願看到的結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