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那個《天使愛美麗》的女孩,辦了一場「膚淺」的攝影展

那個《天使愛美麗》的女孩,辦了一場「膚淺」的攝影展

大概沒幾個人能忘記 Audrey Tautou 在《天使愛美麗》里扮演那位頂著考驗顏值的露額鮑伯頭,五官分明透澈,天天穿梭在 20 世紀末的巴黎街頭,計謀幫這個鄰居寫假情書,當那個咖啡廳同事媒婆的古怪女孩,畢竟那是讓她贏得全世界的心的第一部電影,也讓她正式開啟攝影人生的轉折點。

這時你腦中可能會自動播放起那首法國作曲家 Yenn Tiersen 創作的 La Valse d』Amélie ,中文意思為「愛米麗圓舞曲」,想起一幕幕絢爛荒誕,構圖精準的電影畫面,並且嘴角不受控地揚起淺幅度笑容,就跟 Amélie 一樣,那個詭譎而溫暖,瘋癲中帶著濃稠善意的笑容。

「為了安撫愛米麗,媽媽買了一台柯達傻瓜相機給她,那天,她拍了一下午的照。」 ——《天使愛美麗》, 2001

然而誰能想到,《天使愛美麗》中的那個小時候拿著相機拍天空、拍車禍、胡亂拍照的 Amélie,再過三天就要在法國開攝影展了。

我必須拍照,

那是當時能解救我脫離成名暴風的方式

為什麼開始攝影?為了緩解因出演《天使愛美麗》而一夜爆紅的壓力,是 Audrey Tautou 給我們的答案。

2001年才25歲的她,正為成名帶給她的生活巨變困惑不已,當時她身邊所有的親密關係正隨著自己名聲熱度的高漲而起了變化,彷彿這部電影之後,只有她保留了原來真實的她。於是 Audrey Tautou 開始將那張大家為之瘋狂的臉孔,隱藏在自己的相機鏡頭后,作為喘息和思考的空間。

「當時,我需要透過攝影去重新拾起看待世事的正常角度。」—— Audrey Tautou

成名前,她對攝影則是出於一種對大自然的單純喜好。兒時深受靈長類動物學家 Dian Fossey 影響,小 Audrey Tautou 總想像著有一天她能在叢林中拍攝野生動物,當時相機對她來說,是表達冒險慾望的器材。

一場「膚淺」的零修圖肖像展

在冒險和解壓之後,Audrey Tautou 對攝影的需求升華成自我觀察。她16年來的觀察結果,將在七月三日於法國阿爾勒國際藝術節(Rencontres d'Arles Festival )首次展出,展覽命名為「Audrey Tautou, Superfacial」(請注意,並不是 Superficial )。

untitled Audrey Tautou

展覽作品大多數的主角是 Audrey 自己,但這絕非只是場單純自拍的攝影展,她透過各種古怪並帶有實驗性質的方式來拍攝作品。

例如將兩個監視攝像機對準自己,並用紅外線感應裝置連接,裝置一感應到她,攝像機就會瘋狂連續拍攝幾百張照片。Audrey Tautou 解釋道,這個方法的靈感源自於她熱愛的野生動物攝影,就像在叢林中放置裝著相機的盒子,等待老虎靠近,用連續拍攝捕捉它未被馴服的原生美感。

另外,Audrey Tautou 對自拍作品還有另一種堅持。她曾說道 :「一旦拍攝了照片,我絕不修改畫面中的任何一處,因為我不欺騙任何事物。」

Audrey Tautou 要求真實呈現自我,並且這些自拍照大多數都是在她熟悉的環境中拍攝,例如她父母或是她自己的家。對於這些印著自己面孔的作品,她表示:「這些都是我,但這些「我」呈現出的,是一種被陌生人觀察當下的感受。」

實踐「拍人者人恆拍之」

反拍記者的肖像作品將同時展出

有趣的是,在這場攝影展中,主角不只有她自己,還有這些年來訪問過她的新聞工作者們。 身為名人,就如她所說,隨時都在被陌生人觀察著,因此她似乎在用這樣的方式回應自己的角色:為拍攝她的人拍肖像照,反過來觀察以觀察人為生的記者們。

在2013年的一次訪問中,LA Weekly 的記者 Gendy Alimurung 就曾用文字記錄下 Audrey Tautou 要求為自己拍攝照片的情景:

「我可以幫你拍張照嗎?」Audrey Tautou 邊問我邊拿起她的德國祿萊相機。從出道開始,她為每一位訪問過她的人拍攝肖像照片。我問她你都拿這些照片做什麼?她笑著,並用一種近似說唱的語調回答我說 」什麼都不做!「

也許這位記者 Gendy Alimurung,七月三日會在阿爾勒國際藝術節上看到自己的臉孔,一解她這四年來的疑惑。

「Audrey Tautou, Superfacial」

展覽信息

展期:2017年7月3日~9月24日

地點:Rencontres d』Arles photography festival, 10H00 - 18H30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