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什麼情況下讓你想跟前任複合?

什麼情況下讓你想跟前任複合?

01

我做夢也沒想到,我一個飯店的洗碗工竟然能和一個有錢的美女結婚,而事情還要從前一段時間說起。

那天我正在飯館洗碗,朋友老顧把手機

遞給我看,原來是一個招上門女婿的帖子,其中要求有些奇怪。

農村人,老實,不識字只有這三條。

如果符合條件,直接聯繫電話131XXXX1547,一旦事成,每個月都白髮五千塊錢的生活費。

這事如果放在別人身上,可能笑笑就過去了,但我的確當真了,因為我真的很缺錢,於是我偷偷記下了電話,然後打了過去。

「你確定你真是農村來的文盲?」電話那邊冷笑。

我愣了幾秒,還以為對方是來調侃我的,我的確是農村來的,而且是土生土長的農村人,但電話那邊說話的語氣很傷人,我直接回了一句:「我是農村人,而且不識字,沒什麼文化。」

「那就好,我們先見一面,如果事成每個月可以給你發五千塊錢生活費,如果不成也會給你五千塊錢酬勞。」對方冷冷的說。

雖然對於這種好事我有些疑惑,但還是準備冒這個險,因為我的確是農村來的,而且很缺錢。

她讓我在一家咖啡廳和她見面,我挺拘束的,第一次來這種地方,一直低著頭沒敢說話。

對面的女人長得很好看,她自稱叫焦茹,聽到這名字的時候,我下身莫名的一緊,因為這名字反過來,的確讓人想入非非。

焦茹穿著一身修身職業裝,更加凸顯她曼妙的身材,尤其是上圍,的確適合她的名字,特別吸引人,當然我也沒敢多看。

「你真不識字?」焦茹不耐煩的看了我一眼。

我連忙點頭,焦茹也沒在多問,而是說:「你先回去等我消息吧,如果合適我會在聯繫你。」

焦茹走了以後其實我也沒報什麼希望,畢竟對於焦茹這種女人來說,我實在太普通了,說老實話,我覺得我配不上她。

沒想到兩天後的一個下午,焦茹再次找到了我。

焦茹今天上身穿著一件修身襯衣,顯得上圍挺拔誘人,下身包臀短裙,露出半截雪白豐腴的大腿,比起上回的職業裝更加誘人,看的我差點流口水。

她看到我以後,臉上露出一絲厭惡的表情,我有點不知所措,只好沖著他笑了笑,她直接瞪了我一眼,我頓時覺得臉上發燙,只能強笑了一聲,一句話都不敢再多說。

「明天你跟我結婚,我來和你交待一下,結婚的時候你不要說話,別給我丟人。」焦茹冷冷的說完這句話,直接甩給我一張紙。

我拿在手裡看了一眼,應該是一份合同,條款鮮明,上面寫我和焦茹結婚,不得離婚,如果誰違約,就要向對方支付一百萬違約金,另外還有十幾項要求,大概是讓我什麼事都服從焦茹,不得違背她的意思。

「同意的話就直接簽字。」焦茹不耐煩的說。

我心想這可能是在試探我認不認識字吧,其實我識字,但我迫切需要錢,只能假裝不識字,反正我說不認識,也沒人知道,於是我連忙說:「我不認識字。」

「那你按個手印吧。」焦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好像在嘲笑我。

我這才明白這份合同是真的,但是上面的那些要求的確很過分,比如焦茹讓我吃屎我都不能反抗。

想來想去我還是忍了,反正我是為了錢,她也不可能真讓我吃屎,只要有錢能給小桑治病,受點委屈算什麼。

小桑是我妹妹,前幾個月查出腎臟有問題,需要進醫院接受治療,但巨額的醫藥費不是我支付的起的,所以我去給老闆開車,結果出了點小事,後來只能去飯店洗碗賺錢。

我準備接受這些要求,甚至決定和焦茹過日子,只是接下來的事,讓我有點難以忍受。

我和焦茹的婚禮辦的很簡單,大概就來了幾桌客人,好像還都是焦茹的朋友,只有焦茹的嫂子來了,這我倒無所謂,畢竟我是上門女婿,肯定不會太隆重。

焦茹家世比較簡單,她父母早亡,只有一個哥哥和嫂子,她哥哥在外面做生意不在家,具體做什麼生意我不清楚,我也沒去細問,平時家裡只有她和她嫂子,不過我也清楚,這些都是焦茹提前告訴我的,肯定有所隱瞞。

由於焦茹叮囑過,所以婚禮全程我一句話也沒敢多說,沒想到就在婚禮快結束的時候,出問題了。

臨近婚禮結束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誰起鬨,讓我親一下焦茹,我挺尷尬的,但畢竟是婚禮現場,以前在農村時候也有這樣的習俗,圖的就是個喜慶,我還是朝焦茹湊了過去。

只是看到焦茹冷冰冰的那張臉上露出厭惡表情的時候,我退卻了,我知道她不願意,半天我才強笑了一聲,準備說算了,還沒等我開口,焦茹直接一巴掌扇在我臉上,不耐煩的說:「別丟我人。」

當時旁邊圍觀的人雖然不多,但也有二十多個,我就這樣被焦茹扇了一巴掌,說老實話,我被焦茹扇懵了,半天才反應過來。

我好像聽到有人在議論我,嘲笑我,我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疼,心卻更疼,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也不知道婚禮後來是怎麼結束的,客人們走了以後,我和焦茹才被她嫂子楊玲叫了過去。

楊玲是焦茹的嫂子,三十多歲的成熟女人,打扮的就像二十七、八歲一樣,穿著絲襪短裙,看起來特性感,典型的熟女,婚禮前我們見過一面。

「焦茹你剛才是怎麼回事,當著客人的面你怎麼能打陳功,你要是不想跟他結婚可以跟我講,我會去跟你哥說。」楊玲直接無視了我。

焦茹瞪了我一眼:「你跟我哥說有什麼用,這人就是個流氓,竟然偷看伴娘的胸,我打他都是輕的。」

我被焦茹說懵逼了,我承認伴娘那一身衣服顯得胸型很好看,但我的確沒有那方面的心思,她竟然這樣誣衊我。

「我沒有,我只是……」我連忙解釋,結果還沒說完,楊玲直接打斷了我的話。

楊玲說:「陳功你跟焦茹道歉,這事就這樣算了。」

道歉?我為什麼要道歉,明明沒有的事,是她誣衊我,還打了我,憑什麼要我給她道歉。

我看焦茹一臉不屑,心裡無比的難受,我窮就該被你們欺負,就該被你們玩?

02

算了,反正我是為了錢,道歉也少不了我幾塊肉,我低聲說:「對不起,剛才是我不對。」

楊玲這才跟焦茹說:「陳功已經向你道歉了,既然已經結婚,就跟他好好過日子,早點生個孩子。」

焦茹點點頭也沒在這事上糾結,我也覺得既然過日子,受點委屈算什麼,只是我很快就知道,和焦茹結婚,並不是受點委屈那麼簡單。

婚禮當晚我和焦茹同房,按照規矩我們應該做那事,焦茹也早早換好了衣服,正在浴室里洗澡,我則坐在床邊等待。

焦茹的衣服就扔在床上,我一不小心看到一條黑色絲質的衣物夾在在其中,是焦茹剛才換下來的,看的我熱血沸騰,當時就有了感覺。

說實話,我也是血氣方剛的小夥子,看到這些女孩的貼身物品怎麼可能不激動。

不過我還是忍住了,反正今晚是我和焦茹的新婚夜,不急這一會時間,其實我還挺開心的,雖然焦茹對我的態度差,但能娶到這樣性感漂亮的老婆,也是我的福氣。

只是沒想到,焦茹接下來的舉動,讓我很難忍受……

聽著浴室嘩啦啦的水聲,我無比的煎熬,一方面我期待焦茹快點洗完,我們好開始辦事,另外一方面我又擔心焦茹看不上我,換句話說我內心還是有些自卑。

我忽然有點疑惑,焦茹這樣年輕漂亮的女人,為什麼要找我這樣的人當上門女婿,總不可能看重我這人了吧?難道為了讓我和焦茹生個兒子,來傳宗接代,又或者其他什麼原因?

這事我也沒多去想,事實上我想的更多的是和焦茹在床上預熱的方法,免得到時候發揮不好,甚至想好要說哪些情話。

沒想到接下來的事打亂了我的陣腳。

焦茹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時候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睡衣,可能因為身上的水沒擦乾淨,衣服緊緊的貼在她身上,勾勒出誘人的曲線,她一彎腰,我正好看到她胸前領子里那對柔軟,當時我就看呆了……

「啪!」

還沒等我回過神,焦茹直接給了我一巴掌:「你他媽看什麼看,你爸媽死的早,沒教好你是吧?」

我聽焦茹這話,氣的直接從床上坐了起來,父母雙亡這事對我來說是一個痛處,平時我自己都很少提起來,焦茹竟然這樣說我。

當時我真有一走了之的衝動,但想了想,都走到這一步了,忍忍也就過去了,小桑的病很缺錢,想到這些,我握緊的拳頭慢慢鬆開,又坐回在了床上。

我向焦茹表示道歉,焦茹還是有點生氣,但沒有在這事上跟我糾纏,而是冷冷的說:「今天晚上你跟我假裝做那事。」

「什麼?」我有點不明白焦茹的意思,為什麼要假裝,我們已經結婚了,難道不能做那些事?

焦茹有點不耐煩:「別問那麼多,你照做就行了。」

我只好點點頭,不在去問。

焦茹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衣平躺在床上,我彷彿能看到睡衣下面的那片美妙,頓時看的我口乾舌燥,已經就有了感覺。

「你趴在我床上。」焦茹吩咐我。

我遲疑了一會,心想這是要做什麼,但又不敢多問,只好照辦。

嗅著焦茹身上的淡淡的香味,我已經有點陶醉了,這時候焦茹忽然低低的叫了一聲,說實話,她不叫還好,這一叫,我那裡已經快忍不住了。

幾分鐘后,我終於明白焦茹這一做法的原因……

焦茹又叫了幾聲,忽然讓我趴在她身上,我連忙照做,一時間,我們兩個之間形成了一個奇怪的姿勢,如果光從外面看,一定會以為我們是在做那事,只可惜只有我和焦茹知道,我們之間那個部位其實還隔著一個拳頭的距離。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忽然開了一道小縫,雖然隔著一定的距離,我還是能看到那是焦茹的嫂子楊玲。

「你晃幾下,把床搞出點聲音。」焦茹趴在我耳朵邊上繼續吩咐我。

我看了一眼門口趴著偷看的楊玲一時還有點緊張,我們夫妻做這種事她為什麼要來偷看?雖然好奇,但我還是按照焦茹的吩咐去做,連忙開始晃動,床頓時發出吱吱的聲響。

這下我終於明白,焦茹讓我假裝跟她做這事,是為了給楊玲看的,可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過了大概幾分鐘,我發現楊玲慢慢把門關上,我又晃了幾下床,焦茹叫的聲音更大,說老實話,我都快忍不住了,內心特別煎熬,甚至我能感覺到某處因為太過緊張,而不斷顫抖的身體……

這時,焦茹忽然一腳把我踹開,厭煩的說:「滾一邊睡去,你敢碰我,我弄死你。」

看著焦茹冷冰冰的背影,我心裡特別難受,我忽然明白,我就是人家花錢請來的一個工具,焦茹根本不想跟我結婚,就是為了應付楊玲。

焦茹讓我在她床邊打地鋪,她的話特別傷人:「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上我的床,弄髒了我的床,你就滾到外面去睡。」

我心裡特別不是滋味,有錢人真是好,有錢就能隨便玩弄窮人。

躺在地上我終於想明白了,我和焦茹之間就是一場交易,她付給我錢,我和她做戲欺騙楊玲。

只是我還是有點想不明白,焦茹為什麼要拿我來欺騙楊玲,難道並不是讓我來和焦茹給她家生個兒子?

直到兩天後的一個下午,我終於知道這一原因。

平時我在家裡沒什麼事做,白天焦茹去上班,楊玲則不是逛街,就是出去打麻將,可能負責在家貌美如花吧,焦茹的哥哥是幹什麼的,我一直都不清楚,不過應該挺有錢,背景很深,我們結婚到現在都沒見過他。

焦茹是大學老師,白天不在家,晚上很晚才回來,具體哪所學校的我不清楚,我也沒問過。

我在家打掃打掃衛生,澆澆花,另外焦茹的那條小阿黃也由我來負責照顧,小阿黃是焦茹的狗,比我尊貴多了,焦茹專門在別墅外面修了一棟小房子當狗窩。

可以說現在我就是焦家的一個保姆,而楊玲和焦茹也默認了這些,我倒無所謂,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那天我正在客廳澆花,楊玲正在充電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當時正好出門,我下意識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一個叫王軍的人給楊玲發來的簡訊。

看到內容的時候,我愣了一下。

「楊姐,你不是答應焦茹嫁我,怎麼現在又嫁了別人,這樣……」

由於簡訊內容只能顯示這一部分,我又沒有楊玲手機的鎖屏密碼,所以只能看到這點內容,不過即便如此,我也能判斷楊玲肯定和這名叫楊軍的人有約定,她答應把焦茹嫁給楊軍,結果沒想到焦茹選了我。

我迫切想知道楊玲和王軍有什麼秘密,但苦於手機沒辦法解鎖,剩下的內容看不見。

就在我遲疑的時候,楊玲忽然從外面回來,她看我正拿著她的手機,當時就生氣了,楊玲衝上來直接奪過手機大聲說:「誰讓你動我手機的。」

我由於心虛,連忙解釋說:「剛才我打掃衛生的時候,聽到你手機響了,就想拿給你,結果你不在。」

楊玲半信半疑的看了一眼手機,問我:「這簡訊是誰發的?」

03

「楊姐你忘了,我不識字。」楊姐這稱呼是楊玲要求的,焦茹也這樣叫,我挺樂意的,真讓我叫她嫂子,我也叫不出口。

楊玲聽我這麼一說,還是不太相信,但也沒在多說,而是讓我以後別再動她手機

,說完話就去換了衣服,匆匆上樓。

我看楊玲這表現,猜測她肯定會和那名叫王軍的聯繫,一個想法佔據了我的內心,我想知道她有什麼打算,會不會對我不利。

因為我覺得楊玲原本計劃是讓王軍娶焦茹,結果焦茹卻選了我,她現在肯定會有其他打算,

想到這,我連忙跟了上去,沒想到還真讓我猜中了。

楊玲的房間就在我和焦茹房間的隔壁,所以我不用擔心會被她發現,大不了我就說剛上樓,這讓我更加堅定去偷聽楊玲打電話的想法。

我上樓以後沒幾分鐘,就聽見楊玲開始打電話,她的語氣好像在抱怨:「王軍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不要隨便給我發簡訊,今天就被那個土包子看到了,幸好他不識字,不然這事就暴漏了。」

也不知道電話那邊說了些什麼,楊玲忽然特別生氣:「這事也不能怪我,我已經儘力幫你了,怪你自己不爭氣,竟然被一個土包子搶了機會。」

「土包子。」

聽到這三個字,我感覺自己快要氣炸了,真想衝進去掐死她,但我忍住了,她說的的確是事實,我不僅土,而且還是窩囊廢,我不敢衝進去掐死她,我怕事,怕沒錢,怕小桑沒錢治病。

冷靜下來,我大概能猜到楊玲和這名叫王軍的肯定有勾當,雖然具體是什麼我還不太明白,可能圖財,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不過我卻想明白焦茹選擇我的原因了。

焦茹肯定知道楊玲想安排王軍娶他,所以她選擇我來當擋箭牌,我這樣一條腿殘疾,又沒什麼文化的老實人,當然好控制,並且這樣王軍就沒有機會了。

我也沒太在意這事,覺得這是他們私人恩怨,沒想到楊玲下面的話,驚的我一身冷汗。

楊玲停頓了幾分鐘,王軍可能在威脅她,楊玲冷笑:「你以為我真怕你,那件事如果你透漏出去,對我們誰都不好。」

說著話,我好像聽見楊玲的腳步聲往門口走了過來,嚇的我渾身都繃緊了,我告訴自己千萬要冷靜,大不了就說我正好要回房間……

好在楊玲停在門口沒有走出來,而且聽聲音她好像靠在了門上,我倆正好間隔一道門,她靠在門那邊,我趴在門這邊,我緊張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行了,出現這事也不是我願意的,你暫時別催我,我在想想辦法,大不了找人把那個土包子做掉,你到時候一樣能頂替他。」楊玲說到這,哈哈大笑起來。

我卻已經嚇的渾身直哆嗦了,沒想到我無緣無故的牽扯到了這一場私人恩怨中,而且楊玲竟然有殺掉我的打算,我不知道楊玲是開玩笑還是已經在計劃之內。

錢和命哪個重要我還是分的清的,不過我還是決定先觀察觀察,實在不行我就找焦茹離婚。

正想著這事,我可能因為太緊張,手裡的笤帚忽然掉在了地上,這下驚動了房間里的楊玲,她立刻打開房間,問我怎麼在這。

我強裝鎮定,我說我在打掃衛生,剛上樓,楊玲也沒懷疑,而是讓我滾下樓打掃狗窩。

如果在平時我可能會不樂意,但在這時候,我簡直跑的比誰都快,下樓的時候我隱約聽到楊玲不屑的哼了一聲:「土包子。」

我窩著一肚子的火躲在狗窩裡心情說不出的低落,壓抑,我覺得在這裡實在太累了,我活的就像一頭喪家犬一樣,娶了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不能上,還有可能隨時被人殺掉。

不過我很快就興奮了起來,因為我發現一個能讓我發泄的方法。

那天晚上我和焦茹照例假裝做完那事以後,她讓我把家裡的衣服洗了,我雖然不願意,但也不敢拒絕。

站在衛生間里,我感覺自己快要撐不住了,說實話我很想要,我好歹也是二十多歲的小夥子,那方面需求正旺盛的時候,天天趴在焦茹身上,聽她叫,卻不能做,這實在很折磨人。

我想跟焦茹實打實的做那事,有時候我甚至想強上了她,但我不敢,可越是壓抑,反而越想。

就在這時,衛生間的那堆衣服里有幾件吸引了我的目光,特別是焦茹那條黑色內內,讓我內心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說實話,剛才和焦茹假裝做那事的時候,我就有點忍不住,加上現在焦茹這幾件貼身衣服的刺激,我頓時迷醉了,於是不由自主的伸向焦茹那條帶著體溫的小內內……

我閉著眼,腦子裡竟然浮現出焦茹豐滿成熟的身體,以及傲人的山峰,其實我根本沒摸過女人,甚至連手都沒拉過,只能在腦子裡幻想。

我一邊想著這事,激蕩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而就在這時,衛生間的門忽然打開了……

未完待續……

後續故事將更加精彩!

由於篇幅限制,只能連載到這裡,趕快猛戳左下角「閱讀原文」繼續觀看後面的內容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