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全世界首富都會告訴你:說到底,人生無非是一場投機

全世界首富都會告訴你:說到底,人生無非是一場投機

辦公室樓下是一個創業咖啡館

心懷夢想的年輕人進進出出

每周都有路演都有導師來指導

周圍牆上都是馬雲周鴻禕等的語錄

很有理想很有激情很好很好

想起前年2015年底的時候

被熱情感染也去參加了一個類似聚會

二三百號年輕人充滿期盼地在台下

聽一個台灣腔中年人講我也聽不懂的概念

當時就聽得老羅很不耐煩

很想上台搶過話筒——說

「你們最好的創業就是——去買房

上海買不起,就去崑山,去嘉善!」

而後的餃子宴老羅開始有點煩躁

對座的女生姿色平平

一直在說多麼喜歡這裡

來了半年,聽了20多次課

就想搞清楚自己適合不適合創業

老羅這時候已經開始嘴賤

「你不適合,真心不適合,別來這裡了

挺冷的天,回家吧,再晚沒捷運了。」

那天老羅沒刮鬍子更加顯老

在年輕人的鄙視側目中落荒而逃

最喜歡的日劇女星是鈴木保奈美

從東愛開始每部都要看

有一部是演新聞女主播

一段與中年律師朋友落寞的對話

律師說:我是看了湯姆克魯斯《義海雄風》后

決定這輩子要做個律師

現在發現我並不想做個律師

我只是想做個很酷的律師

就算那個時點有人聽了老羅的話

買了嘉善的房子漲了3倍

如果買房也算是創業的話

這肯定不是很酷的創業

在導師眼裡完全不值得一提

在顏值至上的年代

成功也分有顏值的和無顏值

今天就來講個羅氏風格的成功學

給年輕人送上一杯心靈硫酸

如果要讓老羅在上海的老洋房中選幾個最有故事性的,我會選寶慶路3號、銅仁路333號綠屋,南陽路170號貝公館、威海路414號邱家公館。

前些年,寶慶路3號的徐元章老先生去世曾讓上海文化圈唏噓不已,倒不是徐老有多少文化上成績,徐老和他的老洋房舞會更多是作為舊時代生活方式的一個活標本而存在,這之後,老洋房就真成了標本了。

而徐老先生生前好友程乃珊也早他一年而去,程應該是第一個主動地不掩飾情感地講老上海故事的人,雖然文筆一般,但我當年在《小說月報》上看到《藍屋》時,第一次知道在同一個城市,居然有這麼多維度的生活。

藍屋原型就是銅仁路333號綠屋,程老師外公吳同文的宅邸。吳同文和徐元章的外公周宗良,還有貝聿銘的叔祖貝潤生,再加上威海路的邱信山、邱渭卿兄弟,並稱上海灘四大顏料大王。

這裡就有個問題來了,包括前一段時候寫公號的時候,有個反覆出現的橋段也讓老羅困惑,寫藍妮和寫張幼儀的時候,都有個把一批顏料賣掉而完成原始積累的事。上海灘為什麼第一批富豪都是靠顏料起家,而不是靠想當然的房地產?

查了下資料,顏料是繼鴉片之後第一個在市場上打開銷路的外國工業品(鴉片還不算工業品),在這之前,本土只有靛青之類的天然染料,當人們認識到工業顏(染)料遠遠勝過本土染料后,就打開了市場,跟他們混的買辦就成了上海灘第一批富豪,這個階段一直持續到二戰期間。

藍夾纈印染材料:靛青草

其實這些人物之間都有非常緊密的聯繫,貝潤生、周宗良合開了謙和靛青行,貝是總經理,周是副經理,吳又是貝的女婿。

寶慶路3號周宗良住宅

周宗良1875年出生在浙江寧波。由於父親是個牧師並且小有資產,使他從小受到了良好的西方文化教育。

1905年周宗良隻身來到上海發展,1910年開始擔任德商謙信洋行的買辦,1924年升任德孚洋行的總買辦,直到1945年二戰結束,他任德商洋行買辦達35年之久。1929年他的外匯資產達400多萬美元之巨,在當時名列「全國十大戶」之一。

周宗良也不是一做買辦就發達了,當時,在經營染料業務的洋行有禪臣、元亨、天福等十幾家,競爭十分激烈。周宗良以其英語和社交上的優勢,得到謙信洋行老闆的賞識,很快就取代了該行原先的買辦姜炳生,坐上了買辦的交椅。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在華經商的德國人紛紛打包回國,當時謙信洋行已是在華最大的德國洋行,不僅在滬置有大量房產,而且棧存的染料也數量巨大。因為當時與德國為敵對國,德國公司的財產都被視為「敵產」,該行老闆深恐大戰中謙信受到損失,就與周宗良密商,將謙信在滬的不動產的戶名全部改為周宗良,托其隱匿保管;而謙信所有染料全部折價,以很低的價格賣給周宗良。周宗良接受了這一計劃。

由於戰爭期間海運中斷,來自德國的染料又成了緊俏商品,留存在上海貨棧里的顏料價格飛漲。周宗良和他的同行,抓住此天賜良機,又大發了一筆橫財。

周宗良發跡之後,便在上海娶妻納妾,圈地造屋。寶慶路的院子原有一棟是德國人造的,他買下之後又續造了幾棟,並依照德國人的習慣,安裝壁爐,修整草坪。在生意不斷做大的同時,周宗良還很注意在政治上尋找門路。

1927年,周宗良通過同鄉李銘結識了宋子文,那時國民黨的金融盤子因北伐正空空如也,成立中央銀行和改組銀行時,周很「識相」地出了力,入了股,於是就當上了這兩大銀行的董事。

國民黨政府發行二五公債債券時,周也不失時機地「報效」了一大筆,因此又成了國民黨政府公債基金保管委員會的委員,從此在官場里也有了一個頭銜。

在此期間,周曾有過炒外匯一筆賺上200萬元的紀錄。而投資銀行還給他帶來其他方面的好處,如將承押的官辦杭州電氣局買下,改組為杭州電器公司,他是主要股東之一,股金50萬元;又有漢口濟既水電公司,股金也是50萬元;此外,他還投資興建了鎮東機器廠、完泰進出口行、信余汽燈號、如生罐頭食品廠、中興輪船公司、康元制罐廠、公和紡織廠、振豐毛紡織廠等等。

至此,周宗良已是金融、工業、進出口貿易全面發展,儼然成為上海灘大富翁了。

二次世界大戰中,德國又成了「火藥庫」,在滬經商的德國人人心惶惶。由於戰爭期間海運中斷,來自德國的染料又成了緊俏商品,留存在上海貨棧里的顏料價格飛漲。周宗良此時已是德孚洋行的總買辦,他和他的同行,抓住此天賜良機,又大發了一筆橫財。

抗戰期間,由於德國與日本的聯盟關係,日本人保護德國人的產業,而周家又是德國財大公司的買辦,同樣沒有受到損失,反而添置了很多房產,如福建中路的聚源坊、天津路的泰記弄、金陵東路的德順里、安亭路、高安路等多處房子。

安亭路

周宗良生意做大了,寶慶路住宅目標也就越來越大,最後終於被敵偽時期上海「76號」的行動隊隊長吳世寶相中,派了一幫人一早衝進其前院,借口周與重慶銀行界有來往,要綁架他。

周宗良早就聽說外邊風聲不好,請了幾個保鏢日夜守護,每天早晨去上班時,先派人在門口察看動靜,沒有可疑跡象才出門。可是綁匪那天不等他出門,直接沖了進來,周見勢不好,急忙從後門逃走,跑到隔壁法租界巡捕房尋求保護。綁匪找不到,結果把他太太綁走,周宗良最後花了4萬元才把人贖出來。

抗戰勝利后,德國、日本都是戰敗國,德國人在華的企業統統沒收的沒收,關閉的關閉。周宗良長達35年的買辦生涯到此結束,儘管還有其他產業,但是失去了「顏料大王」的頭銜,周家從此盛極轉衰。之後,發生了上海市長吳國楨「請財神」的事情,發了戰爭財的上海灘各工商巨子包括周宗良等紛紛破財「為市政建設捐款」。

1948年,周宗良眼看國民黨大勢已去,就趕緊收縮資金,帶著三個年齡小的兒子到香港去了。50年代香港市面不景氣,周宗良此時年事已高,幾個兒子又未能獨當一面,周宗良就把事業交付給兩個助手打理,他本人則於1957年在香港去世。老太爺的去世使周家元氣大傷,漸漸地,周宗良當年聚攏的財富,不知不覺間竟所剩無幾。

南陽路的貝公館

前面說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德國人撤離上海時,無法帶走大批的顏料現貨,便折價賣給周宗良,接手公司便是貝潤生同周宗良、張蘭坪合辦的謙和靛青行(貝任總經理、周任副經理、張任監理),過後德國顏料價格暴漲,貝潤生的財富因此而劇增。

隱蔭在恆隆廣場、波特曼酒店後面的南陽路全長不足500米,是條十分幽靜的小馬路,這條具有近百年歷史的老馬路,沿途的住宅卻是有著歲月積澱的老房子,巢居公寓、菲力門公寓、派拉門公寓……,其中最為出彩的要數170號的貝家花園了,從中走出了著名銀行家貝淞蓀(貝聿銘之父)、實業銀行副經理貝露蓀、國際建築大師貝聿銘等名人。

貝公館建於1934年,是一幢混合式建築風格的花園住宅,由主樓、副樓、花園組成,主樓為三間兩廂三層結構,外牆用泰山磚拼貼成橫豎相間的圖案,十分考究、簡潔。騎樓門廊的牆面是大幅百壽字照壁,富有傳統風俗意義。副樓為現代派建築風格。南面的花園布局隨地形起伏,有湖石、假山、小橋、池塘、涼亭、花圃等,是一座典型的中式花園,佇立其中的石質涼亭卻是伊斯蘭的風格。

如今,裝飾一新的貝宅已成為貝軒大公館。無論是大堂陳列的各式古董、天花板上閃爍著流光溢彩的水晶吊燈,還是這部最早出現在上海的OTIS電梯,以及雕刻著龍形的大理石樓梯,無不闡述著當年的奢華。

貝潤生年輕時也是在顏料行打工,憑著為人老到與敬業勤奮,深得瑞康顏料行老闆奚潤如賞識,奚老闆晚年決定退出商界時,沒把產業交給兒子,而讓28歲的貝潤生接替瑞康行經理。貝潤生不負老闆重託,僅用幾年時間就發展成為名聞海上的顏料業巨頭。功成名就后的貝潤生不忘老闆的知遇之恩,將瑞康顏料行還給了奚潤如的兒子,並指點、幫助他如何做顏料生意。

與合伙人周宗良結交權貴不同的是,貝潤生自己主業從20年代開始轉身投資上海的房地產,極賦財商的貝潤生在房地產業也玩得風生水起,到50年代,貝家在上海市區已經擁有各類房屋近千幢,老洋房五百多棟,房產面積16萬多平方米,成為房地產大業主中的後起之秀;解放前夕,貝氏家族的後人先後移居到了香港、美國、巴西等地……。(有關貝家,可參看老羅以前的公號文章)

吳同文「綠房子」

銅仁路333號是吳同文的綠屋,曾被稱為「遠東第一豪宅」,現在人可能會認為馬勒別墅和嘉道理公館更豪氣,不能欣賞包豪斯風格的現代別墅的優雅之處,當前國人品位歷史最低點,不能欣賞也不奇怪。

吳同文在顏料界屬於第二代了,原是船民的兒子。吳家祖上與貝潤生家族都是上海灘上以顏料起家,分別被冠為顏料大王。吳家一門四千金,獨缺男丁,偌大家財沒有一個接班人,總是憾事。

一天,尚未出閣的四小姐獨倚陽台看街景,猛見一對船民裝束的夫婦抱著個白白胖胖的小男孩從陽台下走過,見那小男孩與自己夢裡見到的「弟弟」一模一樣,當即差人叫住他們。「弟弟」抱來后,一直由四小姐撫領,取名吳同文,成了富甲滬上的顏料大王唯一繼承人。

作為一個富二代,吳同文也是有兩把刷子的人。1932年,日本對華侵略擴張,吳同文有種預感,覺得這場仗是避免不了的,於是他就開發軍綠色顏料,結果綠色為他掙了很多錢,綠色顏料後來幾乎由他壟斷,只有他的公司才能生產綠色顏料,所以他覺得綠色是他的luckycolour,他的寶馬車也是綠色的。

等他錢掙得差不多了,他想造一座自己喜歡的房子,他就找來鄔達克。鄔是一個建築師。吳同文之所以選這個地址,是因為當時的北京西路叫愛文尼路,而與之垂直的叫哈同路,這兩條路的路名中正好嵌有他的名字,所以他的門就開在今天的北京西路和銅仁路交界的地方。他對鄔達克說:「我要的房子是上海獨一無二的。」

當時,上海的花園洋房 很多都是西班牙式的、英國鄉村式的、德國式的……他說他的房子要很時髦很現代的。因而鄔達克就給他設計了這座房子,陽台上沒有柱子,這在1930年代時是非常現代的。

鄔達克對他說:「我可以向你保證,這個房子再過50年,也是最現代的。」房子在1938年完工。當時的《上海日報》將它稱為「遠東第一豪宅」。總共四層樓的房子還配有電梯,它是上海私人房子第一家裝電梯的。電梯門是弧形的,整棟房子是圓的,圓的被認為可以化解兇險。另外,電梯門不是金屬的,而是木製的,顯得很豪華。

至於他和貝家的關係是19歲之時受媒妁之言,吳同文迎娶了貝家九小姐為妻。

後來,他自己又選擇了一個女人,就是他的如夫人(妾的尊稱,如同夫人的意思)。1966年8月,58歲的吳同文在「革命」要「革」到自己頭上了前一刻,與如夫人如往常一樣,晚飯後呷下一杯香濃的但溶有一整瓶安眠藥的咖啡,兩人分坐在兩張安樂椅上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文革」后,該宅由上海城市規劃設計院使用,住宅也幾經改建,昔日的風光已難尋覓。2001年,台灣知名的建築設計師顧傳暉坐計程車北京路上經過,一瞥發現這個房子,斷定是鄔達克手筆,一查果然,當即租下了「綠房子」,斥資800萬元重新整修,3、4樓作為自己辦公室,1、2樓作為飯店酒吧,以前樓下飯店應該名「艷陽天」,是早期上海灘很有調性的飯店,曾吃過幾回,現在應該是易主了吧。

上海威海路414號,邱家弟兄府邸,民立中學、查公館

有幾年在石門一路辦公,正好對面街坊在動遷,看著中間一棟保護建築平移到威海路邊上,這就是威海路414號,邱家兄弟府邸。最近太古匯建成,香港興業地產的老大查老闆將這棟樓改建為「查公館」。10多年前,還在動遷時候,見過查老闆一面,一口老底子的上海話。

太古匯

414號一座古堡式建築,顏料鉅賈邱信山、邱渭卿弟兄發家時所建,正立面採用文藝復興時期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橫豎向左右對稱、莊重典雅。1940年2月,民立中學遷入威海路414號。

邱信山、邱渭卿出生於山東與江蘇的徽山湖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祖祖輩輩,打漁為生。但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前後,魯南地區天災人禍,民不聊生,一批一批的山東人民不得不外出逃荒謀生,邱氏弟兄便是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背井來到上海打工的。最後,經人介紹來到一家德商顏料行打工,以工作勤謹深得洋老闆讚賞。

老闆讚賞只是成功的基石,真正發家和周家和貝家如出一轍,第一次世界大戰,邱氏弟兄承受了德人半送半賣的大量庫存顏料,從此辦起了自己的一家名叫「廣太源」的顏料行。上海及東南半壁大、中城市的印染廠用慣德國顏料,求之若渴,價格以十倍、百倍地上漲不已,邱氏弟兄處刺際遇,頓成巨富。

邱氏弟兄受傳統教育熏陶,弟兄友愛彌篤,建造此房時要求有分有合,既是分家各居,又能朝夕相處,所以按同一式樣建造四周臨空獨立、但園內相通對稱的二座建築物。

邱家兄弟暴發后就廣置房地產,用以出租收益。邱氏似乎沒有忘卻本家族的傳統和習慣,為此,他家曾在滬西大西路(今延安西路)買下一處園林,建造了馬廄,養了十多匹馬,練習騎射。在威海路住宅的大花園裡,還辟蓄一泓池水,用以養殖野生的穿山甲、蟒蛇等爬行動物,而尤為突出的則為邱氏祖孫三代,都酷愛飼養信鴿,飼養數達一、二千羽,放飛時翱翔天空,可謂洋洋大觀。

因為家庭經濟情況富裕,錦衣玉食之餘,還追求其它興趣玩藝,遂致親屬中的某些人不免玩物喪志。邱家子孫繁衍,愛好各異,隨著時日的推移,這個大家庭客觀上終於難以為繼。

至1937年八.一三抗日戰爭的爆發時,各房都有分家析產、自立門戶的意向,適逢奉市著名學府民立中學因原有校舍毀於炮火,原在租界內租界的臨時校舍不敷應用,還須另覓較大房屋作校舍使用,乃於邱家洽商租借了威海路414號的住宅。

最後陳詞前插入個廣告↑↑↑

這是老羅和夥伴們最近設計的一款基金產品

詳情點擊底部閱讀原文

無論是周家貝家邱家吳家

發家的路線驚人地相似

連細節都一樣讓人好生無趣

都是在德人洋行幹活

做的都是同樣的生意

德人半賣半送一批貨

這批貨價格暴漲於是成了巨富

你商業模式呢

核心競爭力呢

團隊呢,資本呢

無論如何你得做個差異化競爭吧

就算你牛逼哄哄成了首富造了大宅子

在創業導師眼裡依然不是好BP

成功路上很酷的故事都是後來編的

有人問鄧公長征的時候想什麼?

鄧公說:跟著走

人生首先要保證不掉隊

該賣顏料的時候賣顏料

該買房子的時候買房子

命運最該懲罰的是自作聰明的人

這個世界不是線性的

顏料大王們成功的人生路上

可能為自己設計了種種路線圖

關鍵這一步還不是自己做的主

孫子兵法上說「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

認真學英語勤快做跟班

對待老闆客戶夥伴忠誠守信

然後要做的事

就是等待命運的垂青

成功的人生都是相同

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幸

年少時聽台灣朋友講

一命二運三風水

四積陰德五讀書

年輕時不屑現在信了

回看這一生

自作聰明的事還是太多太多

遇到一個上海老爺叔

十多年前算是創業投資

收了兩套太平橋順昌路老房子

想改造一下出租給淮海路白領

裝修沒有拆遷快

拆遷款加貸款在附近整了5套房

現在算資產一億多

流水每月10萬多房租

天天在新天地換地方吃下午茶

採訪他的人說:

爺叔你也很小資啊

爺叔回一句:

你們難得吃一次這叫小資

我這種天天吃怎麼叫小資呢?

儂講氣死人伐?

微信號xinjingluopan

所有知識皆為歷史

所有科學皆為數學

所有判斷皆為統計

兔博士問,老羅答:

環京環滬房價看漲,這一次你買了嗎?

先推薦下面這款app吧,老羅工作中一直用到它。即可下載。

上面這篇文章中說到了

命運一直在懲罰自作聰明的人

環京環滬城市這一年多火熱狀態有目共睹

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個投資的機會點

晚一步到京滬的人曾經抱怨機會不均等

這次算是給他們一個補考的機會吧

如果這次再沒通過

這輩子也怨不得別人了

人生真的是要隨一個大流

不能保證你成功

但能保證不掉隊

↓↓↓↓看老羅出品,點閱讀原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