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商業習氣濃郁,但仍是學習花鳥畫繞不過去的一個藝術家

商業習氣濃郁,但仍是學習花鳥畫繞不過去的一個藝術家

金農(1687—1763)

清代書畫家,揚州八怪之首

字壽門 司農 吉金 號冬心先生 稽留山民

曲江外史 昔耶居士等

錢塘(今浙江杭州)人 布衣終身

好遊歷,卒無所遇而歸。晚寓揚州,賣書畫自給。嗜奇好學,工於詩文書法,詩文古奧奇特,並精於鑒別。書法創扁筆書體,兼有楷、隸體勢,時稱「漆書」。五十三歲后才工畫。其畫造型奇古,善用淡墨干筆作花卉小品,尤工畫梅。

金農天姿聰穎,早年讀書於學者何焯家,與「西泠八家」之一的丁敬比鄰,又與吳西林同時,與號稱「浙西三高士」交往熏陶,更增金農的博學多才。

乾隆元年受裘思芹薦舉博學鴻詞科,入都應試未中,鬱郁不得志,遂周遊四方,走齊、魯、燕、趙,歷秦、晉、吳、粵、終無所遇。五十學畫,學問淵博,瀏覽名跡眾多,深厚書法功底,終成一代名家。晚寓揚州賣書畫以自給,為「揚州八怪」之首。

金農的一生,大半在坎坷中渡過,有時「歲得千金,亦隨手散去」。在困苦時也不得不依賴販古董、抄佛經,甚至刻硯來增加收入,也曾托袁枚,求寫彩燈,王昶撰《蒲褐山房詩話》記述金農,「性情逋峭,世多以迂怪目之。然遇同志者,未嘗不熙怡自適也」。

金農天性散淡,他的書法作品較揚州八怪中的其他人來說,傳世作品數量是非常少的。他生活在康、雍、乾三朝,因此他給自己封了個「三朝老民」的閑號。金農初不以工書為念,然書法造詣卻在「揚州八怪」中成為最有成就的一位,特別是他的行書和隸書均有著高妙而獨到的審美價值。

他的隸書早年是「墨守漢人繩墨」的,風格規整,筆劃沉厚樸實,其筆劃未送到而收鋒,結構嚴密,多內斂之勢,而少外拓之姿,具有樸素簡潔風格,金農的書法藝術以古樸渾厚見長。他首創的「漆書」,是一種特殊的用筆用墨方法。「金農墨」濃厚似漆,寫出的字凸出於紙面。所用的毛筆,象扁平的刷子,蘸上濃墨,行筆只折不轉,象刷子刷漆一樣。這種方法寫出的字看起來粗俗簡單,無章法可言,其實是大處著眼,有磅礴的氣韻。

涉筆即古,脫盡畫家之習,良由所見古迹多也。初寫竹師石室老人,號稽留山民,繼畫梅師白玉蟾,號昔邪居士。畫佛號心出家盦粥飯僧。又畫馬自謂得曹、韓法,趙王孫不足道也。其山水花果布置幽奇,點染閑冷,非復塵世間所睹,蓋皆意為之。

他畫梅,自稱「江路野梅」、要求「天大寒時香千里」,畫馬題道:「今予畫馬,蒼蒼涼涼,有顧影酸嘶自憐之態,其悲跋涉之勞乎?世無伯樂,即遇其人,亦去暮矣?吾不欲求知於風塵漠野之間也。」足見其懷才不遇的心情。

所畫人物造型奇古誇張,筆法古拙簡練,形象鮮明突出;山水構圖別緻,隨意揮寫點染,簡樸疏秀 ;梅、竹用筆奇拙 ,凝練厚重 。

這個「怪」首先是指作品格調上的離經叛道。金農等人戴上「揚州八怪」的桂冠后,既為社會所認可,又被人們津津樂道,廣為傳揚。這除了藝術風格的原因之外,其中也包含著個性行為、思維方式、處世觀念等多種異於常情的因素。難怪好友全祖望稱他為「畸士」了。

金農和鄭燮等人卓然樹起叛逆的大旗,成為清代書道中興的領風騷者。金農的書法藝術和他的繪畫一樣以古樸渾厚見勝,有「求拙為妍」的藝術特點。

金農具有的完全是一個浪漫詩人的情懷,一個不修邊幅的書畫家風度,一個無拘無束的野逸文人氣質。

金農晚年窮困潦倒,儘管不能排除社會原因,但也有屬於自身的緣由。金農的收入也頗可觀了,結果老來卻弄得四壁皆空,無錢入殮,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悲劇。

由於金農的身世,他以賣字賣畫為業,難免把商業習氣帶入藝術領域。許多慕名求索者又非知音,不少作品明顯有應酬之嫌,然而絕不能由此否認他的作品風格是順應了當時歷史文化發展的趨勢,在抒發個性,衝擊時弊,力倡新思維方面所做出的貢獻。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60324篇文章,獲得231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