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朔州市開發區南環路鐵廠夜間非法排污環保局長說很正常

朔州市開發區南環路鐵廠夜間非法排污環保局長說很正常

朔州市開發區紅旗牧場三分廠附近,南環路邊一鐵廠朔州市榮豐化工有限公司夜間廠房內紅火衝天,廠房內排放的濃濃黑煙把整個上空遮蓋,鐵廠內飄出的鐵粉等塵埃物灑落到周邊的工廠,整個鐵廠附近都是塵土飛揚。這些塵土、濃煙嚴重影響到南環路過往車輛和人員的身體健康。

近日,本網接到南環路工廠舉報,稱南環路一鐵廠為逃避環保部門的監管夜間生產,濃濃的黑煙把整個上空遮蓋了,從地面無法看到天空。到白天就看不到那麼大的煙,附近工廠地面上從鐵廠飄過來的鐵粉、塵土滿地都是,這些煙霧、塵土影響到工人們的健康,每天我們工人們都的打掃好幾次工廠,有時鐵廠生產時,像放炮一樣,通一聲火花就飛到我們廠院里,把樹木燒死三十多棵,工人們在廠里受到了人生安全隱患,我們實在是忍無可忍。

2017年7月2日晚23點50左右,本網人員在南環路鐵廠現場看到,鐵廠名為:朔州市榮豐化工有限公司的廠房內紅火衝天,從廠房內排出濃濃的黑煙把整個上空遮蓋,濃煙、塵埃刮的鐵廠附近上空以及路面、周圍工廠滿地都是,嚴重影響到工人的身體健康;過往車輛經過此路段時,被黑煙遮擋視線,嚴重影響了道路安全。本網人員正在拍攝錄像時,廠內走出一位工人慌忙把大門關上,廠內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令人費解。

2017年7月3日晚22點50分左右,本網人員在朔州市榮豐化工有限公司看到廠內濃煙滾滾和白天全然兩樣,隨後本網人員致電環保投訴電話「12369」,值班人員稱:「現在下班了,我們沒有辦法去現場看,第二天去廠里調查吧。」本網人員說:「第二天現場沒有了,什麼也說不清楚。」值班人員口氣生硬地說:「我們到不了現場,你要有圖文資料給我們發郵箱,我們給處理就行。」環保投訴電話到底怎麼起監督作用,老百姓如會調查、取證、拍照,那麼監管部門起到何作用「12369」環保投訴舉報電話接到環保問題的投訴后,不是到現場調查,了解實情,而是讓舉報者拍圖留證據,環保部門第二天到廠里再進行調查,但是白天與晚上的生產狀況截然不同,怎麼能取到證據?朔州市經濟開發區環保部門到底和朔州市榮豐化工有限公司有什麼貓膩?不是及時根據舉報者現場舉報取證,一再推脫,等到工廠白天正常生產後查看,怎麼能查到朔州市榮豐化工有限公司夜間生產的違規現象?朔州市經濟開發區環保部門的職權到底在怎麼行使?

朔州市收到中央第二環境保護督察組針對環境問題,全市各級各部門高度重視,以鐵的手段、鐵的措施,出重拳下猛葯,立行立改。朔州市市委常委會議、市政府常務會議均做出專題部署,市委書記王安龐、市長劉志宏對中央環保督察組交辦案件落實工作提出明確要求,同時成立朔州市環境保護督察領導小組,建立中央督察組交辦環境問題統一調度、即時轉辦、處理反饋、信息公開等工作機制。各縣區黨委和政府認真落實環境保護黨政同責和一崗雙責要求,對中央環保督察組交辦環境問題專題研究、全面梳理,認真制定整改方案,分解細化整改任務,逐一列出整改清單和責任人,倒排整改時間節點,有關領導靠前指揮,統籌協調推動整改落實。

朔州市榮豐化工有限公司在鐵腕治污的高強度下,仍然夜間非法生產排污,至環境治理相關法律全然不顧,2017年7月11日,本網人員來到朔州市開發區環保監察大隊諮詢關於朔州市榮豐化工有限公司夜間排污調查結果,分管環保監察大隊的吳局長說:「企業偷排污是很正常行為,朔州市榮豐化工有限公司偷排污我們也清楚,至於舉報污染,我們不一定都去現場,得分污染大與小,需要根據舉報資料在進行調查。」試問,在調查過程中,調查周期性長,漏掉多少偷排污企業?主管領導吳局長居然說企業偷排污是很正常行為,這是公然縱容企業偷排污還是指示企業可以偷排污?百姓對於排污的鑒別很難分清,吳局長為什麼把職責範圍內的工作又還給了百姓,百姓的取證真正能作為有效證據嗎?對於朔州市榮豐化工有限公司排污的程序吳局長了如指掌,對於他們夜間排污的結果吳局長都一清二楚,但是吳局長還是以不知道排污的大小來進行推諉,這樣不負責、不作為的領導怎麼來實施中央第二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環境治理下的鐵腕治污呢?至今朔州市開發區環保監察大隊都未對朔州市榮豐化工有限公司非法排污做出任何處理。

文圖來源:廉訊聚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