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歷史的另類臉譜: 抗戰中6個絕望時刻, 因為絕望所以悲壯

歷史的另類臉譜: 抗戰中6個絕望時刻, 因為絕望所以悲壯

那場不朽的光榮,並不是別人的施捨與饋贈。

民國二十六年的那場大會戰,後世曾用「卓絕」來命名紀錄片。來自全國各地當時最精銳的部隊湧入那座被稱為絞肉機的戰場。2個多月後,75個師70餘萬國軍精銳拱衛的陣地開始出現的潰敗跡象,國軍已無力組織大規模反擊。在從戰區逃難的人群中,一支援軍逆流而上,他們是桂軍中最精銳的6個師。轉入陣地,堅守數日,絕地反擊。這些在北伐戰爭中的「鋼軍」,僅3天就傷亡百分之六十,每天9000餘名衝鋒的敢死隊員少有生還,在日軍艦炮、航空兵、重火器的強大火力絞殺下,所有的進攻都是徒然。

面對殘酷的現實,不認輸的悍將白崇禧竟然開始眼淚,他不會知道,淞滬會戰中另一支負責掩護撤退的援軍,東北軍中最精銳的67軍,結局更是慘烈,自軍長吳克仁中將以下全軍殉國,編製被取消。同樣負責阻擊的還有川軍的20軍,上前線的2個滿編師,撤出戰場時兵力已不足一個旅……這是守軍舉全國之力打的抗戰中的第一次大會戰,一下被打回現實,悲觀絕望的情緒甚囂塵上。

一年後,武漢、廣州兩座重鎮相繼失守,武漢的失守標誌著腹地淪喪,而廣州失守則標誌著後方與外界的海上聯繫中斷。就在武漢失守2個月後,汪精衛離開重慶取道河內,其後投靠日軍。不僅代表了大多數人的絕望心態,對人心更是沉重的打擊。

民國二十九年,日軍30餘萬精銳發動棗宜會戰。是年五月十六日,國軍第33集團軍司令張自忠力戰殉國,日軍評價「倒下的,是一座山。」張自忠生前曾說:「仗打成這樣,做軍人的都得死。」南瓜店殉國后,他相信是不會滅亡的,可是勝利,又在何方?在其身後或許可以找到答案:十萬軍民為其送行,日機2次飛臨上空,但祭奠的百姓無一人躲避或逃散……

就在抗戰勝利的前一年,困獸猶鬥的日軍,發動了抗戰史上最大規模的出征,50萬日軍在上千輛坦克裝甲車和上千門炮械的火力支持之下,發動了「打通大陸」的豫湘桂會戰,8個月時間裡守軍喪師失地,接連丟掉4座省會在內的140多座城市。沒人會理解守軍付出的是「他們用僅有的血和肉,做了所能做的所有事情。」

更絕望的是當時貧弱的現實,「半象乞丐,半象土匪」的守軍,14法幣的月餉扣除副食只可以買到4碗麵條。而土匪收購機槍則高達7000元,相當於守軍40年的薪餉。少尉排長黃仁宇曾很多晚上睡不著覺,生怕官兵把機槍偷去賣了。有人曾叫囂著二戰中美蘇的援助,但以國軍最早的德械36師為例,在反攻滇西之時所謂的精銳美械裝備水平,各式武器裝備僅相當於淞滬會戰時的二分之一不到,在國力貧弱的情況下,如李鴻章所言「天下熙熙攘攘,皆為利耳。我無利於人,誰肯助我?」

但是最絕望時刻竟是現在,我們都勝利這麼多年了,還有這麼多人認為抗戰勝利是別人送給我們的!否認我們自己的抗爭!人民站起來六十多年了,有些人的膝蓋就是挺不起來!那場光榮,不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