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西安再找不到這樣的小院,驚魂又動情!

西安再找不到這樣的小院,驚魂又動情!

講述你不知道的西安故事

我家向南一站路的地方,有一個曾經另世人矚目的舊址,這就是震驚中外西安事變的當事人之一張學良的公館。

張公館位於金家巷5號,原來院門開在巷內,院內東西向有三棟西式洋樓,建築上分別有A、B、C等標識,東邊A座為警衛及工作人員住所;中間B座稍顯特殊,屋頂融入傳統元素,中西合璧。中共代表團與張、楊會談及與南京政府代表談判多在此樓;C座是少帥辦公及夫婦的住所,廳堂分明。

1934年10月,蔣介石第一次蒞臨西安,拋出「攘外必先安內」策略的同時,將張學良派遣到了西安,讓東北軍和十七路軍纏繞、交織,相互牽絆,並任命張學良為「西北剿匪副總司令代總司令」。當時的西安,有以張學良為首的「剿匪總部」,和以楊虎城為首的「西安綏靖公署」,以及邵子力為主席的陝西省政府三種勢力並存的局面。

1935年——1936年,日寇加緊侵略的步伐,佔領東三省,建立了偽滿洲國,進而向華北緊逼。在此大背景下,1935年12月9日,北平愛國學生舉行了抗日救國示威遊行,掀起全國抗日救國新高潮。此時,正在長征途中的紅軍通電全國,提出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主張。而蔣介石仍然死抱著「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不放,張學良反覆勸諫無果后,聯手楊虎城發動兵諫,在臨潼華清池捉住蔣介石。

西安事變后,張、揚將委員長從臨潼「請」回西安,曾想誠意迎到張公館,但蔣不住張家、也不住楊家,像是賭氣又像在擺譜,各種的「折騰」令二人頭疼不已。最後權宜之計,安置到一巷之隔(北鄰)的高桂滋公館。高桂滋時任國民黨三十二軍副軍長兼八十四師師長,此宅剛剛建好,自己尚未入住,撞見此事也是哭笑不得,但軍令如山,只有遵從。

那年,從12月14日到12月25日,蔣介石在高公館一共住了11天,沒有人知道這11天里他內心經歷了怎樣的煎熬。話劇《西安事變》中,周恩來見到蔣介石脫口而出:「蔣先生,十年不見你顯得蒼老多了……」我想,這是對當時處於困局之中的蔣是真實的寫照。對於蔣對抗日的不確定性,電影《西安事變》中,周恩來對蔣介石說:「你的南京政府是『戲中有戲』。」一句話直擊要害,促蔣下了早日離開西安回到南京的決心。當西安事變在三方共同努力下和平解決時,周恩來一再勸導張學良不要送蔣回南京,但張為表忠心及義氣用事執意要去。不得已,看著遠去的飛機,周恩來感嘆:「張將軍看連環套中毒太深了!」

一語成讖,張學良在回到南京后即被囚禁。據說,當時蔣執意要殺掉張,但是在宋美齡和宋子文的不斷勸說下,打消了這個念頭。畢竟他和張學良曾結為異姓兄弟。既然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饒,張學良從此一直被幽禁了54年。到了20世紀90年代,有人在台北向漢卿公提及當年蔣在「九一八」事變時給他的不許和日軍發生衝突的命令時,他卻予以否認,不承認有此電報了,讓這段歷史再次的撲朔迷離。

改革開放后,高公館成為陝西省文聯,路遙、陳忠實、賈平凹等著名作家都曾出入這裡,並留下不朽名著。電影《西安事變》中,宋美齡從南京飛赴西安,在這裡與蔣見面,重疊了畫面,還原了歷史。西安事變期間,隨宋美齡來陝的國民黨軍政大員陳誠、衛立煌、宋子文等人都住在此地。

據金家巷某大戶人家後裔講,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金家巷就是貴族聚集地,除軍政高官外,軍閥開辦的工廠的高管、賬房等也多置業於此。張公館東側幾棟80年代末建的居民樓,就是一個大家宅院的地方。那時的金家巷,朱門大宅,庭院深深,平素寧靜而神秘;遇到節氣,張燈結綵,冠蓋相望,聲色犬馬,門庭若市,那是何等熱鬧! 而張公館建設稍晚,但時尚、大氣,獨樹一幟,為金家巷標誌性建築,這與張將軍行武出身、軍人做派不無關聯。張學良在此雖只短短的居住了兩年,但卻在這裡做出了影響後來革命發展的重大決策,不愧是「我們的老朋友」。

如今,斗轉星移,物是人非,事件參與者已經作古,一切功過是非自由歷史評說。事件中許多鮮為人知的細節也不斷被披露,我們也越來越多的了解到事件當中的更多細節。

院內細雨緊一陣慢一陣的下著,不多的遊客饒有興緻的聽著講解員細緻的講述;空曠的院落寧靜、落寞,中樓前一棵久違的沙果樹上果實累累;一排三棟西式小樓挺立著,在雨中講述著它們和它們主人曾經的歲月。

長安君曰:時也,運也,命焉?魏徵曰:「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然,歷史無假設,昨日不可復。在社會發展進程中,倒行逆施者終難擺脫成王敗寇的鐵律。 從西安兵諫看,莫不如此。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