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幅山水畫被拍出了天價

這幅山水畫被拍出了天價

在剛結束的2017年嘉德春拍上,黃賓虹92歲創作的山水畫《黃山湯口》創出3.45億元的天價,令人瞠目。一幅近現代的畫作價格不僅超越了古代山水畫大師的成交價,甚至徐悲鴻、張大千、傅抱石的畫作也甘拜下風。黃賓虹在畫史上究竟是一位什麼樣的畫家,其山水畫的筆墨特點是什麼?

傳統功力集大成,渾厚華滋見性靈。

黃賓虹的山水畫涉獵廣泛,遠學北宋董源、巨然、范寬,中習元代黃公望、倪瓚、吳鎮,近法明末程邃。其中,元代的倪瓚、吳鎮,明末的程邃,都對黃賓虹的山水畫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浙江省博物館藏的一幅黃賓虹《臨倪瓚山水圖軸》,從畫的題跋上可知是黃賓虹50歲左右畫的,在用線勾勒和皴法上,早期黃賓虹曾效法倪雲林。在濕法上,黃賓虹喜愛吳鎮的處理手法。倪瓚的「干」與吳鎮的「濕」,是黃賓虹早期所著意學習的。

在黃賓虹89歲時的一幅山水畫中,他將自己的山水畫追求與理念用題畫詩娓娓道出:「唐人刻畫炫丹青,北宋翻新見性靈。渾厚華滋我民族,惟宗古訓忘圖經。」由此,「渾厚華滋」成為黃賓虹山水畫最突出的風貌與特徵,也是黃賓虹繪畫美學的核心。在他85歲畫給友人的另一幅畫中題到:「畫當以華滋渾厚為宗,一落輕薄促弱便不足觀。」而在90歲畫的另一幅畫的長題中他更清楚地表達了自己的主張——「山川渾厚,草木華滋,董巨二米為一家法,宋元名賢實中有虛,虛中有實,筆力是氣,墨采是韻,逮清道咸金石學盛,籀篆分隸,椎拓碑碣精確,書畫相通,又駕前人而上之言,真內美也。」

渴筆發揮新高度,以書入畫第一流。

黃賓虹善用渴筆,在近代山水畫大師中不僅獨創,而且第一。黃賓虹在89歲時的一幅山水畫中題寫道:「宋元人渴筆法,剛而能柔,潤而不枯,得一辣字訣耳。」黃賓虹的山水畫用筆辣,飛白盡出,將枯筆、渴筆用到極致,畫中遍布書法中的篆書筆法。黃賓虹將自己篆書用筆的寫法,引用到山水畫創作中,「以書入畫」,山石、樹木、房屋的勾勒完全是篆書書法的用筆,這一點完全是獨創。黃賓虹在一幅畫中題寫到:「前清道咸,金石學盛,繪畫稱為復興,茲擬之。」可見,黃賓虹已經有意識地將金石趣味融入到自己的山水畫中,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將渴筆發揮到前人未有的境界。

黃賓虹的「渴筆」得法於明末清初畫家程邃。程邃善渴筆,其山水畫被時人評為「潤含春澤,乾裂秋風」,這一點正是黃賓虹所心儀的,黃賓虹山水畫的美學思想深受其影響。在他91歲時畫的一幅畫中又題寫到:「乾裂秋風,潤含春雨,垢道人從元季王黃鶴梅花庵一變其法,逴躒今古,茲試寫之。」程邃善用渴筆焦墨,黃賓虹的山水畫吸收了一些程邃的筆墨處理,特別是他晚年的「黑賓虹」畫作,更是得益於程邃焦墨的啟發,但進而又有自己新的創新和發展。黃賓虹的焦墨山水,近看像一團亂如麻的線團,但遠看山石的結構分明清晰。晚年的黃賓虹將「渴筆」山水發展到一個空前的高度。

學者畫家世罕有,學貫古今眼力高。

由於黃賓虹的山水畫是主要依靠深厚的筆墨功力為基礎的,所以能欣賞他山水畫的人需要了解畫歷史,具備一定的美學基礎。黃賓虹自己曾說,我的畫或許要50年後才能為世人所知。這一點完全沒有說錯,在黃賓虹去世后,他的家屬曾打算將他的4000多幅畫捐給國家,但當時竟然沒人接收。可知,要看懂黃賓虹畫作的價值,還是有一定難度的。當然,黃賓虹也不乏知音,著名翻譯家、美學家傅雷就是黃賓虹的知音和藝術推廣者,不僅幫著黃賓虹賣畫,還幫他聯絡出書和個展,傅雷本人也收藏了黃賓虹的上百幅畫作。

黃賓虹當過編輯,是美術史家、鑒定家,還教過書,一生角色眾多,複雜的身份對他的山水畫創作影響很大,使他的山水畫具有「文人畫」、「學者畫」的特色,並不是一般的工匠畫和畫家畫。他30多歲醉心於金石印章收藏,一生收藏古璽上千枚,是個收藏家;40多歲曾編輯《神州國光集》,主編過《美術周刊》,在商務印書館編過書;73歲鑒定故宮書畫,過眼古代書畫名跡無數,是個鑒定家;74歲到北京藝專任教10年,是個教授;自己撰寫出版過《古畫微》,是個美術史研究者。如此豐富的經歷,決定了黃賓虹不是個普通的畫家,而是一個學貫古今、眼力極高、國學深厚的學者。

市場飆升因素多,學術最終獲認同。

由於黃賓虹的山水畫屬於傳統派一路,這些年在拍賣市場一直曲高和寡,並不受到藏家重視,價格長期在低位徘徊。但是隨著藝術品市場的成熟,黃賓虹的學術價值逐步開始受到認同和青睞,無論拍品件數和價格都有所上揚。特別是從2014年始,黃賓虹的山水畫行情急劇走高。在2014年5月18日的嘉德「大觀之夜」中,黃賓虹的《南高峰小景》拍出6267.5萬元,創造了黃賓虹拍賣最高紀錄。2014年匡時秋拍上,《江山臥遊圖》四屏鏡心也拍出4830萬元的高價。

此次嘉德春拍中的《黃山湯口》實現了歷史性的跨越,3.45億元的天價標誌著黃賓虹從此成為與齊白石、徐悲鴻、張大千、李可染、傅抱石、潘天壽齊名比肩的「市場型」大師級畫家。黃賓虹完成了由學術到市場的過渡,獲得了買家的承認,這一點是非常不容易的。因為畢竟要市場認同黃賓虹的價值,需要藏家要有一定的美學素養,要看懂傳統派山水的高明處在哪裡,要對筆墨有一定的認知才行。黃賓虹的「大熱」說明藝術品市場在走向進步和成熟。黃賓虹是一塊「試金石」——買家的鑒賞力這幾年在逐步提高,由外表的熱鬧走向「內涵」的追求。

但是,也必須看到此番黃賓虹《黃山湯口》之所以創出天價,與企業介入收藏有很大的關係。據悉,買家是山東的一家新能源汽車企業主。近幾年,企業大舉進軍書畫市場,2016年蘇寧電器斥資3.03億元買下元代任仁發《五王醉歸圖卷》,表明高端書畫已成為企業投資的重要選擇。企業收購書畫目的眾多,有的是為了豐富投資手段,有的是籌建自己的博物館,還有的就是為了吸引眼球製造轟動效應。所以,企業收藏也容易造成高端書畫的溢價和虛高,黃賓虹《黃山湯口》也不乏這個因素,因為黃賓虹的山水畫從6000多萬元一下子就飆升到3.45億元,中間缺少一個過渡,未來黃賓虹的畫作能否繼續保持高價,還是一個未知數。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