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金融老兵郭龍欣的三次創業新生

金融老兵郭龍欣的三次創業新生

4月下旬,北京天氣漸熱,柳絮漫天飛舞。站在任何一棟辦公樓里,都能體味到這座城市寒意不在,暖風襲來。即便是位於東北部的望京大廈也不例外。

原定9:45分開始採訪,秒錢理財創始人郭龍欣提前了近30分鐘。在20餘年的創業歷程中,他爭分奪秒與時間賽跑,早已不習慣這種漫長等待,更不喜歡別人喊他郭總。

在秒錢理財的組織架構里,每人都有一個花名,郭龍欣的是錢道長。實際上,互聯網公司從阿里巴巴開始,使用花名便司空見慣,但在互聯網金融領域,這種不帶XX總且略帶嘲諷之意的稱呼,正在逐漸消失。

「這就說明,很多人做著做著就把互聯網金融這事兒變金融了,不再是互聯網了。」在一間不到十平方米的辦公室內,坐在投資家網記者斜對面的郭龍欣喝了口茶直言說。

交談時,為了確認某個觀點,他會湊近一些,透過眼鏡注視著你;思考時,他會背靠沙發,拿起茶杯沉默幾秒后迅速回應;敘述時,他邏輯清晰,充滿自信,像青年人一樣充滿激情,卻不失中年人的沉穩。

沒見到郭龍欣之前,並沒想到眼前這位踩著60后尾巴的70后男人如此精力充沛,也未曾想到這是他第三次顛簸在創業路上。

前兩次的經歷為郭龍欣創建秒錢理財時打下夯實基礎。

金融老兵

將時間軸撥回22年前,那時的郭龍欣已是全球最大工程機械製造商卡特彼勒(Caterpillar,簡稱CAT)廈門的銷售部負責人。從零配件到機械銷售與服務,一干就是5年。

他在2000年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創業。方向是,代理原來或其它品牌的工程機械,例如英格索蘭的空壓機、滑移裝載機、高空車等等。

因為是做老本行的緣故,機械銷售、租賃服務,這些在郭龍欣手中都已駕輕就熟。這時,他的一個客戶跑過來詢問,租賃服務能不能換種形式,租滿到期,原來的裝備車就歸自己所有?

「企業或客戶,需要使用這個設備,他覺得每個月付費,就跟去租車一樣,你付兩年的租金可以買輛整車。」這實際上就相當於金融里的融資租賃,順著這條清晰脈絡,他開始將融資租賃作為公司主營業務,並迅速積累了一批客戶。

2000年的迎來一個重要契機,加入WTO。製造業被大規模出口需求拉動起來,郭龍欣開始著手服務國內大型石油化工工地。對於出口貿易來說,化纖產品是其重要組成部分。而除了棉製、絲織品外,原材料均是從石油中提取,代表這個行業蘊藏著巨大機會。

福建、浙江、山東、天津、湖北、新疆這些地區的石油工地、化工廠都是郭龍欣與公司的服務對象,融資租賃業務更是做的有聲有色,也讓他在那個時代率先實現財務自由。

郭並沒有為當時取得的成績沾沾自喜,他彼時也意識到一個問題:工地從開工到完成,只有3-5年的壽命期,前3年是高峰期,后兩年基本開始投產,再大的工地也有結束的一天,那時機械設備怎麼辦,公司怎麼辦?怎樣將租賃業務衍生下去?

他實際上算是較早一批選擇以融資租賃作為業務切入點創業的人。2007年時,經過幾年的籌備郭龍欣選擇第二次創業,這時正值國內互聯網行業崛起之際。新班子組建完畢,他創建了廈門大菁科技有限公司,運營網路平台易租易購。

最開始,他的出發點是將原來工地裡面與車相關的租賃業務向城市遷移。走向城市就意味著,客戶性質從施工企業逐漸向個人租戶轉變。

傳統汽車租賃,需要個人先跑到租車行,驗明身份拿著押金去挑選車輛,選好后簽訂協議,將車開走,使用完畢檢查車況與油量,結算費用。易租易購的出現解決了當時用戶租車過程中那些令人繁瑣的操作步驟。

行而有效的模式很快為平台收穫大量訂單。然而,高增長的訂單沒持續多久卻下降了,起初郭龍欣也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一次租車經歷卻讓他大感意外。

易租易購的收費規則是每完成一次訂單獲取20元的費用。郭龍欣在兩次租車體驗中發現:一、租車行在第一次下單完成後會和用戶商量,第二次使用該行車型的時候直接可以將車開到用戶住處,直接通過電話就可以不需要在平台下單完成;二、直接通過電話交易可以為用戶免去20元的租賃費用。

原本需要通過平台來完成的租車交易步驟竟被跳過了。

眼看辛辛苦苦的二次創業就要打水漂,他和團隊決定改變易租易購原先的平台模式,建立加盟體系。前來租車的人都需要先加盟易租易購,平台為用戶提供車輛選擇,「這就好比餐館是自己開的,外人可以帶著廚師來這裡炒菜。」郭龍欣回憶說,雖然起初賺了些,但這種模式發展下去會越來越重,需要大量資金支撐。

這對於一個依靠自有資金來運營的企業來說,顯然承受不起。郭龍欣開始覺得這條路不太能走通,其主要原因是沒有形成閉環。直到易租易購發展的第三個年頭,他細算了一筆賬,公司非但沒能賺錢,還虧損了幾千萬元,他決定不做了,又一次將團隊遣散,靜待新機會到來。

如今,在看待當時的創業經歷時,郭龍欣並不認為這是失敗,他更相信這只是一次試錯。原因不在企業本身,而是通過互聯網工具創業在當時的背景環境下,時機並不成熟。

當記者詢問坐在辦公室另一端的郭龍欣為何沒有考慮通過融資創業時,他沒有絲毫猶豫,回答的乾脆利落。「第一是,我自己這些年存了些錢,可以獨立撐起一個攤子;第二是,我們的商業模式還不成熟,如果做一件事都無法說服自己,還拉著別人來花錢,明顯不符合我的秉性。」

郭龍欣的一句回應,表現出了他和當今拿著BP就去拉融資的創業者截然不同的作風。當然,他不否認有個想法就去拉融資的行為,只是自己做不來。

談起第一次在互聯網領域創業,郭龍欣也感慨良多,「當時對網路理解還是淺層次的,想法太早,所以摔了跟頭,租車業務從商業形態上跟互聯網仍有很遠的距離,關鍵在於如何尋找切入點,其實跟互聯網有關形態,除了流量以外,還有產品,整個技術支撐,整個商業閉環。」

「人和錢的關係最高端,如果我們提供的服務是人和錢,你再往下裝一些商品和服務,是很容易走過來的,因為對用戶來說是做減法,所以在互聯網,高頻往低頻走容易,低端往高端走很難。」

想明白這些邏輯關係后,移動APP的興起讓骨子裡就有一股衝勁兒的郭龍欣再度燃氣創業之火。這次他想明白了,決定把原來沒有完成的動作完成,朝著自己最熟悉的融資租賃行業努力。

靜待時機

2013年,阿里巴巴正式上線餘額寶業務,投資理財概念得到廣泛普及,特別是老百姓的積极參与,銀行活期利率下降,加之大量財務端的管理系統被催生出來,富人的財務管理需求,這些因素讓郭龍欣越發覺得,現在創業,正是時機。

做了3年的租車平台讓郭傷透了心,在第三次創業前夕,他將原來的商業模式從新梳理設計,找到曾經積累的一批客戶,將融資端與理財端打通,搭建出一個包括保理、融資租賃業務的非標類資產收益權的轉賬平台,B端連接融資方,C端連接投資人。一個B2C邏輯在郭龍欣腦海中浮現。同年,他在創業伊始之地廈門聯繫到了一起共患難的兄弟們。

或許是出於對郭龍欣的信任,前期招兵買馬的過程比他預想順利很多。很快,他搭建起一支覆蓋運營、推廣、產品、技術全方位配置的團隊。和之前不一樣的是,他不再做單一租車業務而是轉做互聯網金融服務,還是平台模式,通過B端以債權轉讓方式發布標的,C端以債權購買的方式來做投資。

這次創業,郭龍欣充滿了期待,在兄弟們的認可和鼓勵下,他堅信一定能做好。

一頓飯,一次會議,大家就都願意和您又一次創業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夢想,當年失利不是能力不足,方向有誤是被環境所逼,不得已才各奔東西。」

他在廈門那次會議上還反思了三件事:第一,原來對互聯網沒有清晰的認知,沒有誰願意自己掏幾千萬元買教訓;第二,原來都覺得我是搞工地的土老闆,現在多年的經驗沉澱和痛苦經歷讓我對互聯網能做出更正確的判斷;第三,理財需求被徹底激發出來,之前是意識太超前與大環境不符,現在切入正當時。

「2010年底,我們還考慮要不要向拍拍貸模式借鑒,但後來幸虧把這個意向否定掉了,要不可能最後連第三次創業啟動金都沒有。」郭龍欣再次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時說到。

《孫臏兵法·月戰》中指出,「天時、地利、人和,三者不得,雖勝有殃。」創業路上,天時、地利、人和也被視為成功的三大要素。

深熟古書的郭龍欣明白,地利不可缺失。

2013年底,東亮拾財貸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現為拾財貸金融集團)在廈門市成立,郭龍欣任職CEO。2014年2月14日,拾財貸平台正式上線。

「上線時間其實是可以再早幾個月的。」郭龍欣原定計劃春節前上線,當天他還特意買了瓶香檳慶祝,就在臨上線的一刻,發生了個小插曲,「一家租賃公司,在銀行有些貸款,其中一家銀行聽說他把項目發到我們這裡來,他說這樣子可能以後就難以統計授信額度,我的客戶一聽就慌了,他想銀行要收貸,別的銀行會以為出了什麼問題,都收貸,現金流就收斷了,所以,項目被撤了下來。」

「忙了一個通宵,結果被叫停,一停就過了春節。」您當時那種心理狀態是什麼樣的?

「那很正常。換作我是他,出於安全考慮可能也會做這個動作。」2014下半年,整個融資租賃行業都在談互聯網化,拾財貸成為「互聯網金融+融資租賃」里的行業第一。幾乎在這個圈子的人都找上了郭龍欣,包括之前要求撤掉項目的客戶。

那個階段把郭龍欣快累壞了,融資租賃行業大會小會都請他去講解,合作客戶不斷。包括很多關於融資租賃的細節性問題。比如融資租賃標的很長,投資人要求很短,怎麼辦?為了做出應對,郭也嘗試著將自身產品進行改造,儘可能滿足客戶需求。

他當時也發現,雖然成立了拾財貸新團隊,但仍無法適應互聯網的快速迭代。一個很明顯的特徵是,阿里巴巴在2014年推出了雲計算並開始對外部提供服務。這讓他意識到,技術人才對平台搭建的重要性。

2014年11月份,郭來到北京,在中關村成立了一個辦公室,開始為籌建北京分部做準備,物色人才,包括曾就職於百度、騰訊、豆瓣、藝龍網等國內知名互聯網公司,具有很強的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運營推廣領導能力,能準確把握產品及品牌合作方向的秒錢理財CEO黎小康以及曾就職於雅虎,淘寶,百度,58趕集等多家知名互聯網公司任技術管理工作,主導了多家公司級戰略平台的設計與開發,在工程技術平台研發,移動平台開發以及大數據方面有著豐富行業經驗的秒錢理財CTO王海龍等等。

正是這樣的超強團隊使得秒錢理財作為拾財貸重點項目快速亮相。2015年,秒錢APP重磅上線。

據投資家網了解,秒錢是一家專業的互聯網金融理財平台,現有活期、定期、轉讓三大產品體系,隸屬於拾財貸金融集團。

秒錢專註在融資租賃、商票、保理等對公資產項目,通過對接央企、國企、上市公司等優質資產項目,以專業、健全的風險管控體系為基礎,為投資者打造一個安全、穩健、靈活、透明的理財平台。

勇者前行

2015年,國家出台了若干互聯網金融監管意見,這讓郭龍欣清晰的認識到,建立一個強大的風控體系才是互聯網金融立足之本,而他早在2014年便有動作。

為了讓理財用戶吃下定心丸,拾財貸專門成了本息盾(廈門)金融技術服務有限公司,為產品進行風險護航。本息盾在項目風險審核、債權措施保障以及銀行資金監管的三重風險防控體系的基礎上,為理財產品加上的最最後一道防線,也是最堅實的一面盾牌,徹底的實現了將風險阻擋在外。

對於大多數的網路金融平台來說,做到項目審核、債權措施、資金監管已算是對項目風險的基本覆蓋,但幾乎沒有任何平台會承擔損失。本息盾卻有一套成熟的機制,如果理財用戶超過3天未能收回本金或收益,將進行全額兜底、預先全額賠付。

除了本息盾外,秒錢理財還建立起一套成熟的六重安全審核體系,包括對企業、股東進行全方面的真實性核查,並對企業還款能力進行評審,專業審查主營業務收入、現金流、資產負債等經營情況,同時要求融資租賃機構、商業保理公司等簽署六大管控協議,包括企業及股東等無限責任擔保及回購擔保協議。

嚴格的審核標準換來了精益求精的優質項目。

郭龍欣向投資家網介紹,秒錢項目淘汰率高達95%,相當於每20筆融資項目中只有1筆會通過,其他19筆全被風控斃掉。秒錢精選的理財項目主要是融資租賃、保理商票等對公資產業務。

其中,上市公司及其母公司項目比例高達66%,大型央企、國企項目比例達10.5%,其融資方包括蘇寧、華信能源、一汽集團、東風集團、英利集團、鐵建等。其餘的23.5%由房貸、個人信貸構成。秒錢通過極其嚴謹甚至嚴苛的審核流程,在項目審查源頭上控制風險,從而最大限度保障投資安全。

在2017年的第五屆金融科技峰會上,秒錢憑藉專業、成熟完備的風控體系,在眾多互聯網金融平台中脫穎而出,榮膺「金融科技最佳風控企業」獎項。

雖然擁有諸多榮耀加身,但郭龍欣始終認為,擺在秒錢理財前面的不是光環,而是一份責任。「今年公司內部會拆分出一個板塊,做P2P這一帶的業務,當然還是平台屬性,這裡面會有法律體系、數據系統,需求雙方可以直接使用。」

投資家網再次問起是否會引進外部融資時他回答,「會,因為我們這次確認了商業模式可行,現在已經開始引入戰略投資者。」

在記者此前採訪的創業者里,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每天拿出三分之一的時間用在鍛煉上以保持體能充沛,郭龍欣卻恰好相反,除了節假日會騰出時間陪伴家庭,他更多時候,整個人像彈簧一樣緊繃,不敢鬆懈。

在與投資家網兩個半小時的對話中,郭龍欣接了三個與項目相關的電話。他下意識的將手機放在桌上,以示尊重。

「我真的是習慣了這種狀態,一天到晚的就想著怎麼把事做好,一工作起來我就興奮,充滿力量。」他並不認為精力、激情一定是和年齡掛鉤,「褚時健70多歲還在創業,我才四十多歲,仔細想想,我比他年輕多了。」

在郭龍欣身上,我們看到了一個連續創業者的堅韌與不屈。

懦夫從不啟程,弱者死於路上,只剩勇者前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