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就想問你一句,咱倆什麼關係

就想問你一句,咱倆什麼關係

我跟我的女友姜雪是一個學校的,但她比我小兩屆,所以我畢業工作的時候,女友還在上學。

說起我的女友姜雪,我就忍不住心中生出一股驕傲,她是那麼的清純漂亮,當年學校追她的人很多,最後姜雪還是被我打動成為了我現在的女友。

我們談了整整兩年的戀愛,一直到確定關係一年多以後,我們才發生了男女之間的第一次,這也讓我更加的珍惜她,因為這個時代,這麼清純的女孩真的很罕見了。

可是今天我休班來找我在這位天真可愛的女友,卻讓我感覺到了糾結。

今天,我好不容易完成了公司一個難度大的單子,得到了一大筆獎金的同時還能輕鬆幾天,開心無比的我下班的時候一邊跟同事們打著招呼,一邊急匆匆的離開公司去找我的女友。

我看了看手機時間,現在她應該也下課了,我正好去給她一個驚喜,她上次還跟我念叨著想去吃烤魚,今天我湊巧有時間就乘公車向學校而去。

明華大學,明華市唯一的大學部學校,姜雪在這裡上學,這裡也曾是我的母校。

我輕車熟路的穿過街道走進了學校大門,正在向著姜雪宿舍方向走著的同時,我將手機掏了出來,準備給她打個電話。

我掏出電話正準備聯繫姜雪的時候,眼睛隨意的一瞄,在隔著綠化帶的小道上,有一道我熟悉的身影。

我走的是學校大路,在一側不遠的綠化帶旁的小道上,我看到了姜雪,我女友熟悉的身影我不可能看錯的。

姜雪今天穿著一件寶石藍的連體裙,裙擺垂在小腿上,白皙的胳膊和小腿暴露在外邊,在姜雪的身邊還有一個比我大一些的男青年在跟她說笑著,舉止之間看得出來這個男的在不斷的向姜雪獻殷勤。

這男的賣相還可以,打扮的人五人六的,年紀看起來有二十六七歲了。他穿著一條牛仔褲和一件湛藍色的短袖襯衣,髮型微微向後豎立,看起來很有精神。

這男的是誰?為什麼我的女友跟他在一起還有說有笑的?他們兩個為什麼去人流很少的學校輔路上去聊天?

我的心裡充滿了想走過去的衝動,但是我沒有這麼冒失的過去,不過我心裡也有些擔憂,我怕我深愛的女友有事情瞞著我。

我距離他們不敢太近,只能站在綠化帶旁裝著等人的樣子偷偷透過綠化帶的間隙看著他們。

兩人聊天的氣氛看起來很不錯,至少是那個男的說的話,不時的把我的女友姜雪逗的咯咯直樂。

我看著不遠處姜雪樂的用玉手捂著紅唇,同時因為笑聲的牽引,胸前兩團堅挺的波濤在不斷的洶湧澎拜。

這一幕出現之後,我的心裡升起了一陣強烈的嫉妒與憤怒。可我不是毛頭小子,也不可能憑藉自己的想象就去認定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我努力的壓抑著心中的煩躁感,繼續看著我的女友和那個男的說話,我就不信他們會這樣一直聊下去。

果然,不知道那個男的微微靠近了姜雪的身邊,好像很小聲的跟她說了句什麼,只見姜雪搖搖頭沒有同意。

我在這裡聽不到他們的任何對話,這讓我心急如焚,恨不得上前去問個明白。

那個男的還在把頭湊到姜雪的耳邊說著什麼,最後姜雪沒有點頭也沒有拒絕,那個男的直接轉身走了。

我看到這裡心裡鬆了口氣,同時我也在琢磨著,也許這裡邊有些東西是我誤會了,事實並不是我想的那樣。

我鬆口氣的時候,就見那個男的沒走兩步,就打開了旁邊停著的一輛黑色寶馬車的後排座車門。

那個男的坐進了車的後排座里,又向幾米之外的姜雪擺動了兩下手臂,示意她過去之後,就把後排座的車門關上了。

我把目光又放在了姜雪身上,看著我漂亮女友的臉龐上,閃過了一絲的掙扎於猶豫,我看得出來,現在的她並不像之前一樣表現的那麼輕鬆,就連臉上掛著的迷人笑容也消失不見了。

她這樣的表情像是在做出某種重要決定似的。

眼前意外的情景已經讓我失去了判斷能力,我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而我跟姜雪相戀這麼久,也從未見過眼前這個男人。

心情複雜的我看著眼前的一切,沒過幾秒鐘,遠處一直都站在那裡沒有動作的姜雪開始動了,竟然是向著幾米之外的寶馬車而去。

在我的眼前,我的女友姜雪竟然打開了寶馬車的後排座車門坐了進去。

天色開始變得漸漸暗了下來,我視線之前,那條已經沒有多少學生們穿行的輔路上,那輛黑色的寶馬車一直停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

我想努力的平靜下來,但是我發現我做不到,我的心砰砰的跳著,每跳一次就像是有一把刀插在心窩裡。

我不希望我以前跟姜雪在一起開心的日子都是個夢,我是個很簡單的人,更不希望我深愛的人對我做出欺騙和背叛的事情來。

我就這麼站在原地,忍不住的掏出煙來點上抽著,平時的時候姜雪是最討厭我抽煙的,我見她的時候從來不抽煙,但是我現在忍不住的想抽上一根緩解一下我此刻複雜的心情。

天色已經變得更加昏暗,也許過不了半小時就完全變黑,我不知道姜雪為什麼過了半個小時了還不從車裡出來。

偏僻的小道上,車窗玻璃都貼著深色的太陽膜,我努力的向裡邊看去,但是看不到任何的景象。

一男一女,昏暗偏僻的環境下,偷偷坐在狹小的車裡,還都同時在車子的後排座上。

他們想幹什麼?!他們在幹什麼?!

我的耐心一點點的被消耗乾淨,本來還想著冷靜下來,理智的去搞清楚這件事情,可是我現在等了這半個小時的時間,我已經變得焦躁不安了。

我再次狠狠的抽了一口煙,把煙頭扔在地上用腳狠狠的碾滅,正當我想向小道那邊的寶馬車走過去的時候,寶馬車後排車門終於打開,這時候我剛邁出一步的腳步也收了回來。

半個小時的時間了,車門總算打開了。

我草泥馬戈壁!

首先下車的,是我的女友姜雪,她在下車之後甩甩頭,然後用手輕輕的梳理了一下有些凌亂的頭髮。

我看到這裡肺都快氣炸了,更讓我崩潰的還在後邊。整理了一下頭髮之後,姜雪又伸出手沿著她纖細的蠻腰,一直到腰臀處,不斷的用手掌撫平自己的裙子,好像這件裙子起了很多皺褶一樣。

做完這些動作之後,沒等我有任何的舉動,姜雪已經轉身匆匆離開了寶馬車,我看她邁步離開走的道路,正是去她宿舍的方向。

在姜雪向前走了沒幾秒鐘,那個男人也從寶馬車的後排座下來,緊接著坐到了駕駛座上,發動了車子,向姜雪相反的方向開車離開。

我一直緊緊的盯著那輛寶馬車消失在學校的大門口,這才收回了視線。

這時候學校里還沒開始上晚自習,不時的有學生路過我的身邊。

我忽然間感覺全身沒有了力氣,直接就在道路旁彎下腰,坐在了綠化帶旁邊的路沿石上。

我多麼希望今天所看到了一切都是虛幻的,但是眼前真實的一切在狠心的告訴我,這一切並不是個夢。

我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是被那些準備上晚自習的學生們吵醒的。

我努力的讓自己內心平靜下來,然後再次拿起電話,看著手機屏上那一串熟悉的號碼,還有那個熟悉的聯繫名字。

最愛的小雪!這是我為姜雪編輯的電話薄用戶名,現在看著這五個字,忽然感覺很諷刺。

連續的深呼吸了幾次,我盡量讓心情變得平靜起來,之後我將電話撥打了過去。

響了沒兩聲電話接通了,對面姜雪柔美動聽的聲音里充滿了喜悅:「張揚,你下班了嗎?今天有沒有想我?」

電話里,姜雪的語氣充滿了甜蜜,這讓我的心裡舒服了很多,不論怎樣,每當我聽到深愛的人對我這樣說話,我總是會忍不住的生出深深的憐惜。

「下班了,我今天完成了一個大單,準備請你吃好吃的去呢,我現在剛到你們學校,你晚上有自習嗎?」我盡量裝著不在意的語氣,向姜雪問了一句。

我說完話,就聽到姜雪那邊歡呼了一下,然後又跟我說了一句:「真的?那太好了,我收拾一下馬上下樓,我去找你。」

我跟她說了我的位置之後就掛斷了電話,心情複雜的等待著姜雪的出現。

沒過十分鐘,姜雪出現在了我的眼前,看著陽光靚麗的姜雪,我的心再次變得刺痛,因為她現在的打扮,正是剛才坐在寶馬車裡的裝扮,那一身漂亮的寶石藍連衣裙,在我眼裡像極了對我的諷刺。

姜雪見到我之後,跟活潑的梅花鹿一樣,蹦跳了兩步就撲到了我的懷裡。

感受著身前這具惹火的嬌軀,我胸前被巨大的柔軟與彈性緊緊的擠壓著。我如果是在往常的時候,我早就渾身燥熱的有反應了。但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了往日的激動與燥熱。

因為在我腦子裡,一個很陰暗的幻想畫面出現,我漂亮可愛的女友,正風搔的在車裡被人肆無忌憚的........

我不敢再去胡思亂想下去。

回過神來之後,我也摟了一下姜雪性感的小蠻腰,這才鬆開手向她說了一句:「這陣子沒來看你了,今天我請你去吃烤魚去,你這兩天不是在電話里老說想去吃烤魚嗎?」

聽到我的話姜雪點了兩下頭,動作說不出的可愛:「還是我的阿揚疼我,走,正好有點事情耽誤了,我沒吃飯呢。」

聽到這句話,我的心又絞痛了一下,我轉頭看著姜雪張了張嘴,我的話已經到嘴邊了,可是看著她那張漂亮的臉龐,還有一雙笑眯眯的清澈眼睛,最後還是把話咽了下去。

這件事情,我還是調查清楚再說吧,我不希望因為我的衝動,失去了我身邊這個心愛的女人。當然也不希望這件事情真的像我想的一樣。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儘早調查清楚真實的情況。其實到現在為止,我都不相信姜雪會是那種女人。

我們戀愛兩年多了,這個時間已經足夠我去看清楚她的為人。

我所接觸的姜雪,跟我今天看到的姜雪,簡直就是兩個人。這也正是我矛盾和糾結的地方。

「一會兒吃完烤魚,去我那吧,咱們有陣子沒好好獃在一起了。」我一邊走一邊向姜雪說了一句。

我在距離公司不遠的小區跟一對夫妻合租了一套小房子,平時的時候有空了就會約女友過去。每次都是我們刺激癲狂的時候。

以往的時候,姜雪都會輕輕點點頭,然後再向我假裝氣呼呼向我哼一聲,但是今晚卻出現了異樣。

「阿揚,今天不行,等下次好嗎?」姜雪向我搖搖頭說了一句。

我聽到這裡心中一沉,一個可怕的想法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中。

我聽了她的話,驚異的看著她。也許是我的眼神讓她感覺到了一絲異常,之後姜雪又緊了緊挽著我胳膊的小手,向我說了一句:「今天真的有事啊,宿舍里的舍友倩倩過生日。

要不是你剛才打電話喊我吃飯,我就跟她們一起去吃了。等她們吃完飯了,還要一起唱歌呢,我不去吃飯再不去陪跟他們一起唱歌去,那我以後多尷尬啊,倩倩還以為我不給她面子呢。」

我聽了姜雪的話點了點頭,這個理由沒毛病,我也就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因為她們宿舍其他三個人我都認識。

我們向前走了一段路,我又跟姜雪說了一句:「我也好久沒唱歌了,方便的話帶我一起啊。」

這次姜雪想了想之後點了點頭:「那也行,反正我那三個舍友閨蜜你都認識,去了正好也算給她面子,也給我長臉了。」

姜雪的話讓我心中變得更加迷惘,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如果真是有問題的話,那姜雪應該找理由拒絕我的啊,但是她現在很坦蕩的答應了。

今天的事情,讓我覺得越來越看不懂了。

那家烤魚店距離學校不遠,姜雪柔滑粉嫩的小臂挽著我的胳膊,我們倆悠閑的走了幾分鐘就到了地方。

進去之後裡邊人不少,我們選擇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坐了下來,點了一條鰣魚烤上,我跟姜雪就聊起天來。

從進來到現在,周邊有不幾個男人時不時的會打量姜雪一眼,這種舉動也讓我變得隱隱有些驕傲。

我的女友,走到哪都是這麼的吸引人,哪怕是現在,我還經常聽姜雪說時不時的有學生去向她表白呢。

不過以我跟姜雪的感情,我相信他們根本不會有成功的機會。

當然,這種想法也是在今天之前,今天我剛見到的情景,已經讓我這種堅定的想法產生了動搖。

這頓烤魚吃的很滿意,至少在吃飯的時候,姜雪對我還是一如既往的依戀,她的言行舉止和一舉一動對我來說,跟以前沒有任何區別。

我的心裡開始相信姜雪,之前我看到的那一幕,也許真的是個誤會而已。

這幾天沒見,我們倆有說不完的話,當我們離開這家烤魚店的時候,已經快晚上八點了。

「你今晚真的不陪我嗎?等給倩倩過完生日從ktv離開也不行?」走出店,我向身旁攬著我的姜雪說了一句。

姜雪性感的紅唇翹了翹,向我白了一眼,這細微的動作看得我心中蕩漾。

「今天會玩很晚,我再跟你一起回去,那我明天上課鐵定遲到。乖啊,等我下次有空過來陪你好不好?

你等等,我打電話給倩倩問她們吃完飯了沒。」姜雪向我說完,一手牽著我的手,另手拿出手機來給她的舍友開始打電話。

兩人聊了兩句之後姜雪掛斷了電話,我的手握著姜雪的手,把她的手在我的手掌中輕輕的揉搓,姜雪滑膩嬌嫩的小手總是讓我喜歡的不得了,這讓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這靈活銷魂的小手曾經給我帶來的舒爽感受。

「走吧,她們已經吃完飯了,正準備去歡樂時光ktv呢,咱們也過去吧。」姜雪向我說了一句之後,就拉著我準備去路口打計程車。

可是在她轉身的剎那間,我發現在她寶石藍的裙子上,一道淡白色液體斑點的痕迹出現在了她裙擺上。我只感覺自己的頭皮發麻,腦子轟隆一下炸開。

作為男人,對這樣的痕迹是不會陌生的,雖然只是掃了一眼,但是我感覺我不會看錯的。

我的心臟在猛烈的顫抖著,之後頓了一下拉住了她,看著姜雪漂亮的容顏,最後還是沒有說出我想說的話來。

我努力的讓自己笑出來,但是哪怕是我自己也能感覺到笑容是多麼的僵硬,我向她說了一句:「還是你去吧,我想了想,感覺都是你們一個宿舍的,我這個校外人員再去不合適,怕你們玩的放不開。

你去了之後不許喝酒,不去回去的太晚啊。等我看看明後天有空了再過來找你。」

既然姜雪讓我陪她過去,我對今晚她的去向已經不再懷疑了,更何況剛才打電話的時候,我能夠聽到倩倩在電話那頭模模糊糊的聲音。

可是她裙子上的痕迹,讓我感覺自己的心好累,腦子裡一團漿糊根本沒有去跟她舍友一起唱歌的興趣了。

姜雪聽了我的話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念叨了一句:「你今天給我的感覺怪怪的。你到底去不去啊?不去我就過去了,吃飯的時候沒過去,他們都抱怨我了,這次唱歌我再去晚了,指不定她們又要作弄我呢。」

我向她點點頭,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嗯,那你趕緊去吧,我就不去了,好不容易公司那邊忙完了,你又不陪我一起回去,我就先回去睡覺去。」

姜雪擁抱了我一下之後,用她柔軟溫熱的紅唇在我的嘴角上點了一下:「回去你也要乖乖睡覺哦。」

這個時間計程車正多,我目送著姜雪打開了計程車後排座的車門,她向我笑笑擺擺手之後,在坐進了車裡,車子也啟動離開。

表面上來看,這一切真的很美好,就像我們以前一樣,平淡中流露著溫馨,我們之間對彼此的關係都是真實的。

我想去相信這一切,我想去相信姜雪,我做夢都不會相信姜雪會有欺騙我的一天。

可是……

姜雪坐計程車已經走了很久了,我這才獃獃的回過神來,我忍不住再次摸出煙來點著抽著,這次我點煙的雙手都在微微顫抖。

今天來找姜雪,這對我來說簡直是一波三折。

姜雪離開了,轉身坐進了計程車里的瞬間,寶石藍色的裙子一側的下擺上,那道淡白色的痕迹是如此的扎眼。

那道痕迹已經變得乾涸,在姜雪的裙子上滑出一道十公分左右的痕迹出來,在寶石藍色裙子顏色的反襯下,這種顏色的反差我是不會看錯。

那是什麼?

下午跟男人聊得熱乎,又神神秘秘的跟那個男人一起去了車的後排座里過了半個小時。出來之後又是整理頭髮又是撫平裙子的。

那裙子下擺的邊緣,那淡白色的痕迹,那到底是踏馬的什麼東西?!

我自己怎麼回到住處的,已經沒有什麼印象了,我的腦子裡都是姜雪臨走那的瞬間。

那寶石藍的裙子上,一抹淡白色東西的痕迹,就像是進入我內心深處的魔鬼,不斷的折磨著我,我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像被撕扯成了碎片。

我打開房門走進去,正看到李勇洗漱完穿過客廳向他的房間走去。

這套兩居室的小房子是我跟李勇兩口子合租的,他跟他老婆王楠住在大卧室,我住在小卧室里。

他們倆是從本省的鄉鎮來明華市,暫時租住在這裡,兩口子在這個城市裡賺錢,一個月下來也能省下來大幾千塊,這些錢要比他們在鄉鎮上班的時候多太多了。

李勇見我進了客廳,跟我打了個招呼:「下班了?今天回來的挺晚的,不跟你聊了啊,我回屋去了。」

我向李勇笑了一下點點頭算是回應他,在他回房間關上了卧室的房門之後,我的臉色再次垮了下來,因為到現在為止,因為我看到女友最後上車的那一幕,心理壓抑的還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之後一屁股坐在了床邊。苦悶的抽了根煙,我嘆了口氣離開房間去洗漱去了。

洗了把臉,我看著面盆上邊的鏡子,其實我長得也不算壞,至少眉宇方正,人也看的很有精氣神,不能說帥吧,至少不醜。

我的身材也是這麼好,畢竟我曾經是校籃球隊的,只不過畢業上班之後,我小腹的腹肌才隱隱消失不見。我看著自己的臉頰,臉龐上的水滴不斷的向下滴淌,我再次充滿壓抑的嘆了口氣。

我索性不再洗臉,而是去了卧室換上了短褲和背心拿好東西去洗澡去了。

洗完澡擦乾身子,我把內褲和短褲套在腿上提好,卻意外的看到了這個小間內側,竟然有幾件衣物放在那裡。

有男人的T恤和內褲,也有女人的文胸、內褲和絲襪。

我只看一眼就知道,這是李勇和王楠兩口子的東西。

本來我只是無意間的掃了一眼,但是接下來我又把目光重新轉了過去。

一件白色體恤,和一件淺藍色的平角內褲,這是李勇的東西,我沒有多看。

而在李勇兩件衣物的旁邊,有一件淡紫色的文胸,這文胸看起來樣式普通,不過兩個圓團的型號可不小。這也讓我不由的感嘆了起來,平時看著李勇的老婆王楠穿著挺隨意,從外邊看,真看不出來她竟然有這麼大的尺碼。

如果說這紫色文胸讓我有點吃驚的話,那麼接下來的那條黑色女士內褲就讓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這條內褲不足巴掌大小,薄薄的黑色布料幾乎是半透明的,充滿了撩人的氣息,除了一團小小布料之外,其它就是用三兩條跟細繩一樣的黑色細帶組成的。

這下子我感覺自己真是眼界大開,平時的王楠挺內向的,跟他老公的性格完全不同,而且我跟他們兩口子住了這麼長時間,卻沒有跟王楠說過幾次話。

王楠平時穿著挺保守,可我做夢都想不到她竟然有這樣的內褲,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情趣內衣或者是丁字褲吧。

還有那雙充滿了誘惑的紫色絲襪,正安靜的躺在內褲的下邊,薄薄的絲襪加上性感的顏色,對我來說充滿了無盡的幻想。

本來我洗完澡準備離開,但是現在確實鬼使神差的站在了小間裡邊,看著旁邊架子上的衣物發獃了起來。

這陣子都沒有跟我的女友見面了,更別說是找機會溫存一番,本來今天感覺挺衝動的,想讓姜雪跟我一起回來,可偏偏遇到了她舍友倩倩的生日。

我滿心的遺憾在看到眼前紫色的絲襪和性感的黑色丁字褲的時候,身體的那種躁動不安再次升騰了起來。

除了燥熱,我的心裡其實一直憋著一團火,就是我今天看到姜雪上了那個陌生男人車裡的情景。現在我突然變得很想發泄。

我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而我的身下早已經支起了帳篷。

正當我全身緊繃,一股銷魂的想要暈眩的感覺從腰間衝到我腦門的時候,小間的門被突然打開了,一個女人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

我做夢都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場面,而我也被這突然出現的情況驚呆了,在這無比尷尬的剎那間,我的全身緊繃,只感覺渾身顫抖了幾下,然後一陣極度舒爽的感覺出現,我忍不住咬住了嘴唇。

這時候我才有精力去看著我眼前的人影。

王楠,此時穿著一身粉色的純棉睡衣,跟長裙子一樣將全身都包裹住,模樣普通但是很耐看,皮膚很好,是那種健康的小麥色,頭髮沒有像往常一樣紮成馬尾辮,披散在肩膀腦後,此時的她也驚呆了,竟然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這種尷尬的場景持續了幾秒鐘,但是對我來說好像是過了漫長的一萬年。

幾秒鐘后,我才看到王楠眼皮動了一下,看樣子在這種震撼的場景中也回過了神來。

她瞪大眼睛,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充滿了驚駭,在她剛一張嘴的功夫,我忍不住的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嫂子,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別喊啊,勇哥聽到那就尷尬了。」

我見王楠不斷的掙扎,想擺脫我捂著她嘴的手掌,我趕緊向她討好著說了一句。我提起勇哥之後,王楠果然動作停頓了一下,看起來也不再掙扎了,我試著慢慢的減去力道,最後終於將手掌從王楠的嘴邊拿了下來。

現在的王楠滿臉通紅,充滿不安情緒的眼睛里還帶著水霧,狠狠的瞪了我一會兒,她的眼神不自覺的向下又瞄了一眼......

想查看我和王楠的接下來的故事嗎?

請點擊【閱讀原文】免費查看未刪節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