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民用無人機不能無禁區

民用無人機不能無禁區

齊魯晚報評論員 王學鈞

近年來,民用無人機不僅作為一種井噴式發展的新興業態引人注目,也因著對公共安全問題的一次次「衝擊」而成為急需認真應對的一大問題。日前,不堪「亂飛」驚擾的廣州白雲機場明確表示,將傾力研發並啟動電子圍網技術,以電子屏障限制無人機的擅自闖入。

在某種意義上,白雲機場的做法是一種具有樣本價值的自衛之舉。在如火如荼的發展過程中,民用無人機時常會呈現出某種「野蠻生長」的特徵,時常沉迷於自顧自地歡快「飛行」,而忘了自己的邊界。在這方面,最受關注也最難以容忍的是,某些無人機用戶無視對航空安全的巨大威脅,擅自操控無人機闖入載人民航飛機航線或機場範圍。這兩年來,此類事件頻頻曝光,頻次之高大令人目不暇接。在這種背景下,機場方面不等不靠,積極作為,以有針對性的技術創新「對沖」無人機的任性,消除由無人機「亂飛」帶來的安全隱患,應對問題的態度值得點贊,應對問題的方法值得借鑒。

與此同時,更應該看到這種「自衛」背後的無奈。這些年來,民用無人機技術因其在農林、環保、交通、救援、氣象、測繪、航拍等多個領域的巨大應用價值而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據初步統計,目前,民用無人機企業有一千多家,出口數量約佔全球總出口數量的70%;全國消費級別的民用無人機玩家數量超過5萬人,發燒友和愛好者以每個月二三百人的數量在迅猛遞增。相對於這種「先進」局面,民用無人機監管卻明顯滯后。

當然,這並不是說有關各方在民用無人機監管方面無所作為。自2009年以來,民航局在民用無人機領域陸續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規定。比如《,民用無人駕駛航空器系統駕駛員管理暫行規定》,對無人機進行了定義與分類;《輕小無人機運行規定(試行)》,對輕小無人機做了更細的分類,並首次提出了無人機雲系統管理的理念;新修訂的《民用無人機駕駛員管理暫行規定》,對無人機的機型及其駕駛員的資質進行分類管控。但是,專門針對民用無人機的更具權威性的法律尚付闕如不說,既有的政策規定也大多停留於原則性要求,在適航認證、可用空域、空管規則、責任和監管主體等方面亟待細化。

正因如此,民用無人機的各種「亂飛」以及由此帶來的各種麻煩時有發生也就不足為奇了。這不僅包括擅闖機場與航線「騷擾」民航,還包括高空墜落損物傷人,私闖民宅侵犯公民隱私,乃至用以進行恐怖活動。這些問題的解決顯然不能指望個人與單位的「自衛」,治本之道是監管的儘快到位。如果說民用無人機「起飛」之初,監管應該保持足夠的審慎與謙抑的話,那麼,在經過了多年「試飛」之後的今天,針對性的監管已經沒有絲毫怠惰的理由。

毫無疑問,該是系統而嚴格地規範一下無人機的時候了。政府監管部門、研究開發者、生產企業、用戶代表等相關各方坐在一起,經由耐心細緻的研討,在系統地梳理既有政策規定、認真總結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儘快制定並認真實施一套全面覆蓋製造、銷售、使用、流轉等各主要環節的民用無人機的公共監管法律體系與制度,已是迫在眉睫。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