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中國的知識產權悖論

中國的知識產權悖論

除了一些無知無畏的商人之外,沒人敢於公開表達對保護知識產權的蔑視,即便是在當代也是如此。誰都能認識到保護知識產權的重要性,但卻並非所有人願意接受現有的知識產權現狀,從而對保護知識產權實行一種無差別的政策與做法。那基本意味著將大片市場拱手讓人,讓自己的產業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因為在知識產權領域實在是太弱勢了。

能成為世界工廠,出口全球63.2%的假貨(OECD調查數據),印度能成為世界藥房,生產全球20%的仿製葯,根本原因並不在於和印度的人民和產業在道德上有所缺失,而是有著極為複雜的原因和實際的需求。在香奈兒專賣店裡以1.2萬元出售的一款手包,在珠三角的工廠里只需200元就可以造出來,不但可以做到毫不走樣,質量上也足夠過硬。而在美國以9萬美元一盒出售的某種丙肝葯,由印度仿製出來之後售價僅為約合人民幣2800元,且安全性、質量、療效等完全與原版葯相同。

偷別人的東西固然不好,但在這樣的現狀之下,所有道德標準都是軟弱無力的。從實際需求的角度來說,一切知識產權都可以是被視作空氣的。前幾天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描述了一對來自美國菲尼克斯的漢克森夫婦,是如何因為自己生產的創意桌子在淘寶上遭到大量仿冒而對淘寶開戰的,讀來足以令人對這種損害創新的肆意踐踏別人知識產權的行為深惡痛絕。漢克森夫妻倆設計的桌子初始售價為5294美元,在淘寶上只賣24美元。但仔細一想,這裡面又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正版和盜版之間的差價也太大了些。

在美國時親口聽美國當地業者自己說,人生產的商品是世界上質量最好的,服裝的針腳細緻緊密,而這些美國人做不來。貨確實行銷全球,甚至已成為美國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要素,偶有質量問題也是由於出貨量實在太大,且單一事件常被媒體放大的緣故。從比例上看,商品的品質也確實保持在一個較高的程度,是墨西哥、印尼、柬埔寨、越南這些新興製造業國家所不可比的。製造使得脫貧,但卻並沒有從中致富,這裡面的差別就在於知識產權。

5000多美元的桌子,和上萬美元的傑尼亞西裝一樣,知識產權在這個價格中佔有大頭。當前有一派佔主流的觀點認為,這是本末倒置。一台形狀奇特的創意桌子,生產製造成本不過幾十美元,憑什麼創意和知識產權的部分就要比生產製造成本高出上百倍?一件品牌服裝如傑尼亞和阿瑪尼從生產出去,憑什麼以上百倍的價格在專賣店裡出售,讓品牌商賺取大頭,製造商只能獲得蠅頭小利?這確實是一個不合理之處,但怎麼去解決這個問題,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30年前的經濟發展水平來看,為世界品牌代工能賺一點錢,也能解決就業,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但隨著經濟發展水平的提升,製造立足腳跟並作為全球化體系中的一環之後,居於產業鏈末端的不甘心隨之出現。撂挑子不幹吧,背後還有墨西哥和巴西等這些競爭對手,在與品牌方的博弈中必然占不到便宜,繼續干吧,僅能獲得自己生產產品5%左右的利益,實在是不太甘心。

那麼,能不能走歐美或者日本的道路,去進行產業升級,擺脫低端製造業的影子,向品牌化方向發展呢?從實際情況來看,這條路相當艱難,但還得走下去。歐洲和美國在向現代國家轉型的過程中,是有一些工業化紅利的,這其中最特別的一項就是品牌特權。看以下幾個牌子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LV誕生於 1854年,Burberry誕生於1856年,Chanel誕生於 1910年,Gucci誕生於1921年,Coach誕生於1941年……。有些牌子出現的時候還大清呢,戰亂上百年,工業化紅利是一點點都沒吃到,還要為別人的紅利支付對價。

別說了,日本用了幾十年時間,對歐美某些產業進行了像素級模仿,發展出成熟的產業后開始品牌化運作,三大時裝節年年活躍,日本風時不時在歐美掀起熱潮,熱鬧了一番後到目前為止也沒搞出幾個國際性品牌,本土產品與國際品牌的價差仍然極大。這裡面有沒有固有偏見和天然歧視的成分在呢,一定是有一些的。日本經濟規模畢竟頂得上半個歐洲了,尚且如此,未來即將遭遇的待遇好不到哪裡去。

可以有華為,在通信領域獲得全球數一數二的技術專利,也可以有三一重工、江南造船、中鐵等等這些有國際競爭力的現代工業,但就是搞不定那些富含文化、傳承、格調這些元素的工業品品牌。名牌仿製品在國內大量存在的作用有三個,首先是解決就業和地方經濟發展,其次是降低老百姓生活成本,第三是佔領國外品牌商品無法大量進入市場所產生的空白。但這些其實都是權宜之計,誰都知道這不會是常態,早晚會產業升級,到那時就不一樣了。

產業升級意味著除了保持在製造業上的核心競爭力外,還得有更多自己的品牌,而這也意味著知識產權保護的問題就得真刀實槍地幹了。你過去肆無忌憚用別人的知識產權,如今你得防著別人用你的,斷沒有隻能你用別人的,不許別人用你的這個道理。引申一下,必然會引出無差別的知識產權保護政策,從鬼畫符進化到動真格的地步,但這裡面存在著一種左右為難的困境,需要有最高明的政治家對此加以平衡。

目前存在的悖論是,知識產權狀況好轉一些,企業競爭力就會減弱一些,知識產權狀況做到歐美一樣好,製造業立即遭受重創。經濟還沒有發展到足夠應對因高度保護知識產權而帶來的衝擊的地步,但未來的產業轉型升級卻又離不開對知識產權的高度保護。這是個兩難選擇,到底是願意維持低端製造業保持不變,還是願意捨棄這一切,向更高處邁進。古人說大舍才能大取,但在知識產權悖論面前,卻並非取捨那麼簡單。

國內的消費升級潮正在興起,產業的品牌化趨勢也相當明顯,有了錢的人不再滿足於去購買仿製品,寧可坐飛機去國外買正牌。萬達王健林認為,與其讓這些購買力流失到海外,不如創造條件把消費引回國內,因此前兩年作為政協委員提出了給奢侈品減稅的提案,但未獲採納。所有這一切跡象都表明,留給製造業的轉型升級時間,其實並不多了,真正有效的知識產權保護問題,隨時都會提上日程,正如突如其來開放的二胎政策一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