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沒有5套房的人,與其看2000萬人假裝生活,不如趕緊賺錢買房

沒有5套房的人,與其看2000萬人假裝生活,不如趕緊賺錢買房

這兩天,大家除了被美女相親點10隻蝦,每隻298,嚇跑海龜男……刷屏,另外一個便是《北京,有2000萬人假裝在生活》。

據北京市統計局數據,截止到2016年,北京市常住人口達到2172.9萬人。也就是說,這篇文章認為90%生活在北京的人都在「假裝」,這真的讓新老北京人都「激動」了!

文章沒刪之前,小編也看了,全文的內容無非就是討論北京的「大城市病」——擁堵、霧霾、高房價、排外,認為這讓北京離生活便利的和諧宜居之都越來越遠。而這種吐槽,不僅戳中了北京人的心窩,更是戳中了上海深圳武漢等一線城市人的心窩。沒有人情味的不止是北京,把它換成任何一座一二線城市,寫篇《鄭州,有2000萬人在假裝生活》也一樣成立!

房子不是最重要的,愛才是」,到新世相的「逃離北上廣」,到「階層固化」,再到今天的「假裝在生活」,背後隱藏的都是中小資產階級的焦慮,鍋底是一樣的,只不過加了不同的材料。

這次的焦慮火鍋,不僅讓打拚的中小資產階級淚流滿面,更是在文中定義了真正「不假裝的生活」:

沒有五套房,你憑什麼氣定神閑?憑什麼感受生活氣息?憑什麼像北京大爺一樣逗鳥下棋,聽戲喝茶?

文章在為中小資們吶喊吐槽的同時,消費著大家的焦慮,又讓大家在三觀崩塌之後接受最後的絕望:在北京沒有五套房,那就是假裝在生活。

說來說去都是房子的事兒,現在樓市政策這麼密集,沒有5套房的人究竟「什麼時候買房合適?」。作為一個沒房狗,小編沒有什麼話語權,但是原房改組組長,「房地產之父」孟曉蘇對於現在的房產稅、房價發表了一些看法,以供大家參考。

前幾日接受房地產報記者專訪時,孟曉蘇說到:「要說還有什麼理想,我就希望能夠在行業里儘快建立一個長效機制,讓房地產的發展,包括調控政策能夠儘快地走向規範治理的正軌,不至於再出現大起大落的現象。」他堅持認為:房地產仍是拉動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產業,拉動力將會持續若干年。

Q:怎麼看房地產稅在長效機制中的作用?

孟曉蘇:房地產稅是在2003年由中房集團最早提出來的。從1998年啟動房改到2003年的5年時間,居民已經從沒有房子變成有房子,而且我們預見到,今後會出現有的人房子多、有的人房子少的情況。所以徵收房地產稅就是適應了這個變化,過去老百姓沒有財產的時候你沒有辦法徵稅,有了財產之後就需要徵收這道稅,就是走國際通用的徵稅方式。過去我們不是沒有房地產稅,而是徵收的主要是房產流轉稅。我們當時提倡的就是增加「保有稅」,同時減少「流轉稅」,這應該是房地產稅制改革的一個方向。

現在不征房地產稅會使得兩部分人受害。一是農民,因為政府現在是用廉價征地高價賣,土地收益少量返給農民,多數還用來建設城市,用這個辦法來把城市建設不足的資金補足了。那麼農民的利益多少是被剝奪了。第二是最後買房子那個人群。你看最後把地價拉得高高的,把房價拉得高高的,讓最後買房的群體攤掉所有的城市建設費用,可是原來有房的人就不需要承擔了。

而這兩部分人恰恰是需要扶助的弱勢群體。我們現在是從弱勢群體那兒拿錢來補貼已經有房子的這些群體,這個制度設計就出了毛病。所以按照房地產稅的制度設計,各家都能夠在持有階段出錢,這樣使得城市建設有正常的財政收入,才能有合理的財政支出,應該是這麼一個思路。

Q:房地產稅遲遲不能落地,是因為太複雜嗎?

孟曉蘇:房地產稅征起來也並不複雜,有人把它設計得很複雜,是因為他們不想讓房地產稅落地,當然有些人直接就說70年土地使用權的問題,其實那不是問題。國外、境外向私人租的地與向政府租的地也一樣征房產稅。簡單的辦法就是引進國外的稅法並讓它符合的實際。比如對什麼房子徵稅?只需要按照國外的辦法辦,對所有的房子城鎮房屋都徵稅,叫「盡房皆稅」。為了照顧公平,征完后,按照國外的辦法退稅,即以家庭的條件作為依據來退稅。到底是按照評估值還是按照原值呢?我主張按照原值,好計算。房子賣了、新人買了都是按照新的購置原值來徵稅,這樣就把原來在房產獲取階段所形成的差異慢慢抹平了。

Q:從哪些房子起征呢?

孟曉蘇:最簡單的辦法,從小產權房起征。小產權房沒有交過土地出讓金,而且也不可能把它都拆除,小產權房起征房地產稅阻力小,納稅後房屋就合法了。稅率可以征高一點,比如說征2%,這就是國際上比較重的稅了,這樣一年一年地就把土地出讓金變相收回來了,這個比宣布為大產權房補土地出讓金要強。

還有一些房屋的土地使用年限該到期了,就從到期的土地開始做。一旦征了稅,對物權法中規定的「自動續期」就放心了,就不用考慮70年補不補錢的問題了。

Q:房地產稅徵收有時間表嗎?

孟曉蘇:我也不清楚,誰下決心也不容易。減稅容易加稅難,但我覺得社會上要形成這麼一種呼聲,認為征房地產稅是公平的,是實現社會公平的一種途徑,不增加房地產稅而聽任按照原有的辦法,去繼續讓農民和城市裡新買房的年輕人承擔全部的城市建設費用,是不合理的,是不公平的。

Q:您怎麼看現在的房價問題?

孟曉蘇:有很多人用國外完善的房地產市場和純粹的房地產市場角度來看,這個是不了解的國情。有不少人說的房價這麼貴,老百姓買不起,還拿出最貴的房子和平均工資對比,說是收入房價比。

但是這些人不知道,很多老百姓的房子不是拿現在的這個價格買的,你比如說有很多的拆遷戶就沒花錢,有很多現在很值錢的房子是房改房,當時只花了幾萬、十幾萬塊錢就把它買下來了,這部分佔全國的城市住房不少。

至於說最後那套商品房,你不知道那套商品房裡背了幾套拆遷戶房子的錢吧?所以這個數據拿出來是烏龍。這些年說房價會下降的這些人的說法,都被實踐證明是荒謬的。

我對房價趨勢的看法是三句話:短期看供求,中期看結構,長期看通脹。「短期看供求」,比如供給側改革裡面土地供給就不足夠,加上現在看起來大城市、一線和部分二線城市商品房供應不夠。

「中期看結構」指的是,到底房屋供應里有沒有足夠的保障房供應,有沒有足夠的各種政策含量的房屋供應,在這方面我看一些地方政府做得到位,一些做得不到位。

第三個是「長期看通脹」。房價歸根到底還是一種貨幣現象。全世界的房價都在長期上漲。你看有些國家的房價雖然有漲有跌,但是從長線來看是上漲。

Q:您前面也講了現在該買房。

孟曉蘇:對,有條件買房的就可以買,因為房價還是在繼續上升的過程之中,我這些年從來不會勸人家不要買,我認為你有需要就儘早買。從長線就能看出來這種財富升值。另外,我們提倡大力發展保障房,包括公租房。有人說願意租,那就要給他們提供更好的租賃條件。

總體上我認為繼續向老百姓宣傳房價會下降是不對的,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些觀點的荒謬。要實事求是地講歷史,讓歷史告訴未來。這麼多年來房價處於一個上漲通道,未來若干年之內還是有上漲空間。不排除局部會出現房價下跌的局面,但總體上還是上漲。

假如去除了現在行政干預的因素,那麼房價逐漸上漲是平穩的,如果是用政府的這隻手去壓抑它的話,就會顯現出漲漲落落的局面,變成小周期。其實這種作為最終是沒有效果的,反而會浪費大量的行政資源。什麼時候房價會出現明顯的漲落,就是要在二手房為主的市場上才會出現。

Q:從這個角度來看,您對於當下租售並舉制度是贊同的。

孟曉蘇:非常贊同。原來經濟適用房只售不租是不對的,當時我們就主張應該要發展租賃市場。現在租售並舉,而且根據各地的不同情況,這本來就是市場上已經出現的一種潮流。我們需要用各種各樣的機制去滿足居民的需要。我認為,市場經濟不需要有政府過多的壓抑,我們只要能夠保證老百姓的基本住房,在基本住房問題上給予足夠的政策,商品房就應該用市場的方式解決。不同的購買者和租賃者會在市場上找到自己的定位和選項。

白岩松說,有時候我們活得很累,並非生活過於刻薄,而是我們太容易被外界的氛圍所感染,被他們的情緒所左右。

我們都明白這世界上沒有錢多、活少、離家近的工作,我們都明白沒有人逼我們留在大城市,也並沒有什麼回不去的故鄉,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們選擇的結果。只有那些喜歡抱怨又沒有能力改變的人,才會被《北京,有2000萬人假裝在生活》所渲染的情緒所觸動,並從文章中得到安慰。

既然你要追求大城市的一張床,那麼就別整天抱怨為什麼大城市沒有為你準備好一套房。生活不會因為你的抱怨越來越好,而你的抱怨會成為越來越多人的寫作素材,一次又一次地被拿出來涮了又涮,你卻還痛哭流涕地為他們豎起大拇指。

沒有5套房的人,與其抱怨生活的不公,把自己歸為2000萬假裝在生活的一份子,不如努力工作,好好聚金,無論大城市還是小城市,認真地走好你選擇的每一條路,你就是真的在生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