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萬科股權之爭大結局:恆大退出,虧了70億;深鐵上位,花了644億

萬科股權之爭大結局:恆大退出,虧了70億;深鐵上位,花了644億

許家印又火了!

恆大巨虧逾70億!

萬科股權大局已定,深鐵成最大贏家

許家印身價今年暴增千億,增速比馬雲還猛!

……

投資界(微信ID:pedaily2012)消息,6月9日晚上,恆大集團(股票代碼:03333)發布公告,宣布恆大地產及其附屬公司與深圳市捷運集團有限公司簽訂協議,前者以戰略發展需要為由,將持有的近16億股萬科A股(佔万科當日發行股本的14.07%)出售給後者。

據悉,這近16億股股票的單股售價為18.8元,那麼總售價則約為292億元。當初,恆大在2016年出資約362.7億元購買了這些股票,也就是說,在這起交易中,恆大的虧損額超過70億元。

在恆大的公告發出之後,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碼:000002)也發布公告,宣布當恆大與捷運集團的股份轉讓獲得批准並完成過戶手續之後,捷運集團將持有萬科近32.5億股A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29.38%,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而恆大將不再持有萬科任何股份,同時,停牌多日的萬科也宣布A股股票將於6月12日開市時復牌。

清倉萬科導致恆大虧損逾70億,許家印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明眼人都知道,公告里所謂的「戰略發展需要」絕非恆大忍痛清倉萬科的可信理由,那麼,許家印到底在打什麼如意算盤呢?

曾記否,許家印上次在各大媒體刷屏也是因為萬科。2016年8月4日,恆大發布公告,要出資約91億元收購萬科4.68%的股權。收購理由簡單直接「萬科為的最大房地產開發商之一,其財務表現強勁。收購項目為本公司的投資。」

彼時,萬科以2015年全年銷售額為2614.7億元的業績穩坐行業第一把交椅,恆大在2016年上半年拚命追趕也只是上升了一個位次,依然居於萬科之下,成為行業老二。但是,除了營收之外,恆大在總資產和現金規模上都比萬科高了一個等級,優勢明顯。因此,業內人士都分析恆大此舉是要「吃了萬科」,就好像,「追不上第一,我就買了第一。」畢竟,許家印曾在2016年6月定下目標,2020年總資產超3萬億元,房地產年銷售規模超6000億元。買下萬科,無疑是達成此目標的有效手段之一。

2016年8月15日,恆大大概是覺得買的不夠多,又再次收購萬科股份,從4.68%升到了6.82%。此後又進行了3次進一步收購,截至到2016年11月29日,恆大一共出資約362.73億元,購買了萬科約14.07%的股份,也成為萬科股權紛爭的重要入局者之一。

但是不足一個月,許家印的口風就變了,不再增持萬科。直到今年3月,許家印又在公開場合表示:「原來買的萬科股份也可以合計著賣掉」。什麼意思?一路高舉牌只是為了賣掉?資本市場應該不是這麼玩的吧!

此時,有業內人士分析,恆大收購萬科股份的真實目的其實是為了攪局,「恆大與萬科沒有業務層面的合作,兩家如果合併,整合難度非常大。恆大的加入拉長了萬科股權之爭的戰線,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萬科損耗極大,恢復元氣是需要時間的,所以不管寶能、華潤和安邦最後誰接手了萬科,許家印的目的已經達到,第三方數據顯示,恆大2016年的年銷售額已經超過萬科,成為行業老大。」

如願以償之後,許家印賣掉萬科股份也早有預謀。

2017年3月16日,恆大發布公告,宣布與深圳市捷運集團有限公司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將萬科的表決權不可撤銷的委託給捷運集團使用一年。

現如今,恆大將萬科假手於人,既送了人情,也了了心愿,至於70億元,與從萬科那裡搶過來的市場或者打開的深圳市場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此外,也有人將恆大此舉理解為許家印要構建的「H+A」雙平台策略,從恆大過去的買買買全心在房地產行業做深入布局,到近期果斷賣掉虧損的恆大冰泉優化財務報表,還有財新網報道的「深圳市政府最初同意將深深房這個『乾淨的殼』給予恆大,交換條件是恆大退出萬科股權之爭,將其所持萬科股份轉予深圳捷運。」說恆大賣掉萬科股份是為了確保A股借殼方案獲批,也的確不無可能。畢竟,70億換一個A股的殼也是值得的。

萬科股權紛爭塵埃落定,深圳捷運集團斥資664億成萬科第一大股東

在6月9日的這份公告里,深圳捷運集團無疑是最大的贏家,但是主角光環最強烈的卻是萬科。

2015年7月,「野蠻人」來敲門了,寶能系兩次舉牌萬科,累計購入萬科股票佔万科總股本約9%。彼時,王石對於「股權分散」的制度依然自信。3個月之後,寶能系再度入侵,持股比例一舉超過了萬科的原第一大股東華潤。這下,深交所不淡定了,向寶能系公司發布關注函。王石也開始不淡定了,萬科隨即停牌。

安邦與華潤迅速加入戰場,與王石站在一隊,對抗姚振華的寶能系。2016年1月,萬科復牌。同年3月,深圳市捷運集團加入股權紛爭。疑似因為股東利益分割等問題,華潤態度大變,開始指責王石。

2016年5月,寶能系公司如願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但是改組董事會遙遙無期,萬科股權紛爭步入下半場。2016年6月,華潤徹底倒戈,與寶能系一同反對萬科重組預案。王石發布朋友圈:「當你曾經依靠、信任的央企華潤毫無遮掩的公開和你阻擊的惡意收購者聯手,徹底否認萬科管理層時,遮羞布全撕去了。好吧,天要下雨、娘要改嫁。還能說什麼?」王石陷入巨大危機。

2016年8月,恆大入局,過程和原因不再贅述,昨日,恆大退出。在這期間,深圳捷運集團於2017年1月與華潤集團完成萬科約16.9億股的過戶手續,交易價格約為371.71億元。寶能系公司前海人壽遭遇保監會處罰,因此寶能暫時也不敢再增持萬科。作為險企的安邦暫時也不敢輕舉妄動了。最終,深圳捷運集團以累計出資約644億元的代價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預計今年7月可以具備提名非獨立董事的資格,同時,處於超期服役狀態的萬科董事會也將迎來換屆。

此外,在這兩年的股權紛爭下,萬科的業績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對比恆大2016年約3733.7億元的年銷售額,萬科2016年的年銷售額為3647.7億元,老大地位已然不在。

不論如何,恭喜萬科終於開始了新的旅程,迷霧散盡,天,終於晴了……

結語

在這場曠日持久的資本角力大戰中,受傷最重的莫過於萬科。而表面上割愛的恆大卻是實實在在的賺了一筆,兩年之後的今天,不僅如願成為行業龍頭,市值也是蹭蹭的上漲,截至6月9日,恆大市值達到2177.9億元,許家印身家半年暴增近千億,增速超過馬雲!

本文為投資界原創,作者:Alien,原文:http://pe.pedaily.cn/201706/20170610415061.shtml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