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禍亂中國的1904年日俄戰爭

禍亂中國的1904年日俄戰爭

提示上方"史客兒"免費關注!

原創投稿請至:historymook@sina.com

《日俄戰爭》是指日本與沙皇俄國為了侵佔東北和朝鮮,在東北的土地上進行了一場帝國主義戰爭。以沙皇俄國的失敗而告終。日俄戰爭促成日本在東北亞取得軍事優勢,並取得在朝鮮、東北駐軍的權利,令俄國於此的擴張受到阻撓。日俄戰爭的陸上戰場是清朝本土的東北地區,而清朝政府卻被逼迫宣布中立,甚至為這場戰爭專門劃出了一塊交戰區。日、俄、中三方在這場戰爭中都蒙受到了嚴重損失,並為之後各國的發展道路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東鄉平八郎在旗艦「三笠號」艦橋上指揮對馬海峽海戰

1904年1月13日,日本對俄國發出最後通牒,要求俄國保全滿洲領土,承認朝鮮在俄國利益範圍之外。若猶遷延不決,恐於日俄兩國均大不利。同時,日本加快向東北調動部隊,日俄戰爭爆發。

旅順是俄國在遠東攫取的唯一的不凍港,是太平洋分艦隊的主要基地。整個日俄戰爭期間,始終貫穿著雙方對這一戰略要地的爭奪,實質上是爭奪對戰爭全局具有決定意義的制海權。旅順港的內港較狹窄,水淺,只有一個出入口。大型戰艦隻能在漲潮時出入內港,而且要有拖船牽引。俄方制訂的要塞設防計劃,原定到1909年完成。戰爭爆發時,守軍(地面部隊)只有1.21萬人,炮116門(計劃規定418門)。太平洋分艦隊主力常駐該地,很少出海訓練,艦炮和要塞從未進行過聯合演習。港內沒有艦艇維修設施。

俄國雜誌「領域」(Нива)在日俄戰爭開戰時緊急登出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宣戰詔書

1904年2月5日,日方決定同俄國斷交同時,日本天皇即指示開始軍事行動。日本聯合艦隊司令東鄉平八郎,於2月6日0時召集下屬指揮官,傳達天皇的決定,並且命令全艦隊開赴黃海,分別攻擊停泊在旅順和仁川(濟物浦)的俄艦。

在這個關鍵時刻,俄國官兵仍處於和平麻痹狀態。太平洋分艦隊停泊在旅順外港,艦艇警戒仍執行「平時規定」,已經決定採取加強警戒的補充措施,但要到1904年2月10日才開始執行。夜間不打開防雷網,卻以軍艦上的探照燈把內港的出入口照得通明。總督阿列克塞耶夫及其親信知道日俄談判破裂的消息,但沒有採取應變措施。直到日軍偷襲旅順前幾小時,艦隊參謀長威特赫夫特將軍還說「戰爭打不起來」。

日本滿洲軍總參謀長:兒玉源太郎

1904年2月8日白天,1艘英國汽船駛進旅順,日本駐旅順領事立即撤僑。阿列克塞耶夫等高級將領對此也等閑視之。在彼得堡只有個別人注意到戰爭的徵候。例如喀琅施塔得港口司令馬卡羅夫,他於1904年2月8日專門致函海軍部,提請該部注意旅順艦隊的危險處境,建議將艦隊開進內港。信中說,如不採取這個措施,「則我們將被迫於首次夜間突襲之後這樣作,那就要為這個錯誤付出重大代價了」。然而,直到日軍開始攻擊時,俄國艦隊仍在外港,而且沒有採取必要的防護措施。

日俄戰爭中雙方海陸軍調動及戰況

此時,日本東鄉艦隊正向旅大方向開進:3支驅擊艦小隊準備攻擊旅順口的俄國艦隊,另外8艘驅擊艦開往大連方向。1904年2月8日午夜,在海岸燈塔和俄艦探照燈光照射下,日艦盯住俄國艦隊,在近距離上發射了16枚魚雷,其中3枚命中目標,重創俄國最好的艦隻3艘,揭開了戰爭的序幕。爆炸聲和炮聲驚動了整個旅順。當時俄國艦隊軍官正在城裡舉行晚宴,慶祝艦隊司令施塔克將軍夫人的命名日。要塞內不知道港灣里出了什麼事。司令部查問,下面回答說是實彈射擊。直到黎明時發現港口附近被擊中的船骸,才真相大白。

與第一軍隨行的各國觀戰武官團、照片中可見到英國武官伊安·哈密爾頓爵士(位於前排最左算來第5位),及德國武官馬克思·赫夫曼(位於前排最左邊第1位)

1904年2月9日,由瓜生外吉海軍中將率領的一支日本艦艇編隊,在朝鮮西海岸仁川與2艘俄艦交戰,俄艦被迫自沉。日本艦隊的突然襲擊,給俄國艦隊造成了重大損失。日艦雖取得了海上的相對優勢,但還沒有完全掌握制海權,因為俄國艦隊沒有被全部消滅。日方海上交通線仍然受到一定程度的威脅。為了完全掌握制海權,日軍統帥部決定封鎖旅順口的俄國艦隊,並且不斷炮擊俄艦。從1904年2月9日直到1904年3月初,日方多次試圖封鎖俄國艦隊於旅順口,均未成功。

第一軍司令官黑木為楨

1904年3月上旬,俄國新任太平洋分艦隊司令斯捷潘·奧西波維·馬卡洛夫到職,採取了一系列緊急措施,加強了旅順艦隊的行動。首先,他決定在遼東半島沿海地區佈雷,防止日軍登陸並從後面威脅旅順基地。同時改善旅順港口的防禦,加緊修復被打壞的艦艇,經常派遣艦隊出海活動,加強戰備訓練。他還命令海參崴艦隊在日本海積極襲擾日軍海上交通線,以便分散日方對旅順的壓力。1904年3月22日,馬卡羅夫率領艦隊出海挑戰,1904年4月13日,馬卡羅夫因所乘軍艦於返回基地途中觸雷斃命。新任司令威特赫夫特不再採取積極行動。

第一軍部隊經由棧橋渡過鴨緑江

日俄戰爭期間,東北是雙方陸上交鋒的戰場,當地人民蒙受極大的災難,生命財產遭到空前的浩劫。旅順的工廠被炸毀,房屋被炸毀,就連寺廟也未能倖免。耕牛被搶走,糧食被搶光,流離失所的難民有幾十萬人。日、俄都強拉老百姓為他們運送彈藥,服勞役,許多人冤死在兩國侵略者的炮火之下,更有成批的平民被日俄雙方當作「間諜」,慘遭殺害。這場戰爭不僅是對領土和主權的粗暴踐踏,而且使東北人民在戰爭中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和人身傷亡。

奉天會戰後點閱日本第一軍的一個師團

此外,這次戰爭很大刺激了知識分子的神經,讓他們從中看出專制國(俄國)永遠無法戰勝立憲國(日本)的道理,從而促進了的立憲民權運動,客觀上加速了清王朝的滅亡。

第2、第3太平洋艦隊司令官齊諾維·羅傑斯特文斯基海軍中將

日俄戰爭期間,日本特工天才明石元二郎在俄國資助和策動沙皇政府的反對派發動革命,把俄國腹地鬧的天翻地覆,對馬海戰之後,尼古拉二世為首的統治集團,完全失去了贏得戰爭並利用戰爭的勝利扼殺革命的希望,日本方面鑒於人力物力的巨大消耗,也認為繼續打下去對它不利。美國總統西奧多·羅斯福欣然出面斡旋。經過激烈的討價還價,俄國被迫於1905年9月5日在朴茨茅斯同日本簽訂和約。

俄國軍人站在堆滿戰死的日本軍人屍體的壕溝前

朴茨茅斯和約規定:俄國承認日本在朝鮮享有政治軍事及經濟上之「卓越利益」,並且不得阻礙或干涉日本對朝鮮的任何措置。俄國將旅順口、大連灣並其附近領土領水之租借權以及有關的其他特權,均移讓與日本政府。俄國將由長春(寬城子)至旅順口之鐵路及一切支線,以及附屬之一切權利、財產和煤礦,均轉讓與日本政府。此外,條約還規定將庫頁島南部及其附近一切島嶼永遠讓與日本。

旅順攻圍戰後乃木希典大將與施特塞爾中將(中央二人)會見

在和朝鮮國土上進行的這場帝國主義掠奪戰爭,給中朝兩國人民造成了極為深重的災難。人民生命財產的損失無法計算。僅就東三省部分地區而言,「自旅順迤北,直至邊牆內外,凡屬俄日大軍經過處,大都因糧於民。菽黍高粱,均被芟割,以作馬料。縱橫千里,幾同赤地。」「蓋州海城各屬被擾者有300村,計遭難者8400家,約共男女5萬多名。」遼陽戰場「難民之避入奉天省城者不下3萬餘人」。「烽燧所至,村舍為墟,小民轉徙流離哭號於路者,以數十萬計。」甚至連日本人辦的《盛京時報》(1906年10月18日)也不得不承認,東北人民「陷於槍煙彈雨之中,死於炮林雷陣之上者數萬生靈,血飛肉濺,產破家傾,父子兄弟哭於途,夫婦親朋呼於路,痛心疾首,慘不忍聞。」

1905年9月5日,日俄兩國簽定《朴茨茅斯和約》

人民遭受如此深重的災難,可是戰爭結束時,戰敗國沙皇俄國「不割寸土,不賠一個盧布」(尼古拉二世語),卻要人民去接受戰勝者的宰割。



註:本公號所推送的文章如侵犯到原作者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進來撩』欄中的聯繫我們),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內刪除。所推送的文章並不代表本公號觀點,請和諧留言。

微信號:skdyh8

溫馨提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