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通道類信託規模 2016年增六成 未來增速或將下降

通道類信託規模 2016年增六成 未來增速或將下降

編者按:當證監會體系下的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受到嚴監管時,銀監會體系下的信託規模通常會呈現快速增長,因此本次證監會表態是否對信託業構成利好也值得關注。

近日證監會關於「通道業務」的表態引發熱議,作為通道工具之一的信託再受關注。

信託業協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信託業規模已經跨入20萬億。不過業內人士直言,不應單純看信託資產規模,應注意到新增規模中主動管理類信託較少。數據顯示,2016年信託業新增規模中有約74%來自於被動管理類業務。

信託通道業務受到關注,一方面在於其可能存在的風險;另一方面在於被部分機構用作規避監管的手段,也正因如此通道業務規模在不同的監管體系下可能呈現出「蹺蹺板」現象。

一般而言,當證監會體系下的券商資管、基金子公司受到嚴監管時,銀監會體系下的信託規模通常會呈現快速增長,因此本次證監會表態是否對信託業構成利好也值得關注。

不過多數業內人士認為,未來這一「蹺蹺板」現象或難以持續。中建投信託北京投行部總經理袁路認為,未來統一監管是大趨勢,「證監會嚴格監管可能對信託沒有什麼影響。」

另有業內人士認為,證監會延續了去年以來對通道業務的嚴監管態勢並未變化,去年信託通道業務的快速增長主要與基金子公司面臨資本約束、規定銀行理財投非標只能對接信託等實際利好因素有關。

新增事務管理類佔比95%

目前「通道業務」並沒有統一的規定。業內普遍理解為,資產和資金「兩頭在外」的業務。「比如銀行通過單一資金信託給項目貸款,資金、項目均來自於銀行,這就是標準的通道業務。」一家中型信託公司高管稱。

該高管進一步表示,一些集合類信託項目也可能是通道業務。「根據相關規定,保險資金只能投集合,比如1億規模信託產品,9900萬資金來自保險資金,然後關聯方出資100萬,這是集合信託,但本質上仍然是一個通道業務。」

目前通道業務規模並沒有專門的統計口徑。不過事務管理類信託、被動管理信託均為觀察口徑。

信託業協會數據顯示,2016年末信託資產規模為20.22萬億元,相比2015年增長3.92萬億元;同時2016年末事務管理類信託規模為10.07萬億元,相比2015年規模增長3.76萬億元,增長近六成。這意味著2016年新增規模中95%均為事務管理類。

據了解,事務管理類信託業務包括資產證券化、配資、家族信託、消費信託等諸多內容。「通道業務與事務管理類信託並不等同,不過兩者之間有較多重疊,原因之一在於,事務管理類風險計提係數低,通道業務大多被劃分至事務管理類信託。」華融信託研究員袁吉偉稱。

另外一個觀察口徑在68家信託公司年報中。百瑞信託統計顯示,2016年68家信託公司共新增實收信託財產規模為12.46萬億,增長率為38.42%。不過新增規模中主動管理類信託較少,在全部新增信託規模中的佔比僅為26.11%,這也意味著,2016年信託業新增規模中有約74%都來自被動管理類業務。

「2016年信託業規模增速很高主要由於通道業務大幅增長,新增主動管理類信託業務反而有所下降,從而導致信託項目凈利潤都出現不同程度下降。」百瑞信託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研究員李永輝稱,「由此可見,信託公司主動管理能力仍有待提高,傳統業務模式的轉型仍然任重道遠。」

「今年增速下滑會比較明顯」

一般而言,通道業務低風險、低收益,不過個別項目風險並不低。

2016年報中部分信託公司披露了通道業務風險,一家中部地區信託公司稱,報告期末存續風險信託項目6個,其中銀信合作類項目4個。而即便作為「通道」,信託公司也經常會作為被告出現在裁判文書上。

「雖然信託公司開展通道類業務是一種事務管理行為,發生風險時嚴格執行轉移策略,但仍然有必要建立清晰的風險管理對策。」陝國投信託三部副總經理王碩稱。

他認為,通道業務存在的風險包括,底層資產違約導致的信用風險、受託人的操作風險、受託人的合規風險。並據此提出了四大對策:對底層資產風險適度評價、優選抗風險能力強的委託人、嚴格控制管理風險、堅守合規風險管理底線。

「信託的風險核心在於履職和處置,但形式上都表現為合同的嚴密性。比如合同上涉及到信託履職的問題,把需要做的、不需要做的都明晰,履職上的法律風險就沒有了。」前述中型信託公司高層人士稱。

目前信託業整體風險可控。2016年末信託業不良出現回落,不良率為0.58%。伴隨著信託業保障基金有效運行、信託登記有限責任公司的正式揭牌,加上之前已經成立的履行行業自律職能的信託業協會,形成了多層次、多維度的信託業風險防控體系。

目前更受業內關注的是,證監會持續嚴監管是否利好信託業?

「我覺得對信託利好有限。因為現在金融業去槓桿,上游的資金來源本身就在調整、收縮,下游的通道業務機會其實不多。」前述中型信託公司高層人士稱。

華融信託研究員袁吉偉稱,證監會自去年以來就已不鼓勵發展通道業務,尤其是非標通道業務,近期相關表態並不是新政策。所以,自去年下半年以來,通道業務迴流信託跡象明顯。今年不一樣地方在於監管整治更嚴格,包括「三套利」等文件,相關通道業務需求萎縮。「今年增速下滑會比較明顯。」

需要說明,其實銀監會也並不鼓勵通道業務,尤其是規避監管的通道業務。銀監會信託部主任鄧智毅此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表示,信託公司要摒棄「速度情結」和「規模意識」,特別不要以做通道、加鏈條等「脫實向虛」的方式來實現快速增長。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