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國千」姚力軍敲鐘記 用東北話講浙江故事

「國千」姚力軍敲鐘記 用東北話講浙江故事

(據浙江新聞)6月15日,寧波江豐電子在創業板掛牌上市。

創業12年,姚力軍迎來了敲鐘的時刻,他笑說,終於「有了」。

老家東北、留學日本、創業浙江,科研人員、跨國企業區域負責人、創業者,姚力軍三段分野鮮明的經歷,在他身上留下了鮮明的性格特徵,既有東北人的快人快語,又有著知識分子的儒雅思辨,更有創業者的務實精幹。

從12年前幾個小夥伴拎包創業,到如今與行業內國際一流企業同台競爭,這位海歸「國千」人才說,自己是在用東北話講述一個浙江故事。

【說技術】

「你的攝像機里有我們的產品」

高純金屬濺射靶材,這個充滿了工科氣息的詞,就是姚力軍所從事的行業。

要理解這個略顯生僻的行業,對於外行人來說,確實有點障礙。不過,它應用的領域,卻和每個人息息相關,因為所有晶元都離不開它。

二代身份證里的晶元、手機晶元、車載晶元,都有他們的身影……目前最新款的iPhine7的A10晶元里,就有江豐電子的產品。

「你們這個攝像機,裡面用的就是我們的產品。」看到我們帶著攝像機,姚力軍不露聲色地說。

在江豐電子的樣品間里,我們看到了他們的產品,一塊塊密封包裝的金屬圓餅。看起來就是一塊金屬材料,但是最貴的一塊,可以買到二三十萬。

貴在哪?因為純度高。在江豐電子,鈦金屬的純度可以達到5個「9」,也就是99.999%。

為什麼純度高這麼重要?還得回過頭來說說濺射靶材。

我們看到的一片小小的晶元,其實裡面包羅萬千的小王國。江豐電子的產品,是半導體晶元中導線的材料,好比是用於晶元裡面修路的。

但是這個路怎麼修?跟我們看到鋪瀝青的修法肯定不一樣,因為實在太細小了,像拉麵一樣金屬拉絲也行不通,所以需要濺射靶材。

我們都見過電焊時候火花四濺,濺射的過程就好比電焊。用亞璃子轟擊靶材形成濺射,原子掉落下來形成一塊膜,然後在這塊膜上切割掉多餘的部分,剩下的就是導線。

說起來很簡單,但是如果考慮到整個過程有多迷你,就可以想象其中的難度了。目前,江豐電子已經具備了16納米FinFET+技術的應用能力,也就是說,他們在晶元里修的這條路,只有頭髮絲的幾千分之一大小。

在這個精細環境下,如果靶材純度不高,一點小小的雜質,最後就像一座大山一樣,卡在晶元里的這條道路上。怕是再勤快的愚公,也移不動這座肉眼根本看不見的山了。

【談創業】

「這間辦公室競爭對手都來過」

像柳傳志一樣,姚力軍屬於有生意頭腦的科研人員。

上世紀90年代,姚力軍還在哈工大上學,期間,他就用進口半導體零部件組裝並銷售計算機,收入頗豐。1990年就用上了大哥大,1991年,成為學校里第一個開上汽車的學生。

在哈工大讀博期間,姚力軍獲得日本文部省獎學金,赴日本留學。在廣島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后,姚力軍受聘進入全球500強的霍尼韋爾公司。幾年的時間,他從項目研發工程師,成長為霍尼韋爾日本公司的最高負責人,領導整個霍尼韋爾日本公司。

「去日本就是抱著學技術、學產品、學管理的想法去的,知道自己肯定要回國。」當時,的半導體材料市場完全被日美等跨國公司壟斷,大量的礦產資源和原材料低價出口,在以高昂的價格大批進口國外的電子材料和成品,在產業一線的姚力軍感受深切。

「經濟競爭的核心是技術,靠勞動力紅利的低端競爭肯定不足以支撐大國發展。」

2005年,他辭去霍尼韋爾公司的職務,回到祖國,在餘姚創辦江豐電子,正式「下河游泳」。

當時國內不僅濺射靶材工藝是空白,連生產靶材的高純材料也全部依賴進口。姚力軍想向老東家霍尼韋爾,以及日本大阪鈦業購買高純鈦,結果都被拒絕,於是他決定自己製造。2005年10月,江豐電子成功研發第一塊製造靶材,儘管每天500千克的產量不算多,但是已經填補了國內濺射靶材工藝的空白。

但是創業之路不可能一帆風順,江豐電子今天的風光無限,是從一次次挫折和煎熬中走過來的。

「我們現在坐的這間辦公室,我的競爭對手們基本都來過。不過,不同階段來的目的不同,前幾年是談收購我們,現在是來談合作,談被我們收購。」姚力軍說這句話的語氣雲淡風輕,背後的故事卻是刀光劍影。

2008年,在美國次貸危機的影響下,江豐電子經歷了最大的困難。當年1月,公司銷售額跌至8萬元,公司每個月的研發、生產等費用支出卻要數百萬元。

行業之內沒有秘密,早就注意到這家同行的幾家大型跨國公司紛紛找上門來,包裡帶著收購協議,一家日本公司甚至把簽好字的收購合同放在了姚力軍面前。對於這些跨國公司來說,收購了江豐電子,市場又將是他們的禁臠。

結果,當然是沒能如願。姚力軍頂著壓力四處借錢,危機過去,公司慢慢走出低谷,也迎來了新機遇。

2011年3月,日本關東地區發生大地震,大量半導體工廠和靶材工廠停產。原先很多潛在客戶,紛紛找上門來要求增加訂單,公司日夜加班仍然供不應求。

「從回國創業開始,我心裡就非常明白,我和所有江豐人所從事的是振興集成電路的偉大事業,要耐得住寂寞,更不能怕挫折,因為我們的目標在遠方。」姚力軍說。

【看未來】

「上市是起點,行業前三才有活路」

在公司上市前,姚力軍給員工們發了一條有趣的簡訊。

「最近很多朋友見到我,都投以祝賀羨慕和欣賞的目光,祝賀你,終於有了,很多朋友都跟我道喜。雖然還沒有發行,可是我確實有了一種要孕育嬰兒的感覺。其實也沒啥,我早就說過,會有的,只不過,有些人信了,有些人始終沒信。所以,創業路上相信很重要。」

姚力軍說,公司終於上市的了,但其實自己並沒有那麼高興,反而到覺得今後會更複雜,任務會更重,會有更多的挑戰和壓力。

在證監會作最後一次陳述的時候,姚力軍動情地說道:

「長期以來,從江豐電子誕生的第一天開始,就在一個非常艱苦的環境里,在與跨國公司競爭,在這個幾乎是日本和美國公司壟斷的行業里每天與跨國公司競爭。一直束縛著我的是什麼?瓶頸就是資金,所以藉助資本市場插上資本的翅膀,來促進企業的發展,是我們上市的目的。」

在姚力軍看來,上市只是起點,今後路還是很遠。「前十二年,從幾個人開始,從無到有,度過了企業最艱難的時候,走到今天,全世界所有半導體企業都知道江豐電子,成為參與世界競爭的一個品牌。」

對於未來的規劃,姚力軍滿懷信心。「這兩三年,剛剛進入快速發展的軌道,接下來十年,將是發展最快的階段,我們團隊希望通過接下來十年的努力,藉助資本市場,讓我們企業成為全球數一數二的公司。」

「只有行業前三才有活路,現在在技術上我們已經與對手實現並排跑,但是在品牌、市場份額上都有差距,在資本的助力下,這個差距用五年時間可以趕上。」

在姚力軍眼中,成為全球數一數二有幾條硬杠杠。首先,產品要進入全球最優秀的晶元製造企業。其次,在全球最領先工藝上實現同台競爭。第三,要有覆蓋全球的生產能力、品質保障能力和技術服務體系。第四,要有好的團隊、人才和企業文化。

埋頭創業十多年,姚力軍有一天忽然發現,公司院子里當年栽下的二三十厘米的小樹苗,已經長成了成蔭的大樹。

「如果說過去十二年江豐電子從一顆種子發展成了小樹苗,那麼,藉助資本市場的雨露,我們希望這棵小樹苗可以成長為參天大樹。」姚力軍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